133正文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概是怕别人闲言碎语,秦潇带她去的马场不是之前去的马场,而是一处私密性很好的马场。

    秦潇教了她基本骑乘的技术要领后,她上了马,秦潇则坐在她后面。

    她小腿敲打马的肚子两侧,马开始慢慢走了起来。

    “力气还需加大。”秦潇在后面说。

    “嗯。”黎溪小腿大力敲打马的肚子,马很快跑了起来。

    她不可控地往后倒,头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他及时抱住了她。

    “对不起。”

    “无妨。”

    *

    她刚回到府中,赵凌也紧随其后回来。

    她接过他的大氅,抖了两抖,把上面的雪抖掉。

    端了热水过来让他暖一暖冰凉的手。

    赵凌对她说了声谢谢。

    黎溪让丫鬟上了菜,待丫鬟出去后,问道:“你在这边也要上朝吗?”

    赵凌应了声是。

    “那在那边呢?你是已经上班了吗?”她又问。

    “刚刚上班不久,有什么指教吗?”赵凌问。

    “你的工作是不是很危险?”

    “怎么样才算危险?”赵凌又问。

    “你抓过毒贩吗?”

    “参与过一次抓毒贩的行动。”

    “吃饭吧。”黎溪推了碗山药羹到他面前,“我今天出门特的让人熬的,对肺好。”

    “你下午和太子出去了?”他不抬头地问。

    “你怎么会懂?”黎溪问道。按理说,秦潇的保密工作应该做得很好,不会让人发现才对。

    “我中午路过学堂进去看了一眼,没看到你在里面,丫鬟说你一个人出去了。”

    “那个时候我和太子已经去马场学骑马了,因为是和他出去,不能让别人知道。”

    *

    沐浴更衣后,两人上了床,黎溪把平安符和项链都戴在了身上。

    看见赵凌怪异地看着她,她解释道:“秦大哥让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戴着这个护身符。对了,我们掉涯那天,你说学堂是你留给我的心血是什么意思?”

    “学堂里我放了几箱金银珠宝,还有一把枪给你。枪是我之前来的时候身上就有的,给你留着防身。金钱财物那些,是怕你万一在宫里过得不好,又无依无靠,留给你吃穿用度的。”

    说不感动是假的,她手从自己的被子里出来,要伸进赵凌的被子。

    赵凌很快往外躲开,语气里不满,“你要干嘛?”

    黎溪解释说:“如果我能回去,那抓着你的手,你是不是也能回去了?”

    “不知道,睡吧。”赵凌先闭了眼。

    *

    黎溪在一阵喧闹声中醒来。

    她揉了揉双眼,下意识抓住了旁边的赵凌。

    眼睛还没睁开,她先开口:“赵凌?”想要确认他在不在。

    赵凌从鼻子里轻轻“嗯”了声。

    既然他在,是她没有回,还是他一起回来了?

    她睁开眼,屋内绣着着大红囍字的窗帘,被子是大红囍字被。

    不由朝赵凌笑道:“你回来了,是吧?”

    赵凌皱眉看了她一眼,又从鼻子里“嗯”了声。

    “姑娘,要起来化妆了。”门外有阿姨敲门,“化妆师和送婚纱的人已经来了。”

    “嗯,那我们快点下床吧,大师说只要我们在婚礼上换了婚戒事情就完成了。我们的婚戒在大师那里,他是我们的证婚人。”

    *

    赵家所有人都没想到赵凌会提前醒来。

    当看到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副翩翩贵公子模样的赵凌站在大厅时,赵丽媤哭到不能自已。

    尤瑾容和魏殷,秦钰,甚至是黎斐都来当赵凌的伴郎,而她的伴娘只有朱南一个人。

    他们一人开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

    她和赵凌的主婚车是加长版黑色劳斯莱斯。

    伴郎们来接亲的时候,赵凌扶着她出了门。

    今天的阳光如同深红色的美酒,房子周边的树叶被它照地颜色似乎比昨天也深沉了些。

    一缕阳光从院子里的树叶缝透射进来,照在了她化着新娘妆的脸上。

    黎斐、尤瑾容、秦钰、魏殷四人外穿黑色西装,内穿白色衬衣,打着红色领带,胸前都插了躲玫瑰花。

    大长腿朝她大步走过来时,让她有一阵的恍惚,鼻子不由发酸。

    “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公平,明明最想和她结婚的人只能做伴郎,不想和她结婚的人反而能当新郎。”魏殷讪讪地说。

    秦钰倾身抱黎溪,轻轻亲了亲她的脸,“小溪,你穿婚纱的样子就是我向往的样子。”

    “直接说她漂亮不就行了嘛,整那些花里胡哨的话。”魏殷笑着从背后拿了一束玫瑰花给她,“魏哥哥今天是伴郎,除了不能和你换婚戒以外,别的时间都呆在你旁边。这样看,也算是你的新郎了。”

    “小溪,你,今天也是我的新娘。”尤瑾容抱了抱她。

    黎斐只对她笑了笑,伸出长臂,她挽着他的手臂下了台阶朝婚车走去。

    *

    赵家办的婚宴是午宴。

    她挽着赵凌的手臂迎宾的时候,见到了朱家的长辈们,尤家的长辈们,谢家人也来了,秦家的人也来,魏家的人也来了。

    迎宾准备结束时,秦潇与霍琛跨着大步朝他们走过来。

    赵凌与霍琛在寒暄,秦潇站在旁边,他说:“溪溪,今天的你很漂亮,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

    大师给他们的婚戒是金黄色的。

    在交换婚戒时,赵凌极是温柔地握着她的手把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而她因为紧张,手有些打抖,帮赵凌戴婚戒时则没那么顺利。

    再到新郎吻新娘的时候,赵凌低下头轻轻亲了她唇瓣很快又离开。

    接着赵承乾与赵丽媤各自上台发了祝词,杨正德也上台讲了话。

    等宾客散退得差不多了,黎溪和赵凌还要赶着坐车回赵家上香拜祖。

    “晚上我不闹洞房了,我想直接闹洞房。”魏殷说道。

    “小溪,不要理他,晚上我和小容哥还有黎斐哥一起去你们的新房玩游戏。”秦钰说。

    “不是,玩游戏不就是洞房的意思吗?”魏殷说。

    黎溪没看魏殷,朝秦钰“嗯”了声,又和黎斐、尤瑾容说了晚上见。

    上了车后,刚刚还明媚的天空,一瞬间被乌云笼罩。

    “又要下雨了,今年的七月份雨水有点多,最近一个月内有二十天都在下雨。”黎溪看着车窗外怕被雨淋湿而匆忙奔走的路人。

    “你累的话就靠着休息一会,等会到了赵家还有仪式要做。赵家的仪式比结婚仪式累。”赵凌说。

    “有点累,但是还能挺得住。”黎溪看着自己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问道,“我要不要回去换正式点的衣服?等会还要给你爷爷,给你爸妈敬茶,这样穿会不会太随意了?”

    赵凌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用字还没说出口。

    车窗上突然传来“砰”的一声脆响。

    这声音,于他而言,如此的熟悉。

    眼中的白色T恤被一滴一滴血染成了绚丽的玫瑰花。

    一如赵律当年死在他怀里一样。

    *

    叁个平行世界。

    江市

    秦钰第一次邀她去家里,他说他爷爷太想他了,所以从南市来了江市看他,顺便宴请江市的一众老朋友。

    而秦钰为了让她多了解他的家庭,所以希望她也能参加这次宴会。

    把黎斐安顿好了后,她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了门。

    到秦钰家的时候,秦钰已经在地下停车场等她。

    看见她后,过来牵着她的手,拥着她上了楼。

    跨进娱乐室门口时,她以为里面会是宋家兄妹,姜家兄妹还有谢家兄妹等几人。

    却没想到里面只有尤瑾容,魏殷,赵凌叁人。

    “秦钰,他们是?”她是想假装不认识他们。

    魏殷笑道:“你进来看到我们的时候,瞳孔放大了一倍,证明认识我们,不要装了。”

    尤瑾容笑着说:“小溪,坐下来吧。”

    黎溪刚坐到尤瑾容旁边,赵凌不可抑制的咳嗽声响起。

    黎溪关心问,“你没事吧?”

    魏殷冷嘲热讽,“魏哥哥身体比他差多了。”说着也学赵凌咳嗽了起来。

    黎溪皱了皱眉,不满地说:“魏殷,你怎么能拿生病这种事开玩笑呢?赵凌他从小就身体不好,这又不是他愿意的。”

    魏殷看着赵凌,竖起拇指头,“厉害。你要是不死在我前头,你白得这个病。”

    *

    南市

    吃完饭后,爸妈出去了,黎斐也出去了。

    黎溪默默地拿出高中数学试题,刚看了一会,黎斐回来了,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递给她,有些不自然地说:“送给你。”

    黎溪抬头看他,笑着说:“哥,你干嘛脸红。”

    “你不是想要玫瑰花吗?既然你喜欢的什么校草没有送给你,那我送给你好了。”

    黎溪抱住他,“我成绩不好,不是因为喜欢学校的校草所以成绩下降。是因为我喜欢你,不懂要怎么和你说。”

    “溪溪,你…”黎斐不可思议,拿着玫瑰花的手紧了紧。

    “哥,我喜欢的是你。”

    她踮起脚尖,吻上他。

    *

    前世

    黎溪头戴着凤冠,坐在婚房里,手绞着金色手帕,紧张地等着新郎进来。

    待她快要睡着的时候,门终于被推开了。

    黎溪尴尬地说道:“太子,我现在要做什么?”

    秦潇让丫鬟服侍他们沐浴更衣,待丫鬟都出去后才说,“溪溪,我还是习惯你叫我的名字。”

    “秦潇?”

    他“嗯”了声,解开她的衣带,“溪溪穿白色的婚纱好看,凤冠霞帔更好看。”

    “秦潇,你?”

    他笑着看她。

    她喜极而泣,疯狂地吻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