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人也放了手。

    订婚宴简单低调,两家人吃顿饭给了订婚信物,他们就算是正式订婚了,至于婚礼要筹备要算日子,大致定在姚尔玉研究生最后一年。

    靳则外公外婆年事已高不方便南北方来回的跑,订婚时没来,他们订婚没多久就是寒假,特意到老人家所在的城市探望并住了一段时间。

    当然还有另一件事,拜祭靳则生母,斯人已逝多年墓碑上的照片永远定格,笑着看向来人。

    两人认认真真鞠躬表达敬意。

    姚尔玉回忆:“我记得阿姨还抱过我,那时候觉得她个子好高笑起来很温柔,很羡慕你们感情好,不过当时咱们两家来往不多,你们逢年过节回来,更多的我也不记得了。”

    靳则擦掉照片上的灰尘,仰头对她笑道:“你小时候长得很好看,我妈很喜欢你还问我想不想要你当媳妇,她和苏奶奶还开玩笑来着,你记得不?”

    “不记得。”

    她答的干脆利落。

    靳则不相信:“我都记得,你应该也记得,那时候我刚上学前班你也上幼儿园了,你一定记得。”

    姚尔玉斜他一眼,她确实有一点模糊的印象,但是周围大人开玩笑的也多,她才不想承认了让他得意呢。

    直到从墓园出来姚尔玉还没承认,靳则信心满满总能等到她承认的时候。

    姚尔玉防备着呢:“靳则则,我觉得你没上学时候纯良了!”

    靳则挺冤枉的但是不上当:“尔尔,声东击西没用的。”

    “哼,没用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他们俩到附近游玩还是住两间房,就算订婚靳则也规矩得很,姚尔玉有恃无恐,但她忘了靳则则耐心极佳。

    研究生第三年开学前他们举行了婚礼,预备是燕京和菱城各待一次客,现在燕京举行正式婚礼,温馨热闹。

    新房定在靳则三楼那套房子和姚家楼上楼下,迎亲娶到靳家老宅,婚宴结束回到新房,只有他们两个人。

    姚尔玉卸妆洗漱出来就见靳则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夜幕刚升,他正襟危坐的就是忍不住一个劲上扬的嘴角。

    “靳则?”

    “尔尔,我们结婚了。”

    姚尔玉擦着头发淡定问:“然后呢?”

    靳则接过毛巾殷勤为她服务,他自己早收拾干净了,房间里开了空调凉风习习,但姚尔玉就是觉得在他靠近的时候莫名燥热,直到被人抓着坐到腿上。

    “咳,结婚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给你擦头发了。”

    他还拿了吹风机直到一头乌黑长发柔顺垂在肩上。

    随之亲密顺理成章,姚尔玉心里有点危机意识,婚前两人没有越线,靳则怕伤到她,很克制,务必先让她舒服,但关键时刻刚过他忽然覆上来吻她。

    “尔尔,你记不记得——”

    姚尔玉有气无力依然狡诈,一口咬住他的唇:“记得!”

    反正他们都快是货真价实的夫妻了,承认又如何!

    这点野性激发了靳则克制的激荡,以极大的耐力缓缓探寻,两人毫无保留的拥抱时,总觉得离彼此更近一些。

    “尔尔,我很爱你。”

    姚尔玉回应是掐紧他肩膀,留个印先。

    靳则低笑,吻走她鼻尖的薄汗,强硬的让她专心。

    ……

    她昏昏沉沉睡着时听到他呢喃,他们自此总算是合二为一,她翻身挂在他身上,嘴角含笑,她亦是这样想。

    喜欢,也终于得到。

    第117章

    对姚尔玉和靳则来说婚前婚后并没有什么差别, 照常上学、做实验、准备论文,两人暂时没有生孩子的计划,两边老人年纪大了确实期盼, 但体贴的从未催促过他们, 二人都有事业要忙便放手让他们拼搏,再有就是靳则觉得他们还没毕业, 至少等他工作稳定下来再说生娃的问题。

    不过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是新婚磨合期,一日三餐的白天他们彼此足够了解了, 但是关了灯俩婚前从没睡在一起的纯新手还需要默契。

    姚尔玉喜欢一个人睡, 睡觉爱翻身, 靳则睡觉比较老实, 但他躺在那儿占了半张床委实影响姚尔玉发挥,梦里翻不过身就迷糊觉得身边多了个障碍物, 再加上靳则火力旺,靠近就觉得热,姚尔玉极具反抗精神, 一定要推开。

    靳则第一次被踹的时候不敢反抗,不断后撤让出床位, 一不小心撤到了床下。

    咚的一声, 姚尔玉也醒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 两人对视后都闷声傻笑, 靳则拍拍衣服上不存在的尘土爬到床上一把抱住。

    “这样睡?”

    “我会觉得被人绑住了。”

    靳则叹气, 自己抱住自己, 可怜巴巴。

    姚尔玉心软又歉意, 主动抱住他趴在他胸膛上入睡,然而抱枕先生被磨的没了睡意。

    “尔尔,其实累一点, 就没力气翻身了。”

    “嗯?”

    剩下的话都被他吞了。

    事实证明,这方法不错,除了事毕会被踹以及肩膀和后背多出的抓痕,并没有大事。

    新婚蜜月结束姚尔玉总算在入睡后接受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不再踢人,但是他们上学并不代表每天都会回家,忙起来各自住研究生宿舍,两三天才回一趟新房,又得重新磨合。

    靳则表示十分喜欢这样的磨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