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们要记住,怜贫惜弱,不畏强者,据理力争,坚守本心,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才是为人处世的根本。”裴融将两个孩子搂入怀中,严肃教导。

    俩孩子齐齐点头:“是!爹爹!”

    裴融欣慰点头:“爹爹陪你们玩,先问问题,为何冬日蚂蚁不常见?”

    ——————

    檀悠悠听小丫头说了前头的事,老怀甚慰,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裴半坑终于又填得满了一点点。

    转眼到了上元节花灯会,檀悠悠与裴融早早吃过晚饭,与隔壁陈二郎夫妇带了孩子们一起上街观灯游玩。

    萱萱老实了一阵子,到了人多热闹处便按捺不住了,揪着裴融的袖子一阵晃悠,轻车熟路骑上她爹的脖子,得意洋洋四处张望。

    裴澹自知不可能如同姐姐一样,默默爬到小伍肩上骑着,一样开心自在。

    栓子要大些,已是开了蒙,不好意思再骑在仆从肩上,却又人矮看不着,急得脸红脖子粗的,憋得厉害。

    檀悠悠扯扯潘氏,暗示她看栓子。

    潘氏便让随行的武师托了栓子一起看,自己则抱着次子跟着,陈二郎却是早就驮着闺女买糖葫芦去了。

    游游逛逛,走到东华门外的高台之下,杂耍表演还未开始,多的是各处来占位子的人。

    人挨着人,放眼望去全是黑乎乎一片脑袋瓜,裴萱看得无趣,乖巧地表示要下去,好让爹爹歇歇气。

    裴融很欣慰,放了人下去,一手牵着,和陈二郎交流:“闺女懂事早,果真贴心小棉袄…”

    陈二郎猛点头,狂夸自家闺女:“我们家芸芸最心疼我…”

    谁还没个闺女疼了?裴融心中冷笑,面上不显:“是啊,我们家也是…”

    忽听檀悠悠道:“萱萱呢?”

    “我牵着的~”裴融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牵着萱萱那只手紧紧攥着一截木棍,最疼他的乖女儿不知所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