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妈妈刚过世那段时间,白筑梦心情一直很低落,惹的晏子騫十分担忧。

    后来晏母才提起小俩口婚礼办好一阵子了,可蜜月始终搁着,便让他带着白筑梦出去走走,散心。

    想了想,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徵求她同意后便着手安排。

    白筑梦很少旅游,以前在孤儿院肯定是不可能的,后来遇上晏子騫才偶尔来个小旅行。

    是以对于蜜月,她还是充满期待。

    大街上,小姑娘蹦蹦跳跳的,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阿损、阿损,你看这个好可爱!”

    “阿损!我想买这个!”

    “阿损!我们去看看那个!”

    小姑娘脸上写满兴奋,晏子騫宠溺地摆首,心底松口气,看来旅行是个正确的决定。

    玩了一天才终于回旅馆,白筑梦忙着办理入住手续,晏子騫则在一旁随意乱瞥。

    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一旁在哭闹地小孩身上,他边哭边扯着母亲地手,而后就见孩子的母亲蹲下身来极有耐性的哄着他。

    小孩在母亲的安抚下逐渐平稳,最后笑逐顏开。

    其实晏子騫挺喜欢小孩,但他从没跟白筑梦讨论过生孩子的问题。

    他向来尊重她的想法,除非她自己想生,否则他是不会主动要求的。

    毕竟生孩子最辛苦的还是女人,再者在他眼里梦梦也跟个孩子似的。

    白筑梦办好程序,看见一旁发呆的男人,她扯扯那双大手,顺着男人的眼神望去。

    “阿损。”

    晏子騫这才回过神“好了?那走吧。”

    被男人拉着走,她回头又瞧了眼那对母子。

    进了房间后一直嘰嘰喳喳的小姑娘突然安静下来,小脸若有所思。

    “梦梦?”晏子騫唤了声。

    白筑梦盯着他瞧了好半天,问“阿损,你想要孩子吗?”

    愣了愣,估计是刚刚他盯着那对母子瞧被她发现,以为他羡慕了?

    但他不想给白筑梦任何压力,除非她自己想要。

    揉揉她蓬松的发,他笑“你想要吗?”

    沉默大半晌,晏子騫几乎要以为她不想要孩子的时候她才开口的“其实…我也喜欢孩子,也想要。”

    “但是?”

    小脸充满犹豫“但是…我怕我不是个好妈妈。”

    她的童年没有母亲的角色,后来虽然遇上了白妈妈,可白妈妈要照顾的孩子太多了,不可能面面俱到。

    作为孩子的母亲要负的责任太多太多了,她怕她做不好。

    把小姑娘揉进怀里,晏子騫眼底满是柔情与心疼“当你这么想的时候,我相信你会是个对孩子负责的母亲,没有人天生是父母,都是在孩子出生后一起成长的。”

    “我也还在学习呀,学着当好梦梦的丈夫。”

    小脸在他胸前抬起,晶亮亮的眼瞅着他“阿损是最棒的老公!”

    他笑了。

    “傻姑娘,如果你想,我会陪着你一起成长、一起学习当一对好父母。况且…以前照顾院里的孩子看你动作那么熟练,肯定没问题的。”

    白筑梦满足地笑了。

    捏捏她的小脸,他说“这事咱们不着急,什么时候想清楚再要孩子也不迟。”

    又抱了一会儿才松开来,晏子騫催促道“行李收拾一下,咱们还没吃晚饭呢!”

    用完晚餐后又到外头散散步消食才重回饭店歇息。

    夜晚。

    白筑梦早早洗完澡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一双眼几乎要闔上。

    是以晏子騫一出浴室便看到小姑娘斜倚在床头,头一点一点的打盹。

    他好笑道“想睡就先睡了,不用等我的。”

    见他终于出来,小脸精神不少朝他招招手,晏子騫才刚躺上床小姑娘便自动自发窝他怀里。

    一如既往地毛手毛脚。

    男人的浴袍被她扯的歪七扭八,露出里头精壮紧实的胸膛。

    爱不释手的摸了好几把才被人抓住小手。

    小脸无辜,像是刚刚四处点火的人不是她似的。

    晏子騫随即把人压到床上教训一番。

    俯下的唇与她深深纠缠,白筑梦舒服的喂叹。

    两人这段时间做爱次数少,她身体强烈渴望着男人。

    基本上两人做爱几乎都是白筑梦主动挑起,晏子騫本就不是重慾的人,况且对他来说做这事要两人都觉得开心才做。

    梦梦向来对这事乐此不疲,以往是逮着机会就想挨肏。

    她没主动时多半是不方便或没心情。

    这段时间白筑梦心情低落,自然就把这事放脑后。

    不过阿损这么努力照顾她的心情,她也得赶紧恢復。

    小姑娘热情的回应,晏子騫吻的更投入更用力,大舌勾缠着软舌,用力吸吮。

    吻出嘖嘖声响。

    白筑梦嫣红的小嘴都要被男人亲肿了。

    直到两人都要没了呼吸才终于停了下来。

    炙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一双眸深深地凝视,男人的吻逐一落在她的脸上各处,接着沿着身体不断向下延伸。

    身上的浴袍早被男人扯开丢至一旁,雪白的娇躯毫无遮掩映在他眼前。

    十多年的时间,当年的女孩早已成长成风情万种的女人,婀娜多姿的身段无一处不勾人。

    唇膜拜似的摩娑过她的全身,最后停在最诱人的腿心处。

    男人毛绒绒的头埋在女人腿间。

    唇舌吸的嘖嘖作响。

    “阿、阿损…不要了…”白筑梦羞的满脸通红,小手推搡埋在腿间的脑袋。

    粗糙地舌一圈又一圈舔舐着小穴口,飢渴的小嫩穴一缩一缩地吐着水。

    像张嗷嗷待哺的小嘴。

    上头缀着的小肉粒被男人捉着褻玩,又是捏又是拉的。

    小姑娘被刺激地流了不少水。

    白筑梦有些矛盾,想把男人拉近,却又觉得羞“呜…”

    舌头小心地探入,里头已经又湿又软。

    她不太爱让晏子騫给她口,就如同晏子騫不常让她用嘴一样。

    主要小姑娘心思多,就怕那儿味道不好。

    可晏子騫觉得,又香又软的,水还多,可惜小姑娘不让。

    每每看小姑娘被欺负的狠了的小模样,让他心一动,可最后还是没捨得。

    谁让她是他的心尖宠。

    直起身子,舔了舔唇边的水珠,像回味一般。

    白筑梦别开小脸,都没眼看。

    而后感觉床上一轻,她才转头瞧了过去。

    晏子騫捞过包,抽出几个套。

    他正准备拆开,就听到小姑娘小猫般叫唤“阿损。”

    一眼望去,小姑娘还大张着腿,腿心汨汨流着春水,雪白的身躯被情慾染成緋红色。

    有点诱人。

    喉结上下滚了滚,他问“怎么了?”

    “我们不用那个。”小姑娘又羞又怯。

    晏子騫马上理解她的意思,却带点犹豫“梦梦你考虑好了吗?千万别为了我…”

    他还没说完,就被白筑梦打断“不是的!我想要孩子,想和阿损生孩子,因为你会跟我一起照顾好他的。”

    一晚上的时间,足以想的明明白白的。

    有阿损在,她什么都不怕,阿损会陪她一起照顾他们爱的结晶,既然如此她有什么好犹豫的。

    他随即丢开套子,重新爬上床捞过小姑娘。

    又问“想清楚了?”

    点点头。

    又重重的吻过那张小嘴,白筑梦甚至在他嘴里嚐到自己的味道。

    小手不安分的往下探去,抓住那沉甸甸的一团擼动,引得男人闷哼出声,惩罚似的咬了咬她的唇肉。

    小姑娘摇了摇小屁股,往男人腹部直蹭,蹭出一片水光粼粼。

    也蹭出男人更为旺盛的慾火。

    “唔…又大了?”小姑娘奇道。

    手里的物什在她手上又胀大几分。

    男人轻笑,蛊惑着“梦梦乖,把它吃进去。”

    白筑梦听话,将叫嚣的慾望抵到滑腻腻的穴口,才刚挤开小花瓣,便被摁着腰用力往下一坐。

    硕长的慾根长驱直入。

    莹白的小脚一下蜷缩,似是受不住瞬间的刺激。

    “太深了…”

    男人安抚似的拍拍她的背脊,唇在她耳际来回摩挲。

    “梦梦乖,别一下咬那么紧。”

    又几个深呼吸后,她才勉强放松身体。

    晏子騫奖励似的在她敏感的耳际又亲上好几口,大手抓住两团肥嫩的臀肉,催促“自己动动小屁股。”

    小姑娘听话的小手搭着男人的肩,小屁股小幅度地上下套弄起来。

    用着她喜欢的频率与速度。

    小嘴舒服的低吟,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毫无阻隔的亲密接触了。

    晏子騫向来注重避孕,只要没套任她如何软磨硬泡都会马上停下来。

    即使她慾望上头,闹的狠了,晏子騫也只会哄着用手替她解决。

    “阿损。”

    慢条斯理地磨蹭更为缠绵,晏子騫耐性极好,他也不着急任她恣意地玩“怎么了?”

    “你真好。”白筑梦伸手抱住男人,软软的乳肉贴上硬梆梆地胸膛,感叹道。

    晏子騫勾唇,梦梦不知道她有多好,遇见她何尝不是他的幸运。

    突然有些忍不了,他将小姑娘压躺至床上,将一双长腿给架到肩上。

    将自己的慾望狠狠地、毫不保留地肏进那柔馥的温柔乡。

    小姑娘身体敏感,硕大的龟首用力地擦过那处嫩肉,小小尖吟一声,一股热流兜头淋下。

    男人随即一哼,热汗流下,愣是忍住那股被绞的想喷薄的慾望,更为放肆激烈地在她腿间骋驰。

    刚高潮过的身躯还敏感地微微颤抖,还被剧烈地刺激,小姑娘一下便受不住。

    “慢、慢点,我不行的,呜”

    晏子騫同样不好受,又疼又爽的,既欢愉又微疼的享受小穴不自主的吸夹,甚至阻碍他抽撤的速度。

    两人的交合处被白筑梦淌出的水染的泥泞不堪,不少爱液顺着男人的动作喷洒到床单上。

    白筑梦不知道男人到底压着她做了多久,小手无力地抓着床单,享受身体一波高过一波的欢愉。

    又过了好一会,她才终于缓过来,私处都被男人撞地发麻,而体内那物还硬挺挺地。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哭唧唧“阿损,射给梦梦好不好”

    受不住那软腻的嗓子撩拨,晏子騫抽出欲根,将小姑娘摆弄成跪趴的姿势,用力一刺,男根瞬间抵到深处那张小嘴。

    没等她适应,退到穴口后又是一个急速地插入。

    “阿损慢点!”

    男人像发了狠似的,手上的动作一点儿不马虎,小小的花心几下便受不住被凿开来。

    硕物不容忽视地镶在里头,白筑梦身体被刺激地抖成筛糠。

    身后的人一刻不停,卖力地耕耘。

    小腹一抽一抽地,水要不要钱似的直流。

    整个房间縈绕黏腻的水声与拍击声,奏成羞人的交响乐。

    在白筑梦近乎哑掉的呻吟中,晏子騫才终于抵着花心的深处,将积攒已久的白浊全数灌入。

    男人的嗓音变的粗嘎,在她耳边曖昧地喘息。

    体内的男根突突地喷薄,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在里头浇灌的太多,向来平坦的小腹微微的凸起。

    小姑娘彻底脱力的趴到床上,晏子騫爱怜地吻了吻她无暇的背脊。

    又温存了一会儿,男人才恋恋不捨地抽离她的身体。

    才刚抽出,刚灌进去的白浆便争先恐后地流出,看的男人眼睛又是一热。

    刚歇下的慾望又有汹涌的徵兆。

    可小姑娘早累的昏睡过去。

    撇撇唇,抱起小人儿往浴室去清理一番才终于得以歇下。

    结束旅程后的一个月,白筑梦沮丧地发现月经还是如期报到。

    没怀上。

    两人无套一段时间了,可肚子就是没消息。

    看小姑娘懨懨地,晏子騫还以为她是来月经不舒服,伸手替她揉揉肚子。

    仰头看他,说”阿损,还是我去检查检查,怎么都怀不上。”

    语气里满是失望。

    晏子騫这才明白她是因为没怀上心情不好,忙安抚“傻呀,这才多久,不着急。等过阵子还是怀不上咱们再去检查也不迟。”

    再后来不知道是男人的话起到安抚作用,还是因为白筑梦心情已好转许多。一个月后,宝宝顺利来报到。

    刚验出来那刻,白筑梦开心地就想蹦两下。

    意识到肚子里有小生命,只得放弃,而后自己一个人乐呵呵的傻笑。

    而后开始期待阿损知道后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怀孕后的白筑梦一点一点地散发一股母爱光辉,望着那张看书看到睡着的小脸,晏子騫突然有些恍惚。

    十四岁的小姑娘好像才在眼前蹦达,一下的已经要当妈妈了。

    一下心理突然涌起一股失落,彷彿她已经不似以前那般需要他了。

    白筑梦悠悠转醒时,见到男人看着她出神,脸上有几丝落寞。

    心理突的一酸,小姑娘张开双手,朝着男人说“阿损,要抱。”

    温软的娇躯在怀,摀热他惶惶地心。

    是了,这是他的小姑娘,哪怕给她翅膀,她也总会停驻在他身旁——

    追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