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要紧事 王氏抿了口杯中清甜的茶水,竟与府中常喝的不同,不过眼下也无瑕关心这些,只把心头的疑惑说直接与他听:徐先生,你可还记得你父亲治人风寒常用些什么药材 我父亲 徐荆不由皱眉,家父已逝三年整,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我……王氏脸上一烫,发觉自己这话确实对逝者不敬,遂一时嗫嚅着不知该怎么开口.

    徐荆女人懊恼羞赧的模样尽收眼底,大手将手心的杯盏攥得极紧.

    难道是他的嘴太笨,又吓到她了 他清晰地记得,那一年闯至王家对她一番急吼吼的表明心迹,说完之后,她也是这番情态.再后来,她便嫁与了傅守政.

    王嬷嬷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连同主子没说出来的话一并说了个清楚.

    不会,断然不会.父亲当年用的药,我今日还在用,不过是些再寻常不过的草药配置而成的,定不会对腹里的胎儿有什么影响.徐荆摇摇头,坚毅的俊脸上满是笃定,女子成婚一载不曾有孕倒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来月事时疼痛……恐怕是有别的隐疾.傅夫人,你若不放心,可愿意让徐某去将军府上,替傅姑娘请一回脉 这自然最好!王氏听王嬷嬷与他说完始末,眼里已隐有泪花.

    徐荆见她眼里尽是疼惜与希冀,忍不住出言安慰:她是你的女儿,不论是否与当年家父用药有关,我自当尽心竭力的.那不知先生何时能抽出空来 王氏虽心中暗惊,却只装作没听出这话中的深意.

    现在就可……哦,是徐某住处偏僻,眼看着天便要黑了,夫人与嬷嬷回城定然多有不便,我正好一同送你们回去.王氏动了动唇,其实她是带了两个小厮出来的,可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也不好拒绝,何况,早些瞧出依儿的病,她也好安心.

    既如此,兰英先谢过先生了……

    徐荆看着眼前娇美的女人眼角咂染泪痕,柳腰盈盈一握,面容莹白淡粉皆是风韵,与他袅袅福身,忍不住喉间酸涩.

    他纵有千百句话要说,他想问问她这些年过得可好,他想问问她傅守政待她可小意体贴,为何又会另娶一房妻室,可话到嘴边又咽回下去,只涩然道:不必这般客气,走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