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恨不得要与她融合为一.

    王氏的双腿也开始不自觉地夹住了徐荆精干的腰肢,身上陌生而新奇的快慰渐渐驱散了别的心思,雪白的肉臀儿随着徐荆的肏弄,一下下地抵在男人胯间,使得他本就粗长的棒子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捣进她的宫内深处.

    徐荆看得出美人儿尝到味了,整个粉脸绯红一片,全身都开始微微痉挛起来,却依旧无意识地迎合着自己的棒子.

    看见她这模样,徐荆知道她的高潮马上就会来了.

    果然,随着他一次深深地顶入,王兰英皱眉头,张着粉唇发出一声绵长娇媚的喊叫,一股火热的激流随之从她的宫壁内直喷出来,烫得他的菇头就入在黏腻的温泉中浸泡般舒服.

    早已是强弩之末的男人只觉一阵射意自椎骨传来,随着女人阵阵爱液的不断地泄出,他更是绷紧了身子在媚洞作最后的抽动,嘴里还发出一声声酣畅淋漓的粗吼:兰英……啊……好妹妹,荆哥……荆哥哥也要来了……听到男人的叫喊,原本整个儿身体都瘫软的王氏似乎被什么激灵了一下.

    她连忙撑住男人汗湿的胸膛,在他身子底下连声哀求着:荆哥哥,求你了,别……别射在里面……那种即将要发泄出来的快感,让男人如何愿意在美人的体外射精.

    徐荆他渴望一次圆满的释放,可是兰英的担忧,他作为医者自然理解.但就是难以舍弃那种即将射在倾慕已久的女子蜜洞深处的强烈刺激.

    兰英,让荆哥哥射在里面,他不能给你个男娃,荆哥哥让你生……嗬,兰英妹妹,射了,接住哥哥的阳精,接着,让你怀上……终于,大棒子在花径有力的吮吸下,深深捣进暖宫,乌黑的大囊袋收缩着,腥稠浓厚的精水如同火山喷发,聚集了十多年之久浓黄浆液带着男人炙热的爱意,一股接一股又多又烫,有力地喷射冲刷着宫壁内.

    (3vv‘nyUZh aiwU’C 0m/633612)————————————————————

    (/ω·*)对不起傅大人……

    第四十五章归巢【高H】月老祠下(南柯)|7365364

    第四十五章归巢【高H】

    一片狼藉的桌案上,美妇人衣裳零乱地从裙裾中露出一对光滑圆润的长腿,此刻正轻微抽搐着紧紧环住男人麦色的劲腰.红透的俏脸黏连着几缕青丝,唇上糜红润泽,尽是男人留下的口津,眼下似是不堪承受地呜咽着.

    荆哥哥,够了,不要再射进去了,求你……每当她以为冲击在宫腔内的热精是最后一股时,紧接着总有一道更为热烫腥稠的精水冲刷而入.这个男人的阳精就像是射不完似的,狠命往她小肚子里灌.

    徐荆摸着美人儿微微鼓起的小腹,欲罢不能地放任自己喷射着:乖,让哥哥都射给你,它攒了那么多,今日都是你的.待男人射尽,王氏已然被烫得浑身瘫软,意识朦胧了.

    意犹未尽的男人抹了把额头的热汗,抱起软绵绵的女人来到一旁小憩用的软榻上,爱怜地解开王兰英的外衣,大手钻进里衣,托住那两只丰乳温柔地揉捏着:好妹妹,荆哥哥真想天天都能操到你,若是我能娶到你,定然日日夜夜不肯离了你的小蜜洞,生了孩子还这么紧……嘶,瞧,现在还含着大棒子不放……

    从未听过这般荤话的女子红了俏脸,娇羞地偏了过去,整个人却被男人趁势软软地偎进他怀里,覆在她耳边呵着粗气:兰英,我还想要……王氏此刻坐在徐荆腿上,羞臊地垂下了脑袋,肚子里那根坏东西才射完,却又胀大了一圈.

    徐荆看着怀中女人的模样,低低笑了,心里不知怎样的雀跃.两人隔了近二十年再度会面,他竟还能瞧见心上人这般小女儿姿态,仿佛他们俩正是那新婚燕尔,蜜里调油的小夫妻.

    当下男人更是大了胆子,轻拍着美人儿的小屁股,道:好妹妹,自己动一动.意乱情迷的女人见他就这么躺了下去,黑眸晶亮地注视着自己.

    你怎的这样坏……王氏低嗔一声,大棒子深塞在填满精水的zi宫里,她也的确涨得慌,遂如了他的愿,两手扶着软榻,闭着秀眸坐在徐荆健壮的跨上,前后缓缓摇着身子.

    由于是女人自己掌控力道,菇头每每撞至花心,美人儿就嘤哼着抬起了臀不肯再入.

    徐荆哪里能尽兴,待她吞咽几下适应后,立马屈起修长健硕的大腿,挺耸腰腹重重一顶,大棒子噗嗤一声挤出一大口浓白的液水,就肏进花肉内倒腾起来.

    你,你骗人,啊……分明是让我自己动的,呀,太深了……好酸,啊……荆哥哥,饶了我吧……女人娇柔的呻吟好似春日的莺啼燕语,听得徐荆几欲发狂,他终于忍不住用大手掐着王氏的纤腰,大幅摆挺着胯部,只把她操弄得汁水淋漓,不一会儿,水液就打湿了身下软榻.

    兰英妹妹的水儿真多,喜欢荆哥哥的大棒子这么肏你对吗 往后妹妹的小蜜洞只给哥哥肏好不好 王氏这会儿正被入得身上无力,便也低下身去,环住男人的脖子,嘴里的婉转低吟褪去,转为轻咬着男人坚硬的臂膀.

    徐荆看不见她的脸,却不知道自己无心的一句调侃,让王氏如梦初醒,那双原本满是欲念美眸里,盛满了朦胧的泪水.

    女人突如其来的低落也让他明白了什么,两人昙花一现的欢情终究无法长久.更何况,或许兰英的心,自始至终都还是傅守政的.

    徐荆抿着唇,翻身将美人儿压在下面,胯间的力道又深又重,缓慢沉稳地将硕大的阳具塞满她的花径,一面无声轻吻着她脸上的泪串.

    很快,被再次送上高潮的王兰英低泣一声,动情地吻住了徐荆的嘴,双腿紧紧缠着男人精壮的身子,在他耳边喃喃:徐荆,我对不起他,我不该与你欢好的.今日便算你我作别,还上了这些年欠你的情,荆哥哥,往后,你我莫要再相见.

    好妹妹,不怪你,是我,是荆哥哥逼你的.徐荆疼惜地回吻着,心中早已凉透,兰英,你好狠的心,你可知我再不能没有你了……说完,男人数十下抽动,便将新鲜的精水再一次射进王氏体内.

    徐荆缓缓抽出自己的棒子,看着大量的白浊从略微红肿的蜜洞中流淌出来,他激动地用手指将那些精水拨弄回去,甬道内湿漉漉的全是自己射入的精华,而这个女人却说着绝情的话.

    欢情褪却,王氏一直没有睁眼,也不敢看徐荆,只是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对他说:替我穿上衣服吧,该回府了……***

    这一整日,王氏都失魂落魄的.

    从徐荆的医馆上回来后,亵裤已经湿了大半,连裙上都湿黏黏的满是他的液水.让下人备好水后,才拖着疲乏的身子前去清洗,那不可言说的羞处有些疼痛,指尖碰触到的皆是湿滑的黏液,怎么流也流不尽.

    徐荆他当真是将十多载的深情,积聚在浓稠的精水里,一朝全赋予了她.

    可她,终究是受不起.

    华灯初上,傅守政忙碌一日后回了府,径直往王氏屋里去了.

    净完手,和妻子念叨着些朝堂上些许琐事,偶然瞥见她的面容,瞧着竟是红润娇美不少,当下笑着打趣:兰英,今日后厨做了什么好东西,看你这脸,竟是像十八九岁的姑娘般.丈夫的玩笑话却让王兰英紧张地绷起身子,脸不禁也红了,心虚地错开眼道:都快做外祖父的人了,还这般不正经,快用饭吧.

    傅守政呵呵笑了几声:为夫哪里不正经,夫人就是好看,这么多年都没变过的.闻言,王氏羞愧得几欲落下泪来,赶紧给他夹了块儿鱼肉:快些吃吧,一会凉了味道不好.……

    晓月当空,夜里的秋凉着实有几分寒意.依偎在夫君温热的胸膛间,熟悉的清冽闻到让王氏愧疚又感动.心里默默起誓,往后再不做对不起他的事.

    妻子今夜似乎对他格外亲热,傅守政搂着娇妻的手也动情地用了用力,温柔道:兰英,我想要你了……说着,一只大手便开始揉搓起她胸前的两团奶儿.多年来,王氏早已经熟悉丈夫含蓄朴实的要求,不禁娇羞地嗯了一声.

    粉红的乳尖儿被男人含在嘴里不住舔弄吮吸,王氏轻抚丈夫的鬓发,轻声吟喏.

    窗外月光洒落,朦胧柔和,轻照着一对有情人.

    傅守政牵着妻子的手握住自己的棒子,同样粗大坚硬,却似乎有些不同.

    借着月光,王氏隐约瞥见那硕大的菇头已经沁出一滴透明的液体,比起丈夫,徐荆那颗菇首颜色更深些,也更大一些.

    怎么又想到徐荆了,王兰英咬着唇懊恼不已,可徐荆那根赤黑硕大的棒子和精壮的身躯不住浮现眼前,当下浑身轻轻颤抖,黏腻的爱液不断涌出.

    兰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