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黑的大脑袋正勇猛地撑开自己的掌心,存在感极强地昭显着生机与活力。

    童谣不知道睡梦中的男人是不是能感受到这样强烈的快感,她也没有多余的心思细想,雾蒙蒙的双眸根本无法离开那看着憨厚又菇棱丰厚的大菇头。

    慢慢的,童谣低下了头,润泽的红唇距离那硕大的圆头越来越近,随着特殊的男性气息越来越强烈,她实在无法控制内心的躁动和淫糜的渴望,柔软的唇瓣贴在了那滚烫的菇头上,还匆匆探出小舌头舔了一下。

    身下的男人没有什么动静,只是当红唇亲上性器时,有力的大腿根部绷紧了几分。童谣甚至不愿意再关心他会不会因此转醒,细细吮舔他菇头的时候,一举拉扯下来那条内裤。

    很快,足有二十多公分长性器直直翘立,粗大的棒身儿臂般壮硕,虬结的青筋缠绕着赤紫近黑的柱体,菇头因为沾染上女孩儿的津液,蒙上一层淫糜的水光,还微微上翘着,雄壮无比。

    如今的时代,谁没在小电影里见过男性的阳具,可眼前粗黑硕大的这一根,在童谣看来,几乎没有瑕疵,拥有最骄傲的资本,完整地贴合了她对男人性器的想象与期望。

    柱身上方是一丛卷曲浓密的耻毛,有些杂乱,却彰显着男子气概的野性,它们像是卫士,掩护着下方沉甸甸的囊袋。

    童谣觉得身上有些发软,克制着剧烈跳动的心爬上床,一手不忘轻轻圈握住柱身,蜜洞里早已搔痒难耐,深处分泌出来蜜液从蜜洞口渗出滑落,不需要什么碰触,就湿哒哒一片,凝聚的汁液顺着大腿内侧,蜿蜒出一道透明的湿痕,上床的动作间,一滴晶莹的蜜液正好滴落在男人硕大的性器上。

    (3vv‘nyUZh aiwU’C 0m/633612)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关注柯微博的旁友应该很早就知道,这个故事的女主是有痴汉属性的,有一丢丢变态(没有!)而且这种时候不要问老柯为什么江老师没醒,没有为什么_(:з)∠)_不过谣谣想真正吃上江老师的肉还要继续努力,我是不会让谣谣在江老师睡着的时候偷走他守了二十多年的童子身的!

    要跟等《月老》的宝贝说声抱歉,《寻妻》的坑老柯必须先填完,不然两边都拖着很不好。

    所以大家再等等吧,有空这边偶尔会掉落一章,在这个故事稳定更新前肯定不收费,你们先放心看着。

    第十章失控的江老师(上)【H】月老祠下(南柯)|

    roushuwu.net:/books/633612/articles/7535491

    第十章失控的江老师(上)【H】

    童谣就这么分腿跨在男人身上,一手握着粗壮的性器,半蹲着慢慢放下自己的身体,湿漉漉的蜜洞口和那根赤黑的棒子一点点接近,当菇头马上要碰上花缝儿了,少女忽而停下了动作,迷离的水眸满是挣扎。

    今晚相处下来,她也算是大致摸清了江一言的性格,属于非常传统和保守的那种男人。如果她就这样仓促把这根大东西放进去,老师肯定会醒过来,到时候事情真就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

    可真就这样半途而废她又实在不甘心。

    童谣咬着唇,气鼓鼓地看着那个依旧睡得香甜的臭男人,说不准他这会儿还以为自己在做春梦呢!

    “好痒……”情欲已经被挑起,哪有那么容易褪去,童谣委屈地低声哼着,手指轻拈着蜜洞口的软肉揉捏搓捻,大股的爱液沾得满手湿润,淅淅沥沥滴在男人黝黑粗长的阳具上。

    可是这样自己用手轻抚到底少了些味道,手指又没敢真正放进去,小姑娘就大着胆子往下压了压臀儿,娇花口被充满热力的东西一烫,舒服得童谣险些呻吟出声。

    少女提心吊胆地注意着男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到底抵不住内心的躁动和渴望,用最敏感的两瓣花唇紧贴着青筋环绕的柱身来来回回磨蹭。

    江一言这根大东西生得的确是好,菇头滚圆硕大不说,菇棱丰厚又梆硬,棒身擦过蜜缝后再被菇棱碾过充血的小肉粒,身体里就像是腾升起一波波浪潮,让她身不由己地随着水波一次次荡漾,稚嫩的处女地刮擦着她心爱的肉犁,直把她蹭得骨头酥软,只剩下含糊的娇吟,婉转压抑,在男人不大不小的卧室里回荡。

    “嗯啊——”

    约摸这么磨了不过两三分钟,童谣就觉得小腹处有一股陌生的快感和泄意,紧接着,不受控制般地从蜜洞深处溢出大量蜜汁,不仅将男人粗黑的棒子尽数淋湿,间床单和他的小腹也洇湿一片。

    少女闭着眼睛细细感受着属于女人的奇妙快感,跨在江一言身体两侧的细腿儿直打颤,秀气的脚趾都跟着蜷缩起来。

    良久,才找回一点理智和力气,颤巍巍地瘫软着身子在床的一侧躺了会儿,大口大口喘息。

    好容易撑起身子,童谣才发现老师胯间被爱液浇淋得湿哒哒的性器依旧生龙活虎,直挺挺地高昂着。

    “哼,活该!”无声腹诽一句,少女红着小脸,最后看了一眼男人俊毅的面容,悄声开门回了自己房间。

    ***

    清晨六点整,江一言的生物钟准时把他唤醒。

    今早醒来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他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才认识到究竟是哪里不不用,原来是下身少了束缚的感觉。平常晨间的兴奋总会被内裤绷得难受,伸手一抹,果然是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脱了下去。

    把裤子往上一提,男人就动作利落地翻身而起,衣柜里拿了套宽松的家具服,摸了把板寸头,清爽又精神。

    不过,江一言也没忘记隔壁住着的女学生,刻意放轻手脚到卫生间洗漱,挤出牙膏无意中一瞥,他才发现学生纯白的内裤和小内衣还明晃晃地摆在洗手台旁,他昨晚换出来的内裤也被自己随手搭在学生的衣物上。

    只见镜中的大男人耳根子一红,做贼似的朝卫生间外张望一眼,才赶紧提着自己的内裤扔进洗衣机。

    童谣这一住进来,他就好像做什么都不对了,今天还得赶紧给学生买身衣服才行。

    江一言这边正规划着,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忙脚乱地摁了静音,才看见电话竟然童谣打来的,赶紧刷好牙,又洗过脸,迈着长腿来到学生卧室门外,先敲了敲门:“童谣,你醒了吗?”

    屋里的少女边打着哈欠,边用手理着头发:“我醒了,老师你进来吧。”

    “哦,好。”

    江一言推门而入,小姑娘才睡了一晚的房间仿佛就已经溢满了清甜的味道,就像是清晨第一缕小风,沁人心脾。

    床上的少女乖乖巧巧地靠在床头,不太合身的男士衬衫皱巴巴的,下面一对白玉似的双腿,细嫩笔直,右腿上的红肿已经褪去,只剩下轻微的痕迹。

    “好多了。”江一言坐在床边,摸了摸她的小腿,细腻软滑,手感极好。

    “嗯!”

    童谣原来还担心昨晚的事情会暴露,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只觉得庆幸又有点淡淡的失落。

    见她精神这么好,他自己也跟着高兴:“一会儿吃了早饭,我去给你卖身衣服,尺码款式什么的,你告诉我就好。”

    小姑娘低头瞅瞅身上的衬衫,还真有几分邋遢,吐了吐舌头:“不用这么麻烦,老师方便的话,到我家拿就好了。”

    江一言纳罕:“嗯?我以为你的房间已经被烧了。”

    “啊?没,没有吧……”多说多错,童谣很不矜持地就挂在了男人背上,娇声娇气,“老师,你背我去刷牙好不好?”

    背脊处突然贴上温热的两团饱满,一个坚硬,一个柔软,密密相贴,男人身体很快僵硬了起来,耳根子也跟着红了:“呃,好……”

    才背起娇软的女体,那软糯的嗓音又给他下了一剂猛药:“江老师,我在家的时候,都有早上起床洗澡的习惯,你等下帮帮我好吗?”

    江一言托着女孩儿身体的双手都出了层汗,喉结翻滚,不由回想起了昨晚给学生脱裙子的时候瞥见的美好,只觉得下身一阵火热,声音也沙哑了起来:“嗯,好,好啊。”

    童谣得逞一笑,还把男人的脖子抱紧了一些,柔软的双乳隔着两层布料紧紧贴在他宽厚的背部。果然,还是大清早的男性比较容易动情呢:“老师,你真好~”

    江一言咽了咽口水,脑袋被少女糯糯的嗓音搅和成了浆糊,腿间的孽根已经在女孩儿的刺激下抬头敬礼了,可两只手都托着她,没法遮掩,只能尴尬地闷声“嗯”了一句。

    进了卫生间,江一言把学生放下,站在她背后扶住她一只胳膊:“对,你那只脚别触地,老师托住你。”

    “好。”

    童谣看着镜子里高大帅气的男人勉强空出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