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痒无比,空虚的私密部位急切盼望着被填充、被搅弄……

    (3vv‘nyUZh aiwU’C 0m/633612)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我们的痴汉谣谣又要开始调教了,迟早把闷骚的江老师逼成恶狼(* ̄︶ ̄)

    那什么,童铮这种人和阮小宁是走不到一起的,我也没想在这个故事里放哥哥的感情线,毕竟男女主已经挺纠结了。

    第三十五章山雨欲来(上)【高H】月老祠下(南柯)|

    江一言分开腿跨坐在床边,两条大腿间跪着个赤身裸体的小美人,那少女两手捧着硕大的棒身,伸出小舌头一口一口舔着下面胀鼓鼓的大肉蛋,狰狞的性器就这么硬邦邦地横亘在她脸上。

    回想前一次被学生吃这根东西还是在火车上,那时候有帽子遮住,看不见还没觉得有太多异样,现在他这么眼睁睁看着,小人儿顽皮地舔着囊袋柔软的表皮,还试图把卵蛋含进去一颗,激动得他菇头暴涨,几乎下一秒就要射她一脸的精水。

    “谣谣。”江一言连忙悬崖勒马,一把提溜起学生,抱着她粗喘。

    不知道学生为什么特别喜欢舔他的阳具,对于男人而言,口交这种事太为敏感,没有人会不希望自己心爱的女孩儿能替他做的。可看见学生蹲在自己胯间,把黝黑的囊袋吮得湿漉漉的,虽然很舒服,但他觉得是对童谣的一种亵渎。

    “怎么了,老师不喜欢吗?”童谣不明所以,明明刚才她还感觉到手里的巨物兴奋地涨大了一圈,怎么就不让吃了呢。

    江一言闷闷地摇了摇头:“喜欢,可是我不想让你这样。”

    童谣抱住他的脖子,不太懂地咂了咂嘴,嘴里还有男人浓重的味道:“我听不懂。”

    “那就不用懂了。”江一言亲了亲她的眼睛,一手握着肿胀的性器来到女孩儿腿心的羞花处,菇头触到一片滑腻,“谣谣,你都湿成这样了。”

    童谣脸上一红,嘴上却不羞不臊:“因为谣谣想让老师的大棒子插进来,好痒啊~”

    不等男人面红耳赤地捂住她的嘴,已经被小姑娘轻轻一推躺在了床上。

    “坏老师,你不也早就硬了吗?”童谣双膝分跪在他精瘦的腰肢左右,嫩臀高高抬起,一手扶着硬物对准自己泥泞的蜜洞,小心翼翼地沉下腰臀,用湿哒哒的娇花口去蹭那颗硕大坚硬的菇头。

    江一言望着骑在他身上的少女,幼嫩细滑的肌肤泛着淡淡的粉色,腿心的小蜜洞窄小湿滑,来回在菇头上磨蹭,马眼吐出前精和滑腻的蜜液交融,暧昧黏腻的水声随着菇头的滑动不时发出。

    他忍得辛苦,多想挺腰肏进那暖融融的嫩B里,可是又怕童谣会疼。

    不过女孩儿像是知道他的心思,拨开了花瓣包裹住了猩紫的菇冠,随着小屁股的下沉,粗壮的棒子被蜜洞口勉强容纳下一小截,湿滑的甬道被异物入侵后有意思地扩张着,淫液丝丝缕缕往下滋润着两人的交合处,终于,蜜洞艰难地吞下了整个菇头。

    原来自己主导的感觉那么奇妙。童谣轻轻喘着气,私处含着大菇头淫汁流个不停。随后小姑娘急不可耐地想吃下更多,她睁大了水眸,一点点往下坐,感受着伞状的菇冠破开紧致的甬道,蜜肉一寸寸缠上粗糙的棒身。

    “唔……”童谣满足地喟叹一声,大棒子直直捣入蜜洞深处,菇头抵着花心,惹来一阵急剧收缩,嫩肉紧紧裹着大脑袋不住地蠕动,酥麻快感窜遍了四肢百骸。

    江一言两手揪着被子,咬牙憋得额头冒汗,下次绝对不能让学生自己来了,太折磨人了。

    童谣虚坐在男人腰臀间,看着他额头上的热汗在坚毅的脸颊旁滑落,蜜色的胸肌和腹肌紧绷,性感又撩人。此情此景不由勾起她第一晚的记忆,只是当时她还必须偷偷摸摸,生怕吵醒他,不过现在烙铁般的性器正大喇喇地陷在蜜洞中,她可以光明正大地享受江老师健壮的肉体。

    小姑娘满脑子羞人的想法,蜜洞中蠕动的媚肉跟着主人的心思把大棒子裹得严丝合缝,不断泻出的蜜汁顺着露在外面的柱身流到茂密的耻毛和囊袋上。

    江一言闭着眼,喘息低沉,在童谣看来就像是她在强迫一个良家妇男似的。

    “老师,要不要谣谣动一动?”少女摸了摸他手感极好的小腹,娇声诱惑。

    “嗯,要……”男人窘迫地别过脸,耳根子发烫。

    童谣笑得狡黠,调整了一下姿势,轻轻抬臀,让那坚硬的棒子在娇媚的蜜洞中翻搅:“嗯~好粗呀,老师的大棒子在插谣谣的小B……老师~”

    少女嘴上娇吟不断,身体的前后摇摆着让阳具大肆搅弄着蜜洞,润滑的汁液顺着棒身不住往下淌,两人交合部位泛起黏腻的白液,粘连在浓密的黑色毛发中。

    江一言听着充耳的呻吟声和令人脸红心跳的话语,一双手无处安放,只能紧紧攥着被子,任凭学生在自己身上起伏。

    “江老师。”童谣贴下身,舔着他妃色的唇瓣,“你不舒服吗?为什么都不说话呀?”

    男人闷哼一声,忽而睁开眼,深墨色的瞳孔泛着别样的光芒,他能感觉到菇头坚硬的棱角刮蹭着柔韧的内壁,才把那些嫩肉肏开,紧致的肉套又把柱身缠紧,像是无数张小嘴开开合合,吸吮着棒子:“舒服的。”

    “那你也动动嘛,怎么就我一个出力。”少女嘟着嘴,前后耸动的小屁股不住吞吐着烙铁般的肉柱,菇棱拉扯着幼嫩的媚肉,绞出大股蜜汁,身上也开始软绵绵起来。

    “怎,怎么动?”

    男人呆呆的,喑哑的嗓音沾染上情欲后格外诱人。

    “你欺负人~啊……”童谣有些脱力地松弛下身体,趴在男人身上娇喘。她没力气了。

    少女半眯着眼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他俊毅的脸庞上也布满了情欲。短暂的停顿后,终于有一双火热的大掌捧住了她的臀,男人挺耸起腰肢,一记深捣,粗黑大棒子尽根顶入了蜜洞。

    两个人都愣住了,江一言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似乎肏开了一张无比紧致的小嘴儿,菇头进入到陌生又温暖的桃源。

    童谣则是双眸里忽而蓄满了金豆子,酥软的花心竟然就这么被男人肏开了,大棒子小半根钻进了暖宫,酸酸麻麻的感觉让她几乎立刻泄了出来。

    滚烫的棒身,硕大滚圆的菇头,以及棱角粗粝菇棱,此刻尽数埋了进去,男人终于毫无保留地占有了女孩儿所有美好的地界。

    另一头,童铮从阮小宁嘴中套到了所有想知道的消息,脸色阴沉地驱车正往江一言老家赶。

    (3vv‘nyUZh aiwU’C 0m/633612)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 ﹃*)恭喜谣谣续上了第一晚住在江老师家没完成的姿势,老实男人就应该好好调教。

    第三十六章山雨欲来(下)【H】月老祠下(南柯)|

    “谣谣,进去了。”

    男人无措地抱着身上汗涔涔的女孩儿,有点目前的情况有点摸不着头脑。

    童谣凝视着这个空长那么些年的傻男人,用手摸摸他隐忍的眉峰,又亲了亲他紧抿的薄唇,将肉臀高抬又落下,蜜洞结结实实地吞咬着肉柱,用行动告诉他自己享受这个过程。

    江一言眼前看见的就是两团白花花的雪乳,随着女孩儿身体的起伏轻轻摇晃,顶端两粒嫣红的奶尖儿硬挺可爱。雪白的嫩乳下方是平坦的小腹,隐约还可看见菇头顶出的圆滚滚轮廓。

    “谣谣……”男人低吼一声,猛地将童谣压在身下,少女尚稚嫩的羞处一览无余地展现在男人眼底,淡粉色花唇吃力地感着一根粗大的肉柱,水淋淋的蜜洞口绷得发白。

    江一言直勾勾地盯着两人性器交合处,看着自己被粗黑的性器被一寸寸吞下,学生这里明明那么小,却有奇妙的柔软弹性,竟然能贪吃地吃下整根肉柱。

    童谣见他看得认真,眼里除了情欲还有浓浓探究的意味,不由双腿缠上了他的腰:“老师在想什么?”

    赤黑的粗棒从蜜洞的抽离,不仅带出晶莹的蜜液,还有黏连在棒身上的媚肉,潺潺水声咕叽咕叽不断。男人突然失笑:“在想你这里好奇妙,好像多粗的东西都能吃下去。”

    “哼~”少女变了调地呻吟出声,“不然你以为女人是怎么把孩子生下来的?啊~江老师,谣谣也要给你生孩子,嗯啊~”

    男人腰臀力道强悍,一下下结结实实地起落抽动,大棒子不断研磨着甬道内各个角落,听见女孩儿的话后不由动作一顿,无奈道:“童谣,你才几岁,怎么张口闭口就是给别人生孩子,知不知羞的,嗯?”

    童谣粉腮一鼓,低头看着两人结合处透明的蜜汁被搅和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