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园里的那些学生,他马上要三十了,如果可以年轻那么个八九岁的该多好……

    童铮今天本来没什么事,因为课程临时调整来了次学校,没想到那么巧,一来就碰上了江一言。

    “等谣谣下课?”短暂的惊讶后,童铮主动走上前打招呼。

    江一言看着眼前文质彬彬的男人,想起童谣说过他现在也是这个大学的老师,前段时间还被评上了副教授,手里又经营着自家的公司,的确是年轻有为。

    “嗯,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虽然和童铮接触的不多,可到底也没有第一次见他那么紧张了,多了几分坦然和磊落。

    童铮扬了扬嘴角,笑不及眼底:“不了,等下还要上课。”

    两个人正说着,下课响了,两人不约而同向教学楼门口的阶梯看去。

    很快,就有学生成群结队出来了,过了一会儿,江一言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扎着头发的女孩儿。

    童铮当然也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而且饶有趣味地轻笑一声,因为童谣身边还走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两个人因为阶梯拥挤离得挺近,男生看侧脸似乎还不错,阳光英气,是童谣会喜欢的那一款,此刻正低头注视着童谣说着什么,而少女嘴角噙着一抹笑,抬眸回视那个男生。

    “时间不早了,那你先等着,我要去上课了。”

    童铮回头看向江一言,不出意外,他也盯着那对男孩女孩,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他笑得越发愉快,也没在意江一言是不是理会他,丢下那个紧抿着唇的男人脚步轻松地走进教学楼。

    (3vv‘nyUZh aiwU’C 0m/633612)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  ̄    ̄  )一写高考自己都跟着紧张起来,那几天的紧张和挣扎全部历历在目,查分的时候手都在抖,但是一转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大学那么久了……

    嘿嘿,发现童铮的确有点恶劣呢

    番外·池中鲤-续(萧穆晓月)【H】

    春暖渐至,静幽的后苑,阳光慵懒地穿过几株有些年岁的桃花,映照得清水塘摇曳的水波宛若缎子般柔滑,而那风里与阳光中都似乎飘浮着桃花淡淡的甜香。

    亭中纤细的美人儿手绢掩面,在躺椅上小憩。

    昨夜身上刚干净,就被恶狼似的臭兵蛮子直颠到了大半夜,清早起身时抱着她亲摸几下又来了火气,不管不顾又弄上一遭,柔依现下是身上绵软无力得很,晌午更生困倦。

    小宁儿自小就粘人,底下的丫鬟婆子从不让近身,除了萧廷岳与柔依,也就只有晓月晓雯两个大丫鬟能哄哄这个小娇娇了。

    眼下粉团似的半大小娃手里抱着个新得的锦缎簇球,在亭子里蹦跶得正欢,不时咯咯笑出声。晓月寸步不离地跟着宁儿,见她玩得开心,也不由唇角微扬,含笑的眼眸里有细碎的星芒。

    柔依款款转醒时瞧见的正是这副场景,遂起身朝小女儿伸出手,午憩后嗓音慵懒而软柔:“宁儿,到娘这里来。”

    “娘~你醒了?”小宁儿抱着怀里的球,立马扑入那甜香的怀抱。

    “你哥哥都练了一晌午的字了,从不想着嬉闹,你啊,有洵儿半分用功就好了。”柔依无奈地看着怀里水嫩可人的小女儿,明明是双胎,怎么就跟洵儿差了那么多呢?

    小宁儿撅了撅粉红水润的唇,掰着白嫩的手指头撒娇道:“爹爹说过宁儿想做什么都行,哥哥说宁儿不必看书,有什么不明白的问他就是,小舅舅说宁儿不必习武,爹爹和小舅舅都会护着娘亲和宁儿的。”

    柔依哭笑不得地轻拧了女儿的鼻尖,这对父子娇宠她也就罢了,想不到言臻也掺和进来了:“行行行,既然他们都护着你,宁儿只管玩就是了,看以后哪家好男儿还敢要你。”

    这句话宁儿听不懂了,但一看娘亲笑了,她也跟着笑,粉红的小唇吧嗒一声印在柔依脸蛋上。

    柔依边拥着宁儿,边无意间抬眸,瞧见一旁的晓月正注视着她们,那目光温柔中透着欣羡,以及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态。

    “晓月?”

    “嗯?”她回过神,来到柔依身边,“怎么了姑娘?”

    柔依放下宁儿让她自己去玩,笑着看向这个最知心的婢女:“你与萧穆成婚快一年了吧?”

    晓月眉心微动:“是啊,姑娘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我是瞧你似乎很喜欢宁儿。”柔依一手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想想你们成婚这许久,怎么还不生个孩子呢?”

    “这哪是想生便能生的……”晓月脸上微赧,而后垂眸掩去了旁的情绪。

    想当初自己也是怀子艰难,难道今日晓月也遇上这样的事了吗,不由好奇道:“怎么了,可遇上什么难事了?”

    晓月摇了摇头,勉强笑道:“不曾。”

    成婚一载,萧穆从未碰过她,又如何怀得上孩子呢。

    柔依见她脸色有异,可事关她夫妻隐秘之事,实在不好多过问,只好暂且收起满腹的疑问。

    当夜萧廷岳回来,柔依还跟他提了提这事,谁知男人浑然不在意:“旁人夫妻间的事何必多管,有这闲工夫,不如再给我添个女儿。”

    柔依面红耳赤地啐了他一口:“谁要跟你生女儿。”

    萧廷岳此人甚是可恶,对宁儿与洵儿判若两人,这会儿又跟她提生个女儿的事,她都替洵儿委屈。

    ***

    从前柔依并不信那神佛之说,但自从有了一双儿女,盼求一家人安康的念头倒是一年多过一年。

    因着上回晓月的事在心里留了个疙瘩,此番礼佛有意带着一家子到了九台山,当年她求子的地方。

    九台山大慈悲寺修得甚是雄伟宏大,如今走一进大殿,便是一座高耸的如来佛像,佛祖背后便是一尊慈眉善目的送子观音。

    萧廷岳素来不信这些,往年只碰上沐休才陪柔依一同前来,今日军中有些事情,便只留了萧穆护送她们前来。

    当下净了手,柔依悄悄拉过晓月:“九台山的送子观音甚是灵验,今日难得过来,你可要好好虔心拜过。”

    说着,还若有所指地看了眼不远处的萧穆。

    晓月愣了愣,算是明白过来为何今年舍近求远非来了九台山,原来是全是替她安排的,又想起上回姑娘说的话,不由心头暖意熏了眼,眼眶泛红:“姑娘,您这又是何必呢……”

    柔依拉着她的手:“你我一同长大,情同姐妹,自然是盼着你事事顺遂。去告诉萧穆,让他与你一同进去。”

    晓月扭头看了看那人,咬唇扭转回来,摇头:“不了吧,他不信这个的。”

    “信不信的也该试试啊。”

    晓月却只是摇头,眼泪止也止不住地往下落。

    “晓月……”柔依何曾见过这镇静沉着的丫头这般失态过,当下便知晓事情恐怕另有隐情了。

    ……

    柔依远远看见男人静默地立在松柏之间,深色的衣甲似乎与那山景树影融为一体:“萧穆。”

    男人身上一凛,回头就见美人儿眸中淡淡含笑,就那么望着他,好忙抱拳行礼:“夫人。”

    柔依走到他近前,笑道:“适才晓月进去后殿了,也不见你跟着。”

    “属下要保护夫人安危。”

    柔依笑了笑,见他顺着眉恭敬的模样:“那你可愿意与我一同走走?”

    “是。”

    当下两个人便在这青石板路上漫步,一个在前,一个在后离着一步不紧不慢地跟着。

    “萧穆,你可还记得一年前你与晓月成婚前,你在将军与我面前说的那番话?”

    柔依淡淡说着,在阵阵松香之中,便来到了一处莲池亭台旁,安静地卧于碧水之旁,松柏莲荷之灵秀均荡漾于湖光之中。

    萧穆见她坐在了石凳上,抿了抿唇:“记得。”

    “那你再说一遍与我听听。”

    “夫人?”男人挺拔的身躯有片刻的僵硬,皱眉看着她。

    柔依看向他,绝美的脸庞泛着凉意:“她要与你和离。”

    宛若一颗巨石落入碧潭,男人平静的面颊终于被错愕与震惊取代。

    ……

    一路上晓月在马车里不曾说过一句话,脸上还挂着泪痕。

    “你这般作践你,为何要忍那么久呢?”柔依苦口婆心劝了一路,晓月就跟呆怔了一般,丝毫没有回应。

    好半天,才听她哭声颤颤:“姑娘,我就是不争气,我就说放不下他……我,我不要与他和离……”

    柔依顿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有如此死心眼的人?

    ***

    是夜,萧穆依旧不曾进卧房。

    晓月抱着被子想着,他或许是高兴的,原本正愁摆脱不开她这个麻烦,如今,姑娘做了主,正好借此名正言顺地与她和离。

    如此过了三日,无人再提和离之事,就像那石块入水,虽激起一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