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虑到在学习谈恋爱会引起别的老师同学指指点点才拒绝,你啊就别瞎操心了。”

    老师的想法么?钟执低着头目光有些黯淡,又有些惘然。

    “如果是第二种,我还挺欣赏那老师的。而且我看找个人民教师当对象也不错啊……”一口酒后,魏平风又恢复贱兮兮的表情,“啧啧啧,瞧你那样子,你该不会是舍不得,嫉妒了吧?嗯?”

    “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像我现在看着我家的宝贝儿也是喜欢得不得了,等她哪天长大了有男朋友了,我肯定也是高兴又难过。”

    钟执瞳色漆黑如墨,情绪难辨,捏着酒杯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有些发白:“那要是是第一种呢?我该怎么劝她。”

    “嘿我说你这人。”魏平风刚端起酒杯到嘴边准备喝一口,一听钟执的话又气呼呼地放下,“旋旋到底是嫁你还是嫁她男朋友啊?你现在都没问清楚那老师的想法就一个劲地劝分不劝和。你这样可有点过了啊。做父母的,最重要的是尊重子女的想法,而不是操纵他们的人生。”

    钟执仿佛全身血液都被抽干,瞬间憔悴无力。

    他不敢讲明白,魏平风虽然也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是道理却讲得很通透。

    那么,他钟执的想法又到底是什么?

    前一天晚上如果他是清醒的,面对那么诱人的她,他真的会没有一丝犹豫地推开吗?肌肤柔嫩顺滑的触感至今还让他记忆犹新,当她再一次靠在他身上时他真的能够无动于衷吗?

    人们总是错把熟悉当认识,其实熟悉即习惯,而习惯了的东西正是最难认识的。

    “兄弟,你怎么一脸被我强奸了的样子。我刚刚说的话就那么不中听吗?”魏平风好似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自己兴致勃勃地赴约竟然是讨论这种儿女情长的问题,耐着性子帮他分析问题,不但没见心事重重的他高兴起来,反而一脸土色。

    “哪天把旋旋叫出来一起吃顿饭吧,就我们仨,就说魏叔叔也想她了。”

    “行。”钟执恢复了些脸色,淡淡地应了一声。

    直到几瓶酒下肚,钟执有点晕乎乎地,二人闲聊了好一阵,直到分别后回到家,钟执躺在床上掏出手机看着联系人一栏中她的名字,黑暗中屏幕的荧光有些刺眼,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放下手机闭眼睡觉。

    这个夜晚,他人各有各的春秋梦,黑夜酿出温柔,将所有人的渴望都隐匿。

    ******

    为期三天的百团大战里涌现了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社团。旋明最终还是选择加入学生会能抱岑安学长大腿也是不错的。到招新快进入尾声时,又报名加入了学生会后勤部。

    等到所有社团组织招新工作正式结束,秋意又凉了几分,喧嚣热闹的校园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安逸,树下路过的女生迈着小碎步匆匆赶往教室,恋爱中的情侣手挽手去自习,摇曳的树影与阳光,宛如一地墨彩与笔伐。

    一天晚上,旋明从图书馆自习回来,刚到宿舍后,就看见白初薏坐在旋明的桌子前摆弄着一台相机,似乎在等她。上一次生病期间,白初薏死活不告诉自己家长,全靠的是旋明的悉心照顾。虽然旋明平时话不多,人性格也淡淡的,但相比与另外两个室友,白初薏还是与她更亲一些。

    白初薏的侧颜有一股轻灵之气,长发微卷,秀雅绝俗,黑色的相机越发衬得她皮肤白皙。

    余光瞥见旋明后,她惊喜地抬头:“你回来啦。”然后就主动起身给旋明让位置。

    她们宿舍是四人间,旋明回来得有点晚,另外两名舍友已经躺在床上玩手机了。

    旋明只是很平常地点了点头,然后放下包:“怎么了?”

    “旋明,我想和你商量件事。”她放下手中的相机看着旋明,白皙无暇的脸颊透出淡淡红粉,“可能有点突兀……旋旋你能做我的模特吗?”

    “模特?什么意思?”旋明哑然失笑,来了兴趣眼神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白初薏轻咬着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的双唇,似是有些害羞,她突然拉起旋明的手往外走:“出来告诉你。”

    两人来到门外后,夜风吹起了白初薏的头发,她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是这样的,我从小就热爱摄影,之前刚加入了学校的摄影部。最近摄影部组织了第十四届校园摄影大赛,我也报名参加了,脑海中有一个构图。”

    “摄影主题是什么?”

    “光影教室。”

    “可是主题是和教室有关的话,为什么会找到我呢?”

    “准确的说我是在想到你的时候,脑海中的草图突然变得清晰明了你身上有我一直寻找的那种气质,与我想象中的场景很贴切。舞蹈教室与女孩。”

    “你怎么知道我学过舞?”

    白初薏一愣,然后又是惊喜地说道:“这么凑巧?!其实我不知道你会跳舞的。”

    旋明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以为她还在犹豫,急急忙忙解释道:“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是很有信心的,校园的奖应该是没什么问题,而且之后我想投递杂志社,奖金荣誉都和你平分。”

    旋明微微叹了口气,她其实并不在意什么奖金,只是刚刚白初薏和她商量的时候,她心中突然浮现起另一个大胆的想法。白初薏是个心地单纯的善良孩子,不像她,满脑子龌龊心思,只想着怎么把她爸给上了。

    想到这里,旋明难得俏皮地眨眨眼:“我可以答应你,但是相对的,我也想让你帮我个忙。”说完她凑到白初薏耳边轻声说出了她的想法,

    她俩离得很近,旋明柔顺的秀发滑落到白初薏的肩上,她隐约可以嗅到旋明发间的淡淡清香,耳畔呼出的热气让她的耳朵发烫,只是听到的话却让她脸色渐渐发白,全身僵硬。

    “这样……真的好吗?”白初薏目光复杂地看着旋明,如水的眸子中似有星光闪烁,像是探询又像是关切。

    “所以我这样可能反而会让你为难……模特的事我先答应你,我的事你不必勉强。”她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白初薏。

    晚风亲吻着旋明飞扬的发,月光下她的眸子中似乎沉淀了暗红的情绪,深不见底,唇边浮起意味深长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狡黠又有些诡异妖冶。

    “……好,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她的神情凝重而认真。

    不知怎的,白初薏又忍不住多看了旋明一眼,森森月辉洒在她的身上,连一向清雅的面容也似乎多了一分妩媚勾人。

    树影婆娑,隐藏的是狐妖鬼魅。

    如果她是一条暗中露出獠牙的毒蛇,那么谁是她的猎物呢?

    第十一章坠落旋覆花之夜(父女/禁忌)(花灯京鹿)|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50639/articles/7461345

    m;N k'70:c ,om

    第十一章坠落

    转眼间已经到了十一月份,像上次一样,他和她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淡然无味的日子,清晨后醒来,无非是温度越来越低的每一天,草势少了锋芒,开始枯衰冷黄,料峭的寒风中,人心似乎也变得冷漠坚硬了。

    “旋明,等会下课后,我们去舞蹈教室吧。”还在周五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白初薏悄悄地用手肘戳了戳旁边的旋明,低声道,“就是上次给你说的那事。”

    旋明轻微地点了头,仍盯着前方的黑板,表面应着她,眼中波澜不惊,心中却在想着钟执。

    下课后,白初薏拉着她穿梭于校内各条大道。舞蹈教室位于学校深处的学生综合活动楼二楼。

    得到了管理员的许可,白初薏推开了厚重的教室大门,吱呀一声,仿佛扰动了屋内的秘密精灵,灰尘也跟着逃窜。

    今天运气好,没有练舞的学生。

    “你先去换上舞鞋吧。我调一下相机。”白初薏把事先准备好的鞋子递给她。

    旋明点点头,脱下外套,今晚两人都只是尝试一下。

    她没开灯,她在等一个绝佳的时刻,等着月光刚好泻进屋子里,落在昏暗朦胧中翩翩起舞的少女身上的那一刻。

    空旷而阴暗的房间,玻璃窗旁长满的爬山虎,红舞鞋与白色连衣裙,裙摆起伏。

    来了。

    夜晚的动态摄影关键在于快门速度和精准对焦。白初薏迅速调整好相机的白平衡和焦距:“你先随意发挥吧,镜头我来把握。”

    白初薏正要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她示意旋明停下,疑惑地接了电话:“喂,导员你好。”

    “……嗯……没有……好的,旋明和我在一起……我们马上回去。”

    “怎么了?”旋明刚端起手臂又疑惑地放下,走到她跟前。

    “就在刚刚,我们隔壁大楼的女生,有人跳楼了。”白初薏抬起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旋明;“辅导员在依次给我们班的女生打电话,确认安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