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力的年纪,干干净净地喜欢他。

    旋明龟缩在家中的时候,钟执就代替她去学校找辅导员,只是,两人就在这平静安逸的小家里有多温馨,外面世界的流言蜚语就有多惨不忍睹。

    自从杨念将事情贴到自己的朋友圈后,引来了朋友们和吃瓜群众的疯狂询问和转发。

    但事情远比他们想象得要发生得迅猛和不留情。

    最开始了解到,并且好奇和转发的人还是身边的朋友和两所学校的学生。

    但新奇的爆点就像流行病毒一样,快得让人猝不及防,横扫饥饿的看客们。

    但无聊的人们最不缺,又最想看的就是各种光怪陆离的新闻。日复一日生活的城市像羊水一样温暖又黑暗,安静压抑,他们需要的是死气沉沉中的一声惊雷,炸得平静的海面浪花四溅。

    而这一次,杨念又无意中被另外一批不坏好意的人盯上了。

    女大学生,小三,亲生父亲,乱伦……每一个词都能赚足了流量和点击率,每一点都在挑起那些人内心蠢蠢欲动的邪念。

    微博上某些营销号、网络水军开始疯狂添油加醋地或炒作或抨击这个“恶性事件”,为可怜的杨念撑腰和伸张正义,向所针对的人群和粉丝肆无忌惮地兜售愤怒的情绪,以骗取更多流量和关注。

    而隐藏在屏幕背后的网民们只需不带恶意,也不带脑子地动动手指头,有些随波逐流,有些制造声音,有些默然不语。人人都是那根引爆炸弹的柴火,在为余温未降的事件煽风点火,人人都是最无辜的恶徒。

    没有人真正关心三位少女跌宕起伏又纠葛丰富的内心,他们只是如圣人般用清明的光芒,照得这些卑劣肮脏的蝼蚁无所遁形。

    “现在的大学生怎么都这样了。”

    “拿爸妈的钱读书,学的都是勾引男人的事吗 ””

    “国家怎么养了这样两个贱人,日哦。”

    “卧槽那个女的和她亲爹乱搞,该不会生个畸形的怪物吧。”

    “真有血缘啊 太恶心了吧,我知道猪发情了才乱交配,还大学生 ”

    “我一个朋友和那两个女的一个学校,貌似经常看见她爸来接她,估计是回去过夜了吧。”

    “这个艺术学校的女生也是惨,怎么摊上这样一个男的。”

    “这是不是以前有女生跳楼的学校啊,以后千万别报这个学校了,告辞。”

    “日你妈,两个害人害己的婊子。”

    “那个男生也是个垃圾。”

    ……

    ……

    等到陈丁奕帮旋明联系上杨念时,事件已经完全脱离她的控制了。最开始有人拍下的现场照片还只在学校班级内部的群里传播,然而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流传到了外网。

    杨念曾经在朋友圈的现身说法和当时的照片,都成了能够被人利用的证据,都成了善良的网民们攻击白初薏和旋明最有力的武器,她本人的声音轻而易举就被百万愤怒的吃瓜网民淹没了。

    然而作为事件源头之一的尹栋却较少遭到网民们的辱骂,这个社会,对男性宽容太多了。

    那天下午旋明躲在家用手机上网时,偶然就刷新到了自己的消息,底下的评论区充斥数千条各色各样攻击辱骂的话语。

    就像晴天里的一声霹雳,此时,刚好是事发第十天,而她认识杨念还不到一个月。

    那一刻,没有哭天抢地,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只是灰暗木然的心再也跳不动了。旋明仿佛又听见内心那个始终不甘命运的她,对着怯懦无助的她说——

    藏好你的软弱,真正的苦难,要来了。

    第五十二章是非旋覆花之夜(父女/禁忌)(花灯京鹿)|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50639/articles/7541593

    m;N k'70:c ,om

    第五十二章是非

    旋明呆滞地盯着手机僵坐了很久,有什么念头从脑中一掠而过,直到豆大的泪水濡湿了眼眶,啪地滴落在屏幕上,她才忽地打了个冷颤,然后打给了钟执,嘴唇翕动数次才发出声,嗓音也不受控制地颤抖:“爸爸……你快回来……我,我……”

    突然间她就说不出话了,只能死死捂住嘴,睁着眼任泪水肆意砸落,心跳也快得失序。

    钟执被她的状态弄得措手不及,打心底冒出一股寒意,他放平声线,稳住语气:“你在家待好,我马上就回来。”

    然后旋明捏着手机的手突然就被抽光了力气,一不留神手机就顺势滑落在地板上,她只觉全身都在发抖,忍不住屈膝圈紧自己,然后深深埋住头。另一头的钟执被电话里突如其来“砰”的一声巨响震得耳膜发疼,然后就再也听不见其他声音了。

    等他心神不宁地匆匆赶回家,看见旋明还完好无损地在沙发上,原本因担忧而紧蹙的眉心才缓缓松开,但是看她安安静静环着自己的样子,心猛地一跳,紧张的气氛又渐渐凝固起来。

    “旋旋,怎么了。”他挨着旋明坐下,语气温和得仿佛被水浸润。

    旋明闻声这才失神地抬头,望向他时,眼底的惧怕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钟执眼前。

    钟执知道,这么多天她一直在坚强地忍耐着,他见过她大哭,但再悲伤的泪水都不及此时她苍白无助的脸色令人心碎,他内心深处某个角落,有什么正无声地,迅速地,惨烈地,节节崩塌。

    钟执刚捡起她的手机,旋明就抓住他拿着手机的手,自己伸出手指解锁,调出她之前看到的那一条微博,然后手又默默地缩回去,至始至终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钟执在看到那条消息和底下辱骂的评论后,漆黑的眸子瞬间像冰凌一样冷冽幽深,紧抿的唇线条锐利,周身骤然而起的凌厉气质让一旁的旋明都有些害怕。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他。

    “你以后把手机放我这吧,后面的事我来处理。”钟执说话时语气一反常态地冷静坚毅,眼神专注而冰冷,攥着她手机的指骨青白。

    旋明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上网又看到这些,她摇了摇头,泪水早已干涸,但眼眶仍然发涩,说话也带着颤音:“我不看就是,你拿走了,我就没办法给你打电话了。”

    钟执刚想反驳,她就身子一歪地扎进他怀中,揪着他胸口的衣服,憋气一般压抑又小声地抽泣着,肩膀上下抖动,哭声不大,每一声却都想在透支她支离破碎的灵魂一样,沉重与悲戚浸透了全身。

    “爸爸……我们这样,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良久,她哆哆嗦嗦地问。

    钟执只觉喉咙突然发紧,一刹那的死寂,他竟然想不出任何能让她满意的答复。

    错了吗

    他也问过自己无数次这个问题。

    钟执并不是特别清楚旋明迷恋他到近乎偏执的具体原因,但他却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落入她甜蜜的陷阱,明知不对,还越发地欲罢不能。

    真正的主动权其实一直都在钟执的手上,只要从一开始他就认清现实,严厉拒绝她的追求,对她任何的示好和诱惑都绝不心软,也不会酿成今天的局面了。

    时至今日,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

    “旋旋,你甘心吗?”忽而,钟执拨开旋明凌乱的头发抬起她的脸看着她。

    旋明不解,似乎还没从刚刚的情绪抽出身,湿润的黑眸怔愣地看着他,没料到钟执会这样问。

    他认真的墨瞳中隐隐有光,声线平稳却有力:“旋旋你记好,这件事上,只要你没去做伤害别人或者违法犯罪的事,你就没有任何错。”

    旋明窝在他怀中的姿势时间太长,连后颈都有些发麻,钟执看出她的不适,一边揽着她的腰重新扶起她坐好,一边说:“有些事情,和人心一样,并不是用法律和道德就能揣度和衡量的。”

    他的声音中窥不出任何情绪,继续道:“你不要在意网上那些人的评价,他们的价值观或许不能容忍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每个人的三观都是主观题,不是是非题。对错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那些骂你的人,仅仅是基于自己不完整的经历,就肆意批判他人的人生,用对错来全盘否定你,这之间的逻辑就是错的。”

    钟执的手轻拍着她的背,刻意放缓的声线蛊惑着旋明不安的情绪:“他们都以为自己才是对的,其实最后我们会怎么样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也只敢用文字攻击你,极力排除异己。像这群逻辑不畅还自我膨胀的人……”

    说到这,钟执突然顿住,眼角尽是轻蔑,然后冷笑道:“不过是网络上廉价的精神鸦片,活得局促又庸俗,就是人群中的一个笑话。”

    旋明眨了眨眼,似懂非懂,他好像有点生气了。

    他是在给她讲道理,还是在委婉地帮她骂那些人

    钟执放在她腰上的手也不知不觉地收紧,等她身体不再那么僵硬,他扶着她的颈窝往怀中拢,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