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都有考试……”

    “比较忙是吧。”宋云冉若有所思地颔首,“但是再忙也要注意休息,劳逸结合。”

    宋云冉又笑得温婉:“有男朋友了吗 ”

    旋明只敢继续摇头,宋云冉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只让她觉得如坐针毡,每次都想拔腿逃离此地。

    “哦也是,你才刚到这里,不急的。”宋云冉恍然大悟般自嘲地笑了笑。

    “那个……学校的房子为什么要租五年 ”旋明低头捧着咖啡杯,憋红了脸才问出这样一句话,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她对宋云冉实在叫不出那两个字。

    听到这话时宋云冉的表情黯淡了几分,她正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头顶的吊灯宛如嵌有一粒粒水滴,浅金的光折射出如碎钻般的光芒,落在她的脸庞上,鬼魅迷离。

    “其实我还想租六年呢,只是听说学校那边几年后要翻新重建,最多只能租五年。”衔住香烟的手停在了半空,她轻轻说,“就当是我给你的补偿吧……”

    半晌,宋云冉又抱歉一笑,放回了香烟:“忘记是公共场合了。”

    其实单看气质,旋明和宋云冉一点也不像。宋云冉是轻纱薄雾中的一点妖娆,清新温柔,又风韵动人。时光知味,岁月沉香,她和钟执一样看不出年龄,但举手投足间显露出的韵味,是旋明怎么也学不会的,她粗糙得得像一块单薄的石头,未经打磨,不能成璧。

    面对宋云冉,她惶恐且自卑。

    “有机会下次陪你去逛街,等会我先送你回去吧,我晚上还得去接我儿子。”

    旋明讷讷地不知该作何答复。

    可能是旋明流露出的疏离感太过明显,宋云冉问她一句,她也只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下午五点半左右,宋云冉估计着儿子应该补完课了,她送旋明的时候,一边开车一边若无其事地问:“你现在是不是很羡慕我 ”

    旋明一愣,在副驾驶座上紧张得双腿并成一条线。

    宋云冉自顾自地说:“其实我上个月刚离婚……喏,学校到了。”

    车门锁“咔”地弹开邀请她开门下车,旋明还来不及安慰她,宋云冉冷不丁地说:“毕竟像你爸那样的好男人不多了,好好对他。”

    话中深意,毛骨悚然,旋明惊恐地看着她。

    宋云冉依旧面色无异地叮嘱:“对了,你一个人住还是要注意安全,平时别太晚回。”

    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嗯……谢谢,再见。”

    旋明脸色苍白地小跑回了公寓。

    第七十三章旋覆花之夜(父女/禁忌)(花灯京鹿)|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50639/articles/7676036

    N k'7 0点 :c ,o;m

    第七十三章旋覆花之夜(父女/禁忌)(花灯京鹿)|PO18脸红心跳第七十三章

    在她以往的生活中,宋云冉遥远得像梦境中的抽象符号,是存在于宇宙深处的星星,她们同处于一个世界,却隔了万千光年。

    太阳的光芒太耀眼太温暖,所以她不需要星光。

    当虫鸣放肆,真正的星星也在深蓝的穹顶升起的时候,旋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她烦躁地翻了个身,瞅着从床边窗户斜插进的一块月光。

    夜晚空荡荡的房子像是静止的黑白画像,被月光分隔成半明半昧的两部分。

    她拿起了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爸爸,你还没睡吧。”

    “没有。”

    听见钟执沉稳的声音,那颗惴惴不安的心才如释重负。

    只是话语梗在喉咙中艰难地打转,她捏紧了手机,心跳乱撞:“爸爸,我今天见到了你跟我说的那个人了。”

    话刚落,旋明明显感觉到来自手机那头无声冗长的沉默,直到电话里传来干枯的电流声,她才又听到钟执的回应。

    “是她来主动找你的吗 ”

    “嗯。”

    “她来找你干什么 ”

    “就……普普通通地聊天,关于我的生活和学习的一些事……爸爸,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我会和她见面。”

    “没有,我猜的。”

    钟执的回答很简短,然而旋明还在等待他给出更为详细的答案,他却没有要继续下去的意思,于是双方又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

    “爸爸,你们……是什么时候又见了面的呢,我都没有听你提过。”

    当旋明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后悔了——此时此刻,她又是以何种身份何种立场在质问钟执的呢 无论问得多委婉,她都像一个心胸狭隘的小丑,演技拙劣得引人发笑。

    “我们没有直接见过面,但是这段时间和你学校有关的事,她的确帮了很多忙。”

    “哦……”旋明干巴巴地应着钟执,其实她更在意的,不是“见面”,而是“时候”。

    眼看对话就要断掉,她急急忙忙地添道:“其实……我挺喜欢她的,就是今天有点紧张。”

    仿佛能想象出她手忙脚乱又忐忑不安的样子,钟执轻轻笑了。

    他又道:“她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已经这么大了,这些事情你就自己决定吧。”

    钟执没有把话挑明,但是旋明已经心领神会。

    “她好像会抽烟,她还说她一个月以前刚离婚……”不知为什么,对此旋明印象格外深刻。

    “哦……”钟执似乎毫不意外,淡淡地说,“她以前性格就挺随性的。”

    旋明顿时没了下文,只能放任空白充斥这强行拼凑般的对话。

    “那个……爸爸……”他不在身边,旋明在床上蜷得更紧了,也把嘴边的“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憋了回去。

    她壮着胆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还有二十多天就考完放暑假了,但是这个学期我基本没有上过课……所以这个假期我想留在学校重新补一下课,就……不回来了。”

    “一整个假期都不回来了吗 ”

    她咬牙下定决心:“嗯。”

    钟执慎重而认真地叮嘱:“……好吧,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旋明反倒愣住,她没想到钟执这么快就答应了,心里反倒像丢了一件东西,焦躁的空落。除了几句老生常谈的安全话题,他再没有别的补充。

    旋明有些失望地和钟执道了晚安,她以为提心吊胆一整天后她能睡个安稳觉,只是她又盯着天花板,睁眼到天边暗雾渐隐,鱼肚泛白。

    天快亮的时候,她摸出耳机插进手机后戴上,闭眼一遍一遍地循环几个小时前的对话——她把她和钟执的电话完整地录了下来,没有别的目的,她只是单纯地想听一听钟执的声音。

    每打一次电话她就录一次,这也是从钟执那里学到的。看不到他的时候,这就是最有效的镇定剂和安眠药,从电话里揣摩他当时的喜怒哀乐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漫无止境的6月伴着炎热、蝉鸣、躁动还有试卷,只是她答得一塌糊涂。

    7月匆匆而来,旋明还没有真正说得上话的朋友。虽然班长和辅导员对她照顾颇多,但是独居,转学,让她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异类,同学们没有故意避着她,她却在有意躲开他们。

    终于挨到放假,食堂开放的窗口骤减,菜式一周一换,学校周围的外卖她也吃到想吐,还好钟执逼着她学会了做饭这一项保命技能,不然她可能真的会饿死在公寓里,对此旋明再一次在心里对钟执感恩戴德。

    在这期间,钟执告诉她的为数不多的好消息是他胜诉了。至此,以往所有的伤痛都成了过眼云烟,虽然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但是她所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惨痛,她小心翼翼地前进着。

    暑假里旋明向同学借了笔记,自己在图书馆埋头补课,有些科目成绩还没出,她就知道自己铁定过不了,稀里糊涂填的答案连自己都看不懂怎么可能得分。

    直到假期快结束,她还没有盼到钟执来看过她,却等来了宋云冉的第二次邀请。

    宋云冉几次联系她,都坚持要带她去逛街,旋明一再婉拒,只是盛情难却,她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

    约好时间碰面,人还没看清,淡雅的香水味就如翩翩蝴蝶一样飞了过来。

    “逛街的事,不要告诉你爸爸哦。”

    旋明不自然地笑了笑:“嗯。”

    宋云冉带她辗转于商场里的各个专柜买口红眼影,买高光粉底,买气垫喷雾,买裙子鞋子,打耳洞做头发……像是要把以前没有尽到的责任一股脑全部补偿给她。

    “女孩子呀要活得精致,可以对不起男人,但是要对得起自己买的护肤品。”

    “内在很重要,但是外在也必要。”

    “头发是最容易忽略的地方,也要记得打理,不能偷懒哦。”

    ……

    眼前的世界让旋明眼花缭乱,一整天她都懵懂地听着宋云冉的指导,她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