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六章醉酒强占(H)

    八月二十号天刚亮不久,管家吴良看着厨房里的女子忙忙碌碌的身影,褶皱的脸上浮起微笑,“少夫人,今天又做的什么菜?”

    “吴叔,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专门让张妈教我做了长寿面,一会我给他下一碗。”罗蓉璟指指她手中的面条,然后用食指抵住唇,叫他不要告诉别人。

    吴叔点点头,脸上的笑容绽放的越来越大,他想着虽然楚恒和楚舒旸关系不好,楚恒更是已经离开家半年,但是幸好还有罗蓉璟在,家里还是如同以往温馨热闹。哎,要是舒旸少爷以后再娶一个像少夫人这么好的女人,那就真的是皆大欢喜。他看到楼梯上走下来的男子,悄声离开厨房。

    “什么事不要让我知道?”身穿深色西服的冷硬男子走下楼,在看见厨房忙碌的身影时,面容变的柔和。“小璟在忙什么?”

    “爸爸,”罗蓉璟朝他甜甜一笑,而后从身后拿出一个托盘,上面放了一个碧蓝色的大碗和一双白玉筷子。“祝爸爸健康幸福,岁岁有今朝。”

    男子幽深的眸光一闪,看着摆在他面前的碗筷,“这是?”

    “长寿面。”女子浅笑,催促他赶紧动手,“要一下吃完,不要停。”

    温暖炙热几乎将他的整个胸腔溢满,楚舒旸觉得如果他不再做些什么,他的心脏就快要爆炸似的。他低沉而磁性的开口,“你做的?”

    “嗯。”罗蓉璟点点头,脸上浮现淡淡的霞红,“做的不是很好,您别嫌弃。”双手如同小孩一样在白蓝色的围裙上编着花玩,眼睛低着似乎要将围裙盯个洞出来。

    楚舒旸的喉咙滚了滚,沙哑的声音带着无法言说的磁性,“今天这么乖。”乖的那个字眼在舌尖上来回滚了好几圈,明显的感觉对面的女子脸上的绯红越来越多,那是被当做小孩刻意的羞愤。他却丝毫不在意,说出的话更是低而缓沉,“有什么想要我奖励你的吗?”

    罗蓉璟摇了摇头,催促他赶紧吃饭,要不一会冷掉味道会不太好。

    “真的不要?”他深邃的眸光中带着阵阵笑意,似乎在说她不可能没有愿望。

    她低垂眼眸,咖啡色的眼眸泛着疑惑的光芒。而后不敢置信的抬起头,双眼牢牢的盯住他,似乎想确定他话里的真假。

    楚舒旸粗哑的开口,“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漆黑的眸光带着鼓励,“想到了?”

    “那我可以立刻和楚恒离婚吗?”她诺诺的开口,眼中有着期盼。

    却不料,楚舒旸猛的放下碗筷,声音像是从喉咙间发出的满含怒意,“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对你不够好?”说完,还没有等她回答就掀开椅子走了出去。

    她张了张嘴没来得及开口,就见楚舒旸直接出了大门上了车,车子瞬间开了出去。

    金亮的灯光下,人群来来回回的穿梭不断,热闹非凡。楚舒旸一口喝完对方敬的酒,和对方说了声抱歉后,转身走到阳台。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埋怨他早晨的小题大做,他不是不知道她一直想离开。可当这刻来临时,他脑中一片空白,还没不及思考,身体就率先做出了反应。

    “老楚,你没事吧?今天喝的有点多,不要紧吗?”熊烈凑到他身边,望着他略带愁容的脸色,关切的开口。过后又挑眉,奇怪道,“你最近有点奇怪、”

    “怎么了?”楚舒旸晃了晃昏沉的脑袋,疑惑道。

    “没什么?”熊烈摆了摆手,料想他看错了,楚舒旸这样的冷漠动物怎么会有烦恼,他准备晚上回家跟老婆好好聊聊。

    “你的生日礼物我已经派人给你送到上面的套房,别说我不够朋友啊,好好享受你美丽的夜晚吧。”熊烈拍了拍老友的肩膀,示意他上楼享受火热的激情,却发现身旁的人冷淡的没有回应。

    楚舒旸半天未动,最后,吐出一句,“我要回家。”

    “什么?”熊烈见人走了老远才反应过来,想要追已经来不及。他口中粗鲁的吐出一句,“我操,家里又没个女人让你干的,你回个屁啊。”

    “熊总,楚总呢?”远远有人在叫唤。

    熊烈高声叫骂一句,“寿星都走了,还玩屁。”过后又想起如果让自家老婆大人知道他给楚舒旸送女人,怎么办?他抓了抓头发,女王大人可是一直讨厌男人乱玩女人的,糟了糟了,怎么办是好?今晚该不会不让他上床,让跪一晚的电脑键盘。不要啊?他拍了一下脑袋,对了,现在就叮嘱小弟们不要让他们告诉亲亲的老婆大人。如果老婆知道了也说他不知道,是下面的人私自出的馊主意,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若问起来就说楚舒旸的生日礼物他还没有来得及挑选。对,就是这样。他拍了怕手,昂首挺胸的走进里面的宴会厅。

    似乎有两只乌鸦从他的头顶飘过,在嘲笑和辱骂他的智商。

    楚舒旸挥手让司机老杨离开,转头却见家里一片漆黑,他心中的火气噌的一下就冒了上来。微晃着头进了家门,在门口碰上巡夜的管家老吴,怒气冲冲的开口,“怎么没有留灯 ”

    老吴不敢跟他顶嘴,低声道,“先生生日的时候晚上都是不回家的,所以我就让少夫人没有留灯。”他瞅了一眼楚舒旸依旧紧皱的眉头,没敢再继续说下去。

    “你下去睡吧,今晚不用巡夜。”说完,直接上了楼梯进了二楼的卧室。

    楚舒旸推开沉寂的房门,轻声走到床沿,透过云层中稀疏的月光看见床上沉睡的女人。面容姣好白嫩,纤细的脖颈下性感的锁骨散发着让人沉醉的旋律。

    略显粗重的喘息在黑夜的房间内响起,床上的人似乎也感觉到火热的目光,粉嫩的双脚从被子中滑出,露出圆润可爱的脚趾头。白皙的小腿再往上可隐约见到嫩白的双腿间那忽隐忽现的黑色深林。

    床上的女子似乎被梦惊的嘤咛了一声,彻底勾起床沿边男人深沉的欲望。

    他掀开被子,看见女人未穿胸衣的双乳,两点樱红从蓝色的睡裙中透了出来。他双眼赤红如同恶狼一般,张嘴便含住了一颗,舔舐,啃咬,看着它在他的唇下绽放最美的姿态。

    罗蓉璟迷糊的睁开眼睛,看见埋首在她胸前黑色的脑袋。她惊呼一声,立刻被宽大的手掌捂住嘴唇。当男人抬起头时,她惊吓的瞪大眼睛,翘首不断的摇了摇,声音失陷在男人宽阔的掌中。

    楚舒旸看见了她惊恐的眸子,也看见她眼角晶莹的泪珠,可是他停不下来,他也不想停。他单手钳住她的双手,强壮的身躯如同一座山一样压制住她乱动的身体。埋头在她双乳间不断的逗弄,啃咬她的颈子,乳沟。下身隔着裤子来往的在她身上厮磨,顶撞,让她彻底感受他的火热和偾张。

    “嘶!”

    捂住她嘴唇的手掌被她咬了一口,血液从掌心流到她的下巴,他疼了一下却没有放开手,只是脸上浮起阴沉的笑容。他遗憾而兴奋的开口,“原本我是想温柔的对你,现在看来你更喜欢激烈的。”他对她推搡的力道视而不见,单手解开领带在床柱上绕了一圈,擒住她的手腕往圈里一套再一拉,不知道怎的就让她挣不出来。

    他单手直接挑开她的睡裙,俯身低头张大嘴直接隔着内裤含住她的下面。纯色的内裤很快就被口水打湿,舌尖顺着内裤的纹路,从下往上来回的打着弯的含弄,吮吸。发出一阵阵“啧啧的吸吮声,不过一会了,便感觉有少量的液体从内裤的里面渗了出来。

    他脱下她的内裤,拿到她的眼前,色情而淫靡的当着她的面舔了一口内裤的内瓤,舌尖在在唇边滚了一圈,将唇瓣的汁液全部扫进口中。眼睛如野兽一样直直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道,“都是你的。”

    然后将内裤蛮横的塞进她的嘴里,这才将鲜血淋漓的手掌抬起来,掌心布满齿痕,有两个牙印深的快要见骨。他在她愤怒而惊慌的目光中将手掌放到唇上舔了舔。赤红的眸光从她的双眼流连到她的小肚子,狂傲的笑了笑,厚实性感的双唇靠在她的耳边吐出更加下流的荤话,“今晚我会用我的精水把你的小肚子都灌满,直到他们再也装不下。”

    说完,他直接用力撕开她的睡裙,让她赤裸着暴露在他身下,他用色情而淫秽的目光将她从上到下,从头发到脚的扫了一遍。在她愤恨惊恐的目光中,用身体将她压制住的大腿分的更开,一直在她肚子处游离的大手毫无预警的滑到她股间,刺进她的蜜洞。

    她疼的皱起眉头,绑在床柱的双手不住的抖动,身体弹起,来回的摇摆推据,却被他大力钳住,她在他身下挣扎的力道犹如石沉大海一般。

    指尖被微涩的甬道推挤的几乎寸步难行,他簇着眉头,张口骂道,“放松。”心中却想着光是两根手指就如此的困难,那如果进去的是他的棒子,那该是如何的销魂蚀骨。光是用想的,他胯下叫嚣的欲望就硬的发痛。

    他单手提起她的臀在她腰下放了一个枕头,用身体将她的大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