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馆里的女人。他算计了一切,唯独她,是他生命中的意外。

    袁硕见他难受,又转了一个话题,“老板,你说夫人知不知道那份文件是你故意给她的。”

    “她知道。”楚舒旸似乎不用望,他就能在心中描绘出她的样貌,她笑,她哭的任何样子。他亲手递了一把刀给她,让她插在他身上,他甚至甘之若饴。

    “那夫人为何?“袁硕疑惑的开口。

    楚舒旸却没有回答他,他直接交代,“将我剩下的股份转给楚骏炎,到时候让他操作,等楚氏破产解体后,由荣阳集团重新收购重组。”

    “是。”袁硕点头答应。

    咖啡馆内,楚恒签完所有的文件,看着罗蓉璟将离婚协议书收起来,他低低的唤了一声,“蓉璟。”

    罗蓉璟似乎卸下了什么沉重的负载,她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唇角的笑意都深了些。她坐下来,望着楚恒,真诚的说道,“楚恒,虽然你带给了我不少的痛苦,但还是要谢谢你带给我的成长。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生活,我们后会无期。”她说完,便站起身不带一丝留恋的转身离去。

    “蓉璟。”楚恒望着那个背影,眷恋不已的连声唤着这两个字。

    “S市财经报道:着名企业家楚舒旸因涉嫌行贿罪被逮捕,下面是前方传来的正式.........”

    “今日新闻:今天早上十点,楚氏集团董事长楚舒旸因涉嫌行贿罪....................”

    滚动一天的新闻,让整个楚氏集团风声鹤唳,楚氏股票出现大面积的波动。

    “这个楚恒倒真是狠,亲自送他老子入狱,不愧是楚舒旸的种,够狠。”盛鸿看着眼前不断跳动的楚氏股票,开口道。

    焦如慧坐在他膝上,揽着他的腰,关心道,“怎么样?都买进了吗?够不够控制楚氏集团?”

    “放心。”盛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有你给我挪动的杜氏资金加上我自己的盛世,足够了。目前就杜顶峰和楚恒跟我竞争,楚恒手里的股份加上他老婆罗蓉璟的也就不到10%。当初和罗蓉璟约好,我提前给她5%,她和楚恒想办法送楚舒旸入狱,剩下的3%等我成功掌握了楚氏再给她。对了,杜顶峰的有多少?”

    焦如慧笑了笑,在他胸前比划,“不足5%,杜氏这些年被楚氏打压,资产早就缩水。加上杜顶峰不会经营,只会玩女人,他还想跟你争楚氏,他那是白日做梦。”

    盛鸿哈哈大笑,亲了她一口,“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番外篇之老流氓的生日(H)

    楚舒旸最近非常上火,因为他的生日快要到了,他本来打算带着罗蓉璟去他新买的小岛度假,在那个天地为席的地方尽情的折磨她,让她为他绽放更多的热情。

    可是楚骏炎那个家伙,偏偏有事搞不定,让他不得不去柏林出差。他紧皱眉头,拥住昏昏欲睡的女人,不住的在她脸上舔吻,口中不时的叮咛,“小璟,别忘了给我准备生日礼物。”

    罗蓉璟挥了挥手,用被子抱住她的头,缩进柔软舒适的床里。楚舒旸气愤的将她从床里捞起,给她一个绵长火热的舌吻,见她放弃挣扎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喘气,眉间的褶皱才微微散开了些。

    “我累了,”罗蓉璟娇气的推了推他粗壮的胳膊,“怎么还不走。”

    楚舒旸捏了捏她滑嫩的脸蛋,在她唇上咬了一口,“没良心的丫头。”说完,给她盖好被子,调好空调温度,在床头柜给她倒了一杯温水以防她渴了。这才走到玄关,垂头丧气的提上他的行李箱,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楚舒旸下午忙完事情,回到酒店打开门,来不及脱衣服洗澡。走到书房,打开尺寸较大的电脑准备和罗蓉璟视频。他生日是来不及赶回家,但他想看着她,或许她高兴会给他准备生日礼物呢?他打开屏幕对方也接了,但却是一片漆黑。他皱眉,开口唤道,“小璟?”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过了好一会,在他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屏幕才亮起来。出现了一幕让他呼吸急促,浑身发颤的情景。

    屏幕那方的女人穿了一件丝滑的吊带睡衣,慵懒的靠在床头。没有穿胸衣的双乳挺立的快要挤出衣服,乳沟又深又白;白嫩的大腿随意的滑动了一下隐隐可以看到没有任何遮掩的幽谷;粉红的脚趾上涂着朱色的甲油又美又诱。

    他望着眼前的美景差点喘不过气来,他粗声粗气道,“小璟,你干什么?”

    镜头下的女子温柔的笑了笑,在他看来就如同摄魂的妖精。她轻启红唇,“我想要了。”

    他喉结滚动了几下,呼吸热的他自己都快烫伤,他艰难的开口,“小璟,拉下你的衣领,我想吃你的乳头。”

    对面的人乖顺的拉低衣服,让又白又圆的双乳跳了出来。他捏紧拳头,望着屏幕上耀眼的这幕,喘了喘气,“小璟,用手将它立起来,我要吸它。”他边说,边撑着桌子做了一个向前的吮吸动作似乎真的隔着屏幕咬了上去。

    “嗯。”对面的人似乎也发现了他的动作,闷哼一声,让他更加激动的不能自己,他来回的交换着舔弄两个双乳。慢慢的这样似乎不能满足他,他胯下痛的快要爆炸似的,他抿了抿唇,鼻息粗重道,“小璟,打开腿,我要尝尝你下面的小嘴。”

    屏幕那方的人依旧乖巧的分开双腿,露出已经湿润的神秘幽谷,微卷水亮的毛发紧紧的贴在花丘,狭窄的缝隙又细又小隐隐看到上方的樱红珠子。

    他犹如野兽一样低吼一声,急切的解开皮带,拉下裤口,将粗红的硕大握在手中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不断的上下抽动。他红着眼,咬着牙,手臂上的肌肉鼓起,粗哑的开口,“小璟,用....手将小洞分开。”

    女子舔了舔唇,胸脯起伏不定,温顺的用白嫩的指尖将狭小的花洞打开。嫣红的唇诱人的微张,“舒旸,我想要。”

    平时她只要唤一声“舒旸”男人就要疯,更不消说她还说了一句“我想要”。楚舒旸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她给逼疯了,觉得她是不是在报复,报复他上次让她三天没下来床;或者报复他上次没有允许她去跟同事郊游,可那些同事几乎都是单身且男的多,他怎么可能让她去。她对感情一直比较迟钝。

    他张了张嘴似乎是在吸吮那迷人的洞口,滚烫的舌尖还伸进伸出。手上暴力的滑动分身,腹部跟随手上的动作前后摆动犹如冲刺一般。红的发亮,圆鼓鼓的棒子就象是要透过屏幕直接插进那媚红紧窒的花洞里。

    她抵靠住床头,双腿大张,双臀也随着他冲刺的速度来回的摆动,晶莹的液体不断的从下面的花洞里溢出,将床单侵的污浊不堪。

    他望着眼前的美景,眼睛红的发绿,全身的肌肉喷张,胯部冲刺的速度更快。抓在办公桌沿的手臂青筋暴凸,汗珠不断的从掌心滑落,全身荷尔蒙爆棚。

    “啊,”对面娇喘的声音拉的极长,又媚又苏,诱人的不行。

    楚舒旸爆吼一声,下方的囊袋胀的极大,而后绷紧,随后一股股的白浊如同子弹一般击打在办公桌,地上到处都是,电脑屏幕尤其明显。浓稠的精水从屏幕上方慢慢的滑落至底部,最后流到键盘孔里。

    楚舒旸望着对面如同水一般柔软无骨的人,手指轻轻的点着屏幕,让精水滑落志屏幕那方的桃花源深处,喉咙又干又痒。

    “我下面又痒了,怎么办?”对面的人仰着头支起一条腿,露出下方妖艳泛着晶莹水滴的花珠,纯真的面孔配上淫靡的裸体勾的神仙都把持不住。

    又长又娇的媚音勾的他魂都吸走了,他几乎不知今夕是何年。过了半晌,他终于喘着粗气骂出了声,“妈的,看我回来怎么操死你。”

    “你来啊,”罗蓉璟引诱的轻嘲,舔了舔舌头。

    白皙带着粉色的娇颜,粉红香汗淋漓的裸体,不断溢出的桃花源洞。看的他眼睛发直,刚刚发泄完还带着爱液的性器一下就耀武扬威的站立起来,似乎立刻想穿过电脑操过去。

    叮,伴随一句晚安,对方的屏幕一下就黑了下来。他脑中残留的是对面的妖精站起身,湿滑的爱液不断从白嫩的大腿股间滑落。他全身燥热不堪,握着粗硬的性器,不断的上下滑动,双目赤红,声音从齿缝里透出来,“回去一定要操烂你。”他不知道的是当时的时间正好是北京时间0点整,他的生日已经到了。

    大半夜,楚舒旸阴着脸推开楚骏炎的房门。

    “大哥,你干嘛?”楚骏炎揉了揉微卷的头发,他才刚进入梦乡啊。

    “飞机给我,事自己办。”楚舒旸落下一句,直接关门走人。

    “喂,哥,事还没完呢?什么叫交给我,你去哪?”楚骏炎狂躁的起身在后面追喊。

    第二天刚好周末,没有某人打扰她的睡眠,罗蓉璟实在不想起床,于是团着被子继续梦乡。她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开了门进了屋,等她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