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只有早上的课,下午跟晚上都没事,她性子又懒,此时在睡觉一点都不讶异。他伸手开了灯,将手上去超市买的菜放在了餐桌上,接着转过头走向闵媱的房间,伸手一转门把,挑了挑眉。

    居然没锁。

    他顺势开了门,轻声地走进房间便后便瞅见那小小一团的姑娘披散着黑发躺在床上,身上盖着浅色的被子,墙上的小夜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映着闵媱此刻熟睡的面容。她稍稍偏着头露着雪白的颈项,睡的正香,像只刚出生的小奶猫般,惹人怜爱。莫景疏无奈地勾唇,眼底却满是足以令人沉溺的温柔。他望着那露在外头的,如嫩雪一般的手臂与脖颈,喉结滚了滚。

    莫景疏慢慢地靠近她的身子,低头贴近她的颈侧,鼻间嗅闻着她墨发的清甜花香,忍了一阵终是败给了心底蛰伏已久的兽,薄唇稍显犹豫地慢慢贴上了她微凉的肌肤,而后在触上的瞬间便按捺不住地压上了她柔软的身,开始从她的脖颈亲吻。他唇齿微张,素白的牙齿在轻轻地撞上她的锁骨时停了一阵,旋即他张开了牙,将那凸起的锁骨含入口中轻轻地啃咬,像品尝珍馐一般小心的啃食。闵媱嘤咛一声,微微侧了侧头像是想要躲避这慢性的折磨,却不料这动作只是方便了匍匐在她身上小心品尝的男人。

    他面上带笑,动了动干哑的嗓子,哑声在她耳畔呢喃:

    小公主……起床了。rdquo;

    说完后他眯着眼,瞅着身下没什么反应的女人,勾唇痞痞地笑。

    既然你叫不醒,那我就只好用别的方式弄醒你了。rdquo;

    他自言自语地说完,喉结滚了下,象是警告猎物的讯息,可沉浸在甜睡中的小兔子却毫无反应。莫景疏盯着她熟睡的面容片刻,无声地叹息一声,下一秒便低头用自己的双唇封住了她的。

    紧密贴合。

    他呼吸慢慢地变得急促,微微离开了一会儿,闷闷地喘了几声后便又急不可耐地吻了上去,含吮的越发地大力,口中温热的喘息也越发的急促。

    象是饿极了的兽,那般的渴望,那般的希冀。

    那是他曾以为触不可及的娇软。

    又怎么可能……浅尝辄止——

    ##作者说说话:

    那个先说一下,我还是高中生所以大学生活完全就是从剧里跟单纯靠自己的想象力写的所以谢绝考究哦哦哦(′⊙ω⊙)

    哦然后其实我原本写疏疏是写计算机系#.
    为了跟我的肖奈大神致敬(   *)

    结果后来怕会崩掉于是改成物理系XD

    无比庆幸我昨晚就码好了这章,不然我就更不了了qaq

    左手血管里插着根软针抽血跟打点滴用,打字完全靠右手,左手有点痛qq

    明天照胃镜哈哈哈

    如果早点回家没事的话我就会写缠梅,因为我还蛮怕假日更了繁花之后我就会懒癌#.
    而且想赶快开个车哈哈哈哈哈

    不过下章可能是擦边球也可能是开车喔XDD

    如果只是擦边球记得嫑打我#.
    那个再度声明一次我不是日更作者哦哦哦!!!我是周更作者!!!

    有小可爱问我是不是日更,不是唷!!我是周更!!

    啊为什么今天更勒~因为我今天住院昨天很闲就码了一章这样(ˉ(∞)ˉ)

    缠梅04兵不厌诈(H)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霜音)|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42356/articles/7389725

    N k'7 0点 :c ,o;m

    缠梅04兵不厌诈(H)

    热。

    闵媱呜咽着喘息,觉得自己象是被人封住了呼吸,窒息的感觉让她既慌又怕,好不容易挣扎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却是一片黑,可她睡觉时明明都会开小夜灯的呀?怎么就没光了?

    唇上一疼,她娇呼了声,这才发觉她的双手被人擒住压在头顶,而她的唇被人狠狠地含在口中吸吮啃咬,像在撕扯鲜肉的兽,而她就是被分解的那块无辜可怜的肉。

    嘤……放开……rdquo;闵媱好不容易得以喘息,紧张害怕又羞窘地喊了出声,身上的人一时停住了,他单手撑起身,抬眸的瞬间,那双深邃的宛若夜空的眼就这么撞进她的视线。

    深褐色的,那么的深邃,那么的特别,她不可能认错的。

    莫、莫景疏……你在干嘛……rdquo;她发觉是他,全身的戒备都松了下来,只睁着一双泛红的眼愣愣地用几乎等同于在勾引的娇软声线软糯糯的问他,语气还有几分刚睡醒的沙哑与迷糊的软绵。他看着她笑,眼眸却比平常还要深沉,象是被染黑的钻石,熠熠生辉的同时却也带着莫名的诱惑与暗色。原来……刚刚的一片黑是因为他压在她身上吻她的缘故啊……闵媱呆呆地想。

    他喉结滚了滚,哑着嗓子:醒了?rdquo;闵媱抿抿唇,模糊的应了声,神情羞涩。他凝视着她泛红的脸与黝黑而浑圆的杏眼,勾唇诱惑的笑,那张素稔俊美的脸此时因为他的笑都变得雌雄莫辨了起来,看的她一阵屏息。

    怎么就这么难叫醒……嗯?rdquo;他低头蹭着她的鼻尖,亲昵而宠溺,语气温柔中带着莫名的危险,惹得她浑身抖了下,垂着眼咬着唇不敢看他。

    他看着她咬着那片方才被他疼爱过的粉嫩唇瓣,低叹一声:我本来只想把你给吻醒而已……别咬了,乖。rdquo;她下意识抬头看了他一眼,却一眼撞入他黑如墨的眼,他的眼神象是看到猎物的黑豹,带着危险而翻腾的欲望。她颤了一下,动了动被他捏住的手腕,语气无辜又满是对未知的害怕:景疏……别这样……rdquo;

    莫景疏扬着唇低头轻轻的吻她,微微歪头:不要哪样?rdquo;他空着的一只手探入被子里,摸上了她睡衣下一节温软的腰,大掌便就这么放在上头游移摩挲了。她紧张的都快哭了,红着脸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嗫嚅着:别、别摸我……痒……rdquo;他笑,手却贴在那软嫩的肌肤上不想走了,他俯身吻她,那只素来只摸她脑袋的手顺着她的腰往上,触到了她内衣的下缘。

    告诉我……为什么今天媱媱没锁门?rdquo;他的手徘徊在她的内衣下缘,象是随时准备好要入侵被内衣包裹住的两只柔软。闵媱撇过头不敢看他,手腕又动了动想挣脱他的桎梏去制止他在她睡衣里放肆入侵的手,然而却只是徒劳。他捏紧了些对她纤细手腕的桎梏,又松了开来低头去吻她娇嫩的脖颈,嗓音沙哑:媱媱乖……回答我。rdquo;

    她吸了吸鼻子,嗓音略带着哽咽,却越发的使得她的声音柔弱而软糯:我……我没想什么……忘了而已……rdquo;莫景疏闻言挑眉,咬了她的脖子一口,在她的惊呼声中手指坏心的往她的内衣里钻了一分,他眯了眯眼:……说谎的小东西。rdquo;手指动了动,他挑眉,语带警告:你的内衣是运动型的,我要摸你容易的很,真的不考虑说实话?rdquo;

    闵媱羞的哭了出来,泪珠象是断了线的珍珠,啪嗒啪嗒的落下,惹人怜爱的紧。她吸着小鼻子,扭了扭腰,不甘不愿的回答:我……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所以我……觉得我不应该锁着门……因为我对你还蛮放心的……rdquo;她咬了咬唇,忽地抬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没想到方便了你这只大野狼!rdquo;

    他闻言好心情的笑,低头温柔地亲吻她的唇,而后在她羞窘娇嗔的神色里毫不犹豫地使力将她的内衣翻了上去,接着在她不敢置信的眼神里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慢条斯理的用单手解着她胸前的钮扣。闵媱瞠目结舌的看着他:你、你在干嘛!rdquo;莫景疏勾着唇邪肆地笑,眼里满是肆虐的痞性。

    我可没说你讲了就放过你……小红帽小姐注定是要被大野狼吃掉的。rdquo;

    语毕他扯开了她的睡衣,在她红透了一张俏脸、紧咬着唇掩耳盗铃闭上眼的同时,他收敛了脸上的笑,眼神放肆又贪婪地盯着她胸前白嫩的丰硕,喉结滚动。他一直知道她发育的很好,可实际看到还是比想象中的……勾人许多。莫景疏低低的喘息,俯身从她的脖颈一路往下亲吻,接着忽地伸手触了触她白嫩胸脯上的乳尖儿,它软的像世界上最甜美的棉花糖,美的象是盛放的红梅,粉嫩嫩的颜色与软绵绵的触感讨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