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喜欢,却也勾人的紧。

    媱媱……睁开眼,看看我是怎么吃你的.……rdquo;他哑着嗓音低头靠近她的胸脯,灼热的吐息全喷洒在她白嫩的乳儿上,敏感的小尖尖霎地挺了起来,像个刚从土地里冒出的小嫩芽。他吞下了一口唾沫,干涩的喉咙却没因此得到舒缓。他耐不住胸口翻腾的热意,伸手戳着她挺立的乳尖,声音暗哑:媱媱,张开眼……不然我今天就吃了你……rdquo;闵媱羞恼到了极致,像个炸毛的小兔子,紧闭着眼怒斥:反正我睁开眼你还是会吃了我!随便你!rdquo;

    他哑然失笑,眯了眯眼,面上带着笑语气却有些委屈与落寞:……媱媱睁开眼……我只是想要你看看我,好不好?rdquo;她咬唇,犹豫着微微张开了眼,在瞅见他面上的表情时,什么恼怒的情绪忽地全都没了。

    他的眼里,满是压抑着的情欲,那眼里明显的隐忍与唇角的苦笑都象是在说明他此时的受伤与委屈……让她的心里霎地泛起了莫名的愧疚。

    本来就是她的犹豫害得他憋了这么久……她哪来的底气要他别碰她……

    她闭了闭眼,羞怯的问:真的……不能做完全部……我还没准备好……景疏……这样太快了……rdquo;闵媱听见他闷闷地应了声,象是个委屈闹别扭的孩子,她咽了咽口水,算了……豁出去了。

    她睁开眼瞅着他,羞涩又大胆的说:你要干嘛随便你……但是今天不能……不能进去……rdquo;

    莫景疏原本垂着眼继续装无辜,闻言便在刹那间收起了原先有些委屈的表情,忽地笑了,邪魅而猖狂。他松开了桎梏她已久的手,在她羞赧又胆怯的神情中一把捞起她绵软的身子,张口毫不客气地含住了她的乳儿,使力地吞吐吸吮,宛如久旱逢甘霖一般,吃得毫无章法……他的另一手直接揉上她左边没人疼爱的奶儿,大力的揉捏,指间夹着挺立的乳尖向外拉扯,玩的不亦乐乎。

    原来这么的软。他大口含吮舔舐的同时喉间发出餍足的闷哼,莫景疏垂着眼,眼底溢满了灼烧的欲望。

    媱媱是中文系的小公主……应该不会不知道有句话叫……兵不厌诈吧?rdquo;

    她又被骗了……闵媱娇娇地喘着,抬着头懊恼又羞赧的想。她的手想去推他的头,却被莫景疏一把抓住,他抬眸瞅着她浪荡的笑,薄唇却没离开她的胸,艳粉的舌尖在她呆愣的视线中探出,灵活地舔了口她的乳尖迫使她发出了一声娇媚的呻吟,也迫使她的脸红的象是要滴血。

    说好了……随便我要干嘛,媱媱不能骗人,嗯?rdquo;语毕他再度含住她的乳儿啃咬吸吮,垂下的眼里满是沉迷的欲色,原先握着她手的大掌也继续搓揉着她的奶儿,捻着小巧玲珑的乳尖儿轻扯亵玩。

    闵媱只得在他的挑逗下娇软的呻吟,一对雪兔似的绵软乳儿上布满了男人放肆留下的牙印与吻痕,在他玩弄她胸乳的同时,藏在睡裤里的蜜洞吐出一口口的水儿,打湿了她的内裤,甚至湿了她的睡裤……

    太羞耻了……她闭了闭眼,红透了面颊。她当然知道裤子已经湿了,只盼他不要发现……

    可莫景疏哪能不发现?他象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把扣住了她濡湿的裤子,也顺带擒住了她吐水的蜜穴,挑眉一笑,桃花似的狭长黑眸里满是不怀好意的邪肆。

    媱媱怎么湿了……?我看看好不好?rdquo;

    她脑内轰的一声,象是她的羞耻心被无情轰炸的声音。

    ##作者说说话:

    觉得文笔进步了#.
    虽然还是修了很久哈哈哈哈哈

    晚上看看来不来得及更繁花,如果今天没来得及更就是明天会更

    因为今天会写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懒得校稿XDD

    昨天撸了一整晚的鼠XDD

    手机存储器都快被他的影片侵占了( ω )

    真TM可爱  

    另,下星期停更哦,本宫要二次段考了_(:зrdquo;∠)_

    这次段考一定会死的很惨……请了一堆假什么都不会qaq

    缠梅05挚爱(微H)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霜音)|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42356/articles/74380

    N k'7 0点 :c ,o;m

    缠梅05挚爱(微H)

    不要……rdquo;她讷讷地道,羞耻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水光印在泛红的眼上,象是用朱砂抹上的,最艳丽的红。莫景疏动作一顿,吸了口气松开了扣着她腿心处的手,伸手抹去她面上的泪:媱媱乖,不哭哦。rdquo;他垂眸瞅着跪坐在他怀里红着眼的闵媱,抿了抿唇:……不喜欢?rdquo;

    闵媱咬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语无伦次地道:这样……不行……太、太快了……不……我不是拒绝你,只是……只是我……rdquo;他低低的笑了一声,旋即轻叹了口气,伸手拉下了她被他翻上去的内衣,又捏了捏她的面颊:

    算了,你不喜欢,我就不强迫了。rdquo;

    闵媱愣愣地看着他站起身,浑身的温度象是随着他的离去一并消失一般,冷的令她心慌。她下意识便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迫使他停下脚步:我……我没有不喜欢……我不是讨厌你的触碰……莫疏疏你不要不理我……rdquo;他听着她用软糯糯的且略带媚哑的声音叫他不常从她口中听见的昵称,愉悦之馀又颇为无奈。莫景疏俯身吻了她一下,蜻蜓点水般的轻吻,却奇异地给了她安定的作用。

    我没有不理你,我怎么可能不理你呢?rdquo;莫景疏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在她怔愣的目光下抿唇一笑,清逸隽秀:只是我不能再待在你旁边了……我怕……我会忍不住。rdquo;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发,转身进了她房间的浴室。

    关门的瞬间,她的心象是停止了跳动一般。

    闵媱咬了咬唇,脸色绯红。早知道……早知道就锁门了……她舔了舔唇,低头看着胸口处大开的衣扣,红着脸颤着手一颗一颗慢慢的扣上,脸红的象是快冒烟一样。

    不喜欢吗?不,她扪心自问,她是不讨厌的。

    她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也很清楚如果她不阻止他,他们会做些什么。闵媱觉得太快了,虽然他们认识很久了,她也清楚莫景疏等待的时间有多长,更清楚自己对他的情感,可她其实……挺怕疼的。

    是不是太自私了?她眼睫震颤,有些无措地想。

    她坐在床上好半晌都没听到水声,忍不住抬头望向紧闭的浴室门,握了握拳,仍是起身走向那扇静默的门。闵媱边走边感受到自己下身濡湿的温度与触感,羞的面红耳赤,她拖着赤裸的脚慢吞吞的磨着光滑的地板走到目的地,犹豫一阵仍是伸手敲了敲门:景疏……你、你在干嘛?rdquo;

    门内的莫景疏沉默了一阵,忽地开口:媱媱,多叫我几声。rdquo;

    她愣了愣,咽了咽口水,有些迟疑,却仍然乖乖的喊他的名字,一次又一次。里头的莫景疏听着她略带羞涩的软糯声音,眼底染了笑意,但在垂眸瞅见自己用手握住的昂扬时,眼里又映满了无奈。

    他尽量压抑着声音里的欲望,故作淡然地哑着嗓子说:媱媱,跟我说点什么,什么都行。rdquo;

    门外的闵媱皱了皱眉,抿唇想了一阵,有些小声的开口:你是不是……生气了?rdquo;他讲话的声音太过于平静,没有素来一直带着的笑意与宠溺。她此时忽地一怔,抬头望着木质的门,神情愣愣。

    原来她早就习惯了他对她的放纵与宠爱,所以时至今日他变得冷淡时她才会这么的不适应。

    门内的莫景疏并没有听见她那句问他是不是生气了的话,他皱了皱眉,闭着眼:媱媱,说话。rdquo;闵媱抿着唇:你想听什么……?rdquo;莫景疏勾了勾唇,握着自己下身的手开始有些粗暴的揉了起来,他此时只想赶快出去看他的小姑娘。

    都行。rdquo;他只是想听着她的声音。

    闵媱闭了闭眼,豁了出去:其实……其实你刚刚摸我……我很舒服……你是不是很、很想进来?还是你很想摸……摸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