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是很黏着他了,但每每见到闵媱他还是都觉得格外的别扭,毕竟那时他们都处于青少年时期,男孩子总是对女孩有种奇特的感觉。不过也好在他本来就对闵媱比较冷淡,她也不曾发现过他见到自己时的小尴尬小别扭。

    其实这么多年下来莫景疏早就不讨厌闵媱了,毕竟他也长大了很多,不会再觉得闵媱抢走自己的妈妈,但是也不是多喜欢她,就真的只把她当成一个住在隔壁令人担忧的傻女孩。

    但莫景疏清晰的记得,他开始改变对闵媱的态度时是什么情况。

    事情发生在闵媱国二的时候,那几天闵媱的父母要出国谈生意,要闵媱自己去上舞蹈课,本来想请莫景疏帮忙送一下,却被闵媱给拒绝了。闵媱放学后自己一个人去上课,舞蹈教室离学校不远,离家也不远,所以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危险。

    但谁知道呢,事情就还是发生了。

    舞蹈班里招收的都是不同年龄的小孩,最大的孩子有到高一的。闵媱国小时就待在舞蹈班了,表现一直都挺好,老师很喜欢她觉得她很有天赋,而当时的闵媱在舞蹈班并不是特别活泼的性子,因为她想学的好,总是频繁的练舞,却也忽略了自己人际沟通上的失误。她不怎么在舞蹈班跟同学说话,总给人家一种高傲的感觉,虽然她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但暗地里讨厌她的人却还是有几个。

    闵媱怕自己自己来上课会迟到,所以前几天在舞蹈班有跟老师提过这几天她都是要自己来上课,不会有人接送。以往闵媱父母出差时莫景疏都会被莫妈妈嘱咐来接送闵媱上课,可过几天莫景疏就要考国中升高中的大型考试了,闵媱不想打扰他复习的时间。

    她跟老师说的时候,不巧被几个年纪比她小的女孩子听到了,她们转头就朝着年纪大的几个姊姊跑了过去,那时的闵媱有看到,也知道那几个姊姊是讨厌自己的,但是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她并不觉得她们会对自己做什么。闵媱在舞蹈班本来就是属于比较独来独往的人,聚会几乎不参加,也不怎么跟她们聊天,每次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安静地跳舞,所以就算别人有听到些什么,也都不会来跟她说。

    那天闵媱放学自己走回家,走到一半身上背着的包包就被人扯了往后拉,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扯着推倒在地上,她本来就是个怕痛的,双手双腿跪在地上摩擦的瞬间眼泪就滴了出来。她压抑着想哭的情绪,转过身看着地上从她包包里散落了一地的东西,又抬头望向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几个女孩。

    只一眼她就认出来了,是前几天她看到的那几个不喜欢她的年纪比她大的姊姊。

    其中一个抬腿踢了她的包包一下,尖锐的嗓音刺痛着她的耳膜:哭什么?闵媱你不是很骄傲吗?怎么不说话了?rdquo;

    另外两个咯咯地笑,嘲讽地看着坐在地上颇为狼狈的闵媱,又看了看她短裤下开始泛红的膝盖跟微微出血的小腿:下星期的表演老师不是安排你跳独舞吗?我看你这样还怎么跳。rdquo;说完三个人嗤笑了声,就这么转头离开了。

    闵媱转个身让自己靠着电线杆坐着,看着自己出血的小腿跟红肿的膝盖,伸手想拿包包里的手机,这才发觉自己的手掌也破皮了,此时正无声地冒着血。她默不作声地伸手拉过一旁的包包,又从里头翻出手机,而后看着上头碎裂的萤幕怔怔地出神。

    她想了一下,还是用疼的发麻的手指滑开屏幕打电话给他。

    此时的莫景疏正在家里写题目,莫妈妈和莫爸爸晚上去参加聚餐不在家,他就窝在房间里听歌写题目。一旁手机震了震,他转头望去看到是闵媱的名字还皱了皱眉,这才想起今天是她上舞蹈课的日子。他接起电话,还没出声就听见另一端的她很小声地喂了一声。

    蹙了蹙眉,莫景疏淡淡地应了声,闵媱声音小小地,带着点莫名的沙哑:

    景疏哥哥,你能……来接我一下吗?rdquo;

    莫景疏听着她的声音愣了愣,旋即皱眉:你的声音怎么了?rdquo;闵媱没答,只嗓音低低地道:不要跟叔叔阿姨讲……我在石阳路这边。rdquo;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怔怔地看着面前白的刺眼的路灯默默地流泪。

    莫景疏皱着眉瞅着手上黑掉的萤幕,转身套了件外套就走了出去。

    太不寻常了。那个像小太阳一般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女孩,声音从来不会这样。

    莫景疏走的很快,石阳路离家里很近,不用五分钟就到了,只是要经过一个小小的坡度而已。当莫景疏一转弯看到那个坐在地上的小女孩时,瞳孔猛地一缩。

    他慢慢地走到她的旁边,看着她白嫩嫩的腿此时正留着血,上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看着她伸手抹脸上的泪,小小的、白皙的手一翻过来就瞅见了她的手心也满是伤口。

    猛地胸口就是一阵翻搅。

    怒火蔓延上来,他嗓音沉沉:闵媱,这谁弄的?rdquo;闵媱听见他那冷冷的声音浑身抖了一下,抬头用红肿的眼睛瞅着他,抽抽噎噎的愣是吐不出个字。莫景疏伸手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闵媱却扯住了他的裤腿,摇了摇头:不要打电话……我不想爸爸妈妈担心。rdquo;

    她抬头望着被路灯照着的他,此时背光的情况下她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是不是觉得她很麻烦,打扰到他学习了?

    闵媱努力地扯了扯唇对他一笑,嗓音犹带哽咽:

    其实……也不是很疼的。rdquo;

    骗子。

    莫景疏垂眸望着她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伸手开始捡她散落一地的东西,闵媱愣愣地看着他,莫景疏很快地捡完地上的东西后将包包塞到她怀里,接着伸手直接将她抱了起来。闵媱浑身一颤,极为不适应地动了动,下一秒莫景疏便冷冷地瞅着她:别动。rdquo;

    她浑身一颤,小手一抖,却不小心碰到了他胸前的衣服,手上的血就这么沾了上去。她呼吸一滞,抬头用红肿且犹带泪水的眼眸瞅着他,嗓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对、对不起……rdquo;

    他低头看着闵媱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抱着她的手无意间收紧了几分,她愣了下,抬头望着他,莫景疏已沉默地迈开了步伐,稳稳地抱着她走。

    半晌后,他慢慢地道:

    我知道你疼,想哭就哭,不用憋着。rdquo;

    闵媱闻言胸口霎地泛起了酸,浑身的痛都象是被放大检视一样,所有的委屈跟愤怒汇集成了胸口的滞闷,她紧紧地抿着唇,眼泪就这么滚了下来,打在了她胸前的衣服上。

    景疏哥哥……好疼啊……她们弄的我好疼……rdquo;

    莫景疏听着她的哭音,死命压着胸口的愤怒,低头看向埋在他胸口紧抓着他衣服的小女孩,一阵密密麻麻的心疼宛如藤蔓一般缠上了他的心口,紧密的抓牢。莫景疏踩着路灯照在地上的光,一步一步,稳健地抱着怀中哭得委屈的女孩回家。

    他想着以往闵妈妈对闵媱讲话的语气,不是很熟悉地放柔了声音:媱媱乖,没事了。rdquo;

    闵媱吸了吸鼻子,抬头用一双像兔子一般的红眼睛看着他,莫景疏垂眸看了她一眼,心里细细密密的心疼就涌了上来,他抱紧她,不着痕迹地叹息了声,再度软着声音去哄她:

    乖……不哭,已经没事了。rdquo;

    她缩在他的胸前,浑身都疼,抿着唇抽泣着,而他紧紧地抱着怀中伤痕累累的她,语气温柔地哄。

    今晚开始,有什么东西……不太一样了。

    ##作者说说话:

    三千字的过去_(:зrdquo;∠)_

    码的我手酸XDD

    有没有同情媱媱啦?我们萌萌哒媱媱以前被欺负过qaq

    疏疏会开始喜欢媱媱这件事是个契机

    至于后来为什么变成疏疏黏媱媱,是因为媱媱开始觉得他们在一起后有可能会分手她不想跟疏疏连朋友都做不成,所以疏疏察觉后就开始腻着媱媱,不然他们可能会渐行渐远

    就酱,晚点或是明天更繁花

    缠梅08清晰(H)缠梅(青梅竹马1v1宠文)(霜音)|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42356/articles/7426188

    N k'7 0点 :c ,o;m

    缠梅08清晰(H)

    怀中的她蹭着他的胸口动了动,莫景疏这才从过去的忆想中回神,他垂眸望着她,抿着唇静待她的清醒。

    闵媱唔了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