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ooks/662373/articles/7587184

    rosemary

    商谈藏锋〔重生H〕(清欢)|PO18脸红心跳商谈

    “三爷说的那什么线上的玩意儿……听起来大有可为啊……”彭震眼中此刻精光微闪,看上去倒是合格的奸商模样,“不过……我这四十好几的人了,对这些新鲜事物的接受度啊,不怎么高。我可最头疼那些个智能设备了,还是守着我这正安的实业稳当。”

    “彭老大说笑了。如今你可正直壮年。”

    沈锋并未被彭震那状似婉拒的话激怒,也没有一个寻求合作的人该有的心急。反而慢悠悠地再度抿了一口酒,任由白兰地的醇香在舌根弥漫。

    “我是很喜欢正安这个地方,才想要邀彭老大一起入局来玩一玩。”

    “如果彭老大不愿意参与也无妨。你也知道,我沈某人很爱梭哈。”

    彭震闻言,脸上的横肉不自觉抖了抖。

    沈锋这话说得很明白了。你愿意入局,那么咱们一起玩两把。你不愿意,那就不好意思了,我自己单干。

    单干不单干这事先不说。沈锋沈三的名号道上谁不知道,那就是条狠到骨子里的狼,见了肉不撒嘴的。被他看上的东西,就算他拿不到手,也得给你弄两层皮下来。

    如今专程来到正安,绝对打着什么主意。

    彭震自己是做地下赌场的,整个正安,几乎都是他的盘口,一手遮天,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霸权。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沈三手上的生意也不是这方面的,但如果沈锋真看上了他手上的东西,那结果……还真不好说。

    彭震肚子里的心思转了又转,终于还是笑着端起酒杯与沈锋碰了碰。

    “三爷都屈尊亲自过来了,我彭某怎么样也要给您这个面子啊。玩就玩,彭某奉陪。”

    “彭老大爽快。”

    沈锋勾了勾嘴角,将酒杯中最后一口酒液一饮而尽。

    乔曼乖巧地坐在一旁,当着一个不敢在老板谈正事时插嘴的陪酒女郎,只静静地坐着,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

    然而大脑却在飞速地运转着。

    线上……正安……彭震……赌场……

    这几个词代表的含义旁人可能不太明白,但从未来重生而回的乔曼,却很快便领会到了其中的意义。

    但……上一世这个时候,可没这一出啊。

    她明明记得当年,沈锋来正安不过是临时路过下榻,待了仅仅两天就走了。她也是‘偶然’被沈锋救起,才有了后来的接触。

    如今看来,他却像是要在正安做出一番大动作的模样。

    乔曼脑子飞速转动着,表面上却像是漫不经心地垂首,玩耍似的拨弄了几下黑色皮裙的金属拉链,感到其包裹下的细小零件咔哒凹下,才将手放回了大腿上。

    她低垂着头,没注意这一幕恰好被男人的余光瞟见。

    沈锋眼神微黯,‘哐当’一声,饮空的酒杯被掷在了茶几上。

    这响声突兀而刺耳,乔曼身体一抖,抬眼向男人望去,却只看得见他半边瞧不见神色的侧颜。

    “不好意思,手滑。”沈锋淡淡地冲同样被惊了一下的彭震解释,“今天我做东,之后阿川会同彭老大安排的人接洽,再商议具体的方案。”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彭震显然也被沈锋刚才那动作惊了一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的犹豫将沈三给惹毛了,补救似的接话,“今晚咱们不谈正事,不谈正事,哈哈。”

    “既然到了正安,不如彭某人带三爷去玩两局,放松放松?”

    ————

    乔曼(嫌弃):沈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沈锋。当初那个在上海滩叱咤风云的男人竟然沦落到搞性感荷官在线发牌的玩意儿了……

    沈锋(咬牙):来,你过来,老子现在就想看你发牌。衣服脱了!

    鸢尾藏锋〔重生H〕(清欢)|PO18脸红心跳

    roushuwu.net: 662373/articles/7588836

    rosemary

    鸢尾藏锋〔重生H〕(清欢)|PO18脸红心跳鸢尾

    “咦,鸢尾那边怎么没声音了?”

    在灯红酒绿的街道尽头,有一条狭窄黝黑的小巷子。一辆全黑的商务车正停在巷子深处,就算路人从一旁走过,也无法看清车厢内的情况。

    而车厢内,正坐着几名便衣男女,原本安置着座椅的后排座位被拆改成了一小片空地,安放着大大小小几台电子设备,其中一台电脑上,本跳动着一直波动不断的声波频率,如今却变成了一条直线,坐在前后座的三个人耳麦里也没了声音。

    坐在主驾驶位上的寸头敲了敲麦,把自己的疑惑问向另外两人。

    “难不成被发现了?!”坐在后排的年轻女孩面色紧张,有些担忧。

    “她那里情况变幻莫测,别轻举妄动。”倒是坐在副驾,戴着眼镜的男人出声稳住了两人,“今天的机会太难得了,好不容易才接近到了沈三,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寸头悄悄打量了几眼身旁的男人,犹豫着开口。

    “头儿,是不是因为‘葛根’牺牲了……上头才安排乔姐去做卧底啊……乔姐这么漂亮……”

    年轻的短发女孩也接嘴,“就是,局长真的太不人道了,明明知道乔姐是头儿你的女朋友,还派她出来做这种事!”语气中有着愤愤不平,“天知道那沈锋是多残忍的人!葛根回来时都……”

    “小可,怎么回事儿,会不会说话!”寸头给女孩使眼色,自己也后悔揭开这话头。这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吗,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友去接近别的男人,头儿内心不知道现在有多难受呢。

    “够了,”韩沐诚打断了两个手下的对话,冷着脸警告道,“没有什么乔姐,也没有什么我的女朋友。你们最好把我们的身份记清楚了!现在在执行任务的,只有‘鸢尾’!”

    “方媛可,你再调试一下设备,看看是不是接收信号的问题。张良,把车开近一点,去十点钟那条巷子里。”

    “YES,SIR!”

    “遵命,SIR!”

    方媛可吐了吐舌头,和张良对视了一眼,默默地闭了嘴,不敢再去触自家头儿的老虎须。

    见两人都成鹌鹑了,韩沐诚才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没日没夜地盯了两天,总算是有点收获。他不能乱。

    韩沐诚,你主动向局长提名我?rdquo;

    他短暂地闭目养神,然而脑海里,乔曼不可置信的眼神萦绕不散。

    我他妈为了你,一路从警校跟到了刑侦队,你呢,眼中只有工作,工作……rdquo;

    这都不说了,我能理解咱们工作的特殊性。rdquo;

    但现在……你竟然让我去一个手头上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的大毒枭身边当卧底?rdquo;

    呵呵,韩沐诚。我一个大活人在你眼里,是不是还没你腰上那把枪重要啊?rdquo;

    曼曼,你理智点。rdquo;

    沈锋集团藏得一直很深,这一次,是葛根拼死把情报送了出来,桔梗又没了消息,我们追这条线已经好几年了,这时候不能断。rdquo;

    不止是你,我也向局长请缨了……但考虑现在对沈锋集团信息的缺失,很多行动无法展开。你天生的好相貌会比其他人更容易打进他们内部……rdquo;

    如果……你不愿意,局里也不会勉强。rdquo;

    呵……rdquo;

    韩沐诚,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rdquo;

    ……

    ……

    “三爷,这里算是我的得意之作,你瞧瞧看,怎么样?”

    沈锋一行人随着彭震坐着特殊电梯下降到了会所的负三层。电梯门甫一打开,彭震便自豪地向沈锋介绍。

    金碧辉煌,穹顶宽广,精美的罗马雕塑和欧式建筑装点着堪比球场大小的大堂,百余张不同种类的赌桌和老虎机置于堂中,穿着衬衫马甲的侍者穿梭其间,形形色色的客人们或笑或闹,好一派酒池肉林的景象。

    在外人眼中,这处正安最出名的娱乐会所只有负一二层,作为停车场,停靠着诸多豪车。除此之外,看不到其他。

    但如果你有足够的资金,如果你能通过审核,那么你就有资格下到隐形的第三层中,这里,才是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乔曼打量了四周一圈,心下并不吃惊,却还是表现出痴迷羡艳的神色。

    上辈子,她也摸查到了这里。在跟沈锋离开正安不久后,这处销金窟便被韩沐诚带人查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