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沐诚笃定是沈锋的,乔曼却不这么认为。

    楼下,偌大的客厅里,此刻正坐着两个男人。两人的气质迥然不同,一人温润,一人锋利,但两人的面色却都是沉静如水。

    “三哥,这次真是对不住,没想到我黎家也会被盯上。寂悦*还害您失了人手……若不是您有所准备……唉,我真的是没脸来见您了。”

    来人正是昨晚才见过的黎家长子黎振文。

    “这事也不怪你。”

    沈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伸手拍了拍黎振文的肩,意有所指。

    “你的能力我知道……不过……”

    “有些东西,你眼镜擦得再亮,看不到也还是看不到。不是你不想,而是……别人不让。”

    黎振文蓦地抬起头,“三哥……您这是,什么意思?”

    有家室的男人

    “阿文,如果我记得没错,开了年,你也二十八了吧。”

    沈锋没有直接回答黎振文的问话,反而说起另一件事。

    “对,老大不小了。”黎振文苦笑,“结果这点摊子也看不好。”

    他还在自责,毕竟一直以来沈氏和黎氏都是生意伙伴,这条线走了好几年,用的都是他家的船,按理说不应当出任何事的。

    黎鹤天两年前对外宣布退休,世人都以为他放权给了自己,但黎振文有苦说不出。 他虽然早几年就开始在黎氏工作,但父亲放权之后,他手头其实只分得了一小部分生意,另一部分不知父亲交给了谁,更让人无奈的事,他的父亲还是牢牢握着所有的决策权,很多时候,他根本无法自己做主。不知道为什么,黎鹤天越老,疑心越重,竟是连他这个亲生儿子都不信任,只信自己。

    “你和赵小姐婚后,还打算住在老宅?”

    赵小姐全名赵瑜,是一名普通的小学教师,也是昨日订婚宴的女主角。

    外界都在传两人的结合其实黎鹤天不甚满意,甚至动手拆散过,沈锋也有耳闻。

    “不,肯定会搬出去的,”黎振文摇摇头,“家里面几个姨太太,乌烟瘴气的,我不会让阿瑜受这个气。”

    也许所有人都觉得赵瑜是个灰姑娘,但在他黎振文眼里,阿瑜从来都是白雪公主。

    沈锋的指尖敲着沙发扶手,一下一下的,仔细看清了黎振文眼里的坚决,才继续开口。

    “这样的话……前几日阿川偶然得到的一个消息,也许对你有用。”

    叶一川早已等候着一旁,见状便抱着电脑走了过去。沈锋抬首间,瞧见了乔曼在楼梯上进退艰难的模样,好似怕打扰他们,站在那许久了。

    沈锋顿了一下,便朝她招手。

    乔曼见男人瞧过来时心中一跳,还以为会被赶上楼去,没想到他却让她下楼正大光明的听。

    乔曼心中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这样的沈锋……真的不像她以前认识的那个他了。

    楼下,沈锋指着叶一川电脑上的视频截图问黎振文,“认识他吗?”

    视频帧数不够清晰,但还是能看到,是一个瘦削青年正扶着黎鹤天的手走进一家粤菜馆,他侧着的脸上表情轻松又带着些亲昵,好似与黎鹤天关系很好。

    黎振文瞥了一眼,点头,“是我家远方表亲的子侄,叫黎子高。今年年初来投奔,我爸爸很喜欢他。”

    叶一川抖着腿讥笑一声,“这话你也信?船王这表情对着他可比对着你还亲切啊。”

    沈锋声音一凉,“阿川。”

    叶一川吐了吐舌头,抬手做了个嘴巴拉拉链的动作。

    “我建议你去查一查他真正的底细,”沈锋强调了‘真正’两个字,显然虽然斥责叶一川的嘴上不把门,但内心还是赞同他的话,“阿川弄赌场的系统时,偶然查到……这人半年之内,在彭震的赌场挥霍了上千万。”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黎鹤天有钱,但也爱钱,给一个远房表侄几千万去赌博?怕是黎振文都没这个待遇。而且黎子高出手很阔绰,显然家底不止这几千万。

    “我担心你到时候前脚搬出了大宅,他可能后脚就住进去了。”

    乔曼走到沈锋身边坐了下来,男人随意地抬起手臂,放在了她的肩上。

    她借着虚倚在沈锋身边的姿势飞快地瞥了一眼电脑屏幕,里面的那张脸让她觉得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看见过。

    黎振文听懂了沈锋未出口之言,顿生出从未有过的危机感。

    他一直坚信自己是黎鹤天唯一的儿子,黎家的东西,早晚都是他的,所以他从来都不急。但现如今,如果黎子高真的如同沈锋猜想的那样……是黎鹤天的私生子,那一切的变数……就太大了。

    虽然还未仔细调查,但黎振文心中已对怀疑相信了大半。因为如果真是这样,一直以来,黎鹤天种种对他掣肘的行为,也都有了解释。

    他的父亲并不打算将家业留给他,至少很大一部分,会留给另一个人。

    沈锋似是不经意地又补了一句,“毕竟,像我们这些有家室的男人,考虑的,总归要多一些才稳妥,不是么?”

    是了!他还有赵瑜!

    黎振文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有些打击到的内心陡然坚定了下来。

    为了他的阿瑜,为了他们未出世的孩子,他会把自己应得的东西,牢牢拽在手里的,谁也别想抢走!

    沈锋说完这句话便住口了。没有打扰黎振文内心的挣扎,悠悠然地喝着咖啡。

    反而叶一川和乔曼,因着他最后那句话,两个人都跟撞鬼了一般。

    什、什么叫有家室的男人!?

    叶一川猝不及防被喂了一波狗粮,瞪着乔曼的眼神跟刀子似的。

    就是这个女人!

    不知道使了什么狐狸精法术!竟然就这么登堂入室!还把他英明神武的锋哥给迷得昏头转向!

    可恶!

    整个宅子里就只剩他一个单身狗了!好气!

    而乔曼,表面上含情脉脉地侧头望向沈锋倚在了他的怀里,内心却很想抓着他的肩膀晃两下。

    这人真的是沈锋吗!?怕不是被谁穿越了假扮的吧!这种秀恩爱一般的话,怎么会从他的嘴里说出!?

    穿越……假扮。

    开着空调的温暖室内,乔曼忽然因为自己这不着边际的联想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

    那边厢,黎振文已回过神来,同沈锋继续说着正事。

    “三哥……昨晚的事,是不是和黎子高有关?”黎振文心知沈锋此时向他提起黎子高这个人绝不是偶然,“我回去……会好好清理人手的。”

    沈锋颔首,没有多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点方便,很多事一点就透。

    “阿五,把东西拿进来吧。”

    沈锋拨了个电话,没一会儿,一个黑衣青年就拎着个手提箱走了进来。

    “打开。”沈锋抬了抬下巴。

    ‘啪嗒’一声,阿五将箱子的弹簧锁按开,里面的东西也向着在场的四人展示了出来。

    “什么!?”

    “这是……”

    ————-

    捂脸,我这剧情飚的有点刹不住……想吃肉的在等两天哦,乖。

    只和一个人熟

    两尺见方的手提箱内,整整齐齐地摞着几十余块白色粉末,每一块都巴掌大小,用透明的塑料袋包裹着,像一块块白豆腐。

    叶一川先出了声:“老大,你不是早就立下过规矩,咱们不碰这东西的吗!?”

    叶一川现在都还记得,当初沈锋接手沈氏后第一件事,便是向所有兄弟下了死规矩:能做的生意有很多,但毒品,是底线。他们沈家,不碰这伤天害理的玩意儿。

    而黎振文也皱着眉头,“对啊三哥,我记得您对这东西深恶痛绝的。更何况咱们走的货一直稳当,没必要插进这个浑水里。”

    相比起沈家的半黑半白,黎家的生意早已洗白得差不多了。黎振文常常同政府打交道,熟知他们的底线。若说其他的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这毒品,甭管后台多硬手腕多厉害,总归是谁碰谁倒霉。

    乔曼没有说话,只看了一眼,便猜到,这应当就是韩沐诚他们昨晚没搜到的冰毒了。

    沈锋一手握着咖啡杯,没急着解释,反而低头瞧了眼乔曼,女人的脸色有些白。

    他像是关心一般地,另一只手在她圆润的肩头打转,“吓着你了?”

    这话实在是有些不合时宜。

    黎振文倒还能理解,叶一川却忍不住皱眉,觉得自家老大真的有点变了。怎么会在这种场合让乔曼旁听,还忽然风花雪月起来。

    乔曼却是察觉到了沈锋的试探。

    她没有回避躲闪,反而冲着沈锋摇头,“没有。”

    “哦,看来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难不成玩过?”叶一川就是不爽乔曼,逮着机会怼她。

    “再怎么我也是在夜场混过的,”乔曼耸耸肩,一语双关,“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但是我相信……”

    乔曼语气一转,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