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三十五章难耐【H】

    炉子里的碳火烧得噼啪作响,显然公媳俩都意识到了眼下的窘境,两个人沉默了好半天,没人先开口说话。

    暖红的炉火给许兰白皙的脸蛋映上两团诱人的红晕,身上新买的小衫还没脱,陈得生时不时偷眼看她,心里乱糟糟的,儿媳妇真漂亮啊……

    “爹,不早了,明日还要赶路,我们……我们早点睡吧?”见公爹黝黑刚毅的脸颊在碳火熏烤下泛着暗红,许兰出于女儿家的矜持,不敢多看,可两个人总不能这么坐一晚上,只能鼓起勇气先开口。

    “哦,好……”

    陈得生碰了碰自己热腾腾发胀的脸,连忙收回目光:“那我去打两桶热水,那里有盆子,今晚你先将就着洗一洗。”

    说完,陈得生就出门打水去了。

    许兰这才自在一些,但往床上一瞧,又发愁了。统共就一条被子,今晚可怎么办……公媳睡在一张床上已经够荒唐的了,总不能跟公爹盖一床被子吧?

    正胡思乱想间,陈得生提着两桶水进来了:“兰儿啊,一桶热水,一桶冷水,你掺着用,不用给我留,我出去擦擦就好。”

    放下水,又拿了块巾子,便留许兰一人在屋内。

    陈得生在外面溜达了一阵,冻得有些受不了了,才悄悄到门前,做贼似的俯身去听里头的动静,好一会儿都没有听见水声,才敲了敲门:“兰儿,洗好了吗?”

    “好了好了,爹,你快进来吧。”

    陈得生这才推门进去,见儿媳妇娇小的身子已经钻进了被窝,脸上带着刚沐浴后的水润粉意:“爹,你……你也上来吧。”

    如今这处境,叫做什么事儿啊,儿媳妇躺在自己被窝里,让他上床安寝,这……这未免也太惹人遐思。

    陈得生闷声嗯了句,从床头的箱子里翻出一条薄被,是天热的时候盖的,边冲着许兰笑道:“晚上天凉,幸好我这儿还有一床被子。”

    “这是不是太薄了些?”

    “不打紧,把衣服也盖上。”

    许兰张了张嘴,却没说话,只抱着厚棉被往里挪了挪身子,腾出大半张床给公爹。然后才在被窝里脱了中衣躺下:“爹,你也早点睡吧。”

    “诶。”陈得生拘谨地答应着,坐在床边只脱了鞋和外裤,就上了床。

    这一番折腾,公媳俩总算是都躺在了床上。

    许兰好久都没有今日这样踏实的感觉了,闻着公爹被子上男人的气息,慢慢放松身子,不过几寸外,公爹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意她都能清晰感觉到,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公爹抱住一般。

    小女人红着脸想翻身向里,可又怕碰到公爹的身体,只好忍着不敢动作。

    转念又不觉有点想笑,家里的炕可比这里的床大多了,现在她居然和公爹睡一张只能勉强容下两个人的床上。不过公爹是她的亲人,这有什么呢……

    两人挨得那么近,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就连儿媳妇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陈得生都能闻见。

    不觉有股久违的冲动窜遍全身,陈得生被这念头吓得出了层冷汗,赶紧掐了自己一把,暗骂自己还是人吗,怎么才闻见儿媳妇的味道就有了这种冲动,难道他满嘴劝儿媳的话,都喂狗了吗。

    可裤裆里的肉棒感受到年轻女子的气息,却不争气地顶起亵裤,很快梆硬起来。深吸了一口冷气,无奈体内那炙热的欲望半点不见消减。

    他狠狠闭了闭眼,暗道:陈得生啊陈得生,你可千万不能犯糊涂,这可是你的儿媳妇啊!

    可惜这些话全在滔天的欲火中被烧了个干净,只留下“儿媳妇”三个字,什么翁媳同床,公媳爬灰这等打铁汉子们日常挂在嘴边的话,和那充满暗示性的暧昧神情,倒清清楚楚地刺激着他。

    床外边的那只手不自觉地伸进了亵裤,几乎是急不可耐地握住滚烫坚挺的大肉棒,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陈得生强压住那种冲动,一手用力紧握了肉棒,一手提裤,一下一下撸动起来,可又怕弄出响声,简直煎熬无比。

    许兰刚来了些困意,一旁陈得生骤然变得浓重的喘息声传入了她的耳朵。

    可那熟悉的喘息声和轻微的衣料摩擦声,与梁正在世时因为她来了月事,用手解乏的声响一模一样。难道……难道公爹在,在……

    想到这,许兰哪里还有半点困意,双手紧张地攥紧了被褥,公爹这是每晚都会自己解决,还是因为旁的?

    她有些害怕地紧紧闭上眼,压制着自己不安的喘息,生怕被公爹听出来,可心里莫名其妙的有某种期盼,期盼什么,她说不出。

    不敢再细想,也不敢再去听,可越是这样,脑海中就满是公爹圈握着猩紫的大肉棒,用力撸动的场景。耳边的粗喘越来越清晰,紧张中带着阔别许久的兴奋,身子不觉绷紧,双腿轻轻夹紧。

    过了年她才十七,刚尝到男人的滋味,就守了寡,要说女子没有渴望,那定是假的。许兰几乎要羞哭了,可颤抖的小手也不自觉伸进了亵裤,往那泛起潮意的羞花摸去。

    而另一边,陈得生肿胀的阳具已经伸出了亵裤,粗黑的肉柱上布满青筋,滚圆饱满的大龟头泛着红光,马眼隐约可以瞧见湿黏的前精。

    他猜想儿媳应该睡着了吧,一手握住棒身上下快速套弄,脑里闪现的尽是儿媳穿着新衣裳时娇俏可人的小脸,陈得生觉得自己的肉棒又粗长了几分,大手抚上阳具下的肉袋,小心地抚摸起子孙袋,那里攒满了数月不曾发泄的浓精。

    约莫过了一刻钟,陈得生开始有射意。兰儿兰儿兰儿,压抑在嗓子里不知唤了多少次,才觉一股股热流不断涌向下腹,再快速套弄了几十下,赶忙提上亵裤兜住,乳白色的精液从马眼喷涌而出,一连射了十多股才渐渐停下来。

    许兰听见公爹的喘息声愈见急促,最后随着低沉的一声闷哼,小小的床帏间弥漫开来一股腥膻味儿。

    公爹射精了,许兰舒了口气暗自想着,紧绷的身子也随之放松,竟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天刚放亮,陈得生就醒了,还未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柔软的臀儿紧挨着自己的手,热热暖暖的,心下一惊,赶紧坐起来。

    他往里一看,只见儿媳妇背对着他,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宽松的亵裤耷拉下来,露出她半边雪白的嫩臀,

    几乎是一瞬间,陈得生胯间的肉棒马上挺立起来,在自己手里变得热烫坚硬,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干的好事,原来这只手就一直在亵裤里攥握着肉棒。

    连忙下了地抽出手,手上已经干涸的精液散发着浓郁的腥臊气息,吓得陈得生心虚地回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儿媳妇,悄悄给了自己一巴掌:畜生,陈得生啊陈得生,你就是个畜生。

    趁此空挡遮遮掩掩地换了干净的亵裤,整好衣裳,许兰也醒了。

    这一绝觉睡得格外香甜,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她看见公爹的身形,脸色微红地穿好那件旧衣裳,看了一眼神色不安的公爹,心中自然知道他为的什么,当下自然装作什么也不曾觉察,小声道:“爹,你起得真早,雪听了吗?”

    “哦,停了停了,早停了,都出太阳了,今天肯定能回去的。”陈得生赶忙回答她,都不敢看儿媳妇的眼睛。

    许兰一听见两人能回家,心里便暖暖的,也暂时淡忘了昨夜的插曲。

    (3w点hc⑥①点C欧m/633612)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ω///)不觉得这种没捅破的撩拨比啪啪刺激吗?【这不是我迟迟不上肉的借口

    有小可爱私信我表示作话我的剧透比较多,我回去看了一眼,好像真是这样_(: 」ㄥ)_我反省了一下自己,作为一篇自诩“剧情与肉并重”的小黄文,就算看了开头就被你们猜到结局,我也不能剧透了,不能!

    自从《雨季》摆上了一段婚后小片段,好像受到好多读者的喜欢,果然帅大叔的肉体魅力无穷。你们的催更信息我都收到啦,正在积极准备中,这两天应该可以开更~再求一波收藏,奔个三位数可好\( ̄︶ ̄)/

    最后啰嗦一句,欢迎大家关注作者的微博“南柯家的小马甲”,和老柯互动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