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墙之隔,那边是隔靴搔痒,欲行事而不得,这边却是如鱼得水,淋漓酣畅。

    地里的活几日下来已经干得差不多了,明日他便要去镇上替严荆川回来,一想起这事就心生不快。

    背着斜阳,扛着锄头回到自家时,见儿媳正弓着腰在那草垛旁拾干草,水绿的裤儿紧紧裹着圆润的翘臀,便什么阴郁都抛之脑后了。

    将锄头靠在院墙上,一个箭步就到了小女人身后,有力的臂膀倏地地搂紧那软腰,滚圆的臀儿就这么贴在他胯间。

    许兰是听见公爹进院子时的声响了的,却没料到他会直接在外头抱住自己:“啊!你做什么呀,这是在外面。”

    “怕什么,又没人进来。”

    这几日虽每夜里都要进儿媳的软洞里戏耍一番,可他就是怎么也不够似的,一见着她便想做那事,捧着细腰的双手轻轻一勾,就把亵裤褪下了半边。

    “爹,你这是发什么疯了,先……先回屋……”许兰忙硬生生扯住,面红耳赤地回头看他。

    陈得生也不知自己怎么了,利落地解了自己的裤绳,涨硬粗壮的阳具很快弹了出来,至于许兰那点手劲儿,他稍一用力,白花花的屁股便落入眼中了:“兰儿啊,你这屁股倒是大了不少。”

    男人呵呵笑着,全然没有什么慌张,就着最后一点余晖,半蹲下身,把猩紫的龟冠顶在了熟悉的蜜穴口上。

    “爹!别,别在这儿啊……”许兰被他抬起臀,双手不得不揪住身前的草垛,就跟那村口的黄狗一般,羞耻地趴在那儿撅着屁股。

    “不怕,都这时候了,没人进来。再说了,不还有草垛子挡着嘛。兰儿,爹来喽……”

    如今也算得上是个老手,儿媳这一亩三分地早被他给摸透了,龟头一挑,“滋”地一声尽根没入。

    “唔……”许兰睁大了水眸,踮起的脚尖颤巍巍地勉强立住,蔫坏的老公爹,直接将龟头捣进了胞宫,真真是要了她的命。

    “湿得那么快,把爹的大肉棒夹得这么紧,兰儿是不是也喜欢在外头啊?”陈得生腾出只手伸到两人交合处,粗糙的拇指揉捏着敏感的小肉粒,两人臀挨着臀,没一会儿就汗涔涔起来。

    “要不要公爹在这里肏你,嗯?”

    “要,要,公爹肏……肏兰儿呀……”陈得生说话间故意慢条斯理起来,那作怪的手指却一刻不停,当真让人又爱又恨。

    听见儿媳求欢,陈得生顿时就来了劲,瞧了眼这半黑不黑的天色,大力挺耸起来:“真该把大家伙都叫来瞧瞧,骚儿媳勾引起公爹爬灰来了。”

    “啊……”

    随着男人一记狠入,许兰双腿酸软无力,身子一软,便滑落着跪在干草上,阳具脱离穴口的瞬间,地上便淋下一滩水渍。

    不知是不是在外头的缘故,儿媳今日格外敏感:“这就不行了?瞧瞧,爹的龟头都叫你给泡得涨紫了。”

    许兰迷离着双眸扭头,果然看到公爹又长又黑的狰狞性器,湿漉漉的龟头跟小娃儿的小拳头似的,腥紫腥紫的还泛着亮光。

    陈得生捋着他水漉漉的肉棒,看着儿媳红透的俏脸:“喜不喜欢?”

    “不,不喜欢。”

    赌气似的回转过头,慌忙就要把亵裤提起来。

    陈得生却一把抱住了她:“好闺女儿,这是要去哪儿啊?爹明日就要走了,你就再让我疼一疼吧?”

    “又不是不让你碰,先进屋……”

    “爹就是想在这儿来一回。”说着,又给他插进来了:“兰儿啊,可真紧,爹要被你夹射了,啊……”

    “射了才好,尽会祸害人。”这几日公爹变了个人,满嘴的荤腥,说出来的话简直把人羞臊得无地自容,偏偏又给他挑逗弄得性欲高涨。

    “兰儿这是又想要小叔子小姑子了?嗯,倒也不是不可,这婆婆和儿媳一块坐月子的事儿也不稀奇。”

    阳具一下一下缓缓抽动,这话却听得许兰心惊胆战的。

    “村口刘家不就刚得了个小子吗?晌午我听人说,那小子是刘家儿媳跟他公爹生的,你猜怎么招,这事儿还没过,他媳妇也怀上了。”

    陈得生边说边握紧了屁股狠狠一撞,龟头碾着软肉深埋进去:“你说说,这刘家儿子那身板,能叫他媳妇怀上吗?可不就是老公爹的功劳,刘根旺也真行,把儿媳肏怀上不说,这边刚月子里,那边又给婆娘下了种。”

    “啊~跟,跟我这些做什么~你,你还想娶个媳妇不成?”

    陈得生喘息粗重地对付着湿哒哒的嫩穴,低笑出声:“怎么?兰儿吃醋了?爹可不要什么婆娘,爹只想给我这儿媳妇下种,让她也坐坐月子,让村里都知道知道,嗯……我陈得生的种也厉害着呢……”

    “啊~爹,不行的,不行,若是村里人知道,我可怎么做人啊~”

    嘴中说着不愿,那句句呻吟却骚媚入骨,陈得生猛地提溜起儿媳的身子,又疾又重地冲撞起来:“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你是陈家媳妇,给我老陈留种哪里错了,嗯?爹今日就让你怀上,出来了,啊……好闺女,公爹让你生,呃……小叔子和小姑子来找你来了……”

    白花花的肉臀被撞出了白浪,许兰娇吟声断断续续,双手紧紧揪着干草,高潮叠加着翻滚而来。

    “好儿媳,公爹受不了了,我要射了,用精液喂你的骚屄行不行啊?”

    粗哑的嗓音响在耳边,和平日里所见老实又周到的公爹判若两人,可她却就爱他这样,恨不得在公爹身下化作一滩水:“嗯啊~公爹,求你,求公爹用阳精喂媳妇的骚穴~我给你生娃,啊……”

    抽搐的穴肉本能地夹住公爹暴涨的肉棒,一股股乱伦爬灰的浓精力道十足地击打在她的花心上。

    在失神的一刹那,她想起了梁正哥,想起了爹娘,最后只被那源源不断的滚烫腥液浇灌得发昏。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 ﹃`*)猜猜哪一对先中标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