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调整着姿势。等待公爹的爱抚。

    “哇,好闺女啊,我来,我来了。来满足我可爱的儿媳来了。”魏喜惊喜交加中颤抖的说了出来,然后他握住自己的阳物,顶端罅隙处已经分泌出润滑液,包皮轻松无比的套动在菇头之上,那粗壮的龙头寻了一下方向,就感觉到了儿媳妇那湿漉漉的下体,打湿了毂间一片,如昙花盛开但却久久不败。

    没有多说废话,只一下,就抵在了花溪边缘,然后他感觉到儿媳妇颤抖了一下,“啵”的一声,挤开儿媳妇的水帘洞,挤了进去。那挤进去的菇头,被幽洞口夹了一下,魏喜试探着的抽洞了一下身子。退了出来,又探着身子推了进去,一来一回两次被幽口的软骨夹紧,差点让他收不住心神。

    这才刚刚进去一个菇头,就这样舒服了。体会一番这里面的滋味和乐趣。菇头嵌进玉壶口,似被紧箍一样卡在那里,他抚摸着儿媳妇娇滑的背身,安抚的同时也在调整自己的呼吸,他不想那么快的投降。

    于是。魏喜趴伏在儿媳的胸脯上。紧紧的搂抱着他。说道。儿媳。你的里面好紧呀。还暖暖的。我刚进去一个菇头。就那么舒服了。

    哈哈。那就好好体验体验吧。我也很舒服。你用力点。把我搂的紧一点。让我体验体验这种感受。我很喜欢。离夏柔柔的说着。

    那好吧。我们都用力点。体验体验公公和儿媳妇光溜溜赤裸裸紧紧搂抱着的感觉。着可是很难得的呀。世上有几个老公公和儿媳妇能这样光溜溜的搂抱在一起呀。嘻嘻。魏喜嘻嘻的笑着说。哈哈。离夏也笑了。我们就能。我这个小坏蛋和你这个坏老头就能。而且已经这样做了。嘻嘻。坏公公。感觉好吗。

    哈哈。味道好极了。那就多呆一会吧。二人就这样调笑着。搂抱着。感觉着。

    过了好一会。魏喜感觉差不多了。屁股就开始蠕动。

    粗大的阳具在儿媳的蜜道里。一点点的探入,那里面褶子状的肉壁层层叠叠的,怎么那么多的小肉粒呀,就好像小珠子般的抱着自己的菇头和茎身,按摩挤压着它们,天哪!我这儿媳妇的下体怎么这么美妙,好舒服啊。分身钻进一半时,魏喜终于忍受不住刺激,屁股一使劲,一下子就推到了尽头。

    “哦。恩,这个坏老头,这么着急的欺负人家,哼。你体验够了。我还没够呢。嘻嘻。要慢点。”离夏耐着性子哼哼着,被他猛烈的一推,自己的蜜道口不自然的收缩了一下,心中恨恨的,但身体却如蛇般轻轻扭摆了起来。

    魏喜轻一下慢一下。缓缓的在儿媳妇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的,那紧裹着阳具的内腔,褶皱的壁肉在刮着他的菇头,感觉菇头处非常舒服,儿媳妇肉户内腔里面好多脆骨状。颗粒状的物事在磨挤着自己,这一回,他没有急于求成,他需要体会。需要感觉,认认真真的去做这件事,就像那把老枪,跟着他的时候,他总是爱不释手一样。

    并且儿媳妇下面的水源十分充足,浸泡其中。真的是舒服无比,这就是自己的儿媳妇啊,这就是那具成熟的肉身,感慨中。魏喜控制不住的哼哼着。“好闺女,爸好舒服呀”。

    那就好好爱抚你的儿媳妇吧。儿媳妇也很舒服。

    “闺女,哦,爸要吃奶,魏喜靠近儿媳妇耳边,低低的说着,同时,下体贴近儿媳妇的毂间,那已经插入儿媳妇体内极深处的阳具顶端。感受到儿媳妇在颤抖。

    他这话一说,让离夏想笑。又觉得害羞,忍着吧,无比难受,内心深处感觉被挑逗的要控制不住似的。尤其是公爹粗长的阳物,动作虽缓慢,可在自己体内翻江倒海的搅动,那轻撩慢剥,把自己撑的晕晕乎乎的,那讨厌的大菇头。每一下都撞击着自己的深处,那是自己的宫颈啊。让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到底他的东西有多常啊。摸着还那么粗。

    眼泛春情,离夏瞪了一眼公爹,娇嗔着。“你不是正在吃着我呢吗,还故意的欺负人家,哦。坏老头。嘻嘻。妈妈一会就给你喂奶。好儿子。要乖乖的啊。”,这坏老头怎么就这么坏呢,他的下面把自己挤得满满的,都要盛不下了,明明没有宗建人高马大,可是。这个东西!却粗大了很多。昨晚太快了。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就过去了。嘿嘿。现在细细的一体验。还真的是和宗建不一样。那滋味。

    那感觉。简直棒多了。哦,这个坏老头。我要离不开他了。离夏慢慢的回味着。

    幻想着。心里非常舒畅。

    离夏想着想着,感觉体内深处那粗大膨胀的家伙。就紧一下慢一下的推着自己,虽然幅度不大,可每一次极深入的索取,都让自己魂不守舍不说,又怕他一下子就抽出去,魂都要给带跑了,嘿嘿。坏老头欺负人啊。

    儿媳妇忸怩的样子,魏喜也是分外关注着,看到了她情欲大开。又忍不住的劝慰起来。“忍耐一下,其实我也想弄一些快节奏的,可是。”,这话不说还好,说出口之后,公媳俩彼此的身体都是颤抖不已,心里的兴奋刺激。通过不经意的言语就把身体带上了高潮。

    那种无限美妙,极具享受的快感,魏喜终于品尝到儿媳妇的美味,那房中乐趣就像陈年老酒在勾馋他的酒虫,不喝醉了似乎不能罢休。

    那情形,无比的醉人,无比的温馨,交合中的公爹和儿媳。一边体会着彼此的热情,一边交流着情感。享受着温情。释放着情欲。魏喜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

    紧紧搂抱着奸淫的是自己可爱的儿媳。怎么能不刺激呢。离夏想着压在自己身上。

    和自己交媾的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自己心仪的老公公。怎么能不激动呢。两个刺激激动这的人儿。紧紧地搂抱着。交媾着。奸淫着。

    魏喜趴在离夏的双腿间。火热坚硬的大J巴对准离夏粉嫩的小B口。屁股微微下沉,菇头前端进入离夏小洞的B口。然后又一次深深的插了进去。这一次他插的很深。一直顶到了离夏的花心软肉。他还想插得更深一些。甚至想要插入离夏的花宫。把两个蛋蛋也塞进去。

    不。最好把自己整个人都插进去。不过。那是不可能的。跨下的大J巴不断冲刺着,冲刺在一个水液满满、温暖紧密的肉洞中,大J巴被鲜嫩的蜜肉包裹得紧紧的。菇头不断触碰到蜜道内的花心软肉。

    魏喜不时的让菇头在花心软肉上研磨着。磨一会。揉一会。感受一会。又酥又痒。再缓缓抽出。再深深的插入。反复进行多次。快感越来越厉害。他加快着速度,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力量很重,而且越来越深入。离夏也被他弄的欲仙欲死。全身颤抖。娇嗔不止。

    蜜道里酸、痒、胀、麻的快感。不断冲击着离夏,啊。你的坏老头。我要死了。怎么那么厉害。哈哈。我要飞到天上去了。离夏感觉到了结婚好几年也没有感觉过的美妙滋味。他体验着。享受着。最终。魏喜问了离夏一句话,“儿媳,今天是你的安全期么,”离夏没有思考。就随意答到。“是的,怎么了”。

    听到离夏的回答,魏喜长呼一口气,没有再里儿媳。就抬起身趴到离夏的胸脯上。双手紧紧地搂住离夏的脖颈。屁股下沉。两腿紧绷。紧紧地贴在离夏的花丘上面。粗大的菇头。狠狠地顶住离夏蜜道内的花心软肉。用力的研磨了几下。

    只过了两秒钟。离夏忽然回过味来。他想调休一下这个急色的老公公。装作着急的让道。啊呀。不好。现在正是我的危险期。你赶紧下来。把保险套戴上。

    魏喜一愣。怎么。不是安全期么。看着公公着急的样子。离夏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嘻嘻。今天要是怀了孕。我就生下来。让你儿子给你养着。嘻嘻。

    那怎么成。魏喜忙说。没关系。明天你儿子就回来了。我也不让他戴安全套不就成了。嘻嘻。谁知道。是你们谁的。哈哈。哈哈。离夏大笑起来。还像公公坏坏的急着眼睛。魏喜知道儿媳又在调笑自己。就放下心来。嘿嘿。这个小坏蛋。

    又挑弄爸爸。就继续研磨着儿媳的花心软肉。

    他感觉儿媳的蜜肉里面。越来越热,越来越紧,狠命地一顶。众众的顶在花心软肉上。突然。他感觉到这块柔软的肉团。慢慢的向内凹陷进去。软肉被挤向两旁,向两边分开了。他不容分说。趁势又往里一顶。这一回。粗大的菇头自微开的缝隙间钻进。通过了软肉形成的瓶颈。被紧紧的箍住。便不再动弹了。

    啊。大菇头已经进入到儿媳的花宫里去了。离夏也是浑身一震颤动。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哎呀。好公公。太棒了。我要上天了。你的J巴顶到哪里去了。我都被你顶穿了。啊。啊。太爽快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公公。这一回。离夏再也不说坏老头了。叫起了自己的好公公来了。

    魏喜也感觉自己的J巴根部。也紧紧地贴到离夏的蜜道口上了。啊。贴的真紧。真是针插不进。水流不出。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缝隙。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