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里上爽快可就不一般了。

    一是儿媳妇和公公。是禁忌的。二是在这野外的庄稼地里。真要是被人发现了。公公和自己在村里的好名声就全完了。玥姬ぃ魏喜又开始继续撞击着儿媳妇那丰腴的臀部,快感阵阵从菇头上传来,扯的小腹上都异常舒服。尤其是刚才路边的外人经过,那清晰感特别的强烈,又紧张、又刺激、一阵悸动,看着儿媳妇的大白屁股,自己在里面灌来灌去的,好不威风。

    “哦,快点给我吧,臭老牛,恩恩,轻些轻些,都顶到我的心窝子里了。”

    离夏半张着嘴。忍耐着刺激,回眸望了一眼老公爹,她很清楚老牛的身体变化,那粗大的话儿。一下下的撞击着自己的身体,令自己不时发出阵阵呻吟,根本控制不住这野外带来的冲击,尤其公爹那像肉滚子一样的大家伙撞击着蜜肉带来的牵扯,一下下把自己抛到了九天之外。然后又坠入万丈深渊,把她搅得迷离阵阵。

    却又欢喜连连。

    刚才她也听到了公公说出的那些隐含的话,一答一问间,公爹静止不动,那停留在自己体内深处的东西,把自己撑的满满的,她都忍不住扭动着屁股。试图搅动一下那酥酥麻麻的物事,可公爹有力的固定着自己的臀部,百蚁千虫般张弛着他羞人的东西,自己也跟着他一起收缩着,离夏苦苦的忍耐着,真想大声喊出来,当下里,又剩下了他们俩,那广大的天席地床,那赤裸裸的肉体击打声音,啪啪啪声。异常快速。又非常清脆,彼此之间的体毛。纠结不堪的缕成了一小撮一小撮的样子,肉体完美的交合。打湿了的屁股和大腿,撞击下都抖出了肉花。

    那情况真是好有一比。

    琼浆挂壁问枝蝉,举目花绵醉酒间。

    如是新科摘桂首,悬凝朽畔最流连。

    公爹任多菩提水。竟射儿媳B里边。

    公公欢喜儿媳乐。二人交媾情无限。

    离夏喉咙里呜咽着,恩啊恩啊的声音。随着老牛的快速推动,渐渐的大了起来,扭动中的身体。如同摇摆的玉米叶子,一下一下快速的前来后去移动着,那诱人的呻吟声儿,那低沉的粗喘声儿。以及肉体的撞击声儿,在青纱帐里被过滤着,消散于广袤的天地间,嘿嘿,此时四下里又毫无一人,任由着这一对公公儿媳纵情淫乐。即便是有个把人从外面的公路经过,也绝对不会想道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切。

    “啊。哼,老牛再犁地,犁你这块嫩嫩的地,我给你,哼。哈哈,你的小B出水啦。出水啦,浇的老牛好舒服,啊。啊。太爽快了。好儿媳。老牛操不够你。

    嘻嘻。儿媳妇。要让你的公公好好的操你。”魏喜抓紧了儿媳妇腰际,使劲的耸动起来,嘴里还说着淫荡的话语。

    听着公公的淫荡语言。离夏也受到了感染。

    感受到暴风雨就要来临,离夏擅口微张。呜咽着。“呜呜,坏老牛。要犁坏了,要犁坏儿媳妇了。都扯到了我那里了,啊,真受不了你了,你这个老牛,啊。

    啊。干得儿媳好快乐。好舒服。用力干你的儿媳妇吧。儿媳妇乖乖的让你操。把你的臭东西都射在儿媳妇的B里面。射的深深的。儿媳妇好高兴。”,离夏喘着粗气。不停地说着。

    那一头乌黑的秀发耷拉着,护住了她羞媚的脸蛋,大幅度摇摆着扭动着身子,急速的喘息呻吟着,忍受着公爹最后的冲刺。他觉得公公的J巴在她的B里面越来越硬。越来越膨胀。都快把他的嫩B撑破了。她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一股暖流顺着脊柱直冲大脑。再扩散到全身。他浑身酥酥麻麻的。已经高潮过两次了。

    公公还没有射精。他是在忍不住了。嘴里叫着。啊。啊。坏老头。你怎么还不射呀。真要把儿媳妇操死呀。啊。啊天都完全黑了下来。魏喜和儿媳才结束了这场酣畅淋漓的交媾大战。从地里回到家中。魏宗建坐在后院打盹,夜色中。他未曾看到妻子潮红的脸蛋,也没想过妻子回来后。为何匆匆的就去洗澡。

    待得父亲出去刷锅,宗建跟了出去,“给我刷吧,哦。爸,怎么不用高压锅啊。”宗建冲着低头刷锅的父亲说道。

    大锅里放了半槽水,粘玉米摆在里面,大火就架了起来,滚烫的蒸汽没一会儿就腾腾的升了起来,滚了几个开儿,放小了火就那样咕嘟着,直到火灭了,就不去管它了。

    浴室里,离夏正蹲下身子,食指和中指不断的挖向自己潮乎乎粘滑的下体,竟然被自己挖出了一大坨乳白色的粘液,那是在自家地头里和公公交媾时残留下来。没有流出体外的精夜,望着一大滩黏糊糊的东西,想到刚才和公公的狂乱,想到沟拢里那更大的一滩粘稠的乳白物,她越发认真的清洗起来。

    洗着洗着。离夏又不由得笑了起来。这么多的东西。都射在自己的里面。自己要不是安全期。还不给公公怀个五胞胎呀。嘻嘻。这个坏老头。身体这么棒。

    刚刚两天不做。就又这么厉害了。怪不得以前他老打飞机。这回好了。有了我这个儿媳妇孝敬他。就不用再那样了。

    离夏想着。想着。不由得脸上又红了起来。离夏抠挖了一气之后,又使劲鼓胀着肚子。像挤尿液一样挤着下体,确实没再发现有残留之物,这才起身。

    弄了满满一手的沐浴乳,一遍遍的清洗起来。

    日头落下去以后,屋子里流着过堂风,暖呼呼不再酷热,离夏啃着粘玉米,享受着喷香喷香的原生味道,看着那饱满的颗粒,整齐划一的排列着。一个粘玉米就把离夏的小肚子给喂饱了,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腹说道。“好饱哦。”,那副满足的样子很可爱,宗建看着自己的妻子吃饱离开饭桌,咧着嘴笑呵呵的和父亲喝着啤酒。

    一夜无话,离夏畅快了。自不必说,魏宗建第二天也不走。也就没有纠缠妻子。让妻子痛痛快快的睡了一宿。第二天上午,宗建陪着父亲在后院菜园子里,把黄瓜香菜鼓捣在一个提篮子里,魏喜告诉儿子把这些蔬菜送到王三爷家还有魏云龙家,街里街坊的,都尝尝。交代了儿子,魏喜打开后院的老宅,从里面的抽屉里拿出了种子,继续忙活起来。

    一个上午,爷俩把黄瓜秧子西红柿秧子都铲了出去,留了一片空地,剩余的地方种上了生菜。

    挖坑、点种、埋土、灌水一系列程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魏喜这个行家里手做起来简简单单的,倒是儿子低头弯腰很不适应,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一旁乘凉的离夏看着父子俩忙忙碌碌的,在一旁把水给他们准备了出来,她很清楚,没干过农活的丈夫,那是强忍着疲劳在坚持着。

    “快喝点水,歇会吧。”离夏轻轻的对着他们喊着,魏喜冲着儿子指了指,示意他不要干了,见儿子没动,又指了指那边说道。“型了,看你一头大汗,别干了,歇着去吧。”,他劈手夺过儿子手中浇坑儿的水壶,把儿子推了过去。

    “你呀,还逞强,累了就歇会儿。”离夏看着洗过手的丈夫说道,“不累,没事,爸都成,我也能坚持。”宗建满不在乎的说着“你呀,还跟爸比,他吃过大苦受过大累,你哪有他能干呢。”离夏晃悠着摇篮里的儿子,把水递给了丈夫。

    一个干字又让离夏有些幻想。脸蛋害羞的泛起微红。连忙扭过身去。

    只是丈夫没有看到看着丈夫喝完水,离夏拿着手巾替他擦着脸上、肩膀子上的汗水,刚才说的话很真实,确实就是那个样子,年轻人没经历过什么事,所以干起农活很吃力,这个确实很正常,也是个不争的事实。只是离夏的那个干字。

    里面还包含着另外的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才脸红。当然别人察觉不到晚饭时。父子二人又喝起了啤酒。

    喝道高兴处,宗建劝慰起父亲来。“爸爸,明天我可能就要回去了,等着老板电话,如果晚点的话,你就随我们一起走,要是匆忙的话,你就随着离夏一起回去。再住几天也行。反正离夏也不着急”。

    离夏低头吃着黄瓜馅饺子,感觉丈夫的手摸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紧接着她也哆嗦了一下,感紧望了过去,只见丈夫端着酒杯跟她使了个眼色,离夏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刚才公爹的脚正在偷偷的摩挲着自己的脚丫,那麻痒痒的感觉让她有些舒服。正在分心二用,紧张无比。就被丈夫一捅,急忙收回自己的脚丫。脸上有些红晕。只是宗建没有察觉到。

    哈哈。偷情的男女一旦上了瘾。真是色胆包天。竟然当着儿子。当着丈夫。

    就做起了小动作。着要是魏宗建走了。他们还不就分不开了。白天黑夜的不停交媾呀“是呀,爸,你就别磨叽了,这不再过两天我的半年产假也要休满了。也要去上班了,家里没有人可不型,再说你小孙子还要你照顾呢,你可不许逃避哦”。

    离夏抿嘴笑了笑说道“型。型,老让你们操持,我也放心不下,再者,呵呵,你们那样真好像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