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被公爹蹂躏着两只乳防,离夏感觉心也醉了,她喜欢这样被爱抚,双腿摩擦时,她感觉到自己下体流出了爱液。月经马上就要来了。这是女人性欲最旺盛的时候。她心底里也越发渴望得到性爱,或许说是性欲望,总说女人在月事前后性欲特别强烈,作为一个正常成熟的女人,离夏自不例外。

    她迷醉的抬起了头,盯着公公的眼睛,她眼里透露出来的味道,分明是在召唤着眼前的男人,召唤那个跟她有肌肤之亲的男人来安抚自己。

    魏喜当然不是傻子,她知道。儿媳妇的月经前夕。正是他性欲要求最旺盛的时候。也是他需要自己最强烈的时候。他也好几天没有发泄性欲了。憋的也很难受。正需要好好地发泄发泄呢。嘻嘻。说不定今晚儿媳会破天荒的开恩。让自己在他那美妙的小B里面来个二进宫呢。

    此情此景,魏喜起身抱住了儿媳妇。仿佛要吃了她一般,也不管刚抽完烟的嘴,儿媳妇是否接受。对着她的脸蛋又亲又啃的就招呼了起来,亲着那能掐出水儿的娇嫩脸蛋。尤其是看到那油光水嫩的脸蛋,在这深夜里,怎能不令他一逞欲望。

    大裤衩子一脱,早已擎天一柱的阳物就耸了出来,和他那结实的身子成一个锐角状。硬硬的矗立着。离夏看到那狰狞丑陋的阳物,心里一遍遍的说着。“这个就是进入我身体无数次的那个东西吗,好羞人啊,别瞧他丑陋。可特别管用呢。

    我真的好想呢,好想让他蹂躏我。冲撞我的小B。”,想着想着,也顾不得害羞,伸出娇嫩的小手就握了上去。

    不知不觉的,公媳二人互相搂抱着就走出了客厅来到了后院里,蟋蟀、蛙鸣长短不一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皎洁的月光下,魏喜抱着儿媳妇的腰身站在了后院的青砖小道上,伏天中的夜晚,燥热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凉爽适宜的后院菜地,斑驳的影子里,两个身贴身的人儿,嗅着浓郁的菜香,听着动物们欢快的奏着交响乐。让那当头明月见证着他们之间。情与火的浓情,开始演绎人类最美好也最原始性行为。当然这是成年人们都在做的事情。也无可厚非。只是他们的身份。确又是那样的不应该。

    男的是五十岁的公公。女的是三十岁的儿媳妇。年龄不太般配倒也没有什么。

    只是公公和儿媳妇做这样的事情。就有点让人害羞了。可是这一对公媳确是那样的平静和谐。公公没有一点愧疚的状态。儿媳妇也没有一点害羞的模样。看来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止一次了。

    这时,离夏望着公公,低喏着说道。“嘻嘻。坏老头。怎么来这里呀。外面会不会有人经过啊。这里安全吗。咱们这可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呀。嘻嘻”。

    魏喜搂抱着儿媳。压低了声音,冲着儿媳妇挤眉弄眼的说道。“你就放心吧。

    都半夜十点多了,这里可是乡下。不是城市。人们早就都回家休息了,咱们在这儿小点儿声,应该没有问题。再说。外面是一片荒地。大半夜的谁能来呀。小宝贝。好几天了。想急了吧。今晚就让爸爸好好侍候侍候你。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离夏没再言语,眼睛如明月,耀动着晶莹的光芒,那眼角的挑动,滋味别样。

    魏喜看到了儿媳妇那深情款款的小脸蛋上。正挂着的春潮涌动,他迅速的把儿媳妇的睡裙撩到了腰际,拧系了一把固定在她的腰间,弄完一切之后,二人搂抱在了一起一个类似K型的影子展了出来,分分合合间,在后院的菜地里拉长了身影,魏喜双手夹着儿媳妇的柳腰。像推车的老汉一样,耸着他那粗长的烧火筷子。对准了儿媳妇的下身就钻了进去。

    爱。爱。你怎么又从后面就进去了。坏老头。那天在地里是没有办法。人家才让你那样的。可是今天。嗯。今天。这样。好害羞呀。就跟个狗交配一样。太难为情了。离夏不满的说着。

    那天儿媳妇是跪在地上的。可现在是站着的。随着公公的耸动。离夏前面没有支撑。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动。

    魏喜也感觉遇到了麻烦。就说。忍忍。忍忍。我的小宝贝。换换口味。魏喜一边说着。一边在儿媳的身上动作着幸好有爱液润滑,否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不过这样做。对魏喜确实有好处。

    那紧窄的玉门,入口处就似两道门栓一样,让魏喜感觉非常舒服。更别说玉壶里的褶皱。无比的肉疙瘩,滚动中就像个按摩棒一样,在研磨着他的鸡鸡。如果不是他适应了儿媳妇的身体,光是进去那一瞬间就会让他丢盔弃甲。

    啪。啪。啪,缓慢有节奏的撞击着,随着车子的推动,十多米的后院竟然不够他们活动了。眼么前的老宅立在身前,黑漆漆的屋子里什么也看不到,离夏一脸满足的说道。“外面有蚊子,咱们进屋里去吧。”。随后扭着腰胯。脱离了魏喜,首先走进了后屋。

    空旷的屋子里一片静寂,关上房门来到东房,又把里屋的门关上。魏喜拉开了灯,那25瓦的灯泡虽然不甚明亮,可屋子里的情形倒是看的很真切。

    封闭了的空间里。除了潮湿的霉味,更多的是阵阵淫靡,白花花的肉体,湿漉漉的下身,公媳俩再次交合到了一起,在巨大的撞击声中,离夏哎呦着就被推到了三联桌上。

    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玉颈布满红霞,脸蛋酡红的媚态,模样真是千娇百媚。

    而镜中映出身后那浮动的男人,除了性爱上给予自己,还总是顾及自己的感受。

    屏屏的问着自己感觉如何。能否承受的了。在羞喜连连中,离夏闭上了眼睛。哼唱的声音随着公公的推动,渐渐大了起来。

    快感如同潮水般不停的向她袭来,被公公健壮有力的身子撞击着。那不知疲倦的物事在自己的身体内搅合着,翻的她只能把身子靠在三联桌上,晃动中迎合着公公猛烈的攻击。

    此时,魏喜后仰着上身,动作间询问着儿媳。“小宝贝疙瘩,有快感吗。你感觉舒服吗。”,离夏前后晃动着身体,娇滴滴的回应着公爹的询问。“恩。还可以。嗯。不错。”,然后,从她的喉咙里,继续抖起了华丽的五线谱。

    魏喜张狂着舒爽的顶着身体,手掌啪的一声击打在儿媳妇丰腴的翘臀上,那一巴掌轻柔的带起了阵阵臀浪,颤微微的随着自己的躁动。不停的扭摆着。

    被爱欲击打的神经。是那么的脆弱,离夏在纵情中,“嗯。嗯”声不断。

    魏喜呼哈着撅着身子,狠狠的抽动起来“哈。嗯,骚逼里面还真紧啊,你快看看,哦,快看看镜子,啊,你箍的我的狗鸡真舒服啊”。

    离夏享受着快感,但她不敢再去看镜中的场景,呻吟着回应着。“嗯。嗯,不要了,哦。好羞人呢。就跟两只狗在交配一样。嘻嘻。你是大公狗。我是小母狗。大公狗的J巴肏小母狗的B。啊。两只狗在交配啊。嘻嘻。多羞人呀。”,离夏的手臂搭在三联桌上,乌黑的秀发锤了下来,随着臻首不断甩来甩去。腰肢被公爹紧紧的搂抱着,下体伴随着公公的撞击。紧紧的夹裹起来,越来越多的爱液。从他们的交合处窜出。流到了彼此的大腿上,水声潺潺。仿佛要奏起那广陵绝响。

    感受着细腻湿滑中。又舒爽无比的玉户不断吮吸,魏喜腾出手来,钻进了儿媳妇的睡衣内,那沉甸甸的肉球。弹性十足的被他抓在了手里,丰裕的奶汁。打湿了他的手掌,一通疯狂的揉捏过后,撩直了儿媳妇身子,就把那件可怜巴巴的睡裙脱了下来。随之“啵”的一声,带着呻吟和喘息,公媳二人的身体又分开了。

    转过身来。娇小的离夏红透着脸面向公公,水汪汪的杏核大眼。迷醉着含着欲望,她伸手搂住了公公的脖子,看着他那满头大汗的样子,离夏温柔的冲他抛了个媚眼。

    美人在怀,激起了魏老喜的万丈胸怀。他弯腰抱起了离夏的双腿,双手紧扣在儿媳妇肥嘟嘟的圆月上。离夏双腿被抬起。只好把身子趴在公公的身上。双手搂着公公的脖子。关心的说。坏老头。别把你累坏了。魏喜脸上挂着自信和坚定,回到。没关系。你才多众。挪移着身子调整好角度,就把自己的朝天棍对准了方向。与此同时,他嘿嘿笑着,把嘴凑了过去,小声的说了一句。“小美人,公公要进来了。”,说完一耸身子,不成想,竟然偏离了方向。

    这般举动又弄了几次,在那粘滑液体的湿润下,不是杵到了儿媳妇的小肚子,要么就是耷拉到了她的屁股下面。惹得离夏娇笑不断。“你又未曾尝试过那些个动作,还真以为自己是花丛高手啊?都捅到哪里去了?嘻嘻。”受到嘲讽,魏喜尴尬的咧嘴说道。“原本以为这样很简单,我怎么知道它有难度,快,扶着我,帮我一把”。

    方才那情景,女人双腿勾住男人的腰,而男人双手搂抱住女人的臀部。这种新鲜尝试,毕竟是第一次,站立的互抱体位姿势,对男人的腰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