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着严格的要求,并且还需要男人性器的长度,缺一不可。

    看到公爹的窘态,离夏搂紧了公爹的脖子,把脸扎到了他的脖颈间,只听旁边公爹焦急的说道。“宝贝,快帮我一把”。

    离夏感受着男人的体温,伸出右手探到下面,握住了那圆滚滚湿漉漉的烧火筷子。轻轻的缩着身子,对准自己下面的幽洞口,然后在男人的耳边哼了一句。

    “嗯。顶吧”,就又扎进了公公的怀里。

    被公公搂紧了身子捅了进去,离夏喊了一嗓子。“哎呦”,然后就被他抱着身子颠了起来。曼妙的身体颠簸在公爹的怀中,如浪头上的船儿,时起时伏的飘走在生死一线之间。那滋味怎堪一句“欲生欲死”。就能描述出来呢,催发的她像条八爪鱼,四肢紧紧的抱住了那个在她体内耸动着的男人。呼吸不光急促,声音也不受控制的喊了出来。

    “哦。恩,要死啦,哦。会被外人听到的,恩,会被听到的。被人发现就坏了。”离夏压抑的喊叫着。央求着,眼里冒出了春水,那副表情我看尤怜。

    “哦,小宝贝儿。你的下面还真妙啊,小嘴叼的我的鸡鸡好舒服,恩,哈哈。”

    魏喜大力的干着,伸手把炕上的被帘子抓了过来,塞到了自己脖子下面离夏双手死死的抱住了公公的脖子,根本也腾不出手去拿那布帘子,只能是载浮载沉的随着公公荡悠着身子,不断舒服的呻叫。还不时的求饶着。

    “舒服不舒服,小宝贝儿。”魏喜大声的吼叫问着。

    那高难度的体位姿势,几经磨合,魏喜倒是掌握了一二。上下起伏间,看着儿媳妇不堪蹂躏的样子,只得把她放了下来,“好人儿,不要问,呜呜,你干吧,干吧。”离夏呜咽着被公公放下了身子,她赶紧抓住了布帘子围在了自己的嘴上。

    身体下面已经不知道喷了几回爱液,腿脚软绵绵的。如果不是公公有力的扶持着,她早就滩在了一旁,强忍着身体带来的快感,趴在三联桌上的离夏。这回主动撅起了屁股。

    看到那欲火焚身的样子,魏喜再度抱紧了儿媳妇的小腹。那柔软平滑的肉肉,摸在手里感觉异常的有手感。放松身体后,魏喜端起了身子。继续朝着儿媳妇猛烈的冲击着,速度明显快起来了。

    儿媳妇纵情的声音,从布帘子遮挡的嘴里发了出来,那高低起伏的哦啊声,魏喜听到耳朵里,就跟吃了大补丸一样。不光这些,还有下体传来的。阵阵融化似的侵蚀,拿的他酸麻无比,肉骨朵在挤压着紧箍着他的鸡鸡。

    他卯足了劲儿,忘形的冲刺起来。那三联桌上的烟袋锅子。都随着晃动了起来,啪啪啪的声音再也控制不下来了,魏喜耸拉着的子孙袋。夸张的如同儿媳妇的奶子一样。甩着击打着,一根黝黑的阳物直来直往间,在爱液的润滑下。都牵扯出了粉嫩玉肉,带进带出时,性器的结合是那样的紧密。

    小腹间传来的快感,腰眼间的酸麻,还有大棒子头的敏感,让魏喜又一次的登上了云霄,身临其境的感觉。弄的他沉醉其中。

    动作中的他抬眼看到了那副泛黄的横幅,上面的那几个字。依旧很清晰的映入他的眼帘,魏喜放肆的喊了出来。“啊,啊,我的小姑奶奶,老烟枪要喷了。

    啊。要喷啦,哈,一万年,一万年我不要啊”。

    感受到公爹猛烈的来袭,那贯穿她身体的老烟枪,刮扯着她的花户。球头棒在她体内生生的研磨,快感一下接着一下的砸着她的心坎上。她的身子也随着紧了起来,狠狠的迎合着公爹的躁动。哀婉缠绵中,离夏的嘴里也是顾不得许多了。

    “老烟枪,呜呜,我不要一万年,嗯嗯。哦,给我,我要。我就要你给我,哦。

    啊”。

    离夏软绵绵的堆在魏喜的小腹间,被推来推去的,她只觉得快感如潮的向她喷涌而来,一波波强烈的热流。击打着她的身心。身体也在此时。释放出一股股的液体,迎合着那激情,一下子就飞到了极乐世界。

    屋子里一片淫靡,潮不拉基。黑乎乎的砖地上。被打湿了一大片,那乳白色的粘液。非常醒目的一大滩,赤裸裸的堆在那里。

    离夏浑身无力,疲沓不堪的躺在床上。心脏咚咚咚的跳成了一个儿,晕晕乎乎的她跟喝多了似的。下体一张一合的如同争食的鲫鱼嘴,粉嫩鲜红。抽搐间的她,身子骨像一滩烂泥。再也爬不起来。

    注视着儿媳妇那不堪风雨的表情,魏喜拿起了那布帘子。胡乱的抹了一把身上的汗水。带着满足和快慰,他气喘吁吁的叫了一声。“小心肝儿,这回满足了吧。哈哈。我也舒服死啦”。

    离夏晕红着脸蛋。眯着眼不作答,看来这回真的是筋疲力尽了。魏喜见状,只得屈身把她抱了起来,关掉了老房子的灯,回到了前院。

    寻来了手纸和湿巾,魏喜一遍遍的擦拭着儿媳妇那肿胀饱满的下体。那印笼处的两片蝴蝶翅。振展的越发肥厚,粉嫩中透着女儿的娇媚。欢爱中纵情声色犬马,但事后魏喜的温柔。也是很体贴的,这也是作为一个男人,应该保持的东西。

    安抚儿媳妇进入了睡眠,魏喜轻轻的给她盖好了被子。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孙子,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才转身离开。

    从柜子里取出了干净的裤衩背心,魏喜看了看时钟,上面显示的时间是0点25分。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短裤上,儿媳妇淋漓的一片湿液。心里想了想,然后抄起了衣物走向浴室。

    嘻嘻。这一对偷情的公公和儿媳妇。食髓知味。刚刚隔了一天。就又来到了空旷的后院里。又做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白天。魏喜把这里进型了清扫。放出了潮气。熏走了蚊子。里面已经没有了异味。魏喜想着趁着儿媳妇的安全期。好好和儿媳玩一玩。免得以后还要带套子。爱。那样多不舒服呀。

    吃过晚饭。早早的给孙子洗了澡。然后。魏喜和离夏也是分别洗了澡。嘻嘻。

    要不是得有一个人看着孩子。这对公爹和儿媳就去洗鸳鸯欲了。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着了。

    二人对望了一眼。都娇羞的笑了。魏喜首先说道。小坏蛋。等着急了吧。嘻嘻。离夏回敬到。还不是想早点让你快活快活。嘻嘻。离夏一边说。一边俏皮的向公公眨着眼睛。嘻嘻。小坏蛋。指不定是为了谁呢。魏喜故意逗弄他道。要不。

    我们今天就不做了吧。

    你敢。恨。这回离夏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捂着嘴笑道。哈哈。不做就不做。

    谁怕谁呀。不过。待几天再做。你可就要带那个讨厌的套子了。你愿意吗。嘻嘻。

    这下子魏喜没话说了。只好说。好了。小姑奶奶。良辰美景。就让我赶紧去侍候侍候你吧。

    哼哼。指不定谁侍候谁呢。虽然嘴里这样说。还是跟着公爹来到了后院屋里。

    进了屋。魏喜拉亮了灯。离夏一看。嘻嘻。收拾的还真不错呀。看来你这个老公公。为了睡自己的儿媳妇。还真下了一番功夫。嘻嘻。为了我的孝顺儿媳妇。也不能不讲卫生呀。是不是呀。说着调笑的话。二人就面对面的搂抱起来。上面嘴对着嘴、下面公公的大鸡吧对着儿媳妇的小嫩B,一点不差。

    魏喜欣喜若狂地抱紧儿媳妇,离夏也顺从地倒在公公的怀里,。这回。魏喜没有就用自己的大鸡吧侍候儿媳。他想换个方式。先让自己的J巴休息休息。养养精神。于是。魏喜左手托住儿媳的后腰,右手伸到下面探进儿媳的两腿间。

    哈哈!竟然那么湿,那么滑,这小妮子流了多少水呀,那么大一滩,魏喜的巴掌捂到的地方。都是粘粘的、滑滑的液体,魏喜的右手捂着儿媳的整个花丘,就像放在一团极软极软的海绵上一样,海绵中间顺着公公的手指有一道缝,魏喜的中指滑进缝里。

    离夏“嘤”地一声弓起身子,两腿猛地并了起来,紧紧夹住了公公的手,然后慢慢地直起身子,两腿慢慢地张开,轻轻地在公公的耳边说:“要轻轻的,不要用力挖。前天你弄得太厉害了。里面还有些不舒服呢”。

    “好。我知道了,我是想让你舒服舒服。”“那好,你来吧。”离夏完全挂在了公公身上,双臂环抱着公公脖子,魏喜继续地把右手中指向肉缝里刺进去,一路畅通无阻,中指继续向里伸去,儿媳蜜道四周的肉壁。紧紧咬住魏喜的手指,但因为粘液分泌多,手指在肉壁间游走自如。

    曲起的手指按压在儿媳的蜜道前壁,离夏浑身一震,就在公公弯曲的中指。

    从她蜜道中抽出一截的一刹间,让魏喜敏感地触到了一个。如同中指指肚差不多大小的区域,感觉与别处有所不同,似乎更硬些,更有弹性些。

    就试着按了下去,离夏的蜜道里猛烈的颤动起来,一口咬住公公的肩头肌肉,不是含住,是真正地咬住!哈哈!就是这里了,魏喜一下一下有规律地按压着那块地方。

    魏喜知道这是儿媳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