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里想着就又走了进去。

    这回柜台里面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姑娘。可能刚刚来这里不久。看到离夏来到柜台前。就有些脸红。问离夏。您需要点什么。

    离夏故意没理他。打量着柜台里面的东西。柜台里不仅放着包装好的各种商品。药品。竟然还摆放着男人阳具的模型。和公公勃起的时候差不多。只是颜色要漂亮许多。

    离夏看见售货员小姑娘的脸红红的。有一要挑逗他一下。就指着一个男人阳具模型问他。这个是干什么用的。小姑娘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张了几次嘴。

    也没有说出话来。

    可是又不敢向顾客发货火。可能是找个工作不容易。怕被老板炒了鱿鱼。最后才说出一句。包装里面又说明书的。离夏觉得人家年龄这么小。可能还没有男朋友。自己不应该这样挑逗人家。

    就对小姑娘说。自己是来买避孕套的。并直接说了要特大号的。小姑娘拿出了两盒。离夏说要五盒。小姑娘有些吃惊。可能还没有人一下子就买这么多把。

    也不好说什么。又给离夏拿出了三合。

    离夏付了钱。也没再说什么。就走了出来。

    过了些日子。魏喜带着儿子。儿媳妇和孙子来到老战友陈占英的家里做客。

    也就是离夏的兄弟小勇的老岳父家。

    盘恒了一整天。到了晚上。要回家的时候。小勇非要留下姐夫喝酒。宗建也是挺高兴,老长时间没和小舅子喝酒了,心里也想多陪陪他,借着今儿个陈叔的生日,哥俩好好喝喝,都不是外人,也就没必要让来让去的。

    没办法。魏喜只好和儿媳妇离夏带着小孙子回家穿戴好衣服,又给孩子围裹严实了,转身跟着离夏走了出去。启动了车子,离夏和众人打过招呼,魏喜抱着孩子知会了一声儿。就离开了陈占英的家里。

    为了抄近路,离夏驱车沿着河边驶去。小诚诚玩耍了小半天,早就不省人事的睡了过去,怕孩子受凉,离夏把暖风打开,外面虽然有些清凉,可车子里却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颠簸的途中,离夏让魏喜把孩子放到了婴儿座椅上,公爹没少喝啤酒,离夏劝着魏喜休息一程。途中,颠簸的魏喜有些来尿,借故下车解手。

    远处的公路上依稀的灯光闪耀着,夜风循着河边飕飕的刮着,很是凉爽。魏喜打了个激灵,痛快的把肚中的啤酒排了出来。

    昏暗的河堤上,传来了轻微的响动,也许是夜风,也许是虫动,还有棒子地里的蛐蛐鸣叫,黑灯瞎火的根本看不清楚四周的情况。

    再次上了车,魏喜刚坐稳,就被一只小手抓住了下体。同时,从主驾那边传来了儿媳妇的声音。“嘻嘻。尿完了?”这声音带着诱惑力。传到了魏喜的耳中,他心中一喜,感觉到那柔软的小手在握紧他的命根子。

    魏喜的菇头在离夏的最里面不停地跳动。离夏的花宫颈也强烈的颤抖着。虽然没有抽动。可是那种强烈的快感。那种欲仙欲死。销魂蚀骨的美妙的滋味。确实无以伦比。让人都得到了无比的畅快再这茫茫野外的河堤上,飘散着公媳俩淫霏的味道,借着黑暗掩盖着他们的身姿。

    尤其他们之间的对话,也是颇多刺激。“儿媳妇你的小B”、“老公爹你的J巴。”这些平时不说的话,用在了公媳乱伦交媾中,还是车震和野外共存,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有多混乱。

    这天晚上。魏宗建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家中。门被打开的时候,离夏已经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梦乡,在梦里,那个老东西手里抓着那嘟噜的大家伙,淫笑着向自己扑过来,自己怎么躲也躲不开。

    宗建好像就在旁边,可任凭自己怎么躲避着公公,他都一直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就是那样看着自己被公公抱在怀里。拔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自己的大奶。用力的揉捏着魏宗建轻手轻脚的放下了背包,想解开领带。换下西服,突然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停手小心翼翼的。朝床边走去。那个柔媚俊俏的可人儿。

    正半靠在床头上,脸颊红红的,还用力的环抱着双臂,把一双硕大的乳房。

    挤得很有半圆的效果,两只腿还在不时的摩挲着,棉质的睡衣完全不能显露身材。

    离夏已经开始给孩子断奶。夜里小诚诚就放在婴儿车上。在公公的房间里。夜里醒了就由公公给他喂一次奶粉。倒也睡得安稳魏宗建小心翼翼的凑上去,一把把离夏抱住,把她从睡梦中惊醒了,她马上大喊到“别过来!别过来!宗建救我”。

    “宝贝儿,怎么了?做噩梦了?”。

    离夏用力的挣扎着,她还沉浸在刚才的梦里。以为是公公抱住了自己。丈夫就在旁边看着呢,不过当她睁开眼。发现宗建真的就在眼前时,她的脸马上红了起来。顺着丈夫的话音说。吓死我了。一条狼扑到了我的身上。你就在旁边看着也不管。嘻嘻。借此掩盖了自己的尴尬。又思索着“自己刚刚有没有说什么梦话吧?”。

    “宝贝儿,梦都是假的。现在好了。?”。

    离夏悄悄的舒了一口气,这才注意到。宗建正半趴在自己身上,右手还在自己的胸前摸索,带着一阵一阵的刺痒。

    “真讨厌!你洗澡了没有啊!去去去,洗澡换衣服去”。

    “宝贝儿,都什么时候了,哪儿还顾得了那些”。

    宗建上赶着朝离夏的玉颈吻去,他们基本上没有用嘴唇接过吻。宗建感觉自己的老二已经硬了,被内裤束缚着,于是狠狠的在离夏的腿上蹭了蹭。

    “真讨厌,谁知道你在外边。有没有去不干净的地方。再说你也不怕爸爸起来看见”。

    离夏感觉到丈夫的燥热,腿部也觉察到了那硬邦邦的感觉,心里有些想要,“我可是从来都是老实八娇的。每天晚上都和工人们斗地主,有媳妇儿你在家,我怎么会去什么不干不净的地方?”。

    宗建一边在离夏的玉颈上。如蜻蜓点水一般细细吻着,一边把手慢慢的从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换来离夏的一声娇吟。诚诚又让爸爸看着呢。爸的身体还好吧。离夏感觉身上一阵一阵的燥热,不知道是丈夫的手和细吻起作用,还是听见丈夫说公公时。他的心底里的一点点刺激。

    她带着一点喘息发出最后一个要求,“关上灯”。

    “不要关,我要你给我脱衣服,看着我。”宗建仿佛接到了圣旨,一把把小离夏环抱住,一个翻滚,躺倒了床上,让离夏“趴”在了自己肉呼呼的身上。

    离夏略微环顾了一下,窗帘是拉好的,门也关好了。于是顺从的红着脸趴过去,用力的吻在宗建的嘴唇上,然后抓住领带,起身时顺势一拽,宗建很配合的坐起来,结果因为缺乏锻炼,竟然一下子没坐住,又倒了回去。

    离夏扑哧一下笑了,再次拽起他,媚眼如丝的盯着丈夫,嘴唇若离若即的在他的脸颊上吹着气,一边给宗建解开领带,西服。

    “老公,你也该注意注意锻炼身体了”。

    “嗯……嗯……”。

    离夏抱住丈夫,从他的脖子向下,衬衣的扣子被她一个一个用嘴解开,还在宗建的胸脯上喘息刺激着他,听到他有些敷衍,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哦……宝贝儿,我知道,我以后一定加强锻炼,我这肚子啊,站着都能把小鸡鸡挡住了。宝贝儿,快点儿,我快憋不住了。嗯……”。

    离夏用嘴解开衬衣扣子,宗建就迫不及待的将衬衣脱掉丢到一边,然后手又伸进离夏的睡裤,抓住嫩臀揉捏着。

    离夏听见丈夫的话,想笑,突然眼前又浮现起公公那根巨大的家伙,下身一阵热痒。她加快了速度,刷的抽出马兴的皮带,然后就突突的跑下床,咯咯笑着,“好了,今天的游戏就到这儿了,小朋友们,明天见”。

    正在兴头上的魏宗建怎么受得了这个,他急忙忙的一边起身一边脱裤子,平角内裤上撑着一根算不得很大的帐篷。

    “宝贝儿,别逗我了,我都憋了好多天了”。

    宗建只是一个虎扑就抱住了离夏,一边狠狠的在离夏的嘴上亲吻着,一边把她的睡衣解开脱掉。

    离夏闭着眼睛,感觉到丈夫的舌头在自己的唇间穿梭,自己的小舌头也跟着和它一起打闹,身上的衣服被脱掉,包括胸罩和睡裤也在自己被压到床上的时候被顺势脱掉了。离夏感觉燥热越来越明显,宗建在自己胸部的揉搓总是那么的温柔,一点也不激烈。而且他还怕压到自己,始终撑着身子,只是肉肉的肚子总是先一步垂到自己的身上,很没有真实感。

    这时候宗建已经用着狗撒尿的方式脱去了自己的内裤,然后又趴在离夏平坦的小腹上,用嘴一点一点的拽着离夏的丝质白色内裤。

    “宝贝儿,你都湿了。”用嘴脱去妻子内裤的宗建趴到离夏身上,亲吻着她。

    “是不是也想我了?”。

    离夏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轻轻的收缩,她感觉到了爱液的分泌,强烈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