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谣言,但是她现在不想想那麽多了,她好累,累到才不过十点,就觉得眼睛快睁不开了。

    於是她速速洗了澡,便上床睡觉了。

    在昏黄的房间内,色灵才刚要现身,忽然就有股强大的力量将他弹了出去。

    他吃惊地发现,尹玥的房间内微微亮着黄色的神圣光芒。

    那女人既然去拿了个护身符防他?

    色灵嘴角狞笑了起来。

    以为他是这麽好对付的吗?

    没做春梦只好自慰了(微H)

    翌日早晨,尹玥睡醒时,她的床单非常难得的乾爽一片,没有任何湿意,这也就表示昨晚她并没有遭到色灵侵犯,自然也没有春水漫流成一片了。

    但对於此事无知的尹玥来说,这只是代表她昨晚很意外地没有做春梦。

    她坐在床上,人有些呆滞。

    她依稀记得昨晚只做了几个短暂的梦,梦的内容她完全记不得了,唯一可确定的是梦境十分纯洁,她的身体没有起任何反应。

    她低头,看着睡衣内没有着任何内衣的乳房,乳尖平软的趴在软乳上头,没有激凸,故连睡衣的线条也是平滑一片。

    她再拉开裤子,探手进去摸了摸内裤底部,同样乾爽,她今天终於不用换内裤、换床单了。

    但她并没有因此觉得轻松。

    昨晚竟然没做春梦呢……

    她心中竟是因此微微一叹,未被爱抚过的身子泛起了渴望,总觉得好像就这麽醒来了,是失落了什麽了。

    她忍不住,在晨光中,将小手贴上花丘,指尖推开覆盖的耻毛,挤入花缝,揉上尚未勃起的小花核。

    唔……rdquo;贝齿咬住粉色下唇,轻轻呻吟起来。

    敏感的身体不过轻轻揉蹭了几下,就起了反应,水液泌了出来,沾染上了手指。

    她想这样不好,等等又要洗内裤、床单挺麻烦的,索性脱掉身上的衣服,走进浴室,坐在马桶上,继续揉着已经微微肿胀的花核,另一手则抓起乳房,生涩的搓揉。

    唔嗯……rdquo;她照着心里的慾望,用力挤压乳头的尖端,肆意拉扯,下方的花蕊以同样的方式捻揉,小洞内的春水泛涌,弥漫了花心,沿着耻毛缓缓的一滴一滴滴落在马桶水中。

    啊……不够……

    她还想要更多、更多……

    她昂着头,用力闭着眼,双腿张得开开的,花丘完全大敞,小嘴不住呻吟,花核都被她揉得红肿了,乳间也硬得像颗石头似的,总算得到了高潮。

    花蕊得到快慰了,她的小洞因此一抽一抽的,在深处震动,麻麻痒痒,渴切着有什麽粗大的东西强力贯穿,帮她舒解。

    她低头望着爱液漫流的蜜洞,咬着唇犹豫了一会,将一根纤指缓缓放了进去。

    摸到自己的那儿感觉很奇怪,就算洗澡也顶多拨开腿心清洗而已,但她从来没有自己把手伸进去小洞内侧,即便以前做春梦醒来,花蕊鼓鼓胀胀想要抚慰时,她也只是揉揉花核而已,还真没有摸过小洞。

    细长的手指在小洞来回,指腹磨着花壁虽然有稍稍感到舒解,但她的手指毕竟太细了,快感不足,没有办法让她满足,而且自己磨了几下,就觉得手酸了。

    好想要……好想要男人的棒子!

    想要男人大力操她!

    她怎麽会变得这麽淫荡呢?

    自从搬出来之後,整个人都不像自己了。

    住在家里的时候,她明明还很厌恶继父放在她胸口的下流目光,但她现在却渴望着男人下流的弄她。

    她觉得自己其实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男人,只是因为晚上有春梦帮着抒解,否则说不定现实中,她已经找了男人上床了。

    她因这样放荡的自己而感到羞耻。

    算了算了,不要了!rdquo;小嘴难为情的嚷着,速速抽了卫生纸把花丘擦乾净,穿上内裤,准备漱洗好上学。

    差点被痴汉夺走了处女身(H)

    公车站处,诸多等着上班上学的人们正引颈等待,尹玥跟盼葳也是其中一人。

    两人肩并肩靠着,愉快的聊着天。

    盼葳拉了拉尹玥包包上的护身符,你把护身符挂在这儿啊?rdquo;

    对啊,我想说包包是随身携带,才不会忘记。rdquo;她问盼葳,那你的呢?rdquo;

    我放在钱包里头。rdquo;

    希望会有作用。rdquo;想到昨日被鬼奸,尹玥脸色就黯淡了下来,心中无法不恐惧。

    盼葳以为她是怕鬼,故乐观的加油打气。

    会啦会啦!我同学说那庙真的很灵验的。rdquo;

    嗯嗯。rdquo;尹玥点头,心中也如此希望着。

    一会儿,他们要搭的公车来了,里头几乎站满了人,盼葳惊异咋舌。

    哇,好多人喔,要坐吗?rdquo;

    尹玥看了下时间,不搭不行,我们刚才已经放过一班公车了,这班再不坐就赶不上上课时间了。rdquo;

    刚才也同样来了班满满都是人的公车,两人想说时间还够,就未搭上去,想不到这班车一样多人。

    公车门开启,人们鱼贯走上阶梯,因为学校是位於倒数第二站,故两人乾脆挤到後边去,免得若有人要下车,还要让来让去什麽的,很麻烦。

    因为人实在太多,她们找了好一会才找到空吊环,不过两人位置也因此被错开,中间隔了一个男人,还好那男人心好,知道她们是同学,就跟尹玥换了位子。

    真是好心人呢,rdquo;盼葳在尹玥耳畔嘻笑了声,我们运气真好。rdquo;

    对啊。rdquo;

    两人小小声地聊着天,过一会,尹玥觉得有人贴着她的背,她想是人太多的关系,没有放在心上,可再过一会,她强烈感觉到有什麽隔着裙子在光洁的大腿上游移,她吃了一惊,绷紧了神经。

    那手见她没反抗,故又大胆地往上,掀开了藕紫色水玉圆裙,一手捏上她圆翘的屁股。

    难不成……难不成又是上次在公车上遇到的鬼rdquo;?

    尹玥惊恐的身子都要颤抖。

    护身符难道没有用吗?

    她怕得快哭了。

    粗长的手指不断的揉捏着她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屁股肉,尹玥忽地发现一件事——这手是暖热的。

    知道是人不是鬼,她的胆子就大了点,伸手想把那人的咸猪手推开,没想到那人却反扣住她的小手,抓上他的跨间,强迫她抚摸西装裤上的突起。

    因为今天内裤跟床单没湿,所以她就忘了垫护垫,这下可好,裤底肯定已经湿了。

    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她咬着唇,将大腿夹得紧紧的,顺势抵抗那人的入侵。

    但那色狼却是直接撞开她的膝盖,腿插入她的双腿间,让她没有办法合拢。

    手指摸到了内裤前方,沿着花缝来回摩擦,不时触动到上方敏感的花蕊,裤底很快地就湿濡一片,色狼的手指自然也发现到了,故更为大胆的,钻入了内裤,两指掰开两片丰厚的贝肉,翻出小花唇内的花蒂,以直指跟中指夹住,来回搓揉。

    好舒服……

    尹玥用力咬住下唇才能避免发出呻吟。

    她完全没有反抗的力道,身子骨软绵绵的,就连男人拉开拉链,将她的手塞进去西装裤内,直接摸着他黑紫色的粗大男根,也没有任何抵抗的意思。

    男人的那里,好热……好粗……

    如果插进她的小洞内一定很爽吧……

    ……尹玥?你要去吗?rdquo;

    倏然回过神来的尹玥慌忙反问,去哪里?rdquo;

    她太沉迷於男人的抚慰中,完全没注意到盼葳跟她聊了什麽。

    吃松饼啊,听说金典酒店有家松饼很好吃。rdquo;

    喔喔,好啊。rdquo;尹玥微微点了点头。

    尹玥,你是不是不太舒服?rdquo;盼葳关怀的问,你脸好红。rdquo;

    这是尹玥告诉盼葳有色狼猥亵她的好时机,只要她告诉盼葳,有人在摸她,正义感强、胆子又大的盼葳一定会帮她出头,教训色狼的。

    当盼葳询问时,男人的手瞬间停顿,很明显就是在等尹玥的回话来做下一步的决定。

    但他一停下来,尹玥立刻感到深深的不满了。

    她还想被摸……

    想被插……

    就算那个男人是不认识的,连长相是怎样都不知道也无所谓……

    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