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转,恨不得把她拿玉石裱出来。

    符黛看着他败家,简直心惊肉跳,死活不肯再看,蒋楚风夹着她径直往里走,“最后看一样,看完了咱就回去。”

    符黛郁闷道:“你是嫌钱烫手吗?”

    蒋楚风咧着嘴直言道:“你不花我没动力赚。”

    符黛头一次觉得,花钱也是件愁人的事。

    这些高端的商厦里不像其他处一样熙熙攘攘全是人,而蒋楚风所到之处,都是贵宾级待遇,有什么东西都是老板捡好的捧到面前。

    符黛看见老板小心翼翼端上来的丝绒盒子,不免拧眉:“又是什么东西啊?我可不要项链耳环了,我平常都不戴的!”

    蒋楚风安抚地揉了揉她,接过盒子打开来递到她面前,“结婚戒指总要有的。”

    饶是符黛,看见盒子里璀璨的鸽子蛋也吃了一惊。符黛小心取出戒指,觉得拿在手里都沉甸甸的,戴手指头上久了不得压折了。

    符黛的手不大,那枚鸽子蛋戴上去更是十分惹眼,符黛左看右看,都觉得没安全感,这要走在街上,不是成了小偷的目标?

    “戴着硌手,还是拆分成对戒吧。”

    富人家的太太老板见过不少,还没有人说这鸽子蛋硌手的,哪个不是一门心思要,这位蒋九太太倒奇了。

    蒋楚风捏着她的手指头道:“就数黛黛会替我省钱。”

    符黛现在是真的骑他头上了,扬起下巴,轻哼道:“我就是嫌它丑,你要做小点好看点,我十个手指头轮着戴。”

    蒋楚风笑得眼睛都眯弯了,纵容道:“那选几样你看中的,到时候轮着戴。”

    符黛看他这人说风就是雨的,十分无奈,拿头顶拱了拱他的胸膛,声音软软的,“哎呀我就是说说,你可别折腾了,不然我们家连嫁妆都陪不起了!”

    “哪里用你陪什么嫁妆,乖乖等着嫁给我就行了。”

    符黛听着这话虽然很受用,可规矩在那儿,她一个女儿家说了也不算,符秋生可是早就开始筹谋了,举凡有什么稀有的古董玉器,都藏到了仓库里等着给符黛添嫁妆。

    符秋生别的不说,眼光是一等一的好,也不是没鉴过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所以说起来符黛的嫁妆还是挺足的。

    从商厦出来,蒋楚风原本要去西药厂看一看,怕符黛跟着无聊,就让司机先送她回去。

    符黛勾着他的手,不舍之意明显,蒋楚风一乐,干脆就带着她了。

    西药厂这边,一直是蒋行舟兼顾得多一点,在药品的研制上,他更是主力。

    符黛一直对蒋行舟抱有一种十分崇拜的心思,觉得能研究出来治病救人的东西,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是以每次见他,眼神都要比看别人亮一些。

    蒋楚风蒙了把她的眼睛,佯装凶她,“去一边玩去!”

    符黛隔着衣服都能闻到他散发出来的醋味,皱着鼻子哼了一声,起身在周围溜达。

    蒋行舟温和地笑了笑,难得开起玩笑来:“弟妹要多来几次,我在这西药厂的地位怕是不保了。”他们老蒋家这个醋坛子,不得先把他发配得远远的。

    “七哥哪里的话,我顶多加把劲让她眼里只有我。”

    蒋行舟对他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的行为表示强烈不适,收起这个话题没再继续下去。

    “新药基本都已经步入正轨,价格呢就是当初定的,不过如果大批量进入医院和门诊,价格就不在我们控制范围了。”蒋行舟一伙计算了研究成本,最终的价格已经是足够良心了,刚刚够收回本。

    “我们是商人,只管赚钱,至于其他的,就是他沈铎的事了。”

    蒋行舟听他这么说,知道他大抵跟沈铎那边通过气了,略微放下心来,“这样也好,有政府出面,也不至于把价格炒得太高,到时候人都买不起,研制药品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两人聊了一阵,又去场子里视察了一圈,符黛跟着去凑热闹,见机器里不断跑出来的药丸子,十分好奇:“这药丸子怎么搓这么圆的?”

    蒋楚风忽悠她:“那机器里藏着几百双手呢,你去看看。”

    “尽胡说八道。”符黛虽然不相信,可听他说得这么瘆人,就没胆子去看。

    药厂西侧的一栋楼,是蒋行舟他们的研究室,除了数量可观的书籍,就是些瓶瓶罐罐的器皿,蒋行舟带两人去了楼上的休息室,没闲一会就被叫学生叫走了。

    符黛叹道:“我听七哥还在大学给人讲课,回来还要研究这些东西,可真够辛苦的。”

    “怎么没听你说我辛苦呢。”蒋楚风又不是滋味起来。

    符黛看他每天省下大把时间来耍流氓倒是不说辛苦,没什么诚意地给他捶了捶肩:“行,你最辛苦好了吧?”

    蒋楚风抓着肩上的小手占便宜,又开始不正经起来,“不能光嘴上说啊。”

    符黛一下将他的脸挤了起来,笑着骂他:“你就没一刻是安分的,我不理你!”

    蒋楚风拉着她坐到自己怀里,咬着她的耳朵不知道嘀嘀咕咕些什么私密话,直羞得符黛一个劲掐他。

    毕竟不是自己家里,蒋楚风还不至于太过分,免得闹起火来难受的反而是自己,只是乐此不疲地捏着符黛的手指头。

    符黛看见茶几的书本上放着蒋行舟替换的眼镜,想起什么,取过来给蒋楚风架到了鼻梁上,镜片后他狭长的眼睛一瞥过来,将他的霸道压住了几分,却又转化出一种摄人心魄的魅惑来。

    符黛一瞬间就想到一个词——衣冠禽兽,没留心就真给说出来了。

    蒋楚风眉目一凛,拍了记她的屁股,“说谁禽兽呢!”

    符黛看着他一挑眉一瞥眼的神采,心跳都漏了一拍,道:“还好你没去学校教书,不然真是误人子弟。”

    说的好像他是一个祸水一样,蒋楚风扶了扶眼镜,靠在沙发背上,像只慵懒的豹子,“黛黛怎么能以貌取人呢,要不今天晚上我给你上两节课,没准能让你收获颇丰呢。”

    符黛默默地摘下了他的眼镜,决定今晚就赖在自己母亲屋里不出来了。

    生病和跑马[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

    x YuShU5点-C'1"O2"M/7496504

    m;N k'70:c ,om

    生病和跑马[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生病和跑马

    天气渐渐转冷,符黛没留心就成了感冒大军中的一员,赶制出来的骑马装没能穿着上场,心里不高兴,又因病中感性,小脾气比平日闹腾些,陈玉说没两句就开始掉金豆子。

    “这娇气包也就楚风能受得了!”陈玉端着药碗跟符黛对峙了半天了,就是哄不开她的嘴,不由戳了戳她红通通的脸颊,直说是蒋楚风把她惯坏了。

    符黛委屈地撅着嘴,整个人蔫蔫地缩在被窝里,对着那药碗苦大仇深。

    符月放学回来,一径走到符黛房里,扬了扬手里的纸袋,“黛黛我给你买了山楂球!”

    陈月无奈地瞥了眼符黛,道:“药还没喝呢,还给她吃什么山楂球,让她馋去!”

    符黛期期艾艾的小眼神收了回来,嘴一扁就往眼眶里续着泪。

    “哎哎哎,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成了后妈了。”陈玉对她说哭就哭的样子叹为观止,连忙把袋子塞到了她怀里,见她一抽鼻子就跟水龙头拧住了似的,没好气地掐了她一把,“就知道吃!”

    连着病了几日,符黛也没什么胃口,也就尝着山楂的味道觉得开胃,不过尝没几口也就淡了,缩回被子里张着小口一下一下喘,觉得喉咙和鼻孔都是滚烫的热气。

    陈玉摸了摸她的额头,还烧着呢,轻声哄道:“黛黛啊,先把药喝了,不然这病可好不了。”

    符黛觉得眼皮沉沉的,可躺着浑身也不舒服,一连翻了几个身。

    陈玉正待再哄,张妈领着蒋楚风进来了,陈玉笑道:“救星来了,这下我可解放了。”

    “我让人开了些西药,都是药片,也好下咽。”

    “我在这儿哄了半天,都没喂进去一口,想来也只能用西药了。”陈玉见他一身风尘,想必是刚处理完事情就过来了,就跟张妈出去张罗晚饭了,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

    蒋楚风也没顾上坐一会,伸手探了探符黛的额头。他刚才外面回来,手上带着夜里的微凉,符黛由不得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伸手抓着他的手掌整个贴在了脸上。

    感觉到她呼出来的热气,蒋楚风拧了拧眉,将她捞出来抱着,贴着她烧成个火炉似的脸,“怎么还烧得这么厉害。”

    符黛平时甚少生病,这一病就跟把精气神都抽干了,眼里都没了神采。

    蒋楚风心疼地摸了摸她滚烫的身子,掰了两片药放到她嘴里,支着杯子递到她唇边,“黛黛,咽下去。”

    符黛有些迷迷瞪瞪的,听从指令滚了下喉咙,吧唧了两下继续难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