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嫂别怕,答不上来顶多让九哥挂在树上晾一夜!”

    符黛一听这还能行?要晾上一夜这男人回来不得活吞了她……

    韩元清已经兴致勃勃地将纸篓捧了过来,符黛犹犹豫豫地伸手拈了一个,展开一看,松了口气。

    “说出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点。”韩元清大声地念出来上面问题。

    符黛脑海里霎时就浮现第一次见到蒋楚风的情景,弯了弯眼睛,脆生生道:“兴荣街!”

    后面的几个问题也都是平常的,正当符黛答得得心应手时,难题却来了。

    只见韩元清贱兮兮念道:“对方最喜欢亲自己哪儿,请说出五个以上部位!”

    这不是除了五官还得加别的?符黛咬了咬唇,心里想那人哪儿都喜欢亲,最后磕磕巴巴地把眼睛鼻子都数了一遍,又加了个手。

    蒋楚风目光灼灼,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那意味让她脚趾头都开始发烫。

    符黛觉得后面这问题越来越叫人害臊,伸手进去狠狠搅了搅,然后才又拈了一个。

    “对方最喜欢什么?”

    这个简单!符黛一张口就道:“我啊。”说完倒是连自己都愣了。

    蒋楚风也呆了一下,继而低头轻笑。

    韩元清一伙早就连腰都直不起来了,直呼九哥娶了个活宝。

    符黛蹭蹭脚尖,有点不服气地嘟囔:“本来就是嘛……”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罢了又找了别的法子戏弄这对新人,又是猜唇印又是咬糖果的。

    自己大喜的日子,蒋楚风也不会拂了他们的意,尽量配合着,这群人就越玩越离谱,让符黛将一粒花生藏在身上,蒋楚风必须用嘴找出来。

    符黛为难了半天,只能找了个相对安全点的地方,将花生米堪堪放在胸口的边缘,水盈盈的眸子看着蒋楚风,隐隐暗示。

    蒋楚风沉沉地盯了她片刻,将她整个护进自己怀里不让别人看见,然后背过身一低头,将那粒花生米轻易就衔了出来。

    蒋楚风正起身,嘎嘣一咬,宣示着这场游戏该结束了。

    众人见好就收,知道再待下去,他们九哥可要欲火焚身了,嬉闹着相继离去。

    符黛还真怕他们再出什么鬼主意,待人一走,软得趴在了床上。

    蒋楚风送走了人,往楼上走的时候,看见果盘里的一堆花生,便过去抓了一把,边走边剥。

    符黛见他进来,手里卡啦卡啦地剥着,问道:“你饿了啊?”

    “快饿死了。”蒋楚风抬起头,颠了颠手里的花生粒,慢步往床边走。

    符黛没来由打了个激灵,看着他手里的花生粒,说话都结巴了,“你、你要干嘛?”

    蒋楚风一扯唇角,一股痞气,“干。”

    (晚了,久等啦!写到逃婚时想起来一个强取豪夺的梗,我好像还没写过这种?可以尝试一下。)

    洞房(H)[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

    x YuShU5点-C'1"O2"M/7539163

    ouse

    洞房(H)[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洞房(H)

    符黛因为他的一个字,脸唰地红到了耳朵根。

    蒋楚风看着她面若朝霞,俯身便捏着她的下巴,狠狠地攫住檀口,在肆意翻搅之际将手里的花生粒全从她领口丢了进去。

    符黛一躲,待要撇开脸,被他抓着手腕压在了艳红的喜床上。

    “我帮你拿出来。”蒋楚风半点征求的意见都没有,径自将符黛的双手分开卡在两边,牙齿咬着她扣着琵琶扣的立领,一步一步,将掩在下面的美好袒露出来,唇舌贴着皮肤,在上面一寸寸寻找。

    纵然知道他不可能依自己了,符黛还是笑着直躲,“哈哈哈……痒……你快起来!”

    小小的花生粒在凝脂般的娇躯上乱窜,早就掉到了不知哪里,偏偏蒋楚风假装正经地找,直叫美人花枝乱颤。

    小巧的红色高跟鞋从新笋般的脚尖上掉了下去,微微抬起搁在浓黑的西服边上,可爱地蜷缩着。

    即便两人早已肌肤相亲,可蒋楚风觉得从未有过如此刻一般,能彻底拥有她,在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她,那种全身心的满足感竟令他恍惚觉得不可置信。

    像是害怕这是一场易碎的梦,蒋楚风小心翼翼,又十足仔细地膜拜着身下的躯体,前戏比任何时候都冗长,让符黛都有些受不了,似催促又似撒娇地轻踹了他一下。

    若不去看蒋楚风身下怒张的欲望,符黛当真要被他溺毙在满目柔情中。似乎能感应到他得偿所愿的心情,符黛踹了他一下后便揽住了他的脖子,柔软的腰肢一抬,主动吻了上去,不过因为位置太低,只亲在了嘴角。

    蒋楚风轻笑一声,反客为主,一口覆灭她所有的娇嗔。

    床下的地毯上,已经抛下了一堆衣服,床上的璧人也已赤裸相贴。

    蒋楚风撅着粉唇吮吻良久,些微正起身,当着符黛的面褪下最后一件遮蔽物。健硕的胯间,浓黑的耻毛拢着直挺挺一根烧红的热铁,翕张的铃口,彰显着对她的渴望。

    符黛觉得身体都烫了起来,大眼里转着羞怯,哧溜一下钻进了柔软的被褥里。

    蒋楚风撸了把血气方刚的“小兄弟”,似乎在安抚它耐心等等,然后掀起被子的一角,从下面钻了进去,抓住符黛的脚尖,一点一点向上侵略。

    绣着鸳鸯戏水的大红被子里隆起一团,随着身体的动作移动着,隐隐能看出蒋楚风的行进轨迹。

    慢条斯理的爱抚让符黛忍不住娇声直笑,她往床头一缩,蒋楚风也跟着挤上来,健硕的身躯嵌在她细嫩的双腿之间,硕大的菇头就抵在光洁的桃源口,过门不入。

    符黛被他逗得春水四溢,他也不急着提枪入阵,亲了口她微张细喘的红唇,卡着不盈一握的腰肢向下一滑,又埋进被子里去。

    知道他要做什么,符黛缩着腿去蹬他的肩膀,柔声哀求:“别啊……”

    她已经足够湿润,着实受不了他没完没了的挑逗。

    蒋楚风恍若未闻,头一低便埋进她腿心,舔了口蜜液泛滥的娇嫩花唇,长舌沿着微微洞开的蜜洞口陷入,模仿着自己胯下巨阳抽动的节奏,在里面深入浅出,极尽挑弄。

    符黛颤声一抖,下面湿得更厉害,恍若决堤一般,涌出的春水令她羞愤欲死,登时有些气恼地使着劲儿往开挣。

    蒋楚风变本加厉,两手握着她细白的小腿向下一压,吸吮出啧啧的水声。

    “唔……”符黛咬唇一声嘤咛,汗湿的脸上一片艳色,水蒙蒙的眸子比清醒时更为惑人,一度颓然地瘫在床头,任他施为。

    就在符黛要崩溃之际,蒋楚风倏然起身,将自己等待已久的欲望埋了进去,一点征兆都没有,让符黛娇吟低喘的嗓音瞬间拔高,尖叫一声到了高潮。

    “哦……嘶……”蒋楚风闭上猩红的双眼,十分享受她高潮后痉挛不止的密道,那密密匝匝的夹裹挤弄,让他血液沸腾,理智溃散,霎时陷入情欲的疯狂。

    撑在符黛脸侧的双臂,肌肉紧绷,密布着汗水,彰显着男人勃发的力量。结实的红木大床,在激情的碰撞下,也发出轻微的响声。

    符黛微仰着头,被不断身上不断起伏的动作推得从枕头上向后滑去,脸颊和脖颈泛起的瑰色,衬着嫣红的枕巾,相映成辉。

    身体摩擦所升起的热度,尽数被拢在被子里,符黛檀口微张,像要快不能呼吸一般,急速喘息着。

    符黛感觉像一座大山压制着自己,顷刻间山摇地动,令她神魂颠倒,虽然觉得羞耻,还是禁不住哀哀叫出声,白皙的指节紧抓着被角,仿佛要撕出两个洞来。

    彼此的汗液交织在一起,符黛觉得浑身都湿乎乎的,被单黏在身上,将本就被桎梏的行动越发收紧,能动的只余粉白的脚尖。

    符黛觉得热得都快冒烟了,偏生蒋楚风好似毫无感觉,紧紧裹着她,挺动下身,啪呲啪呲地抽动着。

    热铁陷进蜜汁淋漓的蜜肉中,像丝绸一般嫩滑的触感和销魂的紧致感,让蒋楚风的呼吸亦粗重不堪,喷洒在符黛的面部,带着浓重的情欲气味。

    汗水打湿了他前额的头发,微蒙着眼睛,比平日里显得更为幽暗深沉。符黛被他紧紧盯着,心跳都不能自持,干脆攀上他的脖子,不去看他的眼睛,放纵自己沉沦在这颠沛的欲海中。

    蒋楚风顺势埋在她的颈窝,吮咬轻吻,留下一路玫红的印记。

    往常符黛怕留下印记让人看出来,所以撒娇威胁不准他亲这亲那,诸多限制。现在洞房花烛,不待符黛放话,蒋楚风就跟要把以前的都讨回来似的,带着一股又爱又恨的劲儿,嘬得肌肤上全是印子。

    细微的疼痛让符黛禁不住拧眉,报复似的也去咬他,不过他皮糙肉厚,符黛也舍不得真下嘴,糊了一堆的口水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