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蒋楚风笑着叼住她的嘴唇,不留缝地侵略扫荡,舌头像是一尾灵活的鱼,在她嘴里乱窜,搅得她舌根发麻。

    “唔——唔嗯……”符黛险些被他吻断气,急忙捶着他的肩膀头错开来。

    蒋楚风松开嘴,手掌从她饱满的额头向后抹过,继而又俯下身去,缠着她吮吻的同时,腰胯伏动,进得又猛又深,却不让她将呻吟泄出来半点。

    符黛粉嫩的身体被顶得直颤,眼泪都憋出来了,断断续续的呻吟自两人变换纠缠的唇间泄露出来,娇柔宛转。

    蒋楚风就跟开了闸的猛兽,颇有些不管不顾的架势,掐着符黛腰肢的地方,都显出了两个指头印。

    符黛也感觉到他与之前不同的放纵,没挨一阵就受不住了,又哭又叫:“啊哈……不要……轻点……啊啊啊……”

    符黛感觉自己就像被蒋楚风含在嘴里了一样,浑身上下没一处干的一处好的,这人还像个不满足的禽兽一样,在她身体上肆虐。

    这次符黛撒娇耍赖,威逼利诱通通不管用了,被他掐着腰狠肏了半晌,接连高潮了两次,声音都叫得沙哑了,可体内的热铁依旧保持着原有的硬度,没有丁点软化的迹象。

    符黛打心底里发慌,暗想他是不是为着这洞房花烛夜偷偷吃了什么药,怎么这半天都不出来一次,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啊……九哥,嗯啊啊……慢点……唔不要了……”

    蒋楚风吻着她可怜兮兮的脸,眼里带着柔光,动作却没有半点缓和。一手扣着她圆翘的小屁股往自己胯间压,一手揉弄着贴在胸前的柔软玉乳,看见顶端的粉蕊便馋得紧,张嘴便吞了进去,大力的嚼咬吸吮,让符黛的身体不自觉泛起一阵赧然的粉红。

    噗呲噗呲的抽动声,啧啧的水液吮吸声,无不淫靡又动人,全是蒋楚风一手制造出来的。

    符黛晕乎乎的,身体好似一直在汹涌起伏的扁舟上荡漾,没有靠岸的时候。

    蒋楚风捣了几下,将她翻了个身,捞起她雪白的臀部抵在胯间,大开大合地抽动起来。

    后入的姿势仿佛比先前的接触更为深层紧密,符黛尖叫了一声,紧接着便被捣得说不上话来,只能嗯嗯啊啊叫个不停。

    乌紫的阳具在水淋淋的蜜洞间进进出出,比方才更形粗壮,上面青筋凸显,狰狞可怕,强势地一次又一次直捣花谷。

    “啊……啊啊……”符黛抓着枕头犹觉得难以承受,又伸手去够床头的栏杆,被身后的男人一记深顶,腰软得直接扑了下去。

    得天独厚的资本,令蒋楚风格外任性,都不调整角度,就势压在符黛背后,硬挺挺的分身兀自浸在幽深的甬道里兴风作浪,间或摇摆着窄臀,旋顶着菇头触到的那块软肉。

    “黛黛……黛黛……我爱你……爱你……”

    符黛听着他的情话和身体力行的告白,泪涟涟地不停回应,只求他快些结束这场情事。

    她就像一条被捞上岸的鱼,翻来覆去都快榨干水分了,源源不断地补给着身上的男人,让其越战越勇。

    蒋楚风啪啪啪地猛插了一阵,觉得甚是不过瘾,捞着符黛又翻了一面,往她腰后垫了个枕头,继而掐着她腿根,咕唧一声将棒子挤了进去。

    “嗯——啊……”符黛咬唇细喘,柔软的胸脯高高低低起伏着,在紧随而后的顶弄中摇摆晃动起来,荡起一阵渐欲迷人眼的乳波。

    晶莹的蜜液裹在粗长的棒子上不断带出,将臀下垫的枕头都沁湿了一大片。细细一看,被男人耻毛附着的花丘花已经摩擦得红肿起来,无比可怜地被撑到极致,对入侵的巨物根本无从抵抗。

    蒋楚风看着包裹着自己的两瓣贝肉,尽根抽动了几下,直起腰以手撑着床面,卯足力气操弄起来。

    饱满的囊袋啪啪地拍击在光洁无毛的花丘上,黏连着四处沾染的蜜液,弄得湿乎乎一片。

    符黛张着嘴,双手紧攀着他的手臂,体内累积的快感在一瞬间爆开,差点将她冲得厥过去。

    蒋楚风趁着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的压力,深深入了几十下,才放开精关同她一起抵达欲海彼岸。

    灼热的精水浇注在柔软的体内,刺激着符黛颤抖不停的身体,像是能灼伤她的灵魂,让她久久无法回神。

    蒋楚风一手支撑着自己大半重量,一手抚着她轻颤的身体,引导着她平缓身体上的战栗。等得她眼中的迷雾散去,抱着她滚进一团被褥里,不掩身上的餍足。

    符黛轻飘飘贴在他健硕的身躯上,丝毫没有力气再动了。

    蒋楚风勾着她纤细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抚弄,间或放置唇边轻吻,只是闻着她身上香甜的气息,便觉躁动难耐。胯间凶兽没歇多久,又抬起了头。

    符黛累得快要散架,正迷糊着要睡过去,被他凑过来骚扰的唇舌搅得不安宁,娇声嘤咛:“唔……好累,不要了好不好?”

    蒋楚风意思意思忍了那么一小会,诚实坦言:“我忍不住了,黛黛心疼心疼我,再依我一次?”

    符黛心知肚明他的一次有头没尾,睡意都被吓醒了一半,夹着腿傍在他身上,打算当个鸵鸟。

    蒋楚风既兴起,有的是方法让她阵地失守。

    洞房的灯亮了几乎一夜,这个洞房花烛夜,蒋楚风是半点没浪费。

    回门[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

    x YuShU5点-C'1"O2"M/7541157

    ouse

    回门[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回门

    真的猛士,就是敢于承担放纵的后果。

    符黛一觉睡到新婚第二天下午两点,一翻身起来看见自己从头到脚跟起了风疹似的红印子,差点把自己吓哭。

    蒋楚风抱着哄了半天,咂着嘴瞅见自己的杰作,也有点心虚。

    好像大概也许真的过分了点……

    “都怪你,都说不要了!后天还要回门呢,我怎么见人!”符黛皱着眉挤着眼,半仰在他怀里,被子里还叉着腿,因为刚上过药动也不敢动,一动腿就跟抽筋似的。

    蒋楚风只能一个劲点头认错,揉着她的腰肢。

    符黛觉得他应得倒勤快,根本就没听进去,于是狠心道:“回门之前你去别的房间睡!”

    蒋楚风正点着头,一听这话连忙顿住了,严词拒绝:“那不行!”

    “那你不准碰我!”

    蒋楚风看着她锁骨间的痕迹,心想就是他现在想碰也碰不成了啊。

    新婚这三天,符黛是真的没下来过床,吃饭都是蒋楚风端进屋喂的。

    蒋宅的下人们都偷偷叹息,他们家九爷也太不怜香惜玉,他们到现在都没见过太太的面呢!

    蒋楚风就跟个夜猫子一样,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就发春。

    符黛拿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还能感觉到身后这人硬挺挺地戳着她。

    “你去客房睡啦!”符黛转过身,拱了拱他。

    蒋楚风无视自己胯下一柱擎天,拍着她的肩背道:“你睡你的,我不动你。”

    符黛被他铜铃似的两眼盯着,哪里能睡得着,给他出主意:“那你看会书吧。”

    蒋楚风想了想,还真去书房拿了本书,符黛见他这么乖觉,笑了笑抱着被子惬意地窝着。

    床头的小台灯开着,微黄的灯光照着蒋楚风的侧脸,有着一丝他平日不见的书卷气。

    符黛定定地看了他一阵,又裹着被子蹭到他身旁,娇声道:“九哥你给我讲故事呗。”

    蒋楚风伸手揽过她,张嘴就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哎呀!”符黛嫌他拿老掉牙的糊弄自己,拿头顶了他一下。

    蒋楚风笑了笑,合上书本,“想听什么?”

    “随便。”符黛勾着他修长的手指头,抛出一个世纪难题。

    蒋楚风想了想,开始讲:“从前有一个人叫阿爽,有一天他死了,出殡的时候,家里人哭灵,直喊‘爽啊……爽啊’,路人不解,就问他们,人都死了你们爽什么啊?家人痛哭流涕,‘爽死了……爽死了!’”

    “没了?”

    “没了。”

    符黛撇嘴:“你这讲的什么,一点都不好笑。”

    “那我给你讲个七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吧。”

    符黛一听,就觉得这个故事不正经,一晃脑袋:“不听!”

    “你想什么呢。”蒋楚风掐掐她的脸,一副正经的样子,“我要讲的是八仙过海。”

    符黛窘了窘,就没听人把个神话故事说得这么引人遐想的,她啃了啃他的袖子,道:“我最喜欢听老一辈人讲那些神神鬼鬼的故事了,你也讲一个给我听嘛!”

    蒋楚风一直对自己跟她的年龄差距耿耿于怀,现在听她说“老一辈人”,莫名觉得扎心,道:“你也说是老一辈讲的故事了,我还一枝花呢,怎么会知道。”

    符黛没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