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他还记着那句“三十一枝花”,噗嗤一笑骂他厚脸皮。

    不过到最后,蒋楚风也没拗过符黛,将听过的灵异传说都给她讲了。

    符黛听得有滋有味,睡觉的时候却越想越害怕,一个劲儿往蒋楚风怀里拱。

    可苦了蒋楚风,三更半夜还起来冲了三回冷水澡。

    符黛睡了一阵,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看着黑洞洞的房屋,又没出息地拉醒了身旁的蒋楚风。

    “九哥,你帮我开个灯呗。”

    蒋楚风睡得不沉,她一动就睁眼了,看她在床上坐了老半天没下去,有点好笑,伸手拉亮了床头的灯。

    “胆子没多大,还一个劲儿缠着人给你讲,现在害怕了?”蒋楚风先下了地,站在床边朝她伸手。

    “我过两天就忘了。”符黛不好意思地笑笑,掀开被子跳到了他怀里,使唤这个人形代步工具是越来越熟稔了。

    蒋楚风等她解决完了,抱她上了床,自己才又走进洗手间去,出来的时候看见符黛蒙着被子跟个不倒翁似的坐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符黛拍拍床铺,迫切地朝他招手:“快来快来!”

    要不是她的样子实在好笑,蒋楚风都觉得这话就是在求欢,他一定当仁不让就扑上去了。

    符黛整个缩在他怀里,才觉得有安全感,满足地蹭了蹭被角,眯上了眼。

    暖暖软软的一团紧靠着自己的心怀,蒋楚风亦是惬意,能在以后的每一天,一睁眼就看到她,无不是一件美事。

    新婚之际,蒋楚风和符黛就像个连体婴,基本没分开过。蒋楚风更是公然给自己放了大假,一切事务都扔给了韩元清,忙得韩元清几头跑,来蒋宅诉苦还被嫌弃瓦数太大,坐了没一会就被赶出去了。

    符黛也感觉自己的日子过得飘飘忽忽的,简直就像梦里一样。

    到回门的时候,符黛一身的印子还没消完,便又把蒋楚风数落了一顿。

    蒋楚风歪在一边的椅子上,支着下巴欣赏着她在衣柜前选衣服,压根没有半点悔过之心。

    符黛选了大半天,都是遮了这里遮不了那里,最后拿了一件角落里的旧式斜襟袄裙来。

    好在现在天气还不是很热,宽袖大摆的袄裙穿着虽然严实,倒不会很热。

    符黛从来没穿过袄裙,因为符家那位老太太是个守旧派,一直钟爱袄裙,所以符黛觉得这类衣服透着一股子陈旧气息,仅这一件还是她出嫁的时候陈玉叫人做的,橘色偏红的料子,外面加了一层薄纱,印着金线牡丹,看着倒是华贵异常。

    符黛拎着裙子抖了抖,觉得自己穿着好看,才满意地点点头。

    蒋楚风也是第一次见她穿袄裙,不由眼前一亮,按捺不住地站起了身。

    “回门前不准碰我。”符黛一看他闪闪发亮的眼神就知道他想干什么,拿着梳子指了指他,站在镜子前盘头发。

    蒋楚风被她指着站在两米开外,摸摸鼻子看着她,打着小九九。

    符黛还没穿鞋子,宽大的袄裙从脖子处开始遮得严严实实,就露着她一点白皙的脚尖。

    就是这一点点让蒋楚风心痒难耐,觉得那粉白的一角总在勾引着他往里遐想。

    符黛还不知道蒋楚风已经想好回门以后跟她大战三百个回合了,还美滋滋地举着小耙镜照自己盘的头发。

    陈玉一大早就跟张妈去了菜市场,张罗了一堆好菜等着小两口。

    符黛一进门就猴到了父亲背上,直呼想死了,一顿父女情深,把蒋楚风夹在门边退也不是进也不是,还是陈玉开口道:“行了,就你们父女矫情,三天没见又不是三年没见,快进来!”

    符黛转而去缠着陈玉,撅嘴道:“我都嫁人了,您怎么一点都不想我。”

    陈玉正和张妈照应着端菜,闻言笑道:“一回来就跟个牛皮糖,我想你干什么!”

    符黛朝蒋楚风那边瞟了一眼,心道可有人稀罕她这块牛皮糖了。

    在家吃了二十年的菜,符黛的口味还是偏向于这边,见桌上都是自己爱吃的,手一伸便去偷吃,被陈玉看见了,拍了下她的手背。

    “洗手去!”

    符黛悻悻地收回手,一副可怜相:“陈女士你变了,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就是盆洗脚水,泼了还嫌弃!”

    陈玉捏了块肉堵上她的嘴,“你这张嘴啊就招人嫌弃!”

    符黛这才嚼着嘴里的肉,心满意足地去洗手了。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说起来符黛毕业后的去向,因为一毕业就结了婚,符黛还真没来得及好好想过这个事。

    符秋生虽然宠符黛,可也没打算就让她什么都不干家里呆着,那样多年的书都白读了。

    蒋楚风自然是以符黛的意愿为主,当然排除出过留学这一条。

    “其实我想跟小倩合伙开店。”符黛觉得她入个股,把温倩的杂货店开大一点,一方面自己有事做,一方面也能帮到温倩。

    陈玉压根不看好她,泼了盆凉水:“就你这没拨过一个算盘珠子的,开店做生意还不得把自己赔了。”

    符黛抱着身边的大树,道:“我有参谋,才不怕!”

    众人听她有了主意,也就不多加干涉,总归有蒋楚风这个大靠山照应着,什么事也没有。

    符月因为之前耽误了课程进度,还在女高读书,毕业怎么也得一年,如今正跟学校的同学办报弄杂志,倒也有了着落,符秋生一高兴就多喝了两盅,话也多了起来,硬拉着蒋楚风要下两盘棋。

    符黛还真怕他喝醉了输得一塌糊涂,到时候又委屈得跟个什么似的,偷偷叮嘱蒋楚风:“你让着他老人家一些。”

    蒋楚风挑眉,“你就知道我会赢了?”

    符黛一直觉得他是个深藏不露的,好像没有什么东西是他不会的。

    对于符黛的高看,蒋楚风还是挺高兴的,好像为了显摆似的,一上场就把老丈人逼得落花流水。

    符黛虽然不懂象棋,可看棋盘上自家父亲那可怜兮兮的几个兵卒,就知道他输得有多惨了,不由捏了捏蒋楚风的胳膊。

    符秋生盯了半天,觉得无路可走,将棋子一放,手一挥道:“把我的围棋拿出来!”

    这是象棋吃瘪了打算换个方法赢回来呢。

    陈玉乐得看他们明争暗斗,将棋盘换了上来。

    符黛见蒋楚风熟稔地捻着围棋子,就知道他是练过的,低声道:“你要再这么赢下去今天就别想回去了。”

    蒋楚风一看符秋生红光满面越挫越勇,转念一想便不着痕迹地让了几步。符秋生也特别容易满足,赢了一盘就心满意足地休息去了。

    蒋楚风暗道,这老丈人其实太容易哄了。

    顾及着符黛想在家多待一阵子,蒋楚风也没急着走,陈玉就让他们去符黛之前的屋休息一会,等下午了一家子再出去吃海鲜。

    符黛嫌袄裙穿着不方便,压皱了也不好整理,便从衣柜翻了一件睡衣准备换。蒋楚风将门关好,就将她堵在了浴室门口。

    “人可都在呢,听见了多尴尬!”符黛竖起青葱食指,抵住他欲吻过来的嘴唇。

    “听不听得见就看黛黛的了。”蒋楚风一张嘴,将她指尖吞没,舌尖贴着缓缓摩挲。

    指尖的酥麻很快传遍全身,符黛红着脸缩回手指,欲往后撤的时候被他一把搂回来,放在了门边的矮柜上。

    符黛一看他要动真格的,踢着脚要下地,蒋楚风抓着她小巧的绣花鞋尖,将两条腿分卡在自己胯边,刺啦两下将她里面的绸裤撕得破碎。

    符黛不可置信地瞪着眼,她都怕衣服弄皱了,这人居然直接撕了!

    偷偷摸摸(H)

    符黛气得对着蒋楚风又踢又打,却都是像是给他挠痒痒似的,他非但不痛不痒,还享受得很。趁着符黛下盘失守的时候,将裤子的拉链一拉,纵着歇了几天的巨兽就对准了泛着潮气的小蜜穴。

    符黛还没彻底湿润,觉察蜜洞口虎视眈眈的东西,吓得一抖,态度就软了一半,娇声唤着“九哥”以求开恩。

    蒋楚风倒是缓着动作没一下进去,抱着她又亲又吮,是打定主意就要在这里过把瘾了。

    “黛黛若是怕人听见,一会可记得不要叫得太大声。”

    “你就是头喂不饱的色狼!”符黛咬着唇,抑制着被他揉乱的呼吸。

    蒋楚风对自己的认识倒十分清楚,被骂了也不生气,反而笑得很开怀,吓得符黛急忙去捂着他的嘴。

    蒋楚风素来有闲心调教符黛的身体,总能探索到令她神魂颠倒的敏感点,不过抚弄了几下,她便湿得一塌糊涂了。

    硕大的肉冠劈开柔软的贝肉,带着一种强势的力道,越往深处推,符黛便越是喘得厉害,扶在蒋楚风肩头的手指将他的衣服揪得皱巴巴的。

    等到肉冠抵到发颤的幽深之处,蒋楚风呼了口气,一下一下律动起来,起先还是缓慢进出,没一阵就开始乱了节奏,力道大得将低下的柜子都杵得响了几下。

    符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