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完全忘了鸿门从来就没交到过蒋老爷手上,鸿门的任何东西蒋老爷自然没权利过问。

    蒋成良打从老爷子把鸿门交给蒋楚风时就心存嫉妒与不满,哪里会细想其中的关键,一看遗嘱上只字未提,就觉得还是蒋老爷偏心,又或者是蒋楚风在遗嘱上动了手脚,总归心怀不满。

    “鸿门是爷爷一手创立的,也是蒋家的,凭什么只给你一个!”蒋成良一把扔下遗嘱,大为不满道。

    “鸿门是不是蒋家的,并不是你我说了算,你要有本事,只管自己去拿。”蒋楚风觉得蒋成良贪心不足的样子着实可笑,见事情已经落定,脱了长褂外面的孝服,团了团扔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该尽的孝道我仅止于此,明天大殓,诸位就不必再邀了。”蒋楚风说罢,揽着符黛就走。

    符黛身上还穿着黑色滚边的白旗袍,回头看灵堂内烛火闪烁,犹疑道:“我们这样走了没事吗?”

    “他对我娘无情,我等他自己咽下最后一口气,已经仁至义尽了,哭天抹地自有他那位好太太。”蒋楚风低头看见符黛发间的白色绢花发卡,伸手一抽扔在了路边。

    有求必应[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

    x YuShU5点-C'1"O2"M/7576625

    feise

    有求必应[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有求必应

    蒋老爷大殓,蒋楚风真的连面都没露,众人对此议论纷纷,却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什么。

    蒋楚风历来都是我行我素,更不会对别人的异议有所在意,仿佛没事人似的,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

    只是随着蒋老爷的逝世,蒋家的内斗也逐渐浮上水面,以前是暗箭,现在就是明枪了。

    “蒋老三似乎还不死心,我听到他近些日子尽往老爷子的旧部跟前凑,这是打算收买人心呢?”韩元清叼着烟,对此一脸的不屑。

    “鸿门的老将都退居二线了,要是能被他请出来,那才是活得不耐烦了。”蒋楚风对蒋成良的一举一动都很清楚,知道他打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主意,压根也不担心,“他要是能把蒋家的那些老骨头请出来,这我倒信。”

    “也是,这老太太荡秋千,玩命的事,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答应。”韩元清笑了一声,掐了烟走到蒋楚风办公室新隔出来的台球厅,拿起一旁的球杆,“九哥,来两局?”

    蒋楚风把台球桌上的三角框拿开,抬了抬手让他先发球。

    韩元清拿着一旁的滑石粉块擦了擦球杆杆头,还忍不住感慨:“这洋人别的不行,玩的东西倒是一大堆。”

    “吃喝玩乐才是生活,古来皆如此,洋人在这一点上倒是看得挺开的。”

    台球也是才来的新鲜玩意儿,两人也是琢磨着打,一边还不误安排些别的事宜,所以符黛一直都说他们是长了两颗心,可以二用。

    韩元清是知道符黛每天必然会来找蒋楚风,呆了一阵就怕自己这个千瓦大灯泡太碍眼,问道:“怎么今天九嫂没来?”

    蒋楚风抬眼看了下挂钟,道:“还差点。”

    符黛的店铺都是五点左右关门,从店铺到他这里,坐车也得二十分钟,所以他把时间掐得很准,等到放下球杆端起酒杯的时候,符黛刚好进门。

    蒋楚风见她捧着一袋子的毛线,一进门就滚了一地,花花绿绿各种颜色的都有,脸上就扬起了笑。他看着滚到自己脚边的一个毛线球,用球杆一挑直接挑进了球桌里,笑道:“天还没冷呢就开始织毛衣了?”

    “等天冷才织哪还赶得上穿戴。”符黛装好怀里那一堆,去球桌上拿掉了的那个,蒋楚风却用球杆一推,给打到了另一边。

    韩元清嘿嘿笑着,跟着自己九哥不学好,见符黛走到自己这边来拿,又给推了回去。

    “你们两个!”符黛捉了几次没捉着,从怀里拿出来两个毛线球,一边一个狠狠丢了一下。

    两人笑着把毛线球捡回来放到她提的袋子里,韩元清伸了个大懒腰,贱兮兮道:“九嫂既然来了,我看我也得走了,省的一会又被人嫌弃。”

    “那刚好,我在街上碰到秦芹了,还是她开车送我过来的,这会大概还没走远吧。”

    韩元清闻言,皱了皱鼻子,显得不甚在意,脚步却已经朝着门口走了。

    “我就说他迟早会姓王,他自己还不信。”符黛摇了摇头,对韩元清这种死鸭子嘴硬也是不懂。

    蒋楚风捏了捏她的鼻子,忽而又想起来件事,追出门去跟韩元清说了。

    符黛装好自己的毛线球,看见球桌上滚得四散的五彩小球,好奇地上去抓了一个,掂量着还挺沉,又兴致勃勃抄起一旁的球杆学着蒋楚风他们的样子戳了戳,看着小球跑到角落的洞口,咕噜一下滚了进去,觉得这游戏又无聊却又好玩的样子。

    蒋楚风回来就看到她有模有样地趴在球桌上的样子,纤腰一塌,小屁股撅得圆啾啾的,简直叫人一阵火起。

    “我教你打?”

    符黛刚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就觉着屁股后面硬邦邦地顶了一包过来,抬了抬肩膀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娇声道:“才不要,你又不正经了!”

    不过符黛的推拒显然不起任何作用,蒋楚风在她转过身来的时候,顺势将她压在了球桌上,一口就攫住了她粉润的唇。

    “唔……”符黛觉察他不规矩的大手已经袭上胸口,嘤咛一声,攀上了他的脖子,放任他为所欲为了。

    好像自从上次蒋楚风把以前的事讲给符黛以后,她就格外顺从,好似真的把他当成了心灵柔弱的小可怜,基本是有求必应。蒋楚风暗暗笑符黛傻乎乎的,不过并不打算拒绝这个意外得到的福利,触到她主动探过来的小舌头,眉目一弯,吻得愈深。

    符黛被他吮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细细的喘息呻吟不经意地在缠绵的唇间溢出,撩动着彼此的情欲。等到蒋楚风微微错开,唇瓣已经像绽放的玫瑰一样,红艳欲滴。

    蒋楚风解开她领口的扣子,兀自忙碌不停,将白嫩的肌肤吮吸出一片玫红的印迹。

    太阳才刚刚落山,屋内的光线还有些亮,符黛裸着半个肩头,有点害羞了缩了缩,胳膊一绕搂紧身上的人,不让他黑沉沉的眸子再看自己,却又被他揉得全身无力。

    蒋楚风趁机翻转过她的身体让她整个爬向球桌,手底下窸窸窣窣一阵忙碌,将她的短裤和袜子卷了下去。

    “嗯……”符黛被他一双手到处乱摸,像点着火一样,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她配合地抬了下脚,将袜子之类的踢到一边,保持着微趴的姿势。

    “黛黛真乖。”蒋楚风啄了下她已经微肿的唇瓣,大手摸着她光滑挺翘的臀部,向前头一滑就伸进了羞涩紧闭的腿间。

    符黛一声急喘,身体窜起的酥麻还是让她禁不住扭动了一下。

    蒋楚风的指尖寻到细嫩的花唇,触到上面些微的黏腻,滑动了一下便钻进了细腻温热的甬道里,贴着内壁的软肉,寸寸抵进。

    “嗯啊……啊……”敏感的甬道根本受不得刺激,符黛一下就想从球桌上起来,不过被蒋楚风整个压着,动弹不得,小屁股左拧右晃地想要摆脱里面作乱的手指。

    随着蔓延的快感,更多的空虚翻涌上来。符黛踢动了一下脚尖,忍不住娇声叫了声“九哥”,微微偏过的眼眸,清纯又迷人。

    蒋楚风深吸一口气,狠狠亲了她一口,正起身来解开了皮带的搭扣。

   3w 点tC5 555 5点 c 0-m——————————————————

    (近来更新奇慢,还请大宝贝们多多包涵~我三次元本身是做专题记者的,上班也是写稿,业余还有兼职也是写稿,在这里的小爱好仍然是写稿,真的生活除了写稿就是写稿_(:зrdquo;∠)_现在手头还有别的稿,所以这边都是忙里偷闲,可以慢慢爱我但是不要不爱我呀QAQ)

    球桌(H)

    火热的巨龙一下弹跳出来,啪地一下打在白嫩的臀部。符黛感受到那硬挺的灼热,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乖顺地趴着,咬着粉唇准备迎接那强悍的进攻。

    蒋楚风只半褪着长裤,深喘着一寸寸进入羞涩蜷缩的身体,朝铃口聚集而来的细密压力,直叫他头皮发麻。

    “唔……唔啊……”符黛急喘了几声,身体就下意识战栗起来,被粗硬的棒子撑开的蜜洞口,不受控制得收缩着,似推拒又似迎合,一口一口吸咬着粗壮的分身。

    销魂蚀骨的快感从菇头顶端,窜遍蒋楚风的全身,他吸了口气,便耸动窄臀抽动起来。

    棒子在已经湿润的甬道里急速进出,啪叽啪叽的响声,诠释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情事。

    后入的姿势,让性器的接触更为贴合。圆硕的菇头撑开粉红的花口,粗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