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跑起来,狠了下心闪回身去。

    他是真怕自己忍不住跳下去把她抱在怀里。

    符黛紧跑了两步,支着两手喊:“你要不回来我真的不会等你的!”

    话音刚落,符黛的眼泪便哗啦啦流了一脸。

    (卡,很卡。我要是写出来什么很不合逻辑的东西你们轻点打呀QAQ)

    平洲韩家[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PO18脸红心跳

    x YuShU5点-C'1"O2"M/7609306

    N k'7 0点 :c ,o;m

    平洲韩家[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PO18脸红心跳平洲韩家

    蒋楚风走后,沈铎就派了一支亲兵监护着宅子前后,平日里更是有秦芹跟韩元清守在左右,符黛被保护得极好。

    符秋生夫妇和符月也被接了过来,一来是怕有人会从他们着手,而来也是为陪着符黛。蒋楚风不在,越州又是风雨欲来,在符秋生夫妇看来,符黛还是一个小姑娘家,遇着事情也不知怎么应对。

    “唉……当初我就不想让黛黛跟楚风过多接触,怕的就是今日这局面,想不到到头来,是怕什么来什么。”

    夜深人静之时,符秋生还是忍不住发出叹息。

    陈玉比符秋生看得开,道:“有道是千金难买我愿意,他们彼此喜欢,就是你再不同意也没办法。儿孙自有儿孙福,最后会怎么样都是各人的命,你也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现在由不得我不想啊,要是楚风在外面出什么事,黛黛不是得守寡了。”

    符秋生刚说完,就被陈玉呸了一下,“胡说八道什么呢!先前元清还传来消息,人都好好的呢,你怎么尽往坏处想!”

    符秋生知道这话也不吉利,乖乖地闭上了嘴,等了一会又问:“黛黛睡了?”

    这几日符黛虽然面上不显,可是食欲明显减退,下巴都瘦没了一圈,他们看着只能干着急。

    陈玉叹了声气道:“我走的时候是睡了,这会估计又一个人偷偷哭呢。”

    “那让阿月去陪陪她吧。”

    “算了,让她哭出来也好,憋在心里总不好受。”

    符秋生摘下眼镜,也没心情继续看手里的书了。

    符黛兀自缩在被窝里,等眼泪流得差不多了,这一天的郁气也就消散了。她翻身下地,从衣柜里拿了蒋楚风的一件衣裳出来,套在了枕头上抱在怀里,闻着他的气息才能安心入睡。

    小九和小十就依偎在她脚边,有时候觉察她睡得不安稳翻身,就会撑起四肢低低叫一声,从脚边爬到她身侧。

    白天的时候,符黛还会照常去店里。她怕自己闲下来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所以关店后,不是跟秦芹去靶场练枪,就是再家里跟陈玉符月他们学做菜,或者织毛衣,每天的夜晚反而是最煎熬的时刻。

    与此同时,远在滨州的蒋楚风,也是饱受相思之苦,却又不得不分出神来处理诸事。

    “九爷,这边的人已经安排过去了,等鸿门里的内鬼浮上来,一抓一个准。”下属见他面色不明,也不太确定他要怎么处理这些人,“几个元老的后裔,是否要留下回去处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蒋楚风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对这些人也没什么好同情的,“他们既能走到这一步,也该想到是什么下场,如今也不过是成王败寇的结局。”

    蒋楚风接掌鸿门的时候年纪轻,虽然有蒋老爷子亲手推上去,到底不是真的能服众。元老们尚且不会为难一个小辈,可他们的后代就不会把江湖义气放在眼里,这几年下来,生反骨的人也不少。

    这次蒋成良要夺鸿门,也是找准了这一点,暗地里跟鸿门内部的人打了不少交道。

    蒋楚风早知有一天必然要从鸿门的根基上剐蹭一番,所以悄无声息之中,把一些重要机构都转移到了滨州这边,等到真的生变之时,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蒋成良等人以为蒋楚风来滨州也是集结人马,所以打着不让他从滨州活着回来的主意,一路上围追堵截。蒋楚风早知如此,在中间停靠的小站时就换乘了汽车。

    等蒋成良的人到了滨州后反应过来,已经再找不到蒋楚风的人了。

    电话打到蒋成良那里,蒋成良便发了一通脾气。

    “都是一群废物!跟人都能跟丢!”

    弄不死蒋楚风,蒋成良一颗心就跟扔在针堆里一样,刺得难受。他也怕,万一蒋楚风这次回来,他真的就要一败涂地,再无翻身的可能了。

    “三爷,现在怎么办?”底下的人也都是跟着蒋成良豁出去了,深知这其中的利害。

    蒋成良焦躁地转了几圈,忙道:“马上联系韩家那边的人,让他们千万要把蒋楚风荡住!”蒋楚风从滨州回来,无论如何都要经过平洲,就看韩家的本事了。

    那厢,韩元清也接到了蒋楚风不日就会回来的消息,忙兴高采烈地去告诉了符黛。

    符黛悬了好久的心一瞬落地,捂了捂发热的眼眶,此刻才知彼此骨血相系居然是这种又欣喜又痛苦的感觉。

    “这下可好了,不用再提心吊胆了。”陈玉把一碗燕窝推到符黛面前,劝着她多吃些,“在楚风回来之前可得把下巴肉养回来,不然他还要怨我们没把你照顾好。”

    符黛拿起汤匙,含着笑意嗫嚅:“他不敢的。”

    众人见她的脸上终于恢复了明媚,都会心一笑。

    秦芹接了个电话,见韩元清坐在这里似乎没什么事,便道:“正好你在这里,我去督军府一趟。”

    多日来秦芹都守在宅子里,符黛觉得挺不好意思的,道:“想必少帅身边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你,这次回去以后就不必来回跑了,反正人也快回来了。”

    秦芹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心道符黛单纯,鸿门内部有变,岂是轻易就能摆平的,若不把根子清洗干净,他们的命还是时刻悬在别人手里的。

    韩元清说蒋楚风大概后日会回来,具体的时间也没说。

    头天晚上符黛就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

    陈玉正在厨房里煮红豆粥,看见她起这么早,还讶异了一下,“怎么不多睡会儿,以前可是从来没见过你起这么早的,也就楚风有这本事。”

    符黛被她说得好不好意思,缠着她撒了会娇,喝过粥后便坐在沙发上等。

    韩元清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听见符黛等了一上午,道:“九哥没坐火车,怎么也得晚上才到,九嫂起这么大早,等到了晚上哪还有精神迎接九哥啊!”

    符黛恼羞成怒地拿起沙发上的靠垫给了韩元清两下,“那你不早告诉我!”害她像个傻瓜一样,天没亮透就起来了。

    “哎哟,我也是刚知道,这不就赶紧跑来传消息了!”

    吃过午饭后,符黛终于有些撑不住眼皮,便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陈玉叫人给符黛拿了条毯子披上,小声问韩元清:“元清啊,楚风确定今天会回来吧?”陈玉还真怕韩元清会哄符黛,到时候让这丫头白盼一场,又得闷闷不乐好几天。

    “消息准着呢,您放心。”

    韩元清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正待告诉她确切的时间,就听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个下属,跟他附耳说了几句。

    韩元清嘴里的烟头吧嗒掉到了地上,脸上的神情一下收紧,没有了平日的吊儿郎当。

    “消息是哪儿传来的?”韩元清好似从未有过的慌乱,声音也抑制不住大了起来,也没顾上会吵醒符黛。

    “是鸿门的兄弟拼死带回来的消息,九爷已经被那边扣了起来。”

    “不是说好不会动的么……”韩元清抓了抓头发,一时间六神无主。

    符黛在睡梦中也不甚安稳,醒过来便看见韩元清焦急地满地乱转,听到他们说的话,忍不住捻紧胸前抚着的手,“九哥……出事了?”

    韩元清看向符黛,也不知道怎么瞒着,神色前所未有地凝重,“九哥被韩家的人截了。”

    “韩家……平洲韩家不是你……”符黛也有些发懵,韩元清尚在越州,不仅与蒋楚风是拜把子的兄弟,还是鸿门的二把手,韩家怎么会对方蒋楚风呢?

    四大家的许多纠葛,符黛其实并不清楚。韩家把韩元清留在越州的目的,也是想时刻监控着越州的形势,以期有朝一日能回来分得一席之地。再有鸿门加持,韩家的野心也逐渐变大,跟许多元老后裔一样,想取而代之。

    韩元清是家中幺子,一直以来深受韩老爷喜爱。这些年父子俩也进行了不少拉锯战,韩老爷一方面想锻炼韩元清,一方面也知道不是机会,所以一直都没打蒋楚风的主意。

    这个无形之中形成的“条约”,在韩家父子之间也算存活了许久。韩元清也在想怎么才能让韩家彻底放弃越州,只是没想到他还没找到确切可行的办法,平洲那头就开始了筹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