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铎手里的股份,蒋成良不但不能动,必要的时候还得送出去一些。

    只是没想到,蒋成良的热脸压根就没机会贴过去,直接就被沈铎挡在了督军府大门外。

    “有什么事,让蒋楚风亲自来跟我谈。”

    沈铎说完这句话,也不看蒋成良是什么脸色,转身就进门了。

    沈铎的态度,无疑是在告诉众人,鸿门的主事人他只认蒋楚风一个,哪怕现在蒋成良动作再多,也被当成是个跑腿的。

    蒋成良脸上下不来,差点没忍住砸了督军府的大门。

    韩元清听到这事儿,也是乐得不行:“行啊,还算这小子厚道,光明正大就让蒋老三吃瘪了!”

    一旁的蒋行舟也是暗笑不已,他知道沈铎不会直接插手鸿门的事情,不过挡住蒋成良的示好,无疑会让他们方便许多,可也不敢就此放松下来。

    “西药厂他拿不走,恐怕还会有大动作,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了。”

    韩元清自然知道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越到最后的关头越不能对蒋成良放低警惕。

    韩元清撕去了日历上的一页,眸光雪亮,“九哥也该回来了吧。”

    他私下里已经跟苏承通过消息,得知他九哥已经秘密离开平洲,只是这几天一直没有联系到人,也不知走到了哪里。

    韩元清仰靠在椅子上,手里夹着的一支烟也燃到了尽头。

    秦芹他们比蒋楚风先到越州,她是沈家的人,自然不在排查之内。

    她进了城后就直接去找了韩元清,韩元清才知道情况。

    “我看各个关口都有人暗中搜查,蒋九爷想要进城,怕是不容易。”秦芹也想过去向沈铎求助,不过沈铎一旦出手,就不是个人的事了,沈铎暗中允许她去平洲,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看来,是时候给蒋老三找点乐子了。”韩元清眯了下眼,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蒋楚风那边也是在越州城外徘徊了几日,一直没法子。

    韩元清假装松了口,在韩家的簇拥下跟蒋成良开始对垒。蒋成良一直顾忌着韩家会跟自己倒戈,所以得知韩元清带领众人反击的时候,就忙不迭把各处的人召了回来,蒋楚风因而可以轻易进了城。

    但韩家这边依旧不好糊弄,蒋楚风名下各处地方都被严密监视了起来,就连符秋生那里也有人守着。

    蒋楚风只能带着符黛再度躲藏起来,暗中寻找机会与韩元清他们联络。

    两个人一路狼狈,又身无分文,白天也不敢行动,夜晚便蜗居在城隍庙里。蒋楚风倒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在自己的地盘上被逼得动弹不得。

    深秋的夜显得无比寂静,城隍庙里除了冷冰冰的神像,也没有了人烟。

    符黛朝着神像虔诚地拜了两拜,嘴里嘀嘀咕咕了一顿,上前把盘子里的供果拿了两个,溜回了神像后面。

    “我已经请示过城隍爷了,可以吃了!没准还能给我们一点好运气!”符黛把果子塞了一个到蒋楚风手里,蹲坐在一旁,兀自像个小松鼠一般啃了起来。

    蒋楚风曲着一条腿靠墙坐在一侧,抬手碰了下她鼓鼓的腮帮子,见她朝向自己亮晶晶的眼神,心底就软得一塌糊涂。

    庙里的上供的东西不少,倒比两人在山里风餐露宿好了很多,符黛经历过前两天的跋涉,现在觉得这里就是天堂,所以也没有什么怨言。

    符黛填饱肚子,窝在蒋楚风怀里便睡了过去,有点脏兮兮的脸上是一派安然的神色。

    蒋楚风看了看窗口那里偏了一截的月亮,估摸着时间差不多,轻轻摇了摇符黛。

    “黛黛……醒醒黛黛。”

    符黛醒过来,见蒋楚风似乎打算动身,揉了揉黏在一起的眼皮,强打起精神。

    “要回家了吗?”

    蒋楚风看着她迷迷糊糊的神情,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扯出一个成竹在胸的笑容:“对,回家。”

    两人悄悄出了城隍庙,趁着深夜四下无人,一路小心翼翼地潜到了符家附近。

    蒋楚风连着查探了几夜,知道大宅那里虽然有韩元清在,不过韩家的人也在那里守着,纵然回去了也怕没有办法冒头。所以只能先到符秋生这里来,再不济也得先把符黛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蒋成良的人依然守在附近,不过比起白天松懈了许多,只有零星一两个人在车里盯着。

    蒋楚风观察了一阵,也没打算走正门,拉着符黛绕到了后面的一处下水井盖处。

    锈迹斑驳的铁盖一揭开,一股腐烂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符黛看着里面黑黢黢的,内心也是排斥了一阵。不过她也不敢多耽搁,在蒋楚风跳下去后,毅然托着他的手掌跟了下去。

    (走主剧情又有点卡,这几天更新可能会慢,提前放好么么哒~)

    难夫难妻[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PO18脸红心跳

    x YuShU5点-C'1"O2"M/7627804

    spirea

    难夫难妻[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PO18脸红心跳难夫难妻

    鼻端充斥着浓重的腥臭味,两脚泡在冰冷的污泥里,符黛的脑子里已经什么都顾不得想了,跟着蒋楚风的步伐,机械般往前走着。不过百来米的距离,就像是走了好几个小时一样。

    从另一端出来,符黛霎时觉得堵住的口鼻都通畅了。

    顾不得多清理脚上的淤泥,蒋楚风带着符黛猫着腰从一侧的窗户溜了进去。

    这个点家里的人正该是睡得熟,不过符家夫妇一直担忧着符黛他们,哪里能睡得安稳。

    符秋生正下来倒水,就看见一边的窗户里翻进来两个人影,当下还以为进了贼,抄起一旁的扫帚就要往上抡,还是符黛忙喊了一声:“爸爸!”

    符秋生定睛一看,手里的杯子一下滑到了地上,啪擦碎裂的声音惊动了楼上的陈玉。

    “你怎么也不开灯,黑乎乎的能看见什么。”陈玉从楼梯拐角下来,眼一抬看清对面的两个人,顿时就失了冷静,“黛黛!”

    自从符黛走了以后,夫妇俩几乎没睡过一个囫囵觉,眼见人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陈玉还有些不敢相信,抱着符黛看了又看,母女俩哭作一团。

    符月看到狼狈不堪的符黛,也是红了眼眶。

    符秋生见蒋楚风小心地掀着窗帘朝外看,便道:“先上楼再说。”

    “老爷怎么了?”

    一旁的房间里,张妈走了出来,符秋生忙让蒋楚风他们先去书房,转身把窗户关好,“没事,我下楼倒水不小心摔了杯子,我收拾好了,你去睡吧。”

    张妈闻言,又退了回去。

    符秋生把地上的泥印处理了一下,跟着上了楼。

    陈玉看着两人跟泥沟里滚出来的样子,又是担心又是纳闷:“你们这一路上是遭了什么罪?秦小姐早就回来了,也没你们的消息,我担心得要命!”

    符黛听到秦芹回来了,心里松了口气,继而道:“城外面都有人守着,我们观望了好几天才敢进来的。”

    符秋生道:“韩先生也来这里跑了好几趟了,他似乎也被人看得极紧,让我有了你们的消息也不必送到大宅那里,直接找秦小姐就好。”

    符秋生从一本书册里翻了翻,找出来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

    蒋楚风旋即拨通了电话。

    电话那端是秦芹的一所公寓,不过接电话的却是韩元清。

    韩元清一听到蒋楚风的声音,差点没跳起来,符黛在旁边都能听到他咋咋呼呼的声音。

    “九哥!你可回来了!你在哪儿呢?我现在去见你!”

    电话那头一阵噼里啪啦,似乎摔了什么东西,还有秦芹叮嘱的声音。

    符黛默默地抿着嘴,心想这小王八果然跟秦芹在一起了。

    蒋楚风也知道他现在的处境,忙安抚道:“我跟黛黛已经回到家了,这边也被盯着,你不要轻举妄动,我去找你。”

    两人也没在电话里多说,挂上电话后蒋楚风就要动身,符黛揽住他的胳膊,急急道:“我也跟你去!”

    符黛北上的消息一直瞒着没传出去,外人只当她还在沈铎那里,蒋楚风思虑片刻,觉得还把她带去沈铎的范围比较保险。

    陈玉见状,急道:“歇会儿再走吧,你们才刚回来,我去弄些吃的给你们!”

    符秋生也觉得符黛回来的消息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便劝住了陈玉:“弄起动静来,家里的人都知道了,外面又盯得那么紧,还是回头再说吧。”

    陈玉只得作罢,一颗心也怎么也静不下来了。

    符黛见家里人被自己弄得心慌意乱,也十分内疚,可若放任蒋楚风一个离开,她又没有安全感。她上前抱了抱陈玉,打着包票道:“我一定好好的,妈你不用担心我!”

    “谁担心你了,臭烘烘的!”陈玉嫌弃了一句,却没推开她。

    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