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顿,想把大头交给蒋行舟,只是蒋行舟醉心研究医药,对此也不感兴趣。

    蒋学为也没有强求,拾掇了一番离开了越州,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天气已进入隆冬,下了一场大雪,将越州整个笼在白茫茫的世界里,显得一切都安静祥和。

    车轮压过落了雪的街道,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路上少见人影,零星的一两个显得有些孤单单的。

    蒋楚风从车窗看出去,见前面的身影眼熟,打开车窗叫了一声:“元清?”

    前面的人转过身,还真是冻得直搓手的韩元清。

    韩元清看见蒋楚风,就直往车里蹦,蒋楚风揶揄道:“怎么你这大少爷也开始艰苦朴素了,大冬天的用上自己的两条腿了?”

    “这不是半道上车子抛锚了,没剩两步了我就自己走了,谁料这天冻得人肉疼!”

    蒋楚风笑了笑,没有过多言语,等车子驶进宅子就率先下了车。推开房门,屋内的暖意扑面而来,蒋楚风四下里一看,见躺椅跟前的毛线团被两只猫挠成了一片,出口便问:“黛黛呢?”

    陈玉照料着厨房的红豆粥,闻言朝后边努了努下巴:“刚下了一场大雪,早就呆不住了,估计跑后花园去了。”

    蒋楚风没换鞋子,径直从外边绕了过去。

    韩元清不想当电灯泡,捏了下冰凉的耳垂,腆着笑脸甜着嘴巴去讨红豆粥吃了。

    后花园的积雪还未来得及清理,莹白的雪地上只留着两排小巧的脚印。蒋楚风循着那脚印,不多时就看见了站在梅树底下仰头发呆的符黛。

    “不冷么?在看什么?”蒋楚风上前两步,将她整个身子抱入怀中。

    “我看到花开了。”符黛从暖手筒里抽出手来,指给蒋楚风看那指头打出来的花苞。

    经过一夜哭喊,枝头的寒梅悄然绽放,细细一闻,尚有一股沁人的余香。

    白地有些发亮的雪中,符黛伸出来的手就像是刚出炉的糯米糕,蒋楚风恍惚觉得她的手都冒着热腾腾的气儿,忍不住抓回来小啃了一口。

    符黛缩了缩手,似乎感到他食指大动,提议道:“陈女士煮好了红豆粥,回去吃?”

    蒋楚风爱不释手地揉捏着她的手,别有深意地问道:“红豆粥里有没有糯米圆子?”

    符黛没反应过来,老实地点头:“有的,我特意叫陈女士添的。”

    她这样老实,蒋楚风反而不忍心逗弄她了,沉沉地笑了几声。

    “你笑什么……”符黛觉得他这样一笑就生坏主意,便往开走了一些,却被他一下又拽了回来。

    蒋楚风半蹲在她面前,道:“上来,背你回去。”

    “我没那么娇弱。”符黛嘴上说着,却已经从善如流地从他背上扒了上去,两腿一抬,做地惯常自如。

    韩元清吃饱喝足,正坐在客厅里翘着二郎腿,看见两人这般姿态亲密地进来,便哟了一声:“九哥和九嫂真是数年如一日的腻歪,这大冬天的让单身汉看着都扎心。”

    符黛不明,他跟秦芹的事儿也都不是秘密了,怎么还成天说自己是光棍汉?

    符黛一时嘴快:“你该不会还没被秦芹承认吧?”

    韩元清一口气没换上来,捂着拳头咳个不停。

    蒋楚风也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今天找我不会只为了蹭一碗红豆粥吧?”

    韩元清缓了下气息,变得正色起来:“九哥,我想回平洲。”

    “说说什么打算。”

    “我只是觉得,与其一直跟家里面保持距离,事到临头的时候声嘶力竭却又无能为力,不如自己彻底接手过来,届时一切都是自己说了算,也就不用这么被动了。”

    蒋楚风这一役的危机,倒是让韩元清想明白了许多。

    许多时候,不是他不去争就行了。韩家始终是个庞大的贵族,便是没有他韩元清也会旁系去不断支撑着。而权力的更迭和发展,势必要与旗鼓相当的对手产生不可避免的碰撞。韩元清明白,只有自己成为韩家的主宰,才能随心所欲。

    现在四大家已经没落了两家,韩家盘踞平洲,蠢蠢欲动也是迟早的事。

    蒋楚风一直都知道韩元清是要回去的,韩家是日益壮大,还是也走上分崩离析的结果,他们都未可知。

    “你自己有主意,我也不多干扰。撑不住的时候也别硬咬牙,现在鸿门清洗得干净,有事只管说。”

    “谢谢九哥。”韩元清抿了下嘴唇,似乎另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还有件事……得托九哥帮忙。”

    蒋楚风似乎隐约猜出来他要说什么事,笑了一声:“说吧。”

    韩元清扭捏了半天,才嗫嚅道:“就是……我想带秦芹去平洲,九哥能不能跟沈家说一下……”

    这是让他说媒来了。蒋楚风暗骂了几声臭小子,不过对于兄弟的终身大事,还是比较上心的。

    “我要是不说,你还不得带着人跑了。”蒋楚风睨了他一眼,这事儿也就当应了。

    符黛在旁边刮了刮自己的脸,冲着韩元清揶揄:“这下彻彻底底改姓王了吧?我就算到会这样!”

    板上钉钉的事,还是自己提出来的,韩元清纵然犯窘,也只管硬着头皮顶下来了。

    对于韩元清和秦芹的事情,沈铎倒也没阻拦,只道:“秦芹自小就在沈家,也算是我的义妹,这嫁妆自不必说,聘礼的事情,韩公子可自己拿捏。”

    韩元清怎么说也都是鸿门的二当家,这些年攒的老婆本也够了,拍着自己的胸脯十足自信:“我韩元清就是吃糠咽菜也不可能委屈了自己媳妇啊!”

    沈铎瞟了他一眼,不理会他的豪言壮语,只是略带提醒道:“我不管韩家在平洲是什么地位,秦芹既入了你韩家门,两家之间就不会泾渭分明了。相安无事自然最好,要是生了什么矛盾,我可不会手软。”

    沈铎的话倒是让韩元清更加坚定了接手韩家的决心,他已经受够了家族之间因为利益的不断斗争。若是可以,他想要这种无休止的争夺在他手上彻底湮没,韩家人也好,沈家人也罢,都可以无所顾忌地往来两地。

    有了沈铎作保,韩元清和秦芹的事情也没有多经历磨难,两人在越州办了一个小型的婚礼,叫唤了婚书,年关过后就北上了。

    而这终身大事的解决,远在平洲的韩老爷子也只是听闻,符黛暗想等他彻底反应过来之后,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今天没撒上糖,明天撒!)

    跟你一样的心[民国]秀色可餐(限)(尚扇弱水)|PO18脸红心跳

    x YuShU5点-C'1"O2"M/7665560

    m;N k'70:c ,om

    跟你一样的心

    没有了韩元清的聒噪,符黛觉得日子都有点单调了。她偶尔也会去店铺里转转,只是精神尚未恢复到以前,一件事做得久了就会觉得发虚头晕,所以蒋楚风也不许她太劳神,通常是趁着中午日光正好的时候在院子里多晒晒太阳。

    鸿门经过这一次清洗,尚有许多事情要重新拟定,不过蒋楚风还是将能推的事情都推了,大半的时间都用来陪符黛。

    符黛看他每天陀螺一样转,也不免心疼,“你不用每天陪着我呀,我现在能走能跑的,你跟屁虫一样反而烦人!”

    “那你陪着我好不好?”蒋楚风不理会她的嫌弃,一个劲往她脸跟前凑。

    “你怎么变得这么黏人了。”符黛笑着不住闪躲,却敌不过他手臂一收将自己抱了满怀,“不要闹,我一会还要回去看月姐。”

    “那你就更不用去了。”

    符黛不明白他的话,水汪汪的眼睛疑惑地转向他。

    蒋楚风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直黏糊得她开始不耐烦才道:“七哥方才去了。”

    “七哥?”符黛想起来,前些日子他们去医院的时候就见蒋行舟跑来跑去的,难不成……

    符黛隐约觉得蒋行舟和符月之间生起了什么不同寻常的情愫,只是也不敢确定。

    蒋楚风也只道:“七哥的事情我向来不多过问,不过总不是坏事。”

    蒋行舟的人品符黛自然信得过,他若真能跟符月有个好结果,他们家人都是乐见其成的,只盼符月不要因自己的缺陷太过自卑才好。

    “那我们先去外面逛逛吧,就用走的,傍晚就能顺路到我家去蹭饭了。”

    “好啊,想去哪里逛?”

    蒋楚风说着,起身的时候就将符黛背了起来。

    符黛踢了踢脚道:“我又不是你捏的,动辄就要人背。”

    蒋楚风没有说话,似乎把这当成了自己的一种享受,径自往前面宅子的车库走去。

    并不远的路程,符黛却觉得蒋楚风走得有些慢,一步一步,脚步沉稳,让她只是呆在他背上就安全感十足,好像偶尔穿过的寒风都不是那么刺骨了。

    符黛歪头贴在他后颈处,有些贪婪地收紧了抱着他肩头的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