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蘑菇,那明明是灵芝好不好。土鳖。”

    “你骂谁土鳖呢?你个长舌妇。”

    “长舌总比你有眼无珠好。”

    闵忧听着舌头拖地的鬼差和没有眼珠的鬼差互骂,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顿时就觉得没有意思,还不如阴间入口长了灵芝来得稀奇。

    灵芝可是充满灵气的植被,按理来说不应该长在阴间这样充满煞气的地方。

    一只充满煞气的灵芝,光是听着就觉得矛盾。

    那朵灵芝呈深褐色,形状像是蝴蝶。

    闵忧看着那灵芝:“倒是适合修杀戮道的好苗子。”

    这真可以算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观了。闵夜行戳了戳灵芝,木质的手感,像是打了一层蜡。

    想起判官前几日教的算命方法,闵忧从虚空之中幻化出了一只签筒。

    签筒里的竹签相碰,哗啦哗啦地响。

    闵忧看着摇出来的签,自己把自己给逗乐了。

    签上说,他跟着灵芝有一段命中注定的姻缘,前世的关系非同寻常。

    要么就是他学艺不精,要么就是他前世也是灵芝,还跟这灵芝同根同源,那确实非同寻常。

    测出跟灵芝有姻缘,闵忧觉得挺有意思的,也就把这灵芝放在身边养了起来,时不时跟它聊聊天,说说话,时间长了还真就觉得这灵芝对于他而言意义非凡了。

    “都说灵修化形晚,那你今年几岁呀?我要叫你哥哥还是弟弟?不然就叫你灵芝好了。”

    这天闵忧依旧在跟灵芝聊些有的没的,毫无价值的话题。

    “大人大人,不好了。”鬼差急急忙忙从外面跑进来,“判官他喝醉了。”

    闵忧无语,喝醉关他什么事。

    “小灵芝,我先去看看,回来再跟你聊。”

    闵忧赶到的时候判官还在嘀咕。

    “他说他喜欢有文化的,我也想做知识的舔狗啊,可光我舔有什么用,知识他高贵冷艳又不进我的脑子……”

    闵忧一看,只是说胡话而已,还好还好。

    下一刻,他就后悔自己轻敌了。

    闵忧关上判官屋子的门,回过头差点把五脏六腑咳出来。

    判官手里甩着腰带,嘴里还唱着《爱情买卖》,唱得比鬼嚎还难听,视觉效果更加惊人。

    麻木了。

    要不是他这个阎王已经够没有脾气了,再传出判官疯魔,整个地府怕是要完,他才不管这事。

    事后,闵忧照例跟灵芝吐槽这件事情:“这可以不是辱不辱斯文的问题了,我觉得他在侮辱我的眼睛。”

    可没过多久,风水轮流转,闵忧落到了判官的手里。

    来这几年都没事的阎王,突然“水土不服”病倒了,地府上下忧心忡忡。

    “前几任阎王都是主动离职的,现在来个在岗嗝屁的,地府会不会被封啊?”鬼差“有眼无珠”很是忧虑。

    长舌妇看了眼灵芝:“据说灵芝大补,不然把它炖了?”

    说者有意,听者也有意。

    正在厨房熬药的判官就看到某个不要命的准备duangduang往锅里跳。

    判官一把抓住准备往锅里跳的灵芝,眼眸微眯,冷嘲道:“小小蘑菇,胆子倒是挺大。”

    灵芝气得想要蹦跳泄愤,无奈被判官捏在手中,动弹不得,只好在心中怒骂,你才是蘑菇,你全家都是蘑菇!

    等闵忧病好了蘑……灵芝也被拐跑了。

    闵忧听说灵芝被鬼带走后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性子越发的古怪,还为了惩罚那只鬼差点跟天界闹翻。

    仙魔大战导致阴间工作量激增,闵忧看着差点因为鬼怪太多撑爆的地府,心情复杂。

    颓废了好久的阎王突然间奋发图强,他暗暗下定决心,有朝一日定要将邪神千刀万剐。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想要千刀万剐的邪神和自己日夜思念的灵芝是同一个人。

    听完这个故事,裴青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对某一点非常的执着:“判官醉酒期间干的尴尬事展开来说说?”

    闵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