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说话之人感到周遭无数白眼投了过来,愣了一会,尚未说出下一句,却见人们都稀稀拉拉,三三两两地化作流星散去了。

    他眨了眨眼,听见有人在他耳边不屑地吐出一句:“后知后觉。”

    他发出一声“啊?”

    再望向四周时,已经人去楼空了。

    *

    白景轩坐在鸟背上,眼睑微垂,全神贯注地给蔺宇阳疗伤修复骨骼,完全没有留意到对方的目光停留在他脖颈间那道剑伤上。

    如玉般温润细腻的雪肤上,一道抹殷红异常扎眼,对方的目光微微顿了顿。

    他旋即被一个力道推倒,头晕目眩后他微愣了一下,眼前人压在他身上,猩红瞳仁中闪过一道微光。

    “你......做什么?”白景轩的语气有些发虚,怎么看这小子的眼神都不对劲。

    只见蔺宇阳含笑下令道:“灰鸰,回幽兰谷。”

    大鹏鸟十分听话地在空中急急地转了个向,白景轩眨眨眼,正想说什么,却被狠狠地吻住。

    四指在他腰间游走,身下是大鹏鸟呼扇着翅膀带来的颠簸感,他瞪大了眼,勉强挣脱开,连喘了几口气道:“等等!”

    只听对方在他耳边低沉带着喘息的声音,“等不了了。”

    一看见颈间那道险些致命的剑伤,蔺宇阳便有满腔的后怕与爱怜无处发泄。

    “师尊......给我。”

    “可是你的伤......”颈间伤口被柔软湿润的舌尖舔舐着,传来微弱的刺痛及触电感,白景轩立即浑身瘫软,连声音都弱了下去。

    “已经不疼了。”

    对方犹如情药般好听的嗓音回荡在耳际,伴随着温热的气流吹来,他放弃了挣扎。

    大鹏鸟一声长鸣横贯天穹,偌大的影子远远地消失在天边。

    *

    百年之后。

    听雨楼内。

    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刚说完结束语,正准备介绍下一本话本子,在场传来一阵哀怨声,“然后呢!他们去哪了?”

    在场看客抓耳挠腮,像是气氛刚烘托到了兴头上,却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说书先生耸耸肩,“这本就只写到这,您要不听听下一本?”

    堂下有人上前拎小鸡似地拎走围在高台前的孩子,“散了散了,都听了几百回了,怎么每回都跟头次听似的,赶紧回家!”

    孩子扭捏着,“再听一会,下一本据说是北辰殿的尊主亲自写的!”

    “不行!”

    孩子龇牙咧嘴,鼓囊着腮帮子被直接拽出了门外。

    人群中,一名玄衫人从座而起,泰然自若地转身而去,身旁跟着的十二三岁的小弟子还全神灌注地盯着说书先生手中的下一本本子,却感到身旁的灵压消失,反应过来时玄衫人已经走远了,于是忙不迭地跟了出去。

    “师尊!等等我!”

    好不容易追上了玄衫人,弟子讪笑道:“师尊不听了么?”

    对方摇摇头,“不听了。”后头的事他都知道。

    弟子哎了一声,叹道:“不知二位尊上后来去哪了呢?”

    只见玄衫人脚步顿了顿,仰头看了看天空,低声道:“大抵是回天上了吧。”

    弟子目光一亮,“飞升了吗?”

    玄衫人微微皱一皱眉,摇摇头,“未见渡劫,那不叫飞升。”

    当年幽兰谷通天大道金光直冲天穹,所有人都以为那是飞升之兆,却不见劫云。

    天门也是二位尊上飞入云端之后方才大开,金光通道持续数日才渐渐散去。

    曾有修士企图靠近通天大道妄想提前飞升,却被直接被那金光震断灵脉,遂再无人敢于靠近。

    从那之后,再未有人见过二位尊上。

    不过当年的人们经历了众多奇异之事之后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事情发生在幽兰谷,便什么都有可能。

    “那......师尊飞升以后,就能见再到他们了吧?”

    玄衫人回头看一眼小徒弟,“但愿吧。”

    小徒弟掰着手指头数起来,“当年叶天尊近二百岁方才飞升,那师尊是不是还能再教导弟子几十年?”说着嘿嘿一笑。

    他目光柔和地看着小徒弟道:“那是叶天尊仁心仁术,将所学尽数留给了后人才渡劫的。”

    说着又望一眼天穹,“再说飞升与否,除却修为与道心外,也需一线机缘。”

    小徒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是了,曲天尊不就至今尚未飞升么?”

    “他神识有损,凭此仍能进境无相境已是前无古人,就算不能飞升,从此世间有一天尊坐镇也是好事。”

    小徒弟此时话锋一转,笑道:“师尊身为咱们北辰殿尊主,又与二位尊上渊源颇深,定是有机缘的!”

    玄衫人笑了笑,“走吧。”

    “师尊,您再跟弟子说说那四兽到底长什么样?跟话本子里画的一样么......”

    声音越来越远,伴随着二人的身影一同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下。

    作者有话说:

    完结!撒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