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桑田。(終)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端的私家医院内,明亮乾净,不像一般公立医院吵闹,连声音都是安静的。

    王彩樱不知道蒋恒为什么要约她在这里,直到一声刺耳的尖叫——“我没有疯!我没有疯!”

    忽然有人从诊室跑出来,看见前方有人,便衝过去抓住,“我没有疯!救我!我没有疯!”

    王彩樱这才看清抓着她的人是黄秋芳,她愣住了。后者显然也认出她了,欣喜道:“彩樱,快点带我离开这里……他们要送我进精神病院!”

    随后而来的两个黑衣男子,几个快步上前,轻易抓住了黄秋芳。她继续疯狂地叫:“放手!你们敢这么对我?!蒋恒!蒋恒你竟然敢这么对你妈妈,我是你亲生母亲啊!”

    蒋恒这才缓缓走了出来,把手里的疾病诊断证明交给其中一个黑衣男子,“带她走吧。”然后人就被拖走了。

    王彩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能确定的是,黄秋芳肯定没疯。那证明……就是蒋恒偽造的?为了关自己母亲进精神病院?

    她后怕地后退了一步。

    蒋恒却是噙着笑,走到她面前,“这里的服务很不错,试试?”

    试?试什么?王彩樱立刻转身就跑,没跑出两步,就被人拦住腰身抓了回来。“放开我!”

    黑衣男子不理会她的挣扎,将人带回蒋恒面前。她不敢置信地瞪着蒋恒:“蒋恒,你敢动我?你别忘我家……”

    “你家?你觉得你以我的未婚妻自居了这么久,你家还会管你什么?”他漫不经心地拨着手腕上的錶,“我就说,你跟我去蜜月的时候,摔坏了脑子,你觉得你家人会接手你这个神经病呢?还是把责任推给我?”

    “不……不……”王彩樱的脸色彻底变得惨白,“你不能这么做……”

    蒋恒别开眼,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噁心,“放心,我会让你在精神病院好吃好住地养着。直到你从假傻,到真疯。”

    “不!蒋恒,求你了,放过我……我错了……”到了精神病院那种地方,不疯也要疯了。

    “别急,还要再动一个小手术。你不是喜欢拿掉别人的孩子吗?今天我也让你试试这种滋味啊。”说到这,蒋恒才真心地笑了。

    “你要做什么!蒋恒……唔……”蒋恒厌烦地挥了挥手,黑衣男子会意地摀住王彩樱的嘴,然后将她带到了手术室。

    真好,世界安静了。

    处理完后续事情的助理赶了过来,他把手里的资料递给蒋恒,“蒋总,设立加拿大公司的事情初步已经完成了,后续的流程……”

    蒋恒没接那些资料,“你看着办就行,我只要一个字,快。”

    即使只是远远看她一眼,只要能常常看她一眼,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看她一眼,这一生,就够了。

    两年的时间比田桑桑想像中过得还要快。

    硕士毕业之后,她放弃了理想的助教工作,从事了和她专业完全不相关的教育行业,而且还是幼儿教育。

    像是一种补偿,补偿那个不能出生的宝宝。也是一种学习,如果……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她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妈妈。

    两年前,从她出院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徐正珉,据说,他回了韩国。

    也再也没有见过蒋恒,听父亲说过一点他还有黄秋芳疯了的事情,但这也是父亲的伤,所以她也从不多问。

    週末下班前,田桑桑接到母亲的电话,“妈,我准备回去了。”

    “桑桑啊,”陈怡莲的声音有些讨好,“上次我跟你说的,隔壁Auntie  Amy给你介绍的男孩子,你今晚见一下?”

    田桑桑皱眉,满是无奈,“妈,我说了,我现在不想……”

    “桑桑,两年了,这两年我什么时候催过你?”陈怡莲叹了口气,“就是多交个朋友而已,你不用这么大负担。如果实在不想见,那我拒绝你Auntie  Amy吧。”

    交朋友当然可以,但最怕对方不这么认为。于其推来推去,还是她自己去拒绝对方吧,“那你给我地址吧,我下班直接过去。”

    田桑桑出了公司直接走到她停车的地方,在地面,挺好找的,只是现在天色有些暗,所以当她快要走到车前,才发现有人从她的车旁走了出来。

    她原本低头看着手机的,所以视线先落在男人的鞋子上,只是这一眼,她就已经止不住泪水。

    视线缓缓上移,直到他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了。

    是不是幻觉?是不是认错?

    被抱进怀里时,她终于确定,他来了。

    他踏过沧海桑田,回到她身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