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秋H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已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苏沐秋和往常一样溜进了沉溪溪的房间,他动作流畅地翻开被子,滚了进去。

    他习以为常地对她动手动脚,掀开睡裙,捻过了小奶球,玩过了早就立起来的小乳头之后,男人的脑袋往小丫头腿间一拱,被子里顿时凸起一块,津津有味地舔弄着诱人的花穴。

    这是一个月一次才有的机会,他很珍惜,因此格外卖力。

    “嗯……?”怀中的小姑娘拱起了身子,不自觉的磨蹭的怀抱她的男人,刚被叶家双子开发过的身体十分敏感,花穴投降着吐出点点春水,全被他长舌一扫,如数吞了下去,还不够,舌头探寻着每一处角落,他非要把她所有的汁水都榨出来才会罢休。

    将近一年的时间,苏沐秋已经很清楚这丫头的敏感点在哪里了,不到叁分钟,或者直接弄一下小巧的花核,她会蹬着腿儿泄出来,然后自己就可以让她给自己含了。

    再然后,完成一个月一次的灌溉任务就可以完成了。

    一想到小姑娘温暖的口腔会给他含,并吞下饱含生命的液体时,男人就会激动不已,只不过性器有时会被人用牙磕了,有点疼痛之外,不过相较起来,这算小事。

    毕竟这丫头很喜欢他的东西,每次都要舔好久,甚至连铃口都要去舔一番才会咳嗽着咽下他的精液。

    可是就在这时,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了。

    “苏沐秋!你丫的混蛋!”体内的骚痒感和灼烧感一并传来,躺在他怀里的小姑娘嗷呜了一声,眼睛已然睁开。

    她挣扎着起身,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很明显怒了。

    “咦,今天怎么醒了?”男人连忙抬头冲她陪笑,“轻点打,我不怕疼的。”唇边还有水渍,他像只偷腥成功的猫一样舔了舔,“味道还是一样。”

    “你丫的,搞的我一直以为在做春梦,没想到来真的,”怒火中烧的她一脚踹了过去,“走开,还搞什么睡奸?反了天了!”

    怪不得她有的时候早上起来感觉嘴里有些涩涩的味道,不过一个月只有一次,心大的她就当此事没发生过,没想到啊,要不是中途被人弄醒,她就不会发现苏沐秋是个大色狼!

    嘴里的涩味明明是精液!

    好嘛!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没有好东西!少女可算发现了,叶修是,叶秋是,连苏沐秋也是!

    “哎哎哎,别生气,”被踹的男人一本正经,“这是我的职责。”

    “职责个屁!”

    沉溪溪的胸脯剧烈起伏着,乳包因此一甩甩,两个小樱桃也一蹦一跳朝苏沐秋打招呼,看得他眼睛都直了:“我说真的,我要是每个月不给你精液的话,对我们都不好。”

    “哈?这是什么H向游戏展开?”她吐槽,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完了,待她恶狠狠盯着他看了五分钟,这男人还是一幅坦荡的样子,并有脸冲她笑时,小姑娘体会出来了一丝不对。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喏,上次是上个月前的叁点,”苏沐秋说,“我来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五十了。”

    “马上,你就会发作了。”他一脸诚恳,“不信的话,你会流血。”

    “你小说看多了吧?我姨妈刚走了两周……”沉溪溪怀疑极了,突然间,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重重地落了回去,她呕出一口血来。

    “怎么会?”她的脑袋开始晕晕乎乎地,身体里好像爬满了小蚂蚁,又疼又痒,男人有些心疼地看着她一口血喷在了被子上,顺着布料渗透下去,晕成了一朵朵花,他大口大口喘着气:“你看,我没骗你。”

    “怎……么……会?!”少女愤怒起来,“这个幕后黑手到底在搞什么?!”她的眸底流出来水光,隔着朦胧的视野能看见苏沐秋开始捂起了喉咙,呼吸十分急促,一幅上不来气的样子。

    “我……我没办法……只需要我的精液一个月一次进入你的身体里就行,”他断断续续说,“想着你一定不会同意,我只能大晚上过来,趁你熟睡的时候做,有时候还要躲开沐橙……”

    他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这姑娘苏沐秋宝贝的很,不能也不敢直接霸王硬上弓,只能口交下让人解解馋,他要是想,第一个月就可以说出来,然后两个人会一起陷入纠结而尴尬的地步。

    “我承认,事先不和你说的确有点不好,”男人恨不得把喉咙扯开,让空气进入更顺通些,“但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一片令人害怕的沉寂,除了两个人越喘越大声的气声外,小姑娘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完了,苏沐秋闭眼,全身泛起一股巨大的痛感。

    但更痛的,是他的心。

    “你是不是傻?!”娇气的声线呵斥道,“这么重要的事不跟我说?”

    “呃……”男人低头认错。

    “我和叶修做过了。”沉溪溪平静地说,“睁开眼睛,看着我。”

    “我知道。”他很听话,眸子流淌里全是复杂的情绪,自家老友他还不清楚叶修的性子么?

    他们回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完全不一样了,苏沐秋又不傻,一眼就摸出了门道。

    这两个人,做过了。

    “但我不是传统的女生,”少女又说,“第一个人,是叶秋。”

    “叶秋?!”刚才感觉自己是第叁者的苏沐秋傻眼了,“你你你……”

    这妮子好大胆!

    “你不介意吧?”

    “我为什么要介意?”

    男人很懂男人,独占欲,争夺欲是每个生物在刚生下来时就会有的本能,是深深刻下基因深处的。

    如果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独占欲,他们之间不一定存在爱情,但是连独占欲也没有,那就不是爱情。

    苏沐秋是在好长时间后才搞明白这个问题的,车祸使他的人生态度来了180度的转变,他的世界只需要荣耀,冠军,还有心上挂着的叁个人就可以了。

    “那就行,上床呗?”小丫头拍拍她旁边的位置,“我很难受,先给你口一下?”

    不只是苏沐秋难受,她也难受啊,整个人坐立不安的,于是等犹豫不决的男人终于上床后,她就过去扑倒了人家。

    “嘶——!”光洁的铃口已经产生了白色的珠液,性器膨胀到一定程度了,小姑娘好奇地嗅了嗅,用舌尖舔走溢出来的精液,确定性器没有异味后一口吞下。

    本来就不大的嘴巴被入侵物撑得老大,粉嫩的脸颊都清楚的显现出他的形状。

    苏沐秋满足的叹了口气,有些爱怜地用大掌摸着她柔软的头发,“慢点吃,有的是。”

    “唔唔唔!”沉溪溪狠狠瞪了他一眼,在他眼里却是蕴含了俏皮的意味,她像舔棒棒糖一样舔着男人的性器,惟一的目的是他的精液。

    这一想就会让他心情愉悦,更别说现在梦想成真了!

    而小姑娘懒得去猜他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很需要精液,从小腹处一路灼烧来的,除了性欲,还有空洞感。

    快,快,快!

    那敏感的龟首被夹得一阵舒畅,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尾椎升起,快速地掠过四肢百骸,苏沐秋闷哼着,一阵射意过后,温热的精水全数给了她。而后者下意识呛咳着,瞧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不过她倒是一滴也没有吐出来,全部咽了进去,他刚拔出来,少女就又去用小巧的舌尖捉弄了下铃口,确定一滴也没有后才悻悻把唇角舔了舔。

    “破皮了。”

    似乎有了精液,两个人的大脑都清醒了不少,“那我就走了!”

    他有些尴尬的起身,不想对上清澈似水的眼睛。

    “嗯?”小姑娘懒洋洋拖着长腔,“做错事了就想走?”

    激将法没有成功。看男人还想往出走,沉溪溪又怒了,“回来!”

    “我……我去拿个套。”苏沐秋可怜巴巴站在原地,头也不敢回,“哦不对,我去买个!”

    她马上就被逗乐了,“放心吧,我体质虚,子宫壁太薄,着床困难,怀不上的。”

    “还有安全问题!”他强调。

    “咦,这么乖啊,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允许你无套进去?”

    “真的?”他马上回头。

    “不过有条件,”小姑娘摇着手指,“女上。”

    ……

    “苏沐秋!弄痛我了!”

    扩张好的小穴被人小心翼翼地插入,他一向不喜欢听这丫头说疼,可今天是个例外。男人把小人儿往床上摁,将一双腿分到了极限,性器抵着嫣红的穴口,没有受到太多阻挠就几乎全根进去了。

    他入得动作十分轻,但少女还是一口咬在了男人的鼻子上,“说好的女上!”

    “女上会疼死你的。”

    榫头一点点接近卯眼,最后终于合为了一体。

    “动一动!”见他只吸着小乳包,下面一动不动,气得她又开始指挥,“是不是个男人?怎么这么磨叽?”

    “马上。”为了证明自己是男人,苏沐秋很听话的动了一下。

    “疼疼疼!”

    “女王大人,我不动你说我不是男人,动一下又叫痛?”

    “恼羞成怒就开始咬人了?刚刚不是叫着想要吗?”双手紧紧的按住盈盈一握的腰肢,男人狠狠一顶将整根长的大家伙全根捅到了子宫里,深入到一个让她害怕的深度,整个人几乎都被他贯穿了。

    瞬间的刺激让小姑娘连叫都叫不出来,浑身颤抖着,又一阵一阵的剧烈收缩后,新一波的水接连不断的涌了出来,她扣着男人的大手,感觉小穴被撑开到极限了,身体最脆弱敏的地方毫无保留的任他入侵,“果然是水做的,好舒服。”

    苏沐秋接连二叁的捣弄起来,“嗯?怎么这么哆嗦?”他和她耳边厮磨着,“好香的味道……”

    他快疯了,被又湿又热的肉壁紧紧包裹着,随便抽插几下就会有热热的汁水泄出来,让他送得更加畅快,“呼,天上人间啊。”

    “慢一点……求你了……”每一下进出都捣出黏腻的水声,火热的家伙一下又一下的贯穿着娇嫩的小穴,小姑娘双目含泪,挪着屁股,双腿蹬着想跑。

    “我没办法慢下来……你只能受着……”苏沐秋将她的小身子按住不让她移动半分,低头亲吻着她沾满艳色的脸庞,吮吸着红艳欲滴的樱唇,带着无限的缠绵柔情,可下面的动作半点也不见缓,依然干得又深又狠。

    “泄了几次了?怎么这么不禁肏?刚才不是很威风么?”考虑到还有叶修这家伙,而且现在快到早上的点,他只能放弃嘴边上的肉。

    “之前喂给你的全是上面那张嘴,最终还是可以喂进下面了,”他缓缓一笑,越来越胀大的性器捣进深处,一边勃动着一边将浓浆喷在宫壁上,“我以后是不是有正当理由过来了?”

    “嗯,”气若游丝的小姑娘回答,“你快点,老板娘马上就起床了,我还要收拾。”

    “好。”吹着口哨拍了几张嫣红的穴口翕张吐出来精液的迷乱照片后,苏沐秋乐呵呵和她一起收拾起来。

    “哟,结束了?”一道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