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清晨(H)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被热醒的Dorothy睁开眼,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的她,对于自己目前在哪里一点概念都没有。男人热气熨帖的身子舒服地让她不由贴近的同时又觉得热,意识不清醒的她叁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两件衣服都脱了,略带凉意的肌肤贴着男人炙热的身子,让她惬意的闭上了眼睛,再次蒙受睡神的召唤。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顶着她?长长的,热热的,好像一根大棍子……

    好戳人啊,她迷迷糊糊间伸手想去移开这根棍子,她胡乱摸了几通,却感觉到那根棍子越来越大了,有东西在隔着,她一下子把男人身上的裤子给扒开了,大棍子顿时跳了出来打在了她的手上.....

    这时男人一个翻身,却是把她整个人面对面的搂入了怀中,两人身子互相贴着,男人的大棍子直直的戳入了她两腿之间的缝隙,顿时烫的她浑身一颤.....

    可是硌得她好不舒服啊,又硬又烫....

    她不耐烦的动了下,花瓣处和肉具贴合的摩擦让她都有点燥起来,她总觉得下面那里空空的,她好像要点什么来填满它,莫名的肚子里好像有一股火,她想发泄出来又找不到方法,只能下意识地摩擦着男人的肉棍。

    水渍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蔓延到肉棒上,好像清晨带着露水的花朵,那里又娇又嫩,稍稍一贴上便觉得软的快化了,可是小口的地方不自觉地收缩着,差一点点,这男人的欲望原野便要直往销魂洞去了....

    舍普琴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着这么香艳旖旎的梦,他很久都已经没做过春梦了。梦中的人不是克里斯蒂安,但他又一直看不清她的脸,下腹传来的灼热感不允许他思考的再多。

    她的身子凉凉的,让他忍不住搂得更紧了一点,噢,她那里可真多水,蜜水汩汩而出,整根肉棒被抹得湿极了,可为什么他找不到穴口破门而入呢?

    肉棒愈来愈涨,底下人的嘤嘤娇吟宛若火箭的助燃剂,他却好像找不到发射的靴孔,整个人快疯了,只能死命地愈发大力地撞击着那粉嫩的大腿根处,全然不顾底下的人已经开始染上哭意的叫喊.....

    好疼啊,Dorothy一边哭着一边吸着凉气,被舍普琴科紧紧压着的她动弹不得,男人的那处却还像打桩机一样,不知疲倦的抽动着,她感觉那里都已经被磨破皮了....

    “舍瓦....”女孩正开口,男人的吻已经盖了上来。

    冷冽、急促、霸道,恍若基辅的风雪,铺天盖地又不容丝毫的拒绝。

    她的手被舍普琴科强硬的十指相扣着,大腿处的皮肤却开始愈发疼痛起来,动弹不得的她终于忍不住咬了一下在她嘴里胡搅蛮缠的舌头,男人一个吃痛,她好不容易挣脱开的一只手伸到了男人不知疲倦的地方,对着那两颗蛋,一下子捏住了。

    舍普琴科一个激灵,埋在了她的锁骨处发出一声低吼,彻底地释放出来,也彻底地清醒了过来.....

    一入眼,便是让他触目惊心的靡艳,极致的色情。

    Dorothy奶白的腿大敞,肉嘟嘟的蚌户随着她的呼吸一吸一缩着,她的大腿根,小腹,肚皮,床上的被单都沾满了男人的精液,其中一汩还随着蚌户的吸缩从花蒂顺着外阴而下,缓缓地流向了那神秘的后花园处。

    精液混着淫水,白泞泞、湿漉漉,加上被磨破皮的地方渗出的几丝血红,一切都在昭示着他方才的野性和兽欲,却又不可避免的让舍普琴科回想起那销魂的快感。

    Fuck,自己下腹再度升起的热意,让他不禁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她就这么柔若无骨睡在床上,娇花盛开的姿态向他绽放着,乌发凌乱,泪光点点,鼻子红红,小嘴还在娇咽的喊疼,光滑的肩膀一缩一缩,那双小手轻潺潺地往下探去,抚摸自己的伤心地。

    柳眉轻蹙,美若琉璃的双眼似泣非泣,眼角的泪痣在晨光下闪烁的迷离潋滟,整张脸似乎都因此妖媚起来,她抬眼看了舍普琴科一眼,就这么一眼,少女宛若被人凌虐的艳和着委屈的愁,这一眼呀,似嗔、似怒、似怨...密密匝匝的织出一张大网,将舍普琴科整个人裹得快喘不过气来。

    待他回神时,他已在Dorothy的脸上,留下了怜惜的一吻又一吻。

    Dorothy见状,本就娇嗻的她更是委屈上了,埋在男人的肩膀抽泣起来,“都怪你,疼死了,都和你说了不要了,你还一直撞一直撞,它又烫又长又粗,磨得都破皮了,呜呜呜...你就是故意的。”

    舍普琴科又羞又臊的听着她说这些话,“好好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我给你道歉。”他搂着小姑娘,像哄孩子般轻拍着她的背,一边安慰小姑娘的同时,一边暗骂着自己禽兽,心里五味杂陈,她哭起来的声音那么娇,再这样下去他都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Dorothy哭完还不止,低头报复性地在男人胸前的乳头狠狠地咬上了一口,舍普琴科又是痛的又是爽的叫出了声,下面的肉棒很给反应再一次,硬了起来,紧紧地抵在了她的肉缝上。

    两人同时愣住了。

    片刻后,Dorothy泄愤的又重重地咬了口男人的锁骨,留下了个小牙印。

    “你不是人,明明就说错了,怎么那里又硬了,你就是看我好欺负....”

    没等舍普琴科说出他究竟是不是人,Dorothy就一只手拉着他的手摸向了两人性器相贴的地方,一只手推他起身,“你看你看那里,肯定都出血了,还有它怎么又那么硬那么烫了。”

    纤嫩的小手拉着粗糙的大掌在肉棒周围滑来滑去,男人刺激的叫了一声,舍普琴科低头一看,大腿根破皮的地方有淡淡的血丝了,只是那嫩的像奶的皮肤配上血红,青紫的肉棒又抵着泛出娇粉的小穴,这一切在他眼前交缠着,构成了最具视觉冲击力的画面感。

    她这里好干净啊,一根毛都没有,白白的粉粉的,像水蜜桃让人想一口吞掉,肉棒的热气烫的花蕊一缩一颤的,怎么就那么娇,让他好像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直接横冲直撞、破门而入。

    身体比大脑先一步行动,他已经抓着Dorothy的手在肉棒上下撸动着了。

    女孩戏谑的声音传来,一看,对上她狡黠的眼神,“很爽是不是?”她的手滑到了龟头处,指甲在他的马眼处轻轻一刮,肉棒一下子跳了跳,舍普琴科顿时爽的发出一声喟叹。

    Dorothy却在下一秒陡然收回了手,红唇嘟嘟,抿唇难过极了,“你就只顾着自己爽,我都没有爽到,舍瓦,我好难受啊,我也想要.....”

    舍普琴科一下子愣住了,看着女孩委屈巴巴的样子,旋即笑出了声,Dorothy一下有点羞起来,立马伸脚踢了他一下,“笑屁哦”。

    正当准备再踢第二脚时,却被舍普琴科一下子抓住了脚踝,此时他的眼神宛若那个在球场上火热肆意的红黑七号,她就是被他盯上的目标。

    “那么,我来补偿你快乐好不好。”

    他的吻从脚踝处一路蜿蜒而上,层层迭迭,如同他带球时细腻的脚法,让人无法逃脱,只得随着他的速度而感受着那汹涌疾驰的快意,女孩腿根的血丝被他尽数敛入口中,微微的血腥味刺激的他愈发兴奋起来,心底隐秘的快感和欲望交织着,让他不由一遍又一遍的吮吻着嫩滑的肌肤....

    终于他来到了,脑海里一直压抑着的、肖想着的穴门处,像无数次射门时的勇猛一般,一口含住了......

    Dorothy顷刻间身子软的化成了水,红唇微张,“嗯...不要了,那里好麻呀,舍瓦,舍瓦....”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又娇又嗻。

    舍普琴科听得只感觉快要爆炸了,底下穴里的嫩肉还在缠着他的舌头不放,他真的快想一口把她吃掉了,怎么上面的嘴那么会叫,下面的嘴还那么会吸,真的快疯了....

    女孩却只管舒舒服服的躺着,身体舒展成她的最大弧度,黑眸半开半阖,尽展妩媚艳情。

    艳兽正在尽情享用着她的情欲餐点。

    而这只不过是他们此后,无数个混乱情色清晨的第一个开始罢了。

    ————————————————————————————

    多萝茜的性格会有点疯也有点野哈,她有很多面,有点哀怨有点作有点zhe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