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男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路易莎带着多萝茜和卡蒂亚等人来西班牙度假绝非心血来潮,而是早有预谋,起因在于安切洛蒂和路易莎的一次闲聊。

    “你说咱们要不要给她找个男朋友?”

    路易莎惊讶的看了自家丈夫一眼,“怎么回事啊,你不是一向反对孩子早恋的嘛?”

    “唉,她的情况又不比一般孩子,我这不是担心她嘛”,安切洛蒂把自己晚宴上看到的和路易莎说了说。

    路易莎回想起晚宴上多萝茜和他们之间的熟络,颇有点赞同的点了点头。

    “俱乐部里那一群男的都比她大那么多,我都担心她是不是有恋父情节。”安切洛蒂无奈的看着妻子。

    “那你打算怎么办?”

    “你朋友的孩子里面有没有和她年纪相仿的,让她多认识些同龄人。”

    路易莎想起自己不久前准备去西班牙探访老友的计划,琢磨了下,欣然答应。

    不过。

    路易莎看着对面坐在一起的少男少女,不知道男孩子说了什么,逗得女孩子一下眉开眼笑。看来不需要她操心太多了。

    这是好友家的亲戚,马德里人,来巴塞罗那这里暂住玩一下。好友更是戏言,这孩子寡言难以亲近,隔壁家有个小姑娘喜欢他来缠了半个月,都没给人家一个热脸,没想到和你们家这位那么投缘。

    多萝茜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

    话不多,你觉得他木讷的时候,又会发现这只是他高傲的一种表态,但在他谈论起摄影的时候,是那样的充斥着巨大的热情,以至于显得极具攻击性。

    17岁的男孩子,身高1米82,他的样貌不同于贝克汉姆式的大众情人的英俊,五官深邃,棕发褐眼,肤色相对较深,鼻子高挺,一头示人的长发莫名显出几分文艺气质。

    他还没有像成年的西班牙男人那样留起了胡子,笑起来的时候右侧脸颊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多萝茜一直手痒的想去戳一戳。

    没错,他对她那么热情可不是因为什么罗曼蒂克的一见钟情啊,而是因为他想让多萝茜当他的模特。

    “那你是答应了?”男孩显得极为雀跃,右侧的酒窝加深了不少,看的多萝茜直手痒。

    “还没有”,少女恶作剧的想逗逗他,看见男孩失望的耷拉着眼皮时,又峰回路转的来一句,“你总得先带我看看你以前的作品吧,万一你把我拍丑了可怎么办呀?”

    男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突然在客厅里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抱起了多萝茜。

    他生来是个摄影痴,六岁那年第一次接触相机起,就没有再放下过。这次来巴塞罗那,拍了不少风景市俗,唯独在拍人这一块,他没有丝毫灵感和冲动。

    但在见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他莫名的就觉得,这就是他要找的人。艺术是需要直觉的。

    他风风火火的拉起女孩往楼上房间跑,留下了一句,“我带你去我的房间”。

    路易莎和好友面面相觑,这俩孩子不会进展的那么快吧?

    这天晚上,路易莎夫人来到多萝茜的房间,神色慎重又暧昧的带来了一盒避孕套。

    多萝茜惊讶地看着这一个小盒子,路易莎倒是大方得多,一副“我也是过来人”的样子,语重心长地,“你其实还小,这种事情应该晚点比较好的。但如果你和马蒂亚斯真的情难自已的话,记得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还有不要贪多。”

    话音刚落,就听到马蒂亚斯的敲门声,

    “Dorothy,你睡了吗?”

    路易莎的表情更是一下子微妙起来。

    多萝茜第一次遇上语塞的感觉,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得应了句,“还没,你进来吧”。

    路易莎夫人倒是迅速起身,把避孕套放到多萝茜的手上,走之前还拍了拍马蒂亚斯的肩膀,“对女孩子要温柔点啊”。

    马蒂亚斯有点摸不着头脑,刚想问多萝茜,就看到她手上的避孕套。他是对摄影之外的事都不是很感兴趣,但他不傻,再想到刚刚路易莎的话,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他突然有点局促起来,原本想要找多萝茜说的事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多萝茜觉得这个人很有趣,不过被人误会了这么一下,就整个耳后根都红了起来。她此前遇到过的那些男人,年纪都比她大,个个情场里不知道穿梭游历多少,经验老道。

    她第一次遇上这种,嗯,应该说比较“纯情”的男生?

    她突然来了心思想逗逗他,“你那么晚了来找我干嘛?该不会”她出其不意的把避孕套放进男孩手中,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句,“真的想和我那个吧?”

    马蒂亚斯受到惊似的一下子退开了好几步,多萝茜被他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男孩子的脸上闪过窘迫,他的确以前没有这样子和女孩相处过。

    女孩看他吃瘪,没有见好就收,倒是更加得寸进尺,

    “你说过如果我给你当模特,就答应我叁件事。”

    “现在我要做第一件事,我要戳你的酒窝。”

    男孩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女孩的手指已经戳上他的右侧脸。

    他的鼻间漫过女孩头发的香气,她的手指软软的,指甲倒是有点尖,微带凉意的指尖戳在脸上,似乎连心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牵扯了一下,酥酥麻麻的。

    “你笑一个嘛,你不笑酒窝都不怎么出来”

    “你低一下头,不然我得踮脚呢”

    ......

    这天晚上,马蒂亚斯久违的做了个香艳迷离的梦。

    次日一早,他起床看着湿透的内裤,一想到等下还要和她见面,整张脸就忍不住的羞赧。

    多萝茜看着海风吹得簌簌作响的岸边,双腿不由得打了个颤。叁月份的巴塞罗那还是很冷的,她素来又怕冷。

    因为马德里靠近内陆,所以马德里的人们对海滩都有点蜜汁执念。马蒂亚斯一开口也是提出要在海边拍照,既然答应了对方,多萝茜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男孩背了个大背包,身前挂着个摄像机,多萝茜二话没说拉起人就快步跑到岸边。岸边之前是旅游区,靠近商店的地方有供游客休息的遮阳伞和桌椅。不过现在是旅游淡季,商店大都七七八八的关门了。

    多萝茜到两人昨晚计划好的地方便松开了对方的手,倒是马蒂亚斯看着方才还留有少女余温的手有些不能回神。

    马蒂亚斯搭好工具后开始叫多萝茜,多萝茜犹豫着从椅子上起来,开始脱自己厚厚的大衣,她已经能想到等下自己冷的牙齿直打颤的场景了。

    她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让马蒂亚斯一阵好笑,“嘿,放松点。你这样让人感觉你准备去打仗呢。”他说起自己不太熟练的英语,音色却是出奇的清爽好听。

    不知怎么地,多萝茜突然想起舍瓦说英语时那蹩脚的口音。他英语不咋地,两人一开始仅有的几次交流里,他想说几句英语都得绞尽脑汁的样子让她印象深刻。

    “拜托,快要冷死了好不好”,女孩脱下最后一件保暖的衣服,一袭吊带红色及脚踝的连衣裙瞬间让人眼前一亮。

    马蒂亚斯昨晚和多萝茜说只要是裙子就可以了,其它的随她自由发挥,却没想到,她会选择这样热烈又张扬的颜色。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阴沉沉的。

    多萝茜赤脚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海风冷的有些刺骨,但吹的裙摆却是尤为好看。从她步入镜头的那一瞬间,马蒂亚斯就明白为什么自己昨天一眼就看上她。

    有的人天生就是有镜头感的,只要她对准相机,她便不自觉地能让自己的身体调整成最舒展的状态,她知道自己怎么样会最好看。

    这恰恰说明,她爱自己,爱着自己的身体,最起码可以说,她对自己的身体很有自信。

    她过肩的长发没有扎起来,唇膏涂的是和今天裙子搭配的同款颜色,纤细的手腕上带着之前因扎吉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条细碎的银链。

    不知道是谁把她的生日说出去的,以至于她二月份回到内洛的时候,早就结束了新年假期的球员们,居然都还专门来补送礼物了,真是奇怪。

    但那个放在房间门口的第一份礼物,她实在是猜不出来谁送的。

    “多萝茜,看这里”。

    海风吹乱的头发遮挡了她的视线,她伸手往上一撩,回眸一看,飞扬的裙摆拉出红色的旖旎,热烈的红与她身上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冷碰撞出充满矛盾感的艳。

    她回头的瞬间,眼里又空无一物。

    她是属于哪里的呢,没有人知道。

    拍摄完之后,马蒂亚斯看向她的眼神又复杂了几分。

    拍摄时的那一份神秘感,让女孩在这个尚显稚嫩的年纪里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风韵,耐人寻味。

    马蒂亚斯没有先去整理工具、底片什么的,反倒从他的大背包里拿出了一个保温瓶。

    “这里有热水,你先喝着暖暖身。”

    多萝茜有点惊讶他还会准备这个,却又见他蹲下身子,抬起她光溜溜的脚丫,拿纸巾细细地帮她拍干净,然后套上鞋袜。

    女孩疑惑的看着他,“你每次帮女生拍完照之后都这样的吗?”

    马蒂亚斯突然笑了,一双褐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眼里有什么在涌动着,“严格说起来,我没有怎么帮女孩子拍过照,至于做这个,我是第一次。”

    “噢,这样啊”,多萝茜轻描淡写的回了句,脸上不见丝毫的羞涩,更不用说欣喜了,仿佛这不过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她一定很受异性的欢迎,马蒂亚斯这一刻在心里这么想到。

    就在马蒂亚斯以为她不会再感兴趣问下去的时候,“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话语的尾音却不自觉地滑过几抹温柔。

    回去的时候,多萝茜问了个问题。

    “你很喜欢摄影吗?”

    马蒂亚斯觉得这个问题新奇的眨眼看了看她,点了点头,“it’s  the panion  of  my &ime.”

    多萝茜有点沉默了,怎么觉得自己身边的人好像都有热爱的东西啊。

    “你在想什么?”

    “没有,就是在想大部分人这辈子,是不是都会有自己真正热爱的事物,感觉很多人就只是为了生存而忙碌。”

    “所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啊,能遇上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马蒂亚斯扬了扬自己的相机,笑的一片灿烂。

    “那你呢?”

    “我?我不知道,所以才在想呢。”

    “那你要不要试试去当模特?”

    “模特?”多萝茜愣了下,“你觉得我适合吗?”

    “嗯。也许你自己不知道,但当你步入镜头的时候,你整个人是不一样的,你的镜头感是天生的。”

    “再说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合不合适?”

    马蒂亚斯回头看她,一缕发丝被吹至她的眼前,他犹豫了下,还是没忍住,伸手替她拂了拂。

    无独有偶,多萝茜回到米兰还真的收到了星探发来的邀请,这个星探还是她在圣西罗球场看球时遇到的。

    “那你要去吗?”

    因扎吉坐在旁边,看着床上大大咧咧躺着不顾形象的多萝茜,神情倒是比女孩慎重很多。

    多萝茜犹豫的摸了下头发,枕着枕头转过来,侧着脸看着因扎吉,“我还有在想呢,但我又比较想试一下。”

    “那你去试,我晚点叫我的经纪人陪你去,他这方面是专业人士。如果最后决定了,以后工作的时候注意安全,有什么不妥的就立马回来说....”

    多萝茜撑起头来,看着絮絮叨叨的因扎吉,心里倒是闪过一阵奇妙的感觉,男人在这方面向来是极为稳重可靠,“谢谢你,皮波。”

    女孩托起头的右手腕上一片光滑,引得因扎吉侧目,从刚才开始,他就注意到,那条链子她没带。

    他一直犹豫着要不要问,这是补送她的生日礼物,一问,就不由得想起那天夜晚的那个电话。

    只是他一次也没有问过女孩,女孩也没有提起过。

    这就当做是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好了,他想。

    “话说之前送你那条链子怎么不见你带了?”

    多萝茜似乎被他提醒后,才发现自己的链子不见了,她摸了摸光滑的手腕,“哎呀,估计是掉在马蒂亚斯那里了,我发个信息问问他,如果在的话,让他给我寄过来。”

    “马蒂亚斯?”

    “嗯,去巴塞罗那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男孩子。他拍照很厉害,让我当了一下他的模特。我问问他是不是掉他那里了,是的话让他给我寄过来,反正他也还要给我寄相片。”

    因扎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只是,很少听她用那么轻快地语气提起一个男孩子。

    “不过话说回来”,多萝茜白皙软嫩的脚丫在因扎吉的膝盖处轻轻踢了踢,“如果我真的弄不见了怎么办?”

    因扎吉挑眉看了一眼她,突然一把握住她的脚踝,伸手在她的脚底板下,暧昧的挠了挠,“你说呢”。

    ——————————————————————

    uu们,我又回来啦。

    这章终于写到了个新人物出场——马蒂亚斯是原创人物喔,他会自有妙用的哈哈哈。

    还有,炸鸡和舍瓦不会就这样下线啦。因为我对米兰哥的偏爱,他们和多妹之间的故事都还会绵延好久,在多妹心里,这两个人也会更特别点。

    而且先打个预防针,接下来的很多发展也许都会非常狗血玛丽苏哈,但我会努力写的爽一点的,目前写的大纲已经把一些东西都定下来了。多妹的这个故事也许会是极其荒诞与夸张,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可以给我这个空间,让我把它写下来,在此先谢谢大家。

    如果接下来看的时候,有觉得哪里不能接受的uu,也可以选择在自己认为合适的时候,我们道别,我也会在心里真诚的感谢曾经的支持的。

    对啦,之前有人问我有没有微博可以交流的,我去弄了个@兔子精和库洛米,欢迎大家来找我玩,我也会在上面发一些更新动态什么的。

    求收藏,珠珠和评论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