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怎么来了?”

    多萝茜打开门,看着门外的古蒂有些惊讶,

    “今天不是圣诞节,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点圣诞糕点”

    古蒂晃了晃手上的小篮子。

    进屋后,多萝茜打开篮子,有Turrón(杏仁糖)、Ros(外形有点像甜甜圈)、Pesti?o(一种用面粉油炸的甜食)

    看到Turrón,她一下子笑了,因为在西班牙,瓦伦西亚产的Turrón是最好的,这无疑勾起了关于那晚的美好记忆

    她拿起一块放到嘴里咬了半口,剩下的却是被凑到面前的男人一口咬住了,多萝茜奇怪地看着他,

    “神经,你干嘛不吃篮子里的,要来吃我的”

    “你的比较好吃”

    他说起这样的话素来一串串的

    多萝茜翻了个白眼不理他,起身去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收拾东西

    古蒂环顾了一下客厅,如果不是旁边摆了棵圣诞树,压根感觉不到一点圣诞的氛围。

    他其实最近这段时间有陆陆续续向费尔南多了解更多关于女孩的事,所以在知道她不回去米兰后,便想着来看一看她

    男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背后把她搂入怀中,虽然屋子里开着暖气,但是他怀里的温度似乎是不一样的,她没有推开他,只是打了打他环在腰间的手,

    “干嘛?”

    打扰到她做事了.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

    他低头枕在她的肩膀上,

    “话说你假期不打算回米兰吗?”

    多萝茜转了个身,和他面对面,

    “会回去,但不是现在,应该新年之后吧”

    如果回去过圣诞,估计也得过完生日才能回来,卡尔洛和路易莎他们多半会给她搞个生日派对,到时候叫谁来或者不叫谁来也有点烦,索性就过了生日再回去

    “那我除夕那天能不能来你这里过夜?”

    “你要干嘛?”

    “想陪你过生日,还有把那天车上没做完的事继续”

    古蒂离开后,多萝茜把他带来的糕点用今年6月份新出的iphone  3G拍了几张还不错的照片,上传到自己的Facebook。facebook和twitter  都是这几年从大西洋彼岸刚火起来传到这边的社交软件,拿劳拉的话说就是,“新闻系的学生不能落后于时代”。

    Facebook上面还有她昨天上传的关于两枚求婚戒指的一张照片,  也许是心里想留个纪念,而且他们都希望把戒指留给她,她配了文字,

    “The &  memorial”

    12月31日

    古蒂一大早就来到了她家里,还带来了一个很赞的厨师,给他们做了顿地道的西班牙大餐,吃得她眼睛都眯起来,频频竖起大拇指。

    吃完饭后,两个人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古蒂指尖玩绕着她的头发,

    “想不想出去?”

    “现在?”

    “嗯哼”

    “不要,现在这个时候和你出去万一被人拍到是疯了吧,别忘了你还是个已婚人士,虽然已经分居了”

    看着她略带嫌弃的样子,古蒂无奈地笑了笑。她的确不喜欢麻烦,当初和伊克尔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见他们一起出门去什么公众场所,加上她毕竟还是个学生。

    如果问多莉本人的话,她肯定会告诉你,这不过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古蒂洗好葡萄放在桌子上。

    “你怎么就买了十二颗呀?”

    “这怎么吃?”

    多萝茜第一次正儿八经在西班牙过年,才知道他们跨年的时候会吃葡萄,敲一下钟就吃一颗,吃完十二颗新年就来了

    好可爱的习俗!

    “这样吃”

    古蒂拿起一颗葡萄,揽过人,咬着一半,另一半就着汁水送往她嘴里

    “咦惹,你好恶心啊,都是你的口水”

    “那换你来,我可不介意吃你的口水”

    “哼”

    她就是哼哼唧唧,嘴上嫌弃,两人到底这么“恶恶心心”地吃完了十二颗葡萄,等他们吃完的时候,新年的钟声早就敲响了

    “?Feliz  a?o!”

    “?Feliz  a?o!”

    多萝茜开心地从沙发上一把蹦起来,

    “你陪我拆礼物吧”

    虽然她晚一些时候就会回去米兰,但是大家都还是提前把礼物给她寄过来了,拿安胖的话说就是,“不能让你空寥寥地过生日”

    古蒂手快的又把人一把扯入怀里,他手速的确很快,刚刚被他脱掉的内衣这会还安安静静躺在地上,

    “还有话没和你说呢”

    “Feliz  cumplea?os”

    “过两天我要去染头发”

    “染个什么颜色?”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她想染的颜色有点特别,要是再不染的话,可能就没有太多机会了,毕竟下学期开始,她就得陆续去电台实习了

    当她顶着一头灰黑夹蓝绿的头发去伯纳乌球场,看西甲联赛冬歇后下半轮的第一场比赛时,嗯的确让她一下子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她的头发并不是染成满头绿那种,上半部分是有些神秘的灰黑色混杂,发中开始放飞自我,珊蓝色和亮绿色交迭,到发尾的地方一个大波浪,她皮肤本来就很白,今天还特地涂了个大红唇,乍看之下艳丽得不可方物

    电视转播的镜头扫到她时都不禁停了一下,两个解说专门调侃了两句,

    “哇,好抓人眼球的头发”

    “这个女孩看起来有点像森林里的绿发女妖?哈哈”

    这场比赛对阵的是比利亚雷亚尔,冬歇后的第一场,加上主场作战,大家自然是不想输的,而且这里还有着最苛刻的主场球迷,比赛最终以皇马1:0取胜,虽然不是大比分,但联赛叁分到手了,赢了球就值得开心。

    球场内的家属休息室里

    路过的卡纳瓦罗和马塞洛瞄了两眼,卡纳瓦罗和多萝茜见过几次,他是意大利国家队的队长。马塞洛更是不见外的吹了个口哨,巴西人的性格活泼热情,直接竖起大拇指“哇,cool!”

    “不好看吗?”他们四个一直盯着她的头发,她自己心里自我感觉还蛮好的咧,本来她不打算来看比赛的,“你们说叫我要来是准备干嘛?”

    看着女孩疑惑的眼神,卡西笑道,“好看的,就是它让你看起来很特别”平添了几分妖冶,就像海里的海妖

    拉莫斯也忍不住看多了几眼,上次的事之后,他倒再也没缠着她,但一再见到她,心里又实在有些蠢蠢欲动

    劳尔瞥了眼她进来时手上就拿着的小卡片,

    “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刚刚比赛结束后有球迷塞给我的,好像是手机号码”

    多莉低头看了几张卡片,有些好笑,记得一个男孩长得还挺可爱的,说她愿意的话可以打电话有空出来喝一杯。

    “那你需要吗?”

    她摇了摇头,兴致缺缺,

    “那我帮你把它们扔了”

    拉莫斯伸出手放到她面前

    多萝茜看了他一眼,他有点回避她的视线,似乎不想显得自己太关注她,她想了想,还是把小卡片都放到他手上随他处置,男人唇边的笑意一闪而过。

    “话说你们还没说让我来一趟干嘛呢?”

    这话她是看着古蒂说的,谁让他昨天一大早起来就吵醒她,让她今天一定要来看比赛,说他们四个找她有事。

    古蒂眨了眨眼,“你等下就知道了”

    看着眼前的四个盒子,多萝茜一脸纳闷

    “这是?”

    “礼物啊,你打开看看”

    看着盒子里迭的四件球衣,这?她的生日礼物他们不是送了?

    “上个赛季我们联赛拿冠军对奥萨苏纳那场的时候,你不是问我们要过球衣,后来说回到马德里再给你,结果大家都忘了”

    劳尔看她的样子,估计她八成也忘了。

    “那怎么今天送了?”

    “你不是过两天要回米兰了么,后天就是叁王节(西班牙儿童节),提前给你送礼物,希望你可以像小朋友一样快乐”

    卡西实话实说,他素来也不是擅长说甜言蜜语的人,干脆直球点,多萝茜倒是听的开心,没有人会不喜欢被人用心对待。

    她看着他们,眼里闪过一抹狡黠,

    “既然这样,那就再送多我一件吧”

    她的眼神扫过他们的下半身

    “什么?”

    “你们的球裤也送我呗,在意大利,他们会把球裤也脱下来送给球迷”

    呆梨的优良传统

    空气突然安静了一秒

    “送不送嘛?”

    不知道是谁回了句

    “你想要几条?”

    多萝茜回米兰之后就简单的和路易莎、卡蒂亚她们聚了一下,倒是卡卡听说她染了个奇奇怪怪的发色后,让她一定要回内洛一趟给大家看看。

    卡卡的外表通常有欺骗性,让人误以为他是个“乖乖男”;实际上他性格里的恶劣因子可不少,和加图索互相捉弄的时候一个开口就是,“你这个粗俗的南方佬”,而且踢中场的都有点“腹黑”属性。

    多萝茜回去之后,一群熟人可没少起哄,他们甚至还编了一首歌

    “你看这个顶着一头奇怪发色的姑娘是谁?

    什么,你说她是英格兰来的小丫头

    噢,她是在米兰内洛长大的美丽女孩

    现在她带着一头奇怪的头发回来了

    因为她去了马德里

    马德里的阳光照在她头上

    她的头发一下就变绿了”

    听得多萝茜好气又好笑,跟队记者丹尼尔也来凑了个热闹,丹尼尔的相机可对她一连拍了好几张,不少人都来说,也给他们一张留个纪念。

    她见了舍甫琴科一趟,前两天东正教圣诞节的时候,他给她发了短信祝她圣诞快乐。

    舍甫琴科的圣诞祝福中,显然有他对她的一份,他总是希望她过得好。这些话,他们彼此心里也许都明白,但却不适宜说出口。

    绿茵场不是童话世界,男人从切尔西回来的这半个赛季其实过得并不怎么样,安切洛蒂一开始对于他的回归态度就不甚欢迎,球队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以他为进攻核心而打造的体系,卡卡和皮尔洛成为了攻击体系中最重要的一环,加上年纪大了,状态下滑

    一切都不复当年了

    这些事她都明白,她也有她的立场,所以对于他们之间的事,她保持沉默

    只是两年格外阴霾的蓝桥生涯,加上回来后的尴尬处境,男人的脸上早已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和斗志,他过得并不快乐,常常忧郁的眼神,偶然一闪的失落,这些都能在他的脸上捕捉到。

    她不忍地别开了眼眸,她曾见过最好的他,她多少有些难过。她总是不忍地,不忍见到他如此失意,她想伸手抱一抱他,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手还是收了回去。

    一抬头,发现他也在看她,他知道,她在为他难过。

    男人脸上浮露安慰的笑容,

    “傻姑娘,不要担心”

    他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些事的,她只要尽情地飞往她的新生活,而不是时有顾念的回头看一看他,他会怕,怕自己自私地在她的怀里取暖疗伤

    “够了,安德烈·舍甫琴科,你不要再这样笑了,难看死了”

    “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啊,我才不想看到你这样的笑容”

    “还有,你少自以为是地管我,我愿意难过那是我的事”

    她开始生气了,像是要掩盖自己慌乱的心绪,故意讲着难听的话,但话音里稍稍染上的哭腔却把这一切暴露了。

    舍瓦沉默的听着,按照他的性格,他很多时候无疑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但胸膛奔涌而上的热意,正在一层一层裹染侵蚀他的内心,见到这样的她,他如何能不触动呢?

    如果可以的话,他又何尝不想再抱一抱她?她也是他经历过的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她在他的记忆里是青葱鲜活的,一如永不褪色的青春

    她也不说话了,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彼此,两个人都在忍耐着、压抑着,仿佛冥冥中都有一种预感,一旦迈出拥抱这一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便会变得不同起来。

    内斯塔看着眼前沉寂的因扎吉,心下无奈

    “真的不去看一看她?她很快就走了”

    也不知道他在倔什么,人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愿意见还是不敢见,但问丹尼尔拿照片的第一个又是他,这会坐在这里苦巴巴的看着照片

    因扎吉一直不出声,就当内斯塔准备离开的时候,

    “我其实也不过在做当初和你一样的事罢了”

    是的,他也是在做选择,只是他还没有最终的答案

    内斯塔闻言眼神一黯,只幽幽地叹了口气。

    5月份的时候,多萝茜再回了一趟米兰,因为5月24日米兰主场迎战罗马的比赛,将是马尔蒂尼的退役告别赛,这是他最后一场主场比赛。

    很多球迷身穿写有“保罗”的纪念T恤,看台上打出各种横幅向队长致敬,尽管比赛最终以23告负罗马,但场上的气氛还是相当温馨热烈。

    比赛结束后,球迷再次起立鼓掌并齐声高呼“保罗”,马尔蒂尼独自绕场一周,向球迷挥手并致以飞吻。最后,马尔蒂尼眼含热泪,与安切洛蒂及各位队友拥抱,再依依不舍地消失在球员通道中。

    保罗·马尔蒂尼用24年的职业生涯书写了传奇,将近1/4个世纪的坚守。从1985年为米兰一线队登场,到2009年5月31日最后一次代表米兰出场,总共为红黑军团出战902次,作为主力赢得25座奖杯,包括5次欧冠、7次意甲、2次丰田杯和1次世俱杯。

    他的足球生涯见证了米兰这二十几年来所有的风风雨雨,他是米兰当之无愧的功勋队长,他守护了米兰24年,当他最后一次再以球员身份踏上圣西罗草坪的时候,必定会想起当年第一次站在这里开启这份征途时所有的喜悦和幸福吧。

    保罗·马尔蒂尼退役,一个时代落下了帷幕。谢谢你,保罗!

    多萝茜眼眶有些发红,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眼泪就直直往下掉

    因扎吉看到这一幕时,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反应,上前替她擦了眼泪。

    多萝茜一下子愣住了,他自己也愣了,随即为了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句话也没说的就走开了。

    皮尔洛倒是看了眼上前,摸了摸女孩已经染回黑色的头发,

    “怎么哭了?”

    他眼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多萝茜摇了摇头,把因扎吉抛到脑后,

    “就是有点舍不得保罗离开球场,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她看向了马尔蒂尼,想起自己刚来内洛的时候,他对她的照顾有加,一晃七年都过去了,他也要退役了。

    马尔蒂尼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一如以往像个宽厚的长辈一般,拍了拍她的背,

    “我也舍不得”

    只是,他老了。

    为了冲淡点伤感的氛围,卡卡专门开了个玩笑,

    “那你都这么哭鼻子的话,以后可不是有的你哭?”

    “那就希望大家都能在赛场上踢得更久一点,晚一点退役”

    她环顾了一圈,满含真诚地说了句。

    一旁站着的因扎吉不做声,心里却是在想,他已经36了,想必退役的那天不会太久了吧。他悄悄地看了一眼她,他退役的时候,她会来看他吗?能不能在场下等着他,给他一个拥抱呢?他的身旁那时候还会有她的痕迹吗?

    然而又想到和女孩现在的样子,他心头莫名一窒

    卡卡这个赛季的伤病一直让多莉有些担心,幸好在联赛的下半程得到了好转,而且他也和她说,在6月份的联合会杯结束后,有可能会返回巴西进行手术,让她放心了很多。

    只是,她也听到了一个不算非常意外的消息。

    外界现在传出的消息依旧众说纷纭,但他在现在将这件事告诉她,无疑也表明了对她的信任。

    她并没有什么“一人择一城终老“的情结,球员和俱乐部的关系类似于明星和经纪公司。虽然牵扯了很更多所谓的荣誉感和感情,但俱乐部挽留的时候拿人情说事,要人走清洗的时候也不会留情面,而球员太顾虑感情则容易吃亏。

    本质上足球也是吃青春饭,球员年轻的时候,只要有能力,自然应该追逐更大的舞台。

    看着男人似乎暗含期待的眼神,她给了他一个拥抱,虽然米兰在情感上对他们而言都是特殊的,但

    “马德里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我理解你的,也支持你”

    他的手也环在了她的腰上,听了她的话后他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枕了一会。

    在做出这种重大决定的时候,每个人的心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压力,除了外界带来的,自己内心也会面临这种需要抉择带来的压迫感,这种感觉他很难和旁人诉说。

    但她不同,她和他一样都在米兰度过了一段非常难忘的时光,她和他一样了解米兰,她也了解他,所以这样的情绪也许他无需通过言语,她就能体会到,女孩的话让他的心里放松了一些。

    “那我以后可以在马德里经常见到你了,Ricky”

    她的唇滑落他的唇边,不同于以往的蜻蜓点水和一蹭而过,她轻轻地吮吸他的下唇瓣而他第一次没有推开她

    从米兰回来后,多萝茜也进入了期末考试的准备之中。下一学年就大四了,她也要开始为实习做打算。这个学期开始,她已经有几次去找了一些电台实习的机会,其中马卡电台就有问她,有没有打算申请来这里实习。

    马卡电台隶属于《马卡报》,《马卡报》作为西班牙非常畅销的体育报纸,加上经常第一时间发表爆炸性新闻,受到的关注度一直很高,而且以报道足球赛事为主,辅以其他方面的体育新闻。

    来这里实习的事,她有在斟酌,但她个人还是更倾向于电视台,la5,la6,Teleco都在她的考虑名单,索性也不急,就慢慢先考虑清楚。

    她这会打开自己的推特,想换个头像,现在用的头像还是前几个月刚染头发时候的图片。关注她的大多数也是同学和最近实习认识的几个同事,她身边足球圈的这一群好像都不怎么用社交软件,唯一一个开了脸书的卡卡才开了不到一个月。

    两人互关后并没有怎么互动过,一来卡卡关注的人很少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二来他最近正在忙着联合会杯的赛事,加上似乎还没有完全摸索清楚这类社交软件的玩法,他的动态少得可怜。

    不过下个赛季开始,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可以多起来了。

    古蒂约了她今晚一起吃饭,这半年以来,她和古蒂的关系亲近了不少。

    不过两人都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持开放性的态度,颇有点“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这样的关系也让他俩都感到更舒服,不拘泥于边界的束缚。

    毕竟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同类——

    这章过渡章终于码完啦,我也将近快写到二十一万字了。其实能写那么多我也很惊讶,毕竟远超我一开始的想象,有点小开心,时间线进行到这里,也差不多快过了叁分之一。

    多莉染的发色我会在微博放图片,大家可以去看喔

    这一章里面很多事都提到了,红白玫瑰回归的线一直在铺,卡卡的也快来了,睡皮的差点,下次再找机会吧。下个赛季感觉非常容易鸡飞狗跳啊,毕竟c罗也要来皇马了,还有阿隆索……啧,如果写得实在太过狗血,大家到时候别喷我哈(笑哭.jpg.)

    还有最近我在思考卡卡皇马伤病线的时候突然想到,都准备改变了干脆就写爽一点,所以接下来的很多地方开始,估计都会和现实有比较大的出入,因为人物很多在皇马,所以我肯定偏爱皇马,巴萨球迷勿拍或者慎重考虑哈。

    然后因为我所有的细纲都只写到08~09这个赛季结束,加上我也有别的事要做,所以接下来估计有一段时间我都会暂时停更,去把0910赛季的细纲,卡卡皇马的线,多莉的事业线以及接下来第一个高潮点具体的思路都去捋一遍先,大概八月份之后再更新吧,在这里先和大家说声抱歉啦。

    首发:yцsんцЩU.νīρ(ΡO18.Oяɡ(po18.org))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