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动作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池刚收拾好从房里出来下到客厅,便一眼看到人群里被围着的幼宁。

    来拜访的这十几个人,都是学生会的。

    今天会聚在这里,是因为姜池是学生会会长,家里客厅也比较大,所以偶尔有什么事是需要私下商量的便会聚在姜池家里讨论。

    只见幼宁坐在沙发中间,被叁两个女生围着,笑着在跟她说些什么,时不时拿手摸摸幼宁的脸颊,又端着点心投喂,姿态亲昵。

    姜池看了一会,见幼宁神态轻松,没什么不舒服的表现,才松了口气随他们去了。

    坐在一旁的容黎见他下来,笑着跟他打招呼:

    “呦,这不是姜大少爷吗,终于舍得下来啦。”

    姜池走过去,锤了下容黎,才对着人群说道:

    “不好意思,今天起晚了点。资料都带了吗,现在就开始吧。”

    说着让管家把客厅的灯和隔着庭院的门帘拉上,又将要讨论的文件投在电视屏幕上。

    刚刚还在玩闹的人便立马坐正,认真地听屏幕前的人讲解方案。

    幼宁见状,便起身绕到沙发后,自觉地在姜池旁边的位子上坐下,坐在他们前面的容黎忍不住看了看黏在姜池身旁的幼宁,才转身看向屏幕。

    昏暗的客厅里,电视前面是坐在沙发上认真听讲的人们,而姜池他们叁个则是坐在离人群远了些的吧台上。

    幼宁正望着屏幕发呆,面上一本正经,心里却在回想20分钟前那一顿被人打断的“早餐”,她垂眸望向姜池的腿间,想着那里面还蓄着她没吃完的精液。

    幼宁吸了吸鼻子,蠢蠢欲动。

    她环顾客厅,又望了望坐在他们前面的韩厉,见没人注意,伸出手搭在了姜池的大腿上,趁姜池没反应过来,一下往上隔着裤子握住了阴茎。

    “!”

    姜池被吓得猛往后抬腰,伸手握住幼宁作乱的手腕,又因为怕惊扰到前面坐着的韩厉,只无声地撇眉向幼宁摇头。

    幼宁没理,她揉了揉,感受到阴茎硬度,挑了挑眉。

    那裤裆里的肉棒坚硬似铁,想来是刚醒的时候没射够。特地穿了条版型肥大的长裤,才没让人看出来。

    幼宁转了转眼珠,便侧头在姜池耳边吐气如兰,道:

    “你这里好硬,刚才没彻底射出来吧,要射出来才可以哦,要不然就会一直充血硬着。”

    说着,又换了个祈求的语气道:

    “让我来帮你好不好?”

    幼宁似是全然忘记了自己才是害姜池如此的始作俑者,竟还恬不知耻地用了“帮”这样的字眼诱哄姜池。

    但姜池就是被哄到了,像小狗一样全心全意信任着主人,幼宁随口胡揪的谎话,就让他松了手,轻易地将处置权交到罪魁祸首的手上。

    幼宁见他如她所愿的松了手,笑着亲了亲姜池滚烫通红的耳廓,便隔着裤子揉搓着坚硬的肉棒,在裤裆上找了找粗长的轮廓,上下撸了起来。

    姜池咬紧下唇,整个人不住地轻颤。

    电视荧幕的光时不时打在姜池脸上,坐在前面的人只要稍稍转头就能看到,他们平日里温和俊朗的学生会会长,咬着唇、脸上泛着潮红的狼狈模样。

    幼宁见来回撸得差不多了,拇指便往渗出水渍的地方打着圈按去,姜池一个激灵,忍了忍咬紧了唇才没有叫出声,只是从鼻子里哼出了气。

    幼宁盯着被他咬出血色的唇,舔舔嘴,忍不住吻了上去。

    姜池睁大眼,只感受到她柔软的舌头似是抚慰般舔舐他的下唇,又用嘴唇轻轻含着。

    她手下的动作也没停,时不时隔着布料用指甲划弄着龟头上的包皮系带,又按了按不停冒水的马眼。

    没过一会,姜池便绷紧了神经,在上下失守的状况下,挺着腰抖着身子射了。

    幼宁吻得深了些,堵住了姜池就要出口的呻吟。

    动静虽小,但还是引起了前头容黎的注意,他似有所感地转身望去。

    只见姜池趴在桌上,幼宁似是担心地抚着姜池的背。

    容黎皱了皱眉,问道:

    “怎么了?”

    幼宁便说道:

    “姜池好像有点不舒服…”

    说罢,姜池才抬起头,似是忍得难受,脸上绯红一片,小喘着气跟容黎说道:

    “嗯,肚子有点不舒服…韩厉,你先听着会,别打扰他们,我去休息下。”

    容黎听罢,没有怀疑,忙道:

    “好,快去吧,这里我看着。”

    “嗯…”

    说罢幼宁便扶着姜池往一侧的走廊走去。

    洗手间里。

    姜池本来想回房里,但回房便要从沙发那里绕过去,他裤裆湿黏一片的状况,怕引起旁人的注意。

    锁上门,姜池便望着裤子上的水渍发愁,幼宁想了想,开口提议道:

    “你可以先把里面的内裤脱下来,外面的裤子用纸巾擦干些,外裤是黑色的,应当看不出来。”

    姜池想着,似乎也只能这样了,就算现在让幼宁或者佣人拿裤子过来也得经过客厅,裤子拿手里根本藏不住,给人看到指不定多想。

    他将手放在裤头上,正准备脱下,却突然想起了什么,望向面前的幼宁,见她歪了歪脑袋,才提醒道:

    “…你先转过去…”

    幼宁才恍然转了身,倒也不怪她没意识到,主要是姜池那里她见也见过,摸也摸过了,甚至是第一天见到姜池就跟它打了照面,并且深入“交流”了一番。

    幼宁心道,现在倒是害羞起来了。

    姜池将沾满精液的内裤脱下后,又仔细迅速地将阴茎和裤子擦干净,悉悉索索穿上后,却一时沉默了。

    幼宁见后面没了动静,忍不住转过身。

    姜池倒是穿好了裤子,裤子上的水渍擦拭过后也看不太见了,但是,现在这样也还是不能出去。

    幼宁似笑非笑地望向姜池裤裆上的藏不住的轮廓。

    没了内裤的束缚,姜池只要稍稍动一下,那尺寸可观的物什便会随着动作在宽松的裤裆里晃荡,

    这可比水渍显眼的多。

    姜池深吸了口气,懊恼地捂住脸。

    这下该怎么办?

    幼宁见状,良心才动了动,办法倒是有,只不过,不知道姜池愿不愿意。

    她想了想,便弯腰将裙子里的内裤脱下来,而后拿着那薄薄的布料到姜池面前晃了晃,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你穿我的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