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bsp; 22

    没想到再次回北京是为了见李飞烟。还好不是冬天,而是祁一安最喜欢的秋天。

    “今晚睡我家吧,你睡我的床,这样我就又有正当理由和阿千睡啦,哈哈”邹易北戳她。虽然见李飞烟是后天,但邹易北今天正好回北京,祁一安就跟着一起来了。高铁提速真是越来越快了,五年间翻了一倍,从南方到北京只需要两个小时。她靠在高铁的车窗上,看着熟悉的城市夜景越来越近。

    “少拿我当挡箭牌啊,我可不想当电灯泡。”

    “哎哟,祁一安,吃醋了?可来北京我总不能让你去‘开房吧’,不然我家其他房子”“去你的”,祁一安笑着揍她,“别看我这样,我在北京还是有地方住的。”

    “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

    “大概…”其实她自己也不是很肯定。

    那么大的城市,虽然知道几千万人中她未必在,但祁一安心中还是有影影绰绰的一些期许。好久没见到她了。

    到站后邹易北拉着祁一安上了车,来接的人是吴千越。“我就知道你还是会来接我的,老婆对我最好啦!”

    “别乱叫,谁是你老婆了。”吴千越拍了拍她的脑袋,系上安全带。“快回家吧,我的程序还有一点要做呢。”

    “好~”

    祁一安倚在在后座车窗上百无聊赖地听着这两个人秀恩爱。

    “哦,对了,阿千,送这家伙去x小区吧?”

    “咦?不住咱们家吗?”

    邹易北愣住了。她说,咱们家。咱们家。哈哈哈哈这也太甜了吧…想着想着就自顾自看着吴千越乐了起来,嘴都咧到耳根了。祁一安无语地看着她。

    “诶,问你俩话呢?”

    “啊”“哦”…——

    祁一安下车来到一处公寓前,观察楼上有没有灯光,是黑着的,心中有些失落。电梯上楼后,她对着门犹豫了一会,心跳如擂鼓。里面看不到光,她是不是不在,或者已经睡了?…大概率是不在吧…

    终于她伸手按住指纹锁,页面显示出需要输入密码。密码…不知道这些年她有没有改过。或者她会不会已经不住在这儿,把房子转手卖了呢…不管了,只能先试一试。

    输入200330

    是她们初见的日子。

    祁一安忐忑地看着光标加载,终于听见一声“滴!”,光标变绿。长舒一口气。

    打开门,房内静谧黑暗。她进门找到开关打开灯。

    房间的陈设和五年前差不多,简约大气。少有陈设,也没什么物品,看来她很少来住。祁一安随手在家具上摸了摸,没什么灰尘,看样子还是有被打扫过的。

    她像一个入室的不速之客,在没什么生气的房间里环视了一遭,感觉像小偷闯空门了,心中的微小期待越落越低。冰箱里空荡荡,只有一些水和牛奶,几瓶酒,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走进卧室,床上整洁干净,空无一物。祁一安俯身摸了摸被子,是秦若水最喜欢的高织棉。

    她走到阳台上,望着这座城市明明暗暗的万家灯火,点燃一支烟。

    这是秦若水的一套房子,之前在她们北京的时候一起住在这里。祁一安挑的这套,因为较她其他的房子而言更小更温馨,所处地段更有生活气息。她也有秦若水在世界其他几处房产的密码钥匙,比如在E国,R国,J群岛…或者是这几年间零零散散见过的其他地方,记不清了。

    以前祁一安说要金屋藏娇,秦若水笑着取笑她,说自己是自带金屋。然而这几年她在各地游荡,从来没有安定下来过,和秦若水的关系也始终是若即若离。两个人都要自由却又一直没有完全断了纠葛,有时候真是对那个女人又爱又恨。

    有了困意,祁一安熄灭了剩下的半支烟。余光瞥见阳台角落里她以前送给秦若水的小芦荟,已经从3D干成2D植物了。哟,竟然还没死呢,您可真够顽强的啊。她在心里默默吐槽,又惊喜又有些埋怨。当时送多肉就是因为秦若水一定会懒得浇水,果然。

    那她会在哪里呢。

    躺在柔软却空荡的床上,祁一安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嗅那个女人的气息。只有一点点,一点点,不知道是真的有还只是她的错觉。回想起来,她发觉这几年的记忆都有些模糊,是因为时间过得太快了吗?大致知道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细节却模模糊糊的。关于李飞烟的记忆倒是是一清二楚…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睡着了。在她的气息里,睡得很安稳——

    “明晚有个比较私人的聚会,就几个朋友,能请你陪我出席吗?”男人在电话里请求着。

    秦若水懒懒地倚在沙发上打游戏,干脆地拒绝,“不去。”

    “又是谈生意吧?你知道我懒得出入那种场合。”

    “我进去和人单独谈,你就在外面随意social一下就好了,都是些朋友聚会…”

    “好了,别说了,你就让我打游戏吧,就这样。”

    “秦晔也会去。”

    她皱了皱眉,半晌没理他。秦若水悠闲惯了,最烦这种充满利益交换的场合,可作为法定伴侣…

    “知道了。”

    “嗯,那明晚7点我来接你。”

    “”

    “还有事吗?”

    “没了…谢谢你,小若。”——

    李医生穿着白大褂拿着装着不知名药物的注射器,和一些从未见过的仪器走近病床。先注射了药物,再调试机器,器械对准她的脑部将什么异物打了进去。

    好痛!!!感觉颅骨都要裂开了。眼前漆黑,动弹不得,也叫不出声。

    “最近情况有所好转了,检测到的意识越来越强烈,说明恢复的可能性有更大了。”  那是李飞烟的声音,冷静淡然又友好宜人。

    “谢谢李医生,这么多年都是你在照顾她,让我们也没有放弃。”

    “应该的。”李医生和善地笑了,脚步声越来越远——

    “啊!”祁一安惊醒捂着头猛然坐起来。呼,这个梦真可怕!

    她起来找了照镜子,摸着头确认它完好无损。狐疑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到底是有多怕李飞烟。那个女人全然没有危险气场,却处处是威胁。

    算了,还好是梦。

    手机屏幕亮起,

    “今晚9点我派人去接你。”——

    晚宴设在主人家的别墅里,这种场合秦若水从小没少参加,多了就觉得兴致缺缺,加之今天是他的生意圈子,本来就没几个熟人。她随意拿着杯酒应酬了会儿,就想着要撤退。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打电话给司机。

    “喂,老崔,你到这个地址来接我吧。”

    刚刚拨通电话,秦若水余光瞥见从大门走进来一个年轻女人,穿着休闲简单,可能是外面风冷,还带着卫衣的帽子,和在场浓妆礼服高跟鞋的女人们格格不入。女人似乎完全不认识在场的人们,径直穿过回廊和大厅,被管家领着转了弯走到电梯入口,按下按钮。走路的姿势好像在哪里见过。

    等待的时候,她摘下了帽子,露出了漆黑的及肩长发,还稍微有些凌乱,还有一点被长发遮住的侧脸。白皙挺拔的鼻子和…没等秦若水分辨她就走进了电梯。

    “喂,秦小姐?喂?请问…”电话里的老崔问。

    “什么?哦,不用等他,就只接我。”秦若水心不在焉地挂了电话,走近电梯。

    显示屏的数字一直上升到3楼。

    她伸手按了上键——

    当晚,祁一安抵达别墅后就收到了李飞烟的消息。

    李医生:你先在叁楼等我,我这边还有一会儿就结束了。

    李医生:无聊的话就自己先随便转一转。

    平头小山猫:什么都可以看吗?

    李医生:嗯,什么都可以。

    李医生:如果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杀了你就好了[可爱的表情]

    嘶,  祁一安吸了口冷气,这女人还真是恐怖。

    她在叁楼四处逛了逛。真是座豪宅,结构很有意思。她走到叁楼角落的一个房间里。发现房间里有一个小楼梯直通楼上。走上去之后发现楼上似乎是个航空飞行主题的房间?没有门出去,但又有一个天窗可以爬出去到四楼阁楼的房顶。

    架子上摆着一些飞机的模型,战斗机,直升机。头盔,护目镜。桌上摆着飞行包和笔记本。墙上挂着空军军装,飞行服,还有一些相框。照片多是合照。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盒子箱子堆在地上。房间各处都可见积了些灰尘,祁一安端详着那些照片就听见身后传来上楼的脚步声,还没来得及回头,什么东西就抵住了她的背。

    她的身体僵住,突如其来的触碰,房间里很安静,连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听不见。

    “bang!”

    明媚的女声发出枪击的拟声词,接着又自己笑了起来——

    作者: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