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阿璃,我那个傻儿子就交给你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文炀心里有点委屈,嘴巴才刚张开想要辩驳,可是触及塔蓓雅那可以让水结冻的眼神以后,他退缩了。

    文炀一向听塔蓓雅的话,虽然他还想给唐璃一个下马威,可是望向塔蓓雅坚持的神色,他马上屈服了,什么下马威都不重要,让塔蓓雅保持愉悦的好心情,那才是第一要务。

    “那我和薙儿出去走走,你有话慢慢说啊!”纵横沙场、令人闻之色变的至伟君主,此刻小心翼翼的,还得先争取爱人的同意才能有下一步的行动。

    塔蓓雅斜睨了文炀一眼,接着冷哼了一声。

    唐璃看着自己的准公爹、婆母的互动,不知怎地,只觉得有些似曾相似,她越来越觉得这个清冷的美人婆母……跟她的准夫婿有九成的重合,那种冷飕飕的眼神,可真是完美的复制。

    唐璃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塔蓓雅,她很天然的感到亲近,亲近的同时也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恐惧,产生了怕不被喜欢的小女孩,想要讨好一个长辈的心情。

    “薙儿,咱们父子俩也好久不见了,你陪父皇出去绕一绕?”文炀不只在塔蓓儿面前没有任何威严,就连在文薙面前都有几分小心翼翼,全然没有审视唐璃的时候的那种气势。

    文薙的身高与文炀差不多,虽然没有文炀健硕,可那气场却是差不多的,他没有应允他父亲的要求,只是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满他父亲对唐璃说话的态度。

    接连碰壁,文炀的表情像是生吞了虫,他开始怀疑起了他的人生,这怀疑没持续多久,他就自虐的觉得能够被同时被塔蓓雅和文薙一起嫌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没有理会自己父亲的自怨自艾,文薙迳自开口,“父亲、母亲,我对这媳妇儿捅弃意的,还请您们不要为难她。”文薙还是那一惯淡漠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都是对唐璃充满了维护。

    唐璃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脸上泛红,一下子就红到耳根子,心跳也跳得飞快。

    这不易得的情话,特别的令人心荡神驰。

    “还怕我能吃了她不成?”塔蓓雅轻笑了一下,那一张绝色的容颜上面出现了昙花一现的笑意,文炀瞅着她脸上的笑容,看得都快痴了。

    文薙似乎很习惯自己的父亲这傻样,他冷嗤了一声,率先往庭院走去,也没跟文炀打一声招呼,文炀愣了一下,马上屁颠屁颠的跟上了文薙的脚步,堂屋里瞬间就只剩下塔蓓雅和唐璃了。

    “我可以叫你阿璃吗?”塔蓓雅率先打破了沉默。

    唐璃望着塔蓓雅和文薙神似的容颜,不知怎的觉得十分局促,她点了点头。

    “阿璃,我那个傻儿子就交给你了。”塔蓓雅在看着儿子和这个女孩儿一起走进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是喜欢这个女孩儿的,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她,直到文炀开口为难她,她那个一贯自扫门前雪的儿子终于表现出了属于人的温度。

    唐璃睁大了眼睛,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塔蓓雅知道她的话让唐璃不知所措,于是她自顾自的说下去,“阿薙他从小就过得特别辛苦,他爹很爱他,却不知道这份爱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就像文炀义无反顾地爱她,也带给了她很多的磨难,她恨过他、怨过他,可却无法否认,文炀对她的爱是真的。

    塔蓓雅对文薙的感情很复杂,在宫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塔贵妃并不喜欢自己的儿子。

    有人猜测是因为儿子分走了丈夫对她的宠爱,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儿子的感觉有多矛盾。

    她的儿子是仇人之子,在他还在她腹中的时候,她是痛恨着他的,但是当孩子从她体内被挤出来以后,她才知道什么叫母子连心,在看到孩子张开那一双子紫色的眼睛以后,她就深深爱上他了。

    可怨恨她的宫妃太多了,她们无法伤害文炀,她们便想着伤害她、伤害她的儿子,文炀已经让文薙够招眼了,不需要她来提油救火。

    再说了,越是喜欢文薙,她内心越是煎熬,那是仇人之子,先是爱上了孩子,爱上父亲还不远吗?可人的感情哪有那么容易控制?

    她早就无可救药,爱上了迫害自己族人的男人,为他生下了孩子,还为那孩子牵肠挂肚,她内心如受烈火反覆的焚烧,痛苦不已,每一次的冷脸相待,后头藏的都是伤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