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虞夏道不出声,只能盯着眼前的这个人收起笑,眼神冰冷刺骨的穿过她的身,将指间夹着的那一张照片收好,拿起手机与她擦肩而过。

    宴芙不再理会虞夏,拉开门,没有停留直接右转往出口走去,她的心思已然不在这里,倚靠一旁的殷绪听见声,知道她出来了,站直身,毫不意外看见她出神的神色,看着她忽略周遭环境,看着她丢下自己。

    脚步不知为何怎么也迈不开,眼睁睁看着她消失的背影,侧头看向屋内,入眼一地狼藉,以及虞夏双手紧抓不知所措,背对他站那儿一动不动。

    又回望宴芙走过的长廊,已寂静一片。

    ……

    车被宴芙停在廊岭苑地下停车场,一路直奔目的地。

    门铃还没摁,门始料未及的打开,第一眼,是那个从未想过的那人,闫呈,许久不见的闫呈,被遣送回去的闫呈,这会儿正正好的站在这儿,站在宴芙的眼前。

    “闫呈,等等我,洋甘菊茶忘拿了。”

    女声在身后,很快人出现了,紧跟着闫呈,是手里拿着黑色西装外套与保温杯的温彦初,他们就站在那里,两人相融的气场是亲密自然的,此刻他们在内,她在外,犹如外来者的她,不懂事的闯入,打扰了他们。

    有些意外,不知是惊还是喜,宴芙手里捏着那张合照,慢慢蓄着笑意的眼睛瞧了眼温彦初,又瞧了眼闫呈。

    谁都没想到。

    在温彦初的住所,居然能遇到意想不到的人,莫名其妙的叁人对峙,怪圈形成,谁来开这个口,谁会开这个口。

    细风带雨,不大,够寒。

    “宴芙。”是笑意不收的温彦初打破平静。“怎么会来这儿了,你已经很久没来这儿了,是有事吗?”

    这下,谁都反应过来了,闫呈两步并作一步到宴芙的身边,急忙说:“昨儿凌晨回的国,知道你在休息,没去找你,今儿家里又摆了宴,来接她,所以我在这儿。”

    “相信我。”牵着她的手,重复,“宴芙,相信我。”

    相信什么,他没说,他只要她能相信他。

    于是他摇了摇她的手,想要她给他一点回应,别这样默不作声。

    身后拿着外套的温彦初没出言打断,安静乖巧的站在后面,默默听完闫呈对宴芙的解释,沉默的接受他的话术,只在宴芙瞧过来的一眼里,对着宴芙展露一笑,似乎也是在告诉她,闫呈说的都是对的,他们清清白白,没发生任何事情,十分配合闫呈,给宴芙打加强针。

    “所以你在这里,关我什么事?”收回视线,宴芙重新看向闫呈。“完全没有必要和我解释这一番,我是来找她的。”

    然后看着温彦初,“咱们聊聊?”

    心思牵动,这话令两人视线牢牢扣在宴芙的身上。

    错了,顺序错了,一切都错了,恐慌开始遍布闫呈内心。

    殷绪永远做不到截然不动,将自个划分出与宴芙相关的事与人,就算此刻主角不在,但还未解决掉的尾巴,他来解决。

    走进去,散落一地的照片好似迫不及待往殷绪眼里钻,内容多得看不过来,都是宴芙与闫呈的回忆,拥抱、亲吻、勾肩、搂腰、大笑,一切的一切,只知多瞧一眼,这心就多一分刺痛。

    单膝跪地,捡起一张只有宴芙的单人照,旁晚黄昏,天台烟火,青涩稚嫩的她,嘴角浅笑望着镜头  ,双手抱着黑白球衣,脚边放着两杯奶茶,照片里没有闫呈,可处处都有他。

    终究是错过了她那么久,幸好,上天待他不薄,他还是遇见了她。

    “这筹码放在之前可能还有点用,可放在现在。”他一顿,“一无是处。”

    一无是处。

    又一次,虞夏的内心又被狠狠震了一次,转身看着殷绪,她不解,她愤怒,她受够了!

    “假惺惺,两面派,这都是她宴芙!到底是我一无是处,还是你们这帮人一无是处,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到底谁是!?你回答我啊!”

    余声一荡,情绪爆发,眼泪一滴一滴止不住失控往下掉。

    初见时的美好消失殆尽,只留下狰狞可怖,与不堪入耳的反问。

    吼完,是后悔,是懊恼,是难以启齿的羞耻,是堵塞喉咙的窒息感,是鼻酸,是红眼,是接连不断的生理反应,令她应接不暇,使她浑身不适,反反复复折磨着她。

    又输了,她又输了,为什么每次都忍不住,为什么她都这样了,他还能这样冷静自若地看着她丢人,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居然会将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

    后院,一场雨,绿植怡人。

    “芙芙。”

    “还是叫我宴芙吧,我们也没那么熟。”很巧,后院这位置可以清晰看到靠车等待的闫呈,他拿着烟,皱着眉,手指利索地滑动手机屏幕。

    看来是她的出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这很好不是吗?

    手机嗡嗡响,原本皱着眉,低头瞧手机的闫呈,不知何时已然抬起头,穿枝越叶,那双晦涩难解的眼睛与宴芙一对上,不能错过,进度条不能清零,他想,随即冲她摇摇手机,让她看消息,看他的解释。

    可真没必要,他们并未有实质性承诺,他不需要惴惴不安,不需要惶恐无措。

    “那,宴芙你是有事找我吗?”

    “是的。有事找你。”忽略闫呈的视线,宴芙回。

    拿出那张照片递到温彦初的眼前,“记得吗?这张生日照。”

    “记得。”温彦初看向照片,嘴角上扬,“这是我照的,有问题吗?”

    “有。”

    啪!谁都没反应过来,被打的温彦初更是没反应过来,捂着脸,歪着脑袋,耳边嗡嗡响,疼痛占满神经,什么话也吐不出来。

    一直注视这里情况的闫呈,也被这一巴掌吓到,反应过来立刻小跑过来,停在宴芙的身边,攥紧她手肘的同时瞧见落在地上的照片。

    寂静的房间,殷绪想要往前走一步,才移了半步。

    同时。

    “不要过来!”虞夏立刻伸手阻止他的前进。

    “滚开!”宴芙甩开闫呈的手。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