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闻昼扑上来,环住陈最的腰,有点蛮横地说:“只能弹给我听。”
    “好的。”陈最牵起姜闻昼的手,慢慢摩挲过手指上的那一枚戒指,他笑意盈盈的,“现在是我的老婆了。”
    姜闻昼依赖地贴住陈最,哼哼唧唧地讲:“老公。”
    陈最卡在姜闻昼腰间的手收紧了,他顺手把香槟杯往旁边的桌子上一放,直接把人抱了起来,他的呼吸有些重:“再喊一次,姜闻昼。”
    姜闻昼正在害臊,脸埋在陈最的怀里不愿意抬起来,只是人跟个八爪鱼似的缠在陈最身上。
    陈最把姜闻昼压在床上,眼神滚烫。
    姜闻昼环着他的脖子,那样认真地看着他,声音很小:“老公,做|爱吗?”
    陈最捏着姜闻昼的下巴吻他,然后撑起身子,伸手解自己的衬衫扣。
    姜闻昼却拉住陈最的手腕:“衬衫不要脱了。”
    陈最觉得姜闻昼对他穿衬衫这件事一定有执念,他爽快地满足了姜闻昼。陈最跪在床上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衬衫下摆盖住他的大腿根,有一块还没褪尽的吻|痕被盖住了一半。
    “明天拍戏吗?”姜闻昼掐着陈最的腰问。
    陈最笑了下:“拍啊,怎么办?”
    姜闻昼叹了口气,无比郁闷地说:“为什么还没拍完啊?”
    陈最摸摸他的脸:“没事,可以做一次。”
    姜闻昼抱住陈最,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可怜兮兮地说:“算了,我要体贴一点。”
    “转性了?”陈最摸他的脸,指尖划过他的脖子。
    姜闻昼点头,认真地说:“来日方长。”
    陈最的眼睛垂下来,一种很复杂的情绪笼住了他,他很感谢姜闻昼的笃定,才会让他愿意相信。
    “怎么了?”姜闻昼抬起头看他,眼睛睁得圆溜溜。
    陈最亲了亲他的嘴角,笑着说:“嗯,来日方长。”
    “不过我可以给你咬出来。”姜闻昼红着脸说。
    “你会吗?”陈最十分怀疑地看他。
    姜闻昼眼神飘忽:“应该会吧。”
    陈最不信任地看他,姜闻昼乖乖的,眼神十分真诚。
    陈最捏住他的下巴,心想光看这张脸应该感觉也会不错。
    事实证明,陈最想得太美好了,姜闻昼完全不会,弄了一会儿陈最就受不了了,他揪住这人的头发,叹了口气:“用手吧。”
    姜闻昼泪汪汪的:“哥哥嫌弃我了。”
    陈最有点好笑,不忍心太打击他:“以后慢慢练。”
    最后是两个拢在一起,在亲吻中释放出来。
    姜闻昼抱着他倒下去,两个人面对面躺着,腿缠在一起,姿势十分亲密。
    陈最喜欢这样的温存时刻,就这样拥抱着,什么也不用干。
    “你知道吗,第一次去姥爷那,姥爷就知道我们是假的了。”陈最突然说。
    姜闻昼“啊”了一声,心虚地说:“有这么明显吗?”
    陈最笑笑:“毕竟是姥爷。”
    姜闻昼又往陈最那里挤了挤,然后问:“是第二天早上姥爷跟你说的吗?你怎么不告诉我?”
    陈最点头:“那天姥爷和我一起遛的狗,他说我不需要由着你任性,这么配合你,都是你惹出来的事,应该你自己负责。”
    “那你是怎么说的?”姜闻昼问。
    陈最回忆了一下,那天早上,李庭的话倒像是点醒了他。
    “我跟他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但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顺着你,想让你高兴。”陈最说。
    姜闻昼抬眼看他,很高兴地说:“因为你喜欢我。”
    陈最想,只有姜闻昼能让他如此坦然地接受和承认感情,他低下头,吻了姜闻昼的眼睛。
    “是啊,我最喜欢你了。”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感谢陪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