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孕反应(剧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膳席上,因迎接难得回娘家的永明公主和郡主,王上下令的家宴搞得还算温馨。

    王上亲自抱着肉乎乎的郡主喂饭,韶嫔、世子、滟嫔、世子妃等人围坐。

    单玉凝故意将世子身旁的位置让给滟嫔,自己顺着滟嫔身边坐下,另一边是永明公主。

    水晶珠帘逶迤倾泻,帘后,有人披纱抚琴,琴音空灵,但还是盖不过小郡主咿咿呀呀的奶音。

    王上嫌乐声聒噪,直接命人将琴撤了下去,专心地逗起小郡主,小郡主本就亲人,王上几下一逗她便“咯咯咯”地笑起来。

    王上十分高兴,道:“宫里许久不闻孩子的笑声了。上次见到孩子,还是映儿的那几个小子。”

    安奕映是大王子,风流成性,成婚没几年便得了一堆儿子。

    二王子便是世子暗奕暄,虽是成婚不久,但也都没什么动静。

    永明公主怕王上要为世子的子嗣发愁,笑着抢过话题道:“父王既是高兴,那女儿以后多带郡主进宫走动。”

    王上的脸阴了半晌,看了眼世子道:“你现在是谢家媳妇,总回娘家未免失了礼数。”

    韶嫔笑着接话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明儿现在是谢家的当家主母,她自会拿捏好分寸的。”

    王上转去问世子:“你可知谢谙此行去了哪里?”

    “儿臣不知。”

    王上看了眼永明公主,永明公主道:“献国。”

    温楚妍夹菜的手顿了下,也不管王上是和世子自家人在说话,硬生生插嘴道:“可是臣妾二姐嫁去的地方?”

    王上宽厚地笑笑:“正是。”

    温楚妍还要再问姐夫谢谙去献国作甚,韶嫔即刻给她夹了一筷子菜道:“这菜是我宫内小厨房做得,手艺与御膳房的不同,不知你可吃得惯?”

    温楚妍即刻便被韶嫔的话带走,连连吃菜点头。

    谢谙去献国做什么不重要,温楚妍的二姐现在在献国地位如何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王上话中明里暗里都是在告诉世子,就凭滟嫔的二姐,也不可怠慢了她。

    世子也会意,饭后让温楚妍先回延熙殿准备,自己则慢吞吞地陪永明公主和单玉凝一起逗着郡主。

    单玉凝看着屋里其乐融融的一家,又看着温楚妍欢天喜离去的背影,感觉自己才和世子是一家人。

    从德昌宫出来已经很晚,永明公主和王上都在殿里歇下了。单玉凝和世子,一个要奉旨要去“伺候”滟嫔,一个奉旨要去守空房。

    世子在路上不老实地摸着单玉凝的腰道:“不过是一晚,忍忍便过去了。”

    单玉凝甩开他的手:“难得能睡个好觉,有什么好熬的。”

    “呵。口是心非的主,怕是现在下面已经湿的不行吧。”

    “拜您所赐,今儿一天就没干过。”单玉凝气鼓鼓径直往前走道。

    世子追了上去,也不管还在路上,把她压在墙边便作势要吻她,单玉凝捂住他的嘴道:“世子还是省点气力罢,一会还得伺候滟嫔呢。”

    “你在怀疑我,嗯?”

    春天的夜里有些冷,小风习习,但世子在她耳边拂过的话却让她异常燥热起来。

    单玉凝想起姐姐,心狠了狠,将世子推开道:“在滟嫔怀孕之前,邸下还是不要来找我了。”

    世子当她是在吃醋,还要和她打趣,单玉凝却用力将世子推了出去道:“我不想见你。”

    世子被一个小小妇人推到路边上,险些还撞了脑袋,只觉得丢了身份,立刻就变了神色,厉声道:“不想见我?”

    “是。”单玉凝挺直了腰,万念俱灰说出那几个冰冷又伤人的字:“我不爱你了。”

    世子陡然吃了一惊,被她这样的狠话气得脑子发晕,即刻给单玉凝下了禁足令。

    单玉凝正是想让世子冷落她,千恩万谢地走了。

    转身离去的瞬间,眼中噙的泪却扑疏得落下来。

    世子在滟嫔的床上气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即便滟嫔又是给他捶背又是给他捏腿的,但终是勾不起他丝毫的兴趣,最后草草吹熄了灯便睡。

    第二夜,他还是在为单玉凝夜突如其来的狠话怄气,他堂堂世子,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还是被一个妇人抛弃。世子气得想半夜起来舞剑,但碍于滟嫔在旁边睡得正香,他又怕起来扰了她好梦。

    第叁夜,第四夜皆是如此。

    后来世子干脆也不去延熙殿了,自个儿在储宫休息,若是半夜气急了还能起来舞刀弄枪,倒少了很多顾虑。

    有一天夜里,世子又梦到单玉凝对他说的那些绝情话,在梦里一细想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单玉凝说得是:“不爱他了”。

    说明曾经是爱的,只是不知因为他做了什么,让她不再爱了。

    后知后觉的世子很高兴,一想到单玉凝深爱过他,心便乱跳起来。

    世子感觉自己破获了一起大理寺都无法查明的大案,当夜披了衣服便要往绮云阁问个究竟。

    高德善揉着眼拦下他:“邸下,现在是二更时分,娘娘那怕是睡熟了呐。”

    何止是娘娘那睡熟了,整个京城都睡熟了,唯有一个心尖小鹿乱撞的闲人还不曾睡下罢了。

    但其实,单玉凝并没有睡熟,她正被早孕反应折磨得死去活来,一边乏力头晕又一边失眠兴奋,每夜抓着沁儿也只能睡上半个点,便又会醒来痛哭着暗骂世子混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