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1Game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高考结束后,临洲市迎来史无前例的热,仿佛要把人放在蒸笼里烤熟一样。

    许早翻箱倒柜找出之前捡到的一把伞,黑色沉闷却新得很,接着又从桌子上拿来身份证塞在兜里,出门锁上大门。

    伞微微遮住面容,她和门卫打招呼才得以进去。

    二楼最中间的办公室,里面的人正在议论什么,面色不善。

    之前教过她的张老师将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茶水溅了几滴出来,对于许早的行为十分不满。

    许早这次是来办理转学手续的。

    虽然她长着一张不算很善良的面孔,但成绩却十分亮眼,是张老师的心肝。

    可就是这样的心肝,她没有参加今年六月份的高考。

    谁不会生气?

    办公室人多口杂,小声议论,张老师苦口婆心劝她继续读就可以了,何必转校呢?

    她握着手中的伞,平静道:“我妈在高考那天死了。”

    办公室一阵寂静,空气中呼吸凝重,似乎随时爆发一场战争。

    最终谁都没有说话。

    很快许早就出来了,她拿到了转学表。

    教学楼的走廊里挂着很多名人名言,许早盯着那句话,“世界以痛吻我,却要我报之以歌。”

    呵。

    从临洲一中出来,她将伞继续打在头顶。

    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正是阳光刺眼的时候。

    她身边经过几辆跑车,风驰电掣,几个男人嬉笑而过,引得路上的小姑娘尖叫。

    许早低着头拿出手机,找到了租房启事,问了一个月200的房租,当即成交。

    七月高考成绩出来,学校为了不让学生自卑,没有将成绩贴在校园门口。

    许早看了一眼一中的第一名,果然是曾经跟在她后面的老二。

    房子里没有多少东西,叁下五除二就搬完了。

    桌子上的手机一直在振动,她没有给一点眼神。

    八月初,高叁便早早开学了,许早顺利进入临洲附中,成为一班的学生。

    苏奈转身看着许早,八卦心起:“上届我们学校第一你知道谁吗?”

    “谁啊?”许早搭话,笔倒是不停做着练习题。

    “周邈,我和你说要不是学校不给贴照片,你真应该看看他证件照有多帅。”

    许早大拇指指着自己的同桌,“比我同桌还好看?”

    苏奈看着周时越的表情,艰难地咽口水,“反正我喜欢周学长。”

    她迅速转头,低头写作业。

    周渺吗?

    名字还不错。

    ——

    傍晚。

    周邈的手机上莫名多了一个名为HEART的软件,上面画了一个粉红色的爱心,一看就不怎么正经。

    旁边的陈久递给他的时候,带着揶揄,“想不到你也看这个?”他说着还看一眼周邈的下半身。

    原来没毛病啊。

    彼时的周邈正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带着黑色的渔夫帽,遮住好看的眉眼,悠然自得。

    说是钓鱼,可鱼竿却撑在藤椅的侧面,顺着鱼竿看过去,鱼线向下延伸,池塘一片波澜不惊。

    周邈跷着二郎腿,左手食指抬了抬帽子,右手接过手机。

    他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滑过,一张照片映入眼帘,各色美女都有,皮肤白皙,浓妆艳抹,下面写着,“寂寞空虚冷”。

    原来是约炮软件,估计是之前手抖安装的。

    周邈没了兴趣,随手一扔,继续钓鱼。

    夕阳下山时,几个人一条鱼也没有钓到,周邈气急败坏扔了鱼竿,打开手机点了几份酸辣鱼。

    晚上,周邈老爸看到几个人在吃鱼,又看到院子里的鱼竿破口大骂,指着别墅的大门叫周邈滚出去。

    周邈叛逆期有些迟,他二话不说背着自己的行李出门,找到之前租好的房子。

    是一处高档公寓,家具齐全。

    行李箱一丢进来,周邈立马倒在沙发上睡觉。

    半夜醒来周邈摸着手机打开,屏幕正停留在一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黑长直挡着背部,腰细屁股翘,胳膊上纹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尽管她身处昏暗的地方,但却发出诱人的光。

    周邈点开资料,名字是S,头像乌漆麻黑,与其他女人的话语不同,s女写着,“一个小Game。”

    他懒懒地坐在沙发上,撑着胳膊咂舌,约炮就约炮,哪里这么多废话。

    叁秒后。

    口嫌体直的周邈还是点了爱心,他找借口,其实就是想多看几张照片而已。

    陌生好友只能看叁张,周邈觉得不够劲儿,想要再看看。

    【请您注册】

    软件出来的提示令周邈险些放弃。

    经过一番捣鼓他终于弄好自己的账号,周邈从放大镜的地方搜索了S,出来一长串网络美女。

    不难看出第一个就是他要找的人,热度一万,爱心键估计快被按烂了。

    想不到还挺受欢迎。

    ——

    许早洗完澡,穿着短裤露出白皙修长的腿,上身穿着宽大的T恤衫,胸脯顶着衣服,里面空无一物。

    她走到沙发上窝进去。

    手机传来声响,她拿起来解锁,消息如同山洪喷来,很快就99+了。

    消息无一例外都是:

    “女约吗?

    美女多少钱?

    会什么活?

    文爱吗?

    看哥哥的几把吗?”

    无聊,许早懒得搭理,继续向上滑,最新消息弹出来。

    M:“什么Game?”

    另许早停留的不是这句话,而是这个人的头像。

    头像上的男人蹲在地上低着头,戴着渔夫帽,手指戳着地面,有些痞,看上去应该是个帅比。

    许早来了兴趣,双腿交迭,整个人埋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S:“第一个问题,头像是你?”

    M:“是我。”

    S:“第二个问题,抽烟能接受吗?”她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耐心等待那个人的回答。

    M:“你喜欢,我不拦着。”

    S:“第叁个问题,纹身能接受吗?”

    M:“我觉得你纹身挺酷的。”

    周邈说的是实话,虽然模糊的照片上他看不清那个纹身是什么图案,但他却觉得诱惑极了。

    仿佛黑夜中散发出的微光,想让人一探究竟,甚至因为神秘他竟然有些躁动。

    这是许早下载软件这么多天来听到的最好答案,之前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

    无非是女人抽烟的能是什么好东西,纹身的又什么好玩意。

    许早回复,“我可去你妈的,你他妈又是个什么东西,约炮之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那人和许早吵了很久,许早将人骂得狗血淋头,随后拉黑。

    周邈去门外拿了外卖,他打开电视调在了法治频道,电视正在播放碎尸案,手机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都是那帮损友叫他出去玩儿。

    陈久发了语音啧啧两声,“来Rose,我刚才看见一个极品美女,叫什么M,你不硬我吃屎。”

    “滚。”周邈回复。

    叮,那个叫做的S的妞又问了他一个问题。

    这一次他沉思挺久的。

    她问:“不是第一次你接受吗?”

    周邈发了一个难为情的表情,就在许早准备将他拉黑的时候,周邈说话了。

    “你不介意我没经验就好。”

    许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好奇至极,她问:“你要约吗?”

    周邈:“来我家。”

    如此直截了当的人,许早更是喜欢。

    她道:“明天上学,今日不适合做。”

    周邈看着旁边的爱心已经到达百分之二十了,可以发语音。

    “未成年?”他略带烟嗓的声音问她。

    S:“成年了,可以上。”

    周邈轻呵了一声,这妞够劲儿。

    许早看着对方正在输入中陷入了沉思,难不成害怕了?她将手机随意扔在一边,去收拾明早要带的东西。

    昏黄的白炽灯下,四面都是白漆墙,仿佛刚被刷了一般,涂得四不像,厚度都不一样。

    老旧的家具柜子被她随脚一踢咯吱合上,  灰色的水泥地好似上那个年代,时空交错,土味十足。

    许早收拾好,坐在床边,她抓了一下头发,还没有干。

    吹风机插上电却毫无反应,她索性扔在一边,听别人说不吹头发睡觉会中风,她有些不信,打开刚才的聊天软件。

    那人最后一句话是,“周末睡?”

    依旧够直接。

    许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发过去,“不吹头发会中风吗?”

    周邈就这个问题去不同的浏览软件搜索了,答案不太一致,他打开软件爱心升到了25,他回答:“好像是。”

    许早删掉了另外的99+,只留下M。

    她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发,又看了一眼时间,烦躁地踢了踢床头破旧的柜子。

    手机的声音响起来。

    M回复:“你头发长,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

    许早用干燥的毛巾裹着头发,等着吸水。

    &软件的另一端,周邈讲了小红帽和大灰狼的故事。

    不过有些不一样。

    他说:“小红帽带着好吃的去看外婆,结果遇见一头英俊帅气的狼,他们一见钟情,陷入爱河,然后他们天昏地暗地做爱。”

    许早觉得有意思,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