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7烈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早做完作业后伸了个懒腰,回头一看周邈不在。

    她在屋里走了一圈,从阳台俯瞰,可以看到芸芸众生。

    “做完了?”周邈回来了。

    他带着黑色的渔夫帽,一身黑色的卫衣,整个人都仿佛处于黑暗中,只是微微抬起的帽,露出俊朗的脸,许早心动得不行。

    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递给许早,“衣服。”

    许早接过来,里面是一件卫衣和牛仔裤,还有内衣。

    “干嘛?”

    “带你出去玩儿。”

    许早觉得势头发展很不对,如果是炮友是不是管得有点宽?

    不过嘛。

    她还挺想出去玩儿的。

    卧室里,周邈看着她换衣服,牛仔裤刚刚好,黑色的内衣很显胸型。

    周邈坐在床上将她拉过来,将脸埋在她的胸口,“我想做。”

    不等许早反应,内衣扣子已经被解开了,浑圆彻底暴露。

    许早被按在衣柜上,双手被按着。

    周邈右手脱下她的牛仔裤将蓄势待发的鸡巴挤进屁股缝里。

    感受着那处越来越大,许早缩了缩。

    “你轻点。”

    做得太凶容易死人。

    下体的巨根撞击着屁股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许早扒着柜子娇喘。

    “嗯……啊……”咬着下唇轻声呢喃更是诱人。

    粗大的巨根插进穴口里,带着淫水,媚肉一直往外翻。

    她的奶子不停晃动,周邈抓着她的胳膊,让许早的后背贴着他的胸口。

    这个姿势,总的来说,仿佛刺激最敏感的地方,许早总是想尿。

    性爱来的猛烈,周邈在她的背后留下密密麻麻的吻痕,他拍着她的屁股,“放松,缴得太紧了。”

    许早放松了些,神经一松,她浑身颤抖,呜咽:“不行了,我真的要尿了。”

    周邈咬住她的耳朵:“尿出来。”

    他猛地一顶到了许早的敏感点,水流倾泻而下,潮水伴随着尿液,流下一地。

    许早被周邈扶着,骂他混蛋,禽兽。

    浴室里女人的胴体发出诱人的光,周邈笑着给许早洗澡,“下次试一试浴室。”

    “滚。”

    她越说周邈越来劲儿,手指抠着他的穴口。

    “别收,刚才不小心流了点到穴口。”

    许早感受到了滚烫的精液仿佛要把他灼伤。

    为了以防万一,周一还是吃药吧。

    他亲自给许早洗完澡,亲吻着她的额头,“以后一定不这样。”

    哪样?

    许早心里想着,难道因为不戴套他自责了?

    两个人收拾完已经很晚了,许早被周邈带着去了吃饭的地方。

    她本身喜欢辣的东西,周邈一一换了清淡的。

    没意思。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回你家拿书包吗?”

    “明天我送你。”

    许早白眼,“你的车太张扬了。”

    “好吧,你自己坐公交车去。”

    许早无语,什么人啊。

    周邈看着他的样子,俯身偷亲了一口。

    灯光下的两个人看起来美好极了,仿佛众人眼中最美好的一对。

    他们身后面是富人街。

    周时越刚和父母吃完饭,母亲指着前面的周邈,“那不是周邈吗?那是?他女朋友?”

    “应该不是吧,他那样的人会好好对一个人吗?”周时越低头看了一眼群消息。

    周时越的父亲看着儿子的样子,十分严肃:“你可别学他,混账东西。”

    “我知道。”

    看着他们远去,周时越总是觉得那个女生的背影眼熟。

    回去的路上,周邈给许早买了烧烤。

    许早一边吃一边问他,“你究竟多大?”

    周邈拿着吃剩下的木签子,“十九岁。”

    许早咬了一口肉,“我十八。但我总觉得你比我老。”

    “我比你老,精力比你好是吗?”

    “今晚真的不能做了。”

    “嗯,不做了。”

    然而和变态说话是不管用的,许早觉得炮友也不可以这样。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又迟到了。

    周邈悠然地坐在餐桌前吃东西,许早要下楼。

    “吃完再去。”

    许早出门被周邈拽回来,咕噜咕噜喝完牛奶。

    坐在车上的许早吐槽,“我还等着这学年叁好奖学金呢。”

    “我帮你。”

    “你怎么帮?直接给我钱?”

    周邈打了个转向,“下车。”

    许早见到门卫大爷有些不好意思,倒是周邈自来熟,“大爷放小姑娘进去吧。”

    大爷笑着接过烟,许早没有被记名字。

    到教室的时候,苏奈转头,“你开学迟到两次了,牛啊小妞。”

    许早掏出书本,签字笔掉在地上,她低头去捡。

    周时越不经意看到她脖子后面的吻痕,眯眼。

    ——

    今天的物理课许早高效率听完,十分舒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邈的作用。

    她想要感谢却发现她和周邈只在HEART联系。

    算了下次见面再说吧。

    放学后,周时越趁着人少问许早,“你认识周邈?”

    “月黑风高,他英雄救我。”许早章口就来。

    “你少和他接触,他不是什么好人。”周时越收拾好东西便离开了。

    许早歪着脑袋。

    她不会从别人的口中去了解一个人。

    从办公室回来的苏奈问她:“周时越怎么了?大姨夫?”

    “估计是今天的物理学的不如我。”

    苏奈泄气,“你好牛逼啊,给我传授一下,怎么提升这么快?”

    许早卡壳,她能说周邈做爱的时候给她将物理题吗?

    不能吧。

    “遇见一个老师,讲得很棒。”

    “那他化学怎么样?”

    许早收拾好,想了想,“应该一般吧。”

    放学的时候许早问苏奈,“周邈在你们学校很出名吗?”

    “那可不是很出名,那是非常出名,他一年的表白都不知道收到多少了吧,从高一到高叁没有一个可以逃过他的。”

    “不过呢,他貌似不和本校的学生接触,他的朋友应该上大学了吧。”

    “你干嘛问他,难不成?”

    苏奈眼神里都带着八卦,她自娱自乐道:“说实话,我觉得你们还挺搭的。”

    许早不理解,“为什么?”

    “感觉,我觉得像周邈这样意气风发的人就应该喜欢你这种个性张扬的人。”

    校门口没有周邈的车,许早走着反方向回家。

    转眼间两个星期了,许早兢兢业业学习,免费蹭周邈的物理课。

    不过最近的一个星期她没有见到周邈,大部分都是她问问题,周邈给她语音答复。

    “周邈,出去打球吗?”舍友程嘉阳问他。

    “不去。”他拿出草稿纸,继续解题。

    程嘉阳坐在他身边,“大哥你不会有个妹妹吧,天天解题?”

    周邈回答,“是女人。”

    “靠!”宿舍的人集体回头。

    一入学就是风云人物的周邈竟然有女人,这毁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啊。

    几个人指着周邈后退一步,“你真的是不要局限于此,大学美女很多的,你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周邈拍了照发给许早,回头回答他们:“你们见了她就知道了。”

    “什么时候见见。”

    “等她考进来。”

    害,临川大学多难考,众所周知。

    许早回复消息不是那么早,她遇到点麻烦。

    几个女生,几个男生,花花绿绿,十分扎眼地将她围住。

    许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高跟鞋,想着跑起来的概率多大,裙子是短裙,阻力也不是很大。

    一个女生走到许早的面前,挑起她的头发,嘲笑,“不高考当服务生了?”

    “樊玲,你最好少惹我。”许早拍开她的手,淡淡地看了一眼。

    “哈哈哈。”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叫做樊玲的女生,一把扯开许早的衣服,露出里面的女仆装。

    几个男生吹着口哨,“芜湖,刺激啊。”

    许早冷眼看着几个男生,嘴角微弯,转眼间,她右手掐住樊玲的脖子,抵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

    随后她脱掉脚上的高跟鞋,鞋跟放在樊玲的脖子上。

    剑拔弩张。

    樊玲看着她的模样有些发憷,她从未见过许早这样的眼神,仿佛什么都不在乎,充满血腥的眼神。

    “我看谁敢过来?”她有了主动权,左手拿着鞋子,右手扬起扇了樊玲一个耳光。

    樊玲被打懵了,她嘴角溢出鲜血,许早看了看他们笑着说:“你们还真会挑没监控的地方。”

    那几个男生也不敢上,他们只不过是来撑场面的。

    樊玲也是不服气的主,喊着:“给我揍她。”

    几个人刚要动手,旁边路过开着豪车的公子哥,吹了口哨,晃着手中的手机,“我拍到了。”

    小五看着许早,露出笑容,“小姐姐,你真烈。”

    许早将高跟鞋插在樊玲的丸子头里,拍了拍她的左脸,“以后少来招惹我。”

    因为有了陈久的牵扯,许早扔掉了另一只高跟鞋,拔腿就跑。

    夜晚的人民街,路灯昏黄,少女的长发随风飘扬,妖艳的长相,仿佛是黑夜中最闪耀的星星。

    陈久的视频跟随着许早,按了保存键。

    他将视频发给周邈,示意小五开车去Rose。

    许早躲进Rose喘气,今日没有带刀,下次出门还是要带着的。

    她没有必要为了樊玲这样的傻逼犯事。

    周邈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舍友递给他几封情书,“有经济学院的,艺术学院的,对还有咱们学院的。”

    “丢了吧。”

    正说着手机响了,周邈打开,以为是许早给他回消息了。

    陈久的视频拍得有些抖,但不难看出是许早在打人。

    “这妞比你泡那个烈啊。”

    周邈拿了车钥匙出去,宿舍楼下不少情侣拥抱,同班的女生看着他,想打招呼却被周邈忽视。

    跑车的声音响起来,周围不少男生回头。

    女朋友问男友,“看什么呢?”

    男生指着车:“玛莎和马子总要有一个吧。”

    女生道:“那是计算机系的周邈。”

章节目录